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七章 贵妃示好
    当今皇后是皇上的结发妻子,两人相差五岁,算不上恩爱异常,却也是相敬如宾,从未红过脸。闹过气。

    皇后娘娘和皇上岁数相仿,但因保养得当,皇后娘娘看起来只有三十岁左右的模样,她一身雍容华贵的凤袍,衬的整个人愈发的气度不俗。

    只是皇后娘娘此时却皱着眉,将那宽宏远比常人的气度上增添上了几丝焦虑和愤怒。

    因为,皇后娘娘最珍爱的琉璃摆件碎了一地,早已看不出原本的模样,乍一看,还以为是一堆冰碴掉在了地上,又脏又乱。

    “是谁?”皇后娘娘貌似镇定的声音下,却是无论如何都掩藏不住的愤怒、悲痛,她猛地转身看向众人,再次咬着牙问道:“是谁?谁摔坏了本宫的琉璃摆件,是谁?!”

    这摆件还是早些年的西方小国进贡,但后来小国兵力渐盛,这些年便不再进贡,故而全国上下唯此一件,皇上自己忍痛割爱赐给了皇后,故而这些年皇后将此摆件视若珍宝,既是摆件珍贵,也是皇上心意。

    但如今,这摆件竟莫名其妙碎了。

    席间无人敢应声,皆垂下头去沉默,就连往日最爱讽刺皇后的贵妃也不言语了,更遑论那些以贵妃马首是瞻的喽啰。

    眼看屋内没人回应,皇后沉着声音,质问:“是谁第一个看见这摆件碎了的,又是谁是第一个来到这正殿的?还不快说!”

    小满浑身一震,下意识的看向了主位上的皇后娘娘,她和夏婉柔是第一个来到这儿的没错,可当时她并未发觉屋内碎了东西,按照皇后娘娘的意思,岂不是要怀疑自己

    心中正忐忑着,小满忽的对上了皇后的视线,那双凤眸中是熊熊的怒火,她身子一僵,整个人都呆在了原地,半晌没反应过来。闪舞网

    直到夏婉柔暗暗地拉着她的手晃了晃,示意让她跪下,小满这才恍然回过神来,忙不迭费力的跪下,垂下头避开皇后的审视。

    “皇后娘娘,臣妾和陆夫人是第一个来的,可当时我们并未发现屋内有什么异常,您的大宫女领着我们到了这正殿内,我们便一直坐在座位上,不曾四下走动,还请皇后娘娘明察。“

    夏婉柔不愧是大户人家出来的女孩儿,面对这样的情况依旧能临危不乱,语气不卑不亢,让人挑不出半点毛病。

    小满低低的垂着头,盯着地毯上的花纹,大脑一片空白,她分明能清楚的听到夏婉柔说的每一句话,可组合在一起,她却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了。

    她快要被这样严肃、紧张的氛围包围的不能思考了。

    原本安安静静的屋内忽的发出一声低的不能再低的轻哼,虽声音已经压得十分低,但在这静谧的正殿内,却依旧清晰的传到了每个人的耳中。

    当然,也包括皇后娘娘。

    “贵妃,你笑什么?”她板着脸,眼眸之中透露出些许的不耐。

    在场衣着华丽仅次于皇后的贵妃站出来,先是侧身瞥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小满和夏婉柔,旋即回过身来,似笑非笑的说道:“皇后娘娘,不过是个摆件罢了,眼下镇国将军夫人还怀着身孕,瞅瞅,这么大的肚子呢,您怎么让她一直跪在地上呢?”

    闻言,皇后轻咳两声,黑着脸招手,“扶陆夫人起来,赐座。”

    小满起身,下意识想要去拉夏婉柔的手,想让对方也随自己一同起来。

    但当小满刚伸出手,前方就忽的响起贵妃慵懒的声音,“皇后娘娘让陆夫人起来,可没让魏夫人起来,对吧?皇后娘娘。闪舞网”

    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且因冬日夏婉柔穿的也较厚,不过当着众人的面跪在地上,还得垂着头答话,这可不仅仅是身子不舒服的事情,那关乎于尊严。

    小满偷偷的抬眸看着皇后娘娘,本想出口为夏婉柔求情,但还没等她开口,就听到仍跪在地上的夏婉柔出声:“皇后娘娘,臣妾问心无愧,所以就算跪着也不打紧,只要能帮着皇后娘娘找出破坏您心爱之物的人,臣妾跪多久都可以。

    一句话,既向皇后表明自己的清白和衷心,又暗示小满不要为自己求情,小满本已经伸出袖子的手不由得重新缩了回去,只得乖乖的被下人搀扶着坐在椅子上。

    “本宫再问一遍,究竟是谁第一个发现琉璃摆件碎了的?”皇后娘娘的脸色较方才好了许多,许是已经平复了心境,可从语气上来判断,此时的她,怒火却比方才更盛。

    屋内又沉寂了片刻,一个瘦瘦小小的姑娘从人群后头走出来,垂着头跪在地上,“回娘娘的话,是嫔妾第一个第一个看到琉璃摆件碎了的人。”

    皇后沉着脸,“为何方才不说?”

