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五章 签字画押
    次日一早,苏小玲等人还没起床,门外就传来“叩叩叩”的敲门声,她本想置之不理,但奈何对方有耐心的很,敲门声响个不停。闪舞网

    最后连张秀芹都给吵醒了,她皱着眉推了推苏小玲,低声嘟囔:“小玲,你去看看,外面到底是谁,催命鬼似的,烦死了!”

    “知道了!”

    苏小玲愤愤起身,连外衣都没披,就这么穿着中衣,光着脚丫走到门口,“咣”的一声打开门,眼睛要睁不睁,臭着脸怒喝:“干什么,一大早敲个没完,不知道我们在睡觉吗!”

    “小玲。”

    这声音柔柔的,还直接喊了自己的名字

    苏小玲揉揉眼睛,略清醒了些,待她睁眼仔细一瞧,被眼前的人惊讶的张大了嘴巴,结结巴巴的问好,“婉、婉柔姐姐,怎么怎么是你?”

    羞愤到底苏小玲面子上过不去,当着夏婉柔的面,她立刻对着一旁的婢女怒喝:“什么东西!婉柔姐来了直接让她进来就好了,还敲门做什么?没眼力见的东西,活该一辈子做奴才!”

    教训完,她立刻换了副嘴脸,笑眯眯的看着夏婉柔,谄媚:“婉柔姐,您怎么一大早来了,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其实昨晚和苏小满大闹一场之后,她心下也后悔不已,但碍于面子和钱,她必须得再闹一场,好让小满借钱给自己。

    “小玲,我们的店铺这两天刚开张,忙的很,没多少时间招待你。”夏婉柔兀自进了房间,柔声道:“所以,你如果没有其他事情的话,还是先回去吧。”

    一听这话,小玲登时变了脸,说话也不似方才那么亲热,“婉柔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夏婉柔仍旧是柔柔的笑着,她屏退了身后的下人,待屋内只剩下她们二人时,说道:“虽然你们口口声声说小满忘恩负义,但我和她相处这么长时间以来,对她的为人很清楚,所以我知道,你们这样做就是为了让她借给你们钱。”

    苏小玲毫不客气的一屁股坐下,翻了个白眼,没说话。

    昨天她是气极了,没办法,否则才不会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跟苏小满撕破脸,毕竟她这么有钱,日后还能多帮衬自己。

    要怪,只能怪苏小满不给自己面子。

    反正苏小满是高高在上的将军夫人,她不过是个村子来的农妇,她肯定比自己重视颜面,既然如此,她就将对方最重视的东西给毁了。

    她原本是想直接撞得小满滑胎的,但没成想她身边有那么多人护着她,一想到这些,苏小玲就恨得牙痒痒。

    正想着,夏婉柔的声音响起。

    “但总归你和小满是亲戚,又一起生活这么多年,她也不可能真的一分钱都不借给你们,她恼怒的,只是你们的态度,若你们一开始就给她个合理的解释,她也不会这样。”

    苏小玲闻言,心中一动,又立刻亲热的同对方攀谈起来,“婉柔姐,那你的意思是,她肯借钱给我们了?”

    对于苏小玲这样的变脸行家,夏婉柔也无话可说,她心中何尝不厌恶,但为了尽管打发这两个人走,她也只得笑脸相对:“小满一早就出城去看布料去了,恐怕没时间见你。”

    没等苏小玲变脸,她又道:“不过她临走的时候留下了一百两银子和一张借条,只要你签了借条。按了手印,那就可以拿走那一百两。”

    “不是说好的二百两吗,怎么忽然少了一半?而且都是一家人,怎么还弄这些东西,多伤感情啊!”苏小玲低声抱怨。

    再说了,苏小满这么有钱,怎么连一百两都要计较,若是自己到时候不还,她难道还真的要去官府告自己不成?

    见状,夏婉柔耐心解释:“小满来这儿时间不长,实在没有多少银子,就这一百两银子还是她东拼西凑来的呢,有总胜过无,还望苏姑娘别介意。”

    “喏,这就是借条,印泥和笔我也带来了,还烦请苏姑娘尽快签字,也好尽快回家做声音。”

    看着递到自己面前的借条,苏小玲不由瞥了一眼,上面一条条列的清楚,和借贷的一般。

    没按数给自己凑到钱也就算了,临了还弄出个借条来,苏小满来上京的这段日子,肯定光长心眼了!

    她这心里愈发不乐意,嘴撅的老高,“小满姐这是什么意思啊,太生分了,不知道还以为我们和她不是一家人呢。”

    夏婉柔闻言心中暗想,你自己也不想想昨日自己的所作所为,那是一家人能做出来的事情吗?

