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章 去历练
    “娘,苏掌柜不是这样的话,以后您别在说这样的话了,省的让人听见了误会。闪舞网”秦春对她娘的劝诫不以为然,她劝道:“杨大娘要接手新店铺,去满柔绣坊也只是历练而已,况且那铺子本就不是我的,只是我代为经营而已。”

    说完,秦春忙将话题扯到了别处,“学林呢?睡着了吗?”

    学林是秦春的儿子,原本跟着父亲姓陈,后因秦春被休,秦春便让儿子跟着自己姓。

    岂不料秦氏却一直扯着店铺的事情不放,态度坚决的很:“你别给我扯这些有的没的,我就问你,你打算以后怎么办?”

    秦春没当回事,一边往自己卧房走一边说:“什么怎么办?我现在这样不是挺好的吗,有营生的活计,还有住的地方,孩子也越来越懂事,我挺知足的。”

    这话是秦春的真心话,从前她被人欺负陷害,以至于连最后的比赛都不能参加,后来为了养活孩子,她只得尽快找了个伙计,但不想又被万恶的王掌柜剥削,整日待在店铺里做工,没办法照顾孩子。

    若不是遇到了苏小满,她和孩子没准早就流浪街头了。

    “你还是我的女儿吗?秦春,你从小不是挺要强的吗?现在怎么了,就守着这样的日子就满足了?”秦氏气不打一处来,追着秦春质问:“孩子过两年就该去读书了,以后还得娶妻生子,你这点子工钱,如何养得起他?按我说,你还是得尽快找个婆家嫁出去才好!”

    “还有那苏掌柜,人家还是山沟沟里出来的呢,你这个正经县城里长大的不比她好多了?你看看人家现在过得是什么日子,你再瞧瞧你自己!听娘一句劝,找个有权有势的男人,尽快攀登上才是正经。”

    又来了又来了,秦春听得耳朵都起茧子了。闪舞网

    她没好气的关上卧房的门,侧身剜了她娘一眼,半真半假的埋怨埋怨:“娘,学林睡觉了,您别嚷嚷了,省的吵醒他。”

    “好好好,你现在长大了,嫌我烦了。哎,她爹啊,闺女嫌弃我了,嫌我来了不中用了,她爹,我改天就去找你,你不嫌弃我”

    眼瞅着秦氏又开始扯这些有的没的,甚至还说要去找她那早已死去的父亲,秦春是半个字都说不出来,气得眼圈都红了。

    对方说这些,不就是在变着法的埋怨自己,威胁自己吗?

    她泄愤似的将帷幔狠狠地扯下来拉好,然后使劲抹了把眼泪,也不管扔在絮叨的秦氏,头也不回的出去了。

    刚一出东厢房的门,秦春就撞上了翡翠,对方拿着个食盒,见她出来了,忙上前笑道:“秦春姐姐,可巧您就出来了,我正要给您送去呢。”

    见状,秦春慌乱的抹去泪痕,十分勉强的扯了个笑,“翡翠姑娘,怎么了?”

    “我家夫人方才在饭厅吃饭时,觉得今日的菜色不错,念着您可能还没做饭,所以特地让我给您送来的。”翡翠笑着解释了,然后将食盒递过来,“刚做好的,还热着呢,您趁热吃。”

    秦春忙不迭接下,“麻烦翡翠姑娘了,多谢苏掌柜念着我。”

    翡翠欠身行了个礼,旋即转身走了。

    只是方才还笑意盈盈的翡翠,在转身的那一刹那瞬间拉下了脸,甚至还翻了个白眼,她咬着唇愤愤的嘟囔些什么,看模样很是气愤。

    等回了小满的卧房,翡翠好歹敛了些许怒色,可脸色依旧沉沉的,也没往日那么爱和珍珠开玩笑,整个人仄仄的。闪舞网

    察觉异常的小满放下茶杯,抬眸往翡翠身上扫了一眼,衣裳整齐、干干净净,头发也纹丝未变,连上头别的花都仍旧娇艳,看样子不像是底下的人做错了事,更不像是有人欺负她了。

    这丫头年纪小,比不得珍珠做事稳重,但她平日里有什么心思都放在脸上,心里更是藏不住事,对小满更是一等一的衷心,若是出了什么事,她早就忍不住了。

    可小满等了一会儿,却迟迟不见翡翠出声,她不由好奇的再次瞥了翡翠一眼。

    对方正在铺床,模样和平时无异,也没有做出什么摔打的泄愤之举,小满是越看越觉得不正常了。

    “翡翠,方才让你去给秦春姐姐送食盒,可遇着了什么事?”思来想去,翡翠就是从东厢房回来之后才变得有些异常的,小满只得顺着这个方向去猜。

    不出小满之所料,正在铺床的翡翠果真顿了一下,她转过身来,脸上的怨气愈发浓重,就在小满以为她要开口说的时候,翡翠忽的叹了口气,摇摇头,“没什么事情。”

    小满有些惊讶,“没事?那你刚才进门就黑着一张脸,那是为什么?”