    “嫔妾怕嫔妾胆子小,所以没敢站出来,还请皇后娘娘责罚!”说着,这女人忽的开始磕头,直到皇后叫停才恍惚的抬起头来,悻悻的顶着淤青的额头回答了几个问题。

    左右是问不出什么有用的话来,皇后也愈发心烦。

    眼瞅着夏婉柔还跪在地上,皇后叹口气,抬手示意人起身,然后木着一张脸说道:“大家先自行去梅园,本宫去换衣裳,稍后就到。”

    说完,皇后兀自转身去寝殿换衣裳了。

    一场莫名其妙开始的审问莫名其妙结束,小满心有余悸的抓住夏婉柔的手,压低了声音问道:“婉柔姐,你没事吧?这膝盖可还能走路,要不让红玉扶着你,小心路滑摔了。”

    “不碍事。”夏婉柔轻轻笑着,但却掩不住难看的脸色。

    今日这事情总有些奇怪,还希望接下来不要在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才好。

    因皇后爱梅,所以宜春宫距离梅园很近,一行人走了半盏茶的功夫就到了,原本阴郁的天气此时也转晴了,透亮的阳光洒在晶莹剔透的雪上,配合着大肆张扬开放的红梅,美丽极了。

    一阵风吹来,梅花上落得白雪簌簌飘落,俨然又是一副美景。

    如此美景,倒叫方才紧张不已的小满微微松了口气,她和夏婉柔走在人群中的末尾,便也没那么多人看着,小满轻松不少,她时不时的给夏婉柔指远处的梅花,两人低声说笑着,十分惬意。

    正如珍珠所说,所谓赏梅,绝不会让这一众娇弱的夫人、妃嫔在雪地中伫立过久。

    以贵妃为首的队伍很快就拐弯进了梅园中的暖阁,这暖阁还是皇上亲自为皇后建的,其目的就是为了让皇后能在这冬日畅快赏梅。

    众人上到暖阁最顶端的楼层,宫女们将屋内的炭火烧的足足的,即便是开着窗,屋内也丝毫不见寒冷,从大开着的窗户看下去,恰好能一览梅园各处的风景。

    因着皇后还没到,贵妃又想来懒散,自己都是个不爱守规矩的,自然也不会约束旁人,故而,此时人们三三两两的聚成一起,站在窗边看着梅园的风景。

    小满兴致勃勃地拉着夏婉柔走到一处观赏绝佳的位置,兴奋的指着最远处的那一大簇梅树,“婉柔姐,你看,远处的更好看些,开的花也多,颜色也更艳丽。”

    夏婉柔淡淡笑着,正欲说话,身后忽的传来一道轻蔑至极的笑声:“果真是乡下女子,连看个梅花,都觉得越艳越好,还真是俗气的很呢。”

    两人齐齐回过身,看着良妃捂着帕子轻笑的模样,心中纵然有十万分的怒火,也只得强行压制下去。

    她是皇后娘娘身边的人,方才那琉璃摆件意外碎了,皇后娘娘本就心烦,而且还怀疑她们二人,此时若是再得罪了良妃,那岂不是故意找不痛快吗?

    是以,小满只是微微欠身行礼,“臣妾眼界窄小,审美粗鄙,让良妃娘娘见笑了。”

    话音刚落,一旁的贵妃忽的放肆笑了起来,“良妃,我说你也忒不会说话了,这镇国将军夫人审美如何,还轮得到你来指点?眼下陆大将军正在前线和蛮夷对抗,你却在这儿嘲笑他夫人,不知道那一向护短的陆大将军听说此事会如何想你。”

    良妃脸色一黑,正要辩驳,那贵妃却走过来,将小满的手拉过去轻拍两下,以示安慰,“陆夫人,你别怕,这良妃就是这样,整日酸言酸语的,你切莫和她计较。”

    说着,这贵妃又看向夏婉柔,端的是一副和善的面容,“魏夫人,听闻你和陆夫人关系甚好,本宫很是欣慰,这偌大个上京中,像你这样情意深重的女子可是不多了。”

    夏婉柔只得附和着笑笑,却也不敢多说些什么。

    贵妃近几年很受皇上宠爱,母家也随着势大,她夏家向来与世无争,之前贵妃的父亲还去过夏府,意图笼络夏婉柔的父亲,可惜当场就被夏父言辞拒绝,如今贵妃又当着众人的面示好,不知道是不是也是为了此事?

    今日一切都有些诡异,夏婉柔始终心神不宁的,没办法不多想。

    “皇后娘娘驾到——”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