    想归想,她面上仍笑着解释:“这不过是走个形式罢了,不然府中贸然支出去一百两银子,若是陆离回来了,没法子跟他交代不是?苏姑娘快签吧,签完了我把钱交给你,然后趁着天还早,姑娘和大娘也好早些赶路。”

    “哎,那我我得跟我娘商量一下。”

    说着,苏小玲一把抓起借条,噔噔蹬跑进了里屋的卧房。

    两件屋子隔得这样近,中间又没有墙,屋内的张秀芹早就将二人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她这心里正犯嘀咕呢,苏小玲就进来了。

    没等苏小玲开口,那张秀芹就说道:“这事儿我都听见了,你觉得苏小满这么做图什么?”

    若是不想借给自己钱吧,那没必要弄出这些来,万一自己真的签了字,那她岂不是得气死?可若是诚心要借给自己钱,那又弄借条做什么?

    “娘,反正也就一百两银子,我男人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赚出来了,我觉得可以签。”苏小玲一副信誓旦旦的模样,“再者说,就算我们到时候不还,苏小满还真的能告我们去?就算她敢告,我爹也不让她告。”

    毕竟还有苏启那儿,到时候如果真的出了事,她们去苏启那儿哭一哭,再让苏启劝劝苏小满,这事儿肯定也就稀里糊涂的过去了。

    张秀芹听完后点点头,“行吧,来这一趟总不至于白跑,一百两就一百两,签字就签字,小玲,你签字吧!”

    “娘,还是您签吧,”苏小玲笑着将纸和笔递过去,“若是真的出了事,她也不好意思去告您不是?”

    张秀芹怎会不知道自家女儿的心思,但对方说的也有道理,签就签吧,反正女婿厉害的很,肯定能把这钱赚回来!

    很快的,母女两人签了字,按了手印,从夏婉柔那儿领了一百两银子,总算是要收拾包裹回家了。

    眼看着母女二人出了魏府,夏婉柔召来魏府的侍卫,郑重吩咐:“仔细跟着这母女二人,必须将她们平安的送回碧水村,然后再瞧瞧她们拿着钱究竟要做什么,一切打探清楚之后再回来向我禀报。”

    侍卫接了命令,拱手应道:“是!”

    做完这一切,夏婉柔长吁了口气,回到正厅,看着苏小满点点头,“人已经走了,我也派人去跟着了,这下你总能放心了吧。”

    小满起身上前,握住夏婉柔的手,“谢谢你,婉柔姐。”

    她嘴上说着恨不得与这母女二人断绝关系,但心里却始终放心不下,自己的父亲年纪大了,在家里还需要这两人的照顾,她早早的得罪了这两个人,自己父亲的日子也不好过。

    “你呀,就是刀子嘴豆腐心,闹了这么几天,还不是借钱给她们了?”夏婉柔坐下,端起茶杯悠悠说道。

    苏小满叹口气,却没再像往日一样辩驳些什么。

    一连半个多月过去,小满都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明眼人皆能看出来她在担心什么,夏婉柔也劝过,但也只是治标不治本。

    直至夏婉柔派去的侍卫回来,沉寂了将近一个月的苏小满终于露出点和往日不一样的神色,匆匆的赶去了魏府。

    正如苏小玲所说,她男人的确再跟着商队做生意,但却没有她说的那么夸张,不过都是些小本生意,的确比种庄稼赚钱,也更轻省些。

    苏启也没有生病,所谓的旧疾都是张秀芹胡诌出来,想要骗小满钱的,他们二人时不时的去帮苏小玲的忙,偶尔拌拌嘴,却没什么大的矛盾。

    一家人倒也过的其乐融融,算不上大富大贵,却也比之前的日子好过了些。

    小满听完长叹了口气,侧身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露出个勉强的笑,“这样就好,这样就很好。”

    见状,夏婉柔摆手让侍卫下去,然后她轻轻拍拍她的背,笑道:“这下总能放心了,也可以安心忙店铺的事情了,不过这段时间店铺的生意越来越好,小满,咱们是不是可以再开一家了?”

    城中没人再暗中使绊子,小满和夏婉柔又尽心竭力的忙碌,店铺的生意越发红火,小满有招了一批绣娘,但这仍旧货物供不应求。

    小满正要说话,门口忽的传来魏修远的声音。

    屋内的人不由纷纷侧目看去,只见魏修远快步走进正厅,脸上带着掩饰不住的欣喜,“陆离刚刚打了一场漂亮的胜仗!消息传回上京,皇上龙颜大悦,说要重赏!”

    爱看的你,怎能不关注这个公众号,v信搜索: 或 热度网文,一起畅聊网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