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三章 她们欺负你了?
    珍珠本在卧房外的小房间睡觉,谁知半梦半醒之间忽然听到小满一声尖叫,她连外衣都顾不上披,就只穿着中衣就跑过来了。

    结果过来之后看到小满满头大汗,还是不断的痛哭挣扎,她惊慌的不得了,还以为是对方身子不适。

    “没事,我就是就是做了个噩梦而已。”小满接过珍珠送来的帕子,胡乱的擦去脸上的汗和泪,“你先去休息吧,我自己缓缓就好了。”

    那个梦太真实了,真实到小满现在还有些不敢相信。

    若是陆离真的败了,那

    “夫人,我还是先陪着您吧,等您睡着了我再回去。”珍珠不放心。

    小满此时也没那么多气力纠结这些,她点点头,旋即重新躺回去,翻来覆去几次之后,她再次沉沉的睡了过去。

    原说等着小满睡着了就回去的珍珠,始终不放心,便这样静静的守了她一夜,直到次日东方露出了鱼肚白,珍珠这才吹灭蜡烛,揉着酸痛的脖子回去休息。

    而直到窗子透过亮光,小满才迷迷糊糊的醒过来,她回想着昨夜的那个梦,心里总觉得不踏实。

    可眼下陆离还没回来,且北边已经好久都没有来信了,皇上尚且没让人去战场上送信,她又何德何能去找人帮自己送信呢?

    且那又是危险重重的战场,除却专门联络的士兵之外,也没人敢去那样的地方。

    故而,小满只得叹口气,将这个不能实现的想法打消。

    被丫鬟们服侍着洗漱,珍珠将屏风摆好,准备帮小满更衣。

    但许是肚子又大了些的缘故,原本的衣裳有些穿不上了,原本还能凑合着穿上的,如今却连系扣子都费劲了。

    “夫人,我再帮您量了尺寸,让成衣坊帮您重新做几件衣裳吧?”珍珠提议。

    小满皱皱眉,看着落地穿衣镜中的自己,左思右想,说道:“算了,你将针线拿来,我自己改一改就好了,不必麻烦他们。”

    成衣坊的生意越来越好,每天做客人的衣裳都忙不过来,她又何须去给她们添乱,更何况这孩子还有几个月就要临盆,再去浪费财力不值当。

    珍珠闻言心中暗暗叹气,却也不得不应下主子的要求,“好吧,那今日先穿这身月白色的宽松衣裙,等会儿用过饭之后再改。”

    碧水村的人早已吃过早饭出去玩了,按照昨天的约定,杨大娘应该和小满一起吃早饭的,dna今天却不知怎的还没出来,小满不由随口问了句:“杨大娘怎么没来,是还没起床吗?”

    “我去看看。”翡翠主动请缨。

    出了饭厅,翡翠绕过几个小厮住的房子,然后到了后院。

    后院静悄悄的,翡翠皱了皱眉,四下看人不见,她不由得掀开帘子进了屋,屋内也空空荡荡的,她叫了两声也无人应答。

    这人究竟去哪儿了?

    “翡翠姐姐,您找谁呀?”门口忽的冒出来稚嫩的小丫头,嗓音脆生生的,看样子才十几岁。

    翡翠轻咳两声,“你知道这屋的杨大娘哪儿去了吗?就是昨天和夫人一起出门,矮矮瘦瘦的那个杨大娘,你可有印象?”

    那小丫头笑了笑,“这屋子的人一早上都出去玩儿了,什么杨大娘、李大娘,全都出去了。”

    “出去了?”翡翠皱眉。

    “对呀,一早上,她们吃过饭之后,张奇哥哥便带着将她们带出府去玩儿了,怎么,翡翠姐姐不知道吗?”

    怎么回事,不是说好的要去店铺吗?这杨大娘怎么毁约了?

    亏夫人还等着她、想着她,还让自己专门来看,原是这杨大娘吃不得苦,跟着众人出去玩了!

    翡翠一时间生气的很,摔了帘子就气冲冲的往前院的饭厅去了,黑着张脸,活像谁欠了她几百两银子似的。

    “怎么了?可找到杨大娘了?”小满放下碗筷,侧身问道。

    翡翠心中正是郁闷,原本念着小满还在吃饭,所以不敢说,生怕扰了她的食欲,可现在既然对方主动问题,她也没那么多顾忌了。

    她狠狠的哼了一声,将方才的事情一字不落的说了一遍,随后愤慨:“夫人,您对杨大娘这么好,还想着让她去店铺帮忙,可她却吃不了这些苦,一早就跟着同村的人出去玩了,连个口信都没给夫人,亏您还在这儿等着她!真是白瞎了一片好心!&039;

    小满闻言不由皱眉,自己印象中的杨大娘从来不是这样的人,今天怎么

    可昨日自己和她分明说好的,要一起在饭厅吃了饭,然后一同去店铺的,她怎么食言了?