    说完,她为防翡翠继续隐瞒,不由得佯装严厉的说道:“难不成,你是在甩脸子给我看?”

    “没有!”翡翠慌忙否认,她跑到小满面前,连连摆手,十分认真的解释:“我绝对没有给夫人下脸子的意思,夫人,我真的没有。

    “那刚才究竟是怎么回事,你若不说,我就当你是在给我下脸子。”

    翡翠何尝不想讲自己方才所见闻一五一十的说出来,可自从上次因着她没能护住小满之后,便愈发的自责,往日里珍珠总劝她要稳重,可翡翠却一直不以为然。

    但自从出了那事,翡翠才恍然发现,稳重如珍珠,也有许多顾及不到夫人的时候,故此翡翠按下决心,一定要成为像珍珠一样稳重的人。

    所以在东厢房外意外听到秦春和秦氏的谈话内容话,她当下震惊,却不得不装出什么都没听到的样子,且这件事秦春又没有做错,翡翠也不想多嘴说出来,让小满和秦春之间生了嫌隙。

    不过现在小满一直追问,翡翠又不知该怎么办,左右为难之下,她不得不将自己所见闻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说完之后,翡翠垂着头,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鞋尖上粉花,不敢轻易乱看,她的两只手不停地绞缠帕子,一颗心咚咚咚的跳得越来越快,生怕小满会因为此时怪罪秦春,更怕小满觉得自己是个乱嚼舌根的丫头。

    “这点子小事也值得你这么为难?”小满噗嗤一声笑出来,主动伸手握住了翡翠的手,“别想了,秦春姐姐不是这样的人,至于她母亲,爱怎么说就怎么说,我不在乎。”

    翡翠闻言猛地抬起头来,先是错愕,旋即又愤愤不平起来,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瞪的老大,小嘴撅的能挂油壶,“可那秦氏说的话也太难听了,我我听着就生气,恨不得冲进屋里跟她理论一番!”

    这秦氏,住着陆家的宅子,自家女儿还在陆夫人手下做事,居然还敢在背后议论陆夫人,说的话还那么难听,亏得夫人还让自己去给她们一家送菜,真是白瞎了好心!

    “好了,既然你当时装作什么都没听到,那以后也别再提这件事情了。”小满拍拍她的背,“时间不早了,铺好床就去休息吧。”

    “是,那奴才退下了。”

    看着翡翠的背影,小满无奈的摇头笑笑,翡翠就是这个性子了,若哪天她忽然变得稳重成熟起来,恐怕自己还会不适应呢。

    次日一早,杨大娘便随着秦春去了满柔绣坊,不过小满因为身子愈发重了缘故没法去,夏婉柔为让她放心,便搁置了满日成衣坊的事情,也一同去了柳叶街。

    杨大娘的衣衫都是早些年置办的,如今已洗的发白,她用根十分素净的木簪挽着头发,身上没有任何装饰拼,因着常年下地干活,她的肤色有些黑。

    此时的她很是紧张,拘谨的坐在马车上,双手双腿紧紧的挨在一起,加之杨大娘本来就瘦,现如今这么一缩,更显的她不堪重负。

    “绣坊到了。”

    本就紧张的杨大娘被车夫突如其来的提醒声弄得一惊,她不受控的抖了一下,嘴唇紧抿,视线停留在一处不动,整个人都显得十分僵硬。

    秦春见状安慰:“大娘,没事的,有我和夏掌柜在,你只要安安心心的经营店铺就好,放心。”

    “谢、谢谢。”杨大娘磕磕绊绊的回应,仍有些紧张和不安。

    她之前从没有过这样的经验,万一等会儿有伙计不听自己的话,又或者没办法回答客人的问题,那她岂不是很失败,愧对小满的提拔。

    越想越紧张的杨大娘比来的时候更拘谨了,她如同钉在马车上一般,迟迟没有勇气走出下一步。

    “大娘,绣坊到了,我们下去吧。”夏婉柔提醒。

    秦春附和:“大娘,没事的,咱们先下去。”

    杨大娘深吸一口气,双手捏着粗布衣裙,不断的暗暗安慰自己,终于鼓足了勇气随着夏婉柔等人下车。

    既然决定留下来,决定要接受小满的帮助,那就一定要迈出这一步,就算是为了家中的两个孙儿,她也一定得鼓足勇气去迎接未知的一天!

    “走吧。”杨大娘的步伐坚定了许多。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