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章 帮帮我们吧
    “没看到魏夫人来了,还不快让开!”红玉轻喝。闪舞网

    看热闹的众人这才忙转过身给夏婉柔行礼,给她让出条宽敞的路来。

    由此,夏婉柔这才得以进了屋,其实屋内也并无异常,左不过是碧水村的那几个人坐着闲聊罢了,也不知怎的,竟惹得这么多人围观,还逗得大家哈哈大笑。

    见她来了,小满笑道:“婉柔姐,你来啦。”

    夏婉柔抿唇笑笑,”刚才在院里就听到了你们的笑声,原是正在讲笑话呢,我也来听一听。“

    那几个妇人见是夏婉柔来了,脸上的笑意更浓,其中一个胆大的直接上前拉过夏婉柔,将她拽到了小满的位置旁,“夫人还是坐在这儿听吧,否则看不全,肯定觉得没意思。”

    “对对对,让婉柔姐坐在我身边儿。”小满随声应和道。

    抵不过众人的要求,夏婉柔只得在小满身边坐下,不过碍于小满的肚子,她坐的十分端正,生怕自己会不小心碰到她的肚子。

    其实说是讲笑话,也就是这几个妇人讲一讲农村里的趣事儿罢了,但巧就巧在这几个人说话风趣的很,又惯会打比喻,就连夏婉柔这个没经历过农村生活的,也听得乐不可支,时不时的拿着帕子掩唇轻笑。

    这屋内反正也没旁人,小满也顾不得往日讲究的形象,她捧着一碗酸梅,一边听一边吃。

    开心了便开怀大笑,听到紧张处就瞪圆了眼睛,手指也不动了,连已经放到嘴里的酸梅也忘了吃,呆愣愣的模样倒比这几个人说话还要好笑。

    这几个人得了小满的好处,虽算不上巴结,但也是尽会捡着好听的说,小满时不时的附和两句,屋内气氛融洽的很。

    夏婉柔听的入迷,连夜色渐暗了也未曾察觉,若不是魏修远直接来陆府寻人,她恐怕还会一直听下去。闪舞网

    魏修远还穿着官府,身材又生的高大,猛然出现在陆府的正厅内,反倒吓了那几个妇人一跳,险些以为是官差来抓人了。

    见状,苏小满再次笑的咧开了嘴,她放下小碗,起身去到屋子中间介绍:“婶子,大娘,你们别怕,这是婉柔姐的夫婿,你们称他魏大人即可。”

    说着,她又看向魏修远,“魏大哥,这是我的几个婶子、大娘,这几日来上京游玩,会在我府中住一段日子,还望你不嫌我们麻烦。”

    “哪里哪里,来者是客。”魏修远弯弯唇角,随即对着几个妇人拱手行礼。

    那妇人哪儿受得起他的礼,纷纷学着他的模样回礼,逗得在场的丫鬟又是一阵哄笑,珍珠抿唇笑着走过去,俯身低声告诉几位妇人该如何回礼,这才免让她们臊红了脸。

    “时间不早了,小满,我先回去了。”夏婉柔走到魏修远身后,微微抿唇笑着,“等明日我再来看你。”

    闻言,小满调侃:“你来看我是假,来听我这几位婶子大娘说笑话才是真吧?婉柔姐,你说我猜的可对?”

    夏婉柔噗嗤一声笑了,“好好好,我另有私心,行了吧?”

    两人又互相调侃一番,这才依依不舍的离开。

    眼看着到了吃晚饭的时候,下人们早已将饭厅布置好了,众人浩浩荡荡的去了饭厅用饭,饭后,小满念着众人旅途劳顿,便早早的赶众人去休息。

    她也累了一日,身子亦乏得不得了,尤其是哟后腰,被这肚子坠得又酸又疼。

    珍珠心疼,故而忙扶着小满侧躺下,她取了热水来给小满热敷一会儿,然后又轻轻的揉了揉,好歹缓解了些许酸楚。

    “夫人,这些人也是您的亲戚吗?奴才瞧着,和上次来的那两个人,总不像是同一个地方来的。”珍珠随口感慨道。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小满侧躺在软塌上,细细琢磨着珍珠的话,心中暗叹口气。

    不过接触这么一次,珍珠都能看出来张秀芹母女和同村其他人对自己的态度截然不同,她在苏家生活这么多年,又岂会半点察觉不到呢?

    虽这些人终究只是外人,但她们却也从没在自己最落魄的时候落井下石过,相较于苏小玲和张秀芹的所作所为,自家人的态度可真真叫人寒心。

    “夫人?”