    “夫人,莫不是杨大娘有什么急事出去了?这府中突然来了这么多人,底下的丫头们也不能全部认清,没准是看差了。”珍珠劝道:“不然您先回卧房去,我出去看看怎么回事。”

    小满点头,“也好。”

    回到卧房,帮小满将做针线的活计都拿来,看着小满低头改衣裳的模样,翡翠心中仍有气,她本想再说些什么,但奈何一旁的珍珠叫她,她只得咽下满腔愤慨,随着珍珠出去了。

    出了房门,到了院中,翡翠愤愤甩开珍珠的手,“你叫我出来干什么?我还没说够呢!”

    “你亲眼看见那杨大娘出去玩儿了?”珍珠没说话,只定定的看着她,问了这样一句话。

    翡翠眨巴眨巴眼睛,“你这是什么意思?”

    珍珠轻笑,“你既没亲眼看见,又怎么知道杨大娘是出去玩儿了?翡翠,以后这样没证据的事情,可不能在夫人面前胡说,省的她生气。”

    “可可我是听那丫头说的,她说她看见了,我——”

    话没说完,身后忽的传来杨大娘的声音:“两位姑娘在这儿说话呢!小满可吃过早饭了,我是不是来晚了?”

    闻言,翡翠气冲冲的转过身,早就将珍珠先前说的话全都忘到爪哇国去了,她气鼓鼓的打量着杨大娘,质问:“你干什么去了,明明说好的一起去店铺,结果你却不见了!让我们夫人等那么久,可真好意思!”

    “这”杨大娘错愕。

    珍珠见状忙拉过翡翠的手,将人拽到自己身后,然后笑着跟杨大娘说道:“夫人正在卧房等您呢,您快去吧。”

    杨大娘不解,但还是将手中的布袋子递到了珍珠手中。

    看着布袋中绿油油的不知名野菜,珍珠不由问道:“这是什么?”

    “这是我一早去集市上买的,我们都叫它娃娃叶,把它焯水凉拌,小满肯定爱吃,这玩意对孩子也好,对孕妇也有镇定安神的效果,不过就是这东西不容易买到,我原以为只有桃源县有,结果今早才发现上京也有,所以特地买了点给小满吃。“

    原是她一早就听到小满昨夜做了噩梦,所以就想着买点这些东西,好让小满安神。

    只不过后来

    算了,那些事情不提也罢,反正她都要定居在上京了,再为那些人生气不值当。

    杨大娘憨憨的笑着,反倒翡翠不好意思起来,她面上滚烫,却又知道该如何道歉,她思忖片刻,将怀中的铜钱全都拿了出来,“大娘,您一早上就出去买菜辛苦了,这是菜钱。”

    “不不不,这东西不值钱,姑娘别——”

    见她不收,翡翠直接将钱塞到她怀里,“你就收下吧!”

    眼看一旁的珍珠也用眼神示意让她收下,杨大娘这才勉强收了钱,随后告别两个人,脚步匆匆的往卧房去了。

    卧房内的小满正在修改衣裳,其实这并非难事,只不过她现在怀着身孕,夏婉柔怕累着她,所以明确禁止她做这些事情,连带府中的丫鬟等人也受了命令,不得轻易让小满做这些费心劳神的事情。

    就连小满想给孩子亲自做些贴身的衣物,夏婉柔都没同意,说是这些东西她早就准备好了,用不着她劳累。

    不过现在不同了,夏婉柔忙着打理店铺,自己的衣裳又实在穿不得了,所以珍珠等人才拿出了针线等物,让她做些修改衣物的小活。

    “小满,真是对不起,我来晚了,让你白白等了我那么久。”

    一听杨大娘的声音,小满忙收起绣活抬起头,“大娘,您来了。”

    杨大娘叹口气,满面的歉意,“都是我不好,早上出门也没给你留个信,害你白等我这么长时间,不过这上京真是大啊,我险些没走回来。”

    说着,杨大娘将自己在集市上买到娃娃叶的事情告诉了小满,说完,她又憨憨的笑了笑,下意识的搓了搓手。

    “大娘,您说实话,您早上到底因为什么才出去的?”小满依旧柔柔的笑着,但眉目之间却没有半点笑意,她那样直直的看着杨大娘,直叫对方出了一身虚汗。

    杨大娘又下意识的搓了搓手,眼神闪躲,“我我就是想买,买点东西而已。”

    小满叹口气,“大娘,你说实话,是不是那些人欺负你了?”

    早在昨天吃饭的时候,小满就觉得不对劲,她最清楚村子那些妇人的脾性,自然略微想想就能猜到个大概。

    爱看的你,怎能不关注这个公众号,v信搜索: 或 热度网文,一起畅聊网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