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七章 胎位不正
    “夫人!小心!”

    翡翠奋不顾身的扑过去,希望能护住小满,但毕竟隔着好几个人,加之小满呼救的时候已经倒了下去,所以当翡翠和珍珠过去的时候,小满已经重重的倒在地上。

    地上的小满眉头紧皱,双眼紧阖,脸上全是冷汗,她双手死死的护着肚子,整个人都在颤抖,呼吸愈发急促,尤其是双腿间,已经隐隐见了血迹。

    在场的人都懵了,尤其是张秀华和杨大娘,两人一个震惊一个愧疚,双双僵在原地没敢动弹。

    “夫人!夫人!您没事儿吧?”翡翠毕竟年轻,一看到这样的事情就慌了神,整个人六神无主,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相较于翡翠的紧张惶恐,珍珠则显得镇定的多,她很快疏散开众人,然后迅速差人去叫大夫,顺便还找了个小厮去隔壁地魏府找夏婉柔,好让她及时回来主持大局。

    大夫匆匆赶到,不多时夏婉柔也来了,眼睁睁看着小满双腿满是鲜血的被抬进去,她顿觉自己都不能呼吸了。

    自己刚走没多长时间,小满怎么就

    她大脑一片空白,耳边嗡嗡的响,完全听不到任何外界的声音,夏婉柔觉得自己快要支撑不下去了,她全身无力,小腿发软,她好像也要倒下去了。

    不行!

    小满情况危急,现场还有这么多人,她还没有搞清楚事情缘由,没有等到小满脱离危险,她不能倒下去,她必须要坚持住!

    脸色苍白的夏婉柔咬死了唇,右手死死的攥住红玉的手,用了全身的力气才让自己没有倒下来,她竭力镇定下来,随后目光扫向院子中的众人,颤抖着声音道:“到底怎么回事?!”

    台下的翡翠仍未从惊险中回过神来,她不受控的全身发抖,声音颤抖,语无伦次道:“夫、夫人,当时我想要去扶夫人,可是那时候我面前有好多好多人,我根本没办法靠近夫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看着她倒下去,都都是我的错。”

    说完,翡翠已哭的泣不成声。

    她应该一直守着夫人的,应该在夫人最先呼救的时候就不顾一切的冲过去,那样,就不会发生如今的事情了。

    都是她不好。

    翡翠自责的不得了,可夏婉柔理智清明,并没有因为翡翠的话而乱了逻辑,她现在只是要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而不是听丫头们自责。

    故而,她板着脸再次沉声问道:“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小满为什么会倒下去?是谁推了她?”

    人群中沉默了好一阵,只能听到翡翠轻轻的啜泣声,半晌过去,竟无人站出来。

    夏婉柔脸色愈发难看,她耐着性子,又问了一遍。

    “是她!就是她!”

    人群中忽的响起一道尖锐的女声,随着这道女声的出现,一个头发散乱、衣衫不整的女人猛地被推出人群,直直的冲着夏婉柔的方扑过去。

    红玉眼疾手快的挡下那人,随即厉声喝道:“你是谁,你想干什么?”

    那人也慌乱的很,她匆忙跪下,一个劲儿的磕头认错,“夫人,夫人,我不是故意的,刚才是有人推我。”

    话音刚落,张秀华从人群中站出来,直指地上的妇人,狰狞着一张脸,瞪大眼睛吼道:“就是她!就是她刚才撞上了小满,所以小满才会倒下去!”

    “你胡说,分明就是你推我!否则我怎么会撞上小满,你胡说!”

    “就是你故意撞小满的,别想拿我开脱!”

    两人很快吵了起来,一声高过一声,害的夏婉柔愈发心烦,她摆手让红玉去分开两人,好能尽快停止这场毫无意义的指责。

    夏婉柔召来一旁的杨大娘,问道,“杨大娘,您说,究竟是怎么回事。”

    她之前见过此人,也听小满提起过要让她去经营新店铺,所以认为杨大娘和苏小满应该相熟,且小满对她这么好,她应该不会背叛=或者欺负小满。

    杨大娘收回担忧的视线,皱眉看向夏婉柔,又叹了口气,这才将事情始末说了出来。

    但因着张秀华还在场的缘故,她没有说出小满是故意让自己这么晚才回来的事情,而是重点描述了张秀华被自己戳破真相后的癫狂之举,以至于张秀华在欺负别人的时候不小心伤到了小满。

    至于真正撞到小满的那人,只是无心之举。

    有了杨大娘开口,和此时无关的人也纷纷点头应和,慧琴也帮忙证实,说着一切都是因为张秀华而起。

    “不!不是那样的,夫人,您听我解释,我根本没有碰小满,她摔倒和我一丁点关系都没有啊!”眼看众叛亲离,张秀华猛然慌乱起来,她猛地跪下,抓着夏婉柔的裙子哀求个不停。

    此人丈夫可是京中的官,若对方真的要为了苏小满而对付自己,那她还能回到碧水村吗?