    许是苏小满想得出神,没主意珍珠后来又说了什么,她听到珍珠的唤声,轻笑一声,叹口气说道:“张大娘是我的后娘,苏小玲是我同父异母的妹妹。”

    除了夏婉柔,她没告诉任何人这件事情。

    一来是不想提及这段伤心事,二来,她也懒得管别人想什么,更懒得趣解释什么。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得,她们又吵又闹,和您的性子一点都不一样,看着就不像是一家人,当初我还自己纳闷呢。”珍珠恍然大悟道。

    苏小满笑笑,没说什么。

    时间不早了,外面的小丫头端来洗漱的热水,珍珠伺候着小满脱了外衫,然后又卸去钗环,洗了脸。

    “珍珠,你也去休息吧,累了一天,早点睡觉。”小满一边梳头发一边劝道。

    正在铺床的珍珠笑笑,说道:“最近天气凉了,这么凉的被窝夫人肯定睡不着,我先替夫人用汤婆子暖一暖,等会儿夫人也好暖和些。”

    “你有心了。”

    话音刚落,门口忽的响起“叩叩叩”的敲门声。

    主仆二人不由对视一眼,这么晚了,还有人来敲门?

    想归想,珍珠还是忙起身应道:“来了。”

    开了门,却见外头是个眼熟的大娘,这不是白天一直安安静静喝茶的那位吗?怎的这个时辰来敲门,难道是

    “姑娘,你们家夫人睡下了吗?”杨大娘不好意思的搓搓手,眼巴巴的问道。

    珍珠正要开口,屋内忽的传来小满的声音:“是杨大娘吗?快进来吧。”

    她记得杨大娘的声音,若对方今晚不来找自己,她也会去找对方,只因对方今天一天都有些异常,一直安安静静的坐在一旁,旁人讲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她也没多少笑意,一张脸愁苦的很,似是有什么烦心事。

    “陆夫人,这么晚还来打扰您,真是不好意思。”杨大娘进来后,也没坐下,而是局促的站在小满面前,一直紧张的搓着手,模样极为紧张和不安。

    小满对着珍珠招手,让她给杨大娘送上凳子,待杨大娘坐下后,她才认真道:“杨大娘,您还是跟以前一样,直接叫我小满就行了。我看您今天一整天都愁眉不展的,您可是有什么事情找我帮忙?”

    这位杨大娘是苏家的邻居,之前,张秀芹和苏启吵架,张秀芹大呼小叫引来全村人的那一次,杨大娘还不辞辛劳的一路跑到了山上通知自己,故而,小满一直她一直对这位杨大娘心存感激。

    “陆小满,我这次找你,其实的确有意见事情要求你帮忙。”杨大娘很是不好意思,说到要小满帮忙的时候,她一张脸涨得通红,说话也磕磕绊绊的,“你您还记得,我家有有一对龙凤胎吧?”

    小满忙不迭点头,“记得,我还送过他们糖葫芦呢。”

    这话不知怎的戳中了杨大娘的伤心事,方才还好好的她登时就红了眼圈,眼泪也不受控的啪嗒啪嗒的往下落,她忙伸手去擦,但越擦越多,没一会儿她的衣袖就全都湿了。

    杨大娘愈发伤心,却还咬着嘴唇不肯哭出声来。

    见状,珍珠悄声退出去,贴心的关好了门。

    小满递上帕子,柔声问道:“杨大娘,可是这对龙凤胎”

    “不不不,他们没事。”杨大娘又抹了把泪,然后用小满递过来的帕子擦干脸上的泪,吸了吸鼻子,抬起头,“是她们的爹出事了!”

    自杨大娘家的儿子添了这对龙凤胎之后,家里的吃穿用度越发紧,杨大娘的儿子不得不出去给人干苦力,不过还好,杨大娘的儿媳对公婆十分孝顺,而且十分能干,杨大娘的儿子每逢过节都带着工钱一起回来。

    这些年杨大娘的儿子干活十分卖力,也攒下了不少钱,所以就想结束这样和家人两地分居的生活,可天有不测风云,就在杨大娘的儿子告别干活的地方,带着工钱往回走的时候,不幸在路上遭遇了劫匪,不仅钱都被抢走,就连大娘的儿子也被劫匪乱刀砍死。

    杨大伯受不了这个消息,突发暴病就死了,屋夜偏逢连夜雨,杨大娘的儿媳也要在这个时候离开家,杨大娘带着年纪尚幼的双胞胎实在没了办法,只得来向小满求助。

    但中午的时候听说还要签欠条,杨大娘这样年过半百的人哪里有能力还钱,当下不由得就心灰意冷,若不是她顾忌家中的双胞胎无人照顾,她早就在房梁上悬根绳子上吊了。

    说完这些,杨大娘早已泣不成声,她噗通一声给小满跪下,苦苦哀求:“小满,我求求你,帮帮我们吧。”

    “大娘,你干脆直接住在我这儿吧!我还有间铺子正愁找不到人照看,不如你领了这个缺?”

    爱看的你,怎能不关注这个公众号,v信搜索: 或 热度网文,一起畅聊网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