    一想到这些,张秀华哭的更加卖力,“夫人,我和苏小满也算是亲戚,我和她娘关系很好,夫人,您不要听信她们这些人的谎话,不要相信她们啊!她们都是嫉妒我!所以才诬陷我的!”

    为了求生,张秀华恨不得把所有人都形容成十恶不赦的坏人,她极力想要证明她和小满关系匪浅,好能借此摆脱自己和小满跌倒这件事的关系。

    但事事哪能尽如张秀华的意,且这件事本就是她一手挑起的,夏婉柔自然不可能糊涂到相信她的话。

    更何况,张秀华还自称是张秀芹的亲戚,这无疑是在夏婉柔本就旺盛的怒火上又浇了一桶油。

    “把人先带下去,关进柴房!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准去看她!”

    处置完张秀华,夏婉柔略歇了片刻,她侧身看向杨大娘,问道:“这件事还有其他人参与吗?”

    杨大娘连连摇头,“没有了,她们都是张秀华挑唆的,而且也都没有伤到小满,她们是无辜的,夫人,您就放过她们吧。”

    一看杨大娘主动帮那些人求情,夏婉柔不由叹口气,就连慧琴就看不下去,急的她拧着眉头扯了扯杨大娘的袖子,“你干什么,这些人是怎么对待你的你都忘了?现在还为她们求情,杨大姐,你是不是疯了?!”

    没等杨大娘开口,夏婉柔便率先做了决策:“参与此事的人,不管是不是收人挑唆,是不是无心之举,全都拉下去,各领五鞭。”

    此言一出,张秀华的那些小喽啰叫苦不迭:“夫人!饶过我们吧,我们真的和这件事没关系啊!”

    “五鞭下来,我这副身子骨还要得吗?夫人,求求你放过我们,别用鞭子啊!”

    别说是五鞭了,就算是一鞭子下去,那这身上还不得皮开肉绽?她们年纪又大了,一鞭子都尚且受不住,更何况是五鞭?!

    夏婉柔却只是冷哼一声,往日柔和,充满笑意的眼眸,此时却如同浸了冰碴一般,狠绝无情:“若谁再有异议,那就十鞭!”

    院子登时安静下来,那两三个妇人你瞧我、我看你,满面的苦容,心中惶恐不已,但谁也不敢说半个不字。就连被小厮连拖带拽的带走,这几个人也咬紧了嘴唇,半点声音都没敢发出。

    处置完这一切,夏婉柔的脸色愈发难看,她看着尚未得出结果的卧房,心中慌乱又烦躁。

    尤其是想到小满被抬进去时双腿间的鲜血,夏婉柔这心里又更慌了。这孩子现如今还不到六个月,万一真的出了什么事,自己该如何安慰小满,又该如何跟陆离交代?

    夏婉柔闭紧双眼,双手合十,不断的在心中祈祷,乞求上天保佑小满平安无事。

    她一生从未做过伤天害理之事,小满也是一样,只求上天看在两人行善积德的份上,千万要保住这个孩子,让他和小满都能平安无事。

    “吱呀——”

    门被打开,夏婉柔匆忙上前,双眼紧紧的盯着大夫,声音不受控的微微颤抖:“大夫,小满她怎么样?孩子呢?”

    大夫擦去手上的血迹,旋即捻须想了好一阵。

    这一阵好让夏婉柔和翡翠、杨大娘等人急的不得了,数十双目光都停留在大夫身上,等待着他说结果。

    时间不知过去多久,大夫才悠悠说道:“夫人没事,孩子也没事。”

    夏婉柔闭上眼睛松了口气,暗想:幸好,幸好小满没事。

    没了这口气提着,夏婉柔整个人都好似脱力一般往下滑,幸而有红玉及时扶住,才免得她直接摔在地上。

    “不过嘛,夫人刚才那一摔伤的不轻,虽说孩子保住了,但她已元气大伤,短期内恐怕不能下床活动了,且这一摔恐将孩子摔移位了,将来接生的时候,恐怕”大夫没有接着说下去,但这又是摇头又是叹气的,任谁都猜出了他接下来的意思。

    孩子只是暂时保住了,若到了临产的时候,万一真的如大夫猜测的这般胎位不正,那孩子的生死,还是未知数。

    好不容易放松下来的夏婉柔再次将心提到了嗓子眼,登时就红了眼圈。

    “夫人!边关急报!”

    爱看的你,怎能不关注这个公众号,v信搜索: 或 热度网文,一起畅聊网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