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四章 去店铺里闹
    苏小满气极反笑,既要有求于人,还这样放肆、嚣张的,她还是第一次见。闪舞网

    她起身,十分郑重的整理了下衣裳和头发,然后侧身看向夏婉柔,“婉柔姐,我本想是忍下去的,可事情到了这一步,我都被人这样指着鼻子骂了,纵然我脾气再好,这时候也忍不下去了。”

    “小满,你”夏婉柔欲言又止。

    小满说的的确有些道理,这样任人指责、辱骂,别说她了,就连夏婉柔这个旁观者都觉得张秀芹母女过分,若一直这样忍下去,恐怕她们会愈发放肆。

    故而,夏婉柔点点头,拍拍小满的背,算是默认和鼓励。

    看到两人之间的小动作,小玲有些慌了,她忙凑到张秀芹身边,死死的抓住她娘的袖子,生怕小满下一刻就会派人来将自己和张秀芹赶出去。

    “苏小玲。”

    她听到苏小满冷冷的叫自己的名字,不知怎的,苏小玲这心里陡然一慌,面上带了几分怯意,耷拉着眉眼不敢直视苏小满。她仍旧死死的拽着张秀芹的袖子,好像能从同样色厉内荏的张秀芹那里寻求到安慰似的。

    这样怯怯的苏小玲,苏小满还是第一次见,她嘴角的冷笑不由得带上几分讥讽之意,“当初我留下了整整一百两银子,分别交给爹和张大娘保管,就算真的如张大娘所说,我爹旧疾犯了没法干活,这半年多来家里没有进账,那你们也不应该花的了这么多钱吧?”

    “不是,小满你——”张秀芹还想辩驳什么,但话刚说了半句就被小满的眼神吓退,没敢再张口。

    紧接着,小满又道:“一开始说借钱要去给我爹看病,现在又说是要给苏小玲的丈夫做生意,你们一会儿一变,究竟该让我相信哪一个?再者说,苏小玲的丈夫要做生意,凭什么让我出钱?“

    她也并非真的存心不想帮助苏小玲,若是她丈夫真的能去做生意,那肯定比种庄稼好过太多,届时,他们也能帮衬着苏家,那自己的父亲也好过些。

    可偏偏这母女二人谎话连天,一会儿这样一会儿那样,她还能相信她们吗?

    她直直的看着张秀芹,目光如炬,臊的张秀芹涨红了脸,嘴唇翕动,不知道在嘟囔些什么东西。

    原本躲在张秀芹背后的苏小玲受不了这样的视线,她心一横,干脆的站起来,“苏小满,你如今是成了将军夫人,这么有钱,借我们一点怎么了?更何况我们是要拿这些钱去做生意,赚了钱肯定就还你了,你这么小气做什么!”

    “那如果赚不了钱呢,我这钱岂不是打水漂了?”苏小满质问。

    苏小玲一滞,很快又跳脚大吼:“你这就是诅咒我们!再说了,做生意本来就有风险,哪儿有不赔钱的!”

    小满冷哼,抱胸冷冷的看着她,“怪不得会千里迢迢找我借钱,原来是怕做生意有风险,怕自己会赔的血本无归!”

    心思被戳穿,小玲的脸涨得愈发红,她眼睛发红死盯苏小满,咬紧了唇瓣,反倒还委屈的哭起来。

    张秀芹见状猛地起身,毫不客气的指责小满,“你干什么,有你这样说自己的妹妹的吗?不借钱就不借钱,你这是弄什么?!丢人现眼!”

    说着,她愤愤的瞪了小满一眼,转身过去给苏小玲擦眼泪,母女情深的很。

    闻言,小满再次被气笑,“张大娘,既然您知道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借你们钱,那你们还不赶紧走?继续留在这儿蹭吃蹭喝,好像不太好。闪舞网”

    “苏小满!”张秀芹扭过身来,瞪大了眼睛厉喝,“看你这幅厉害哄哄的模样,早就忘了当初在碧水村是如被被人羞辱的了吧?当初你和人私奔失败,李树他们要把你拉去浸猪笼,你狼狈的被众人指责的模样,你是不是都忘了?!”

    反正苏小满也不借给自己钱了,张秀芹便也存了鱼死网破的心,她将手中的帕子一扔,在饭桌周围转着圈的嚷嚷:“你和刘志成偷情,还想着和人家私奔,可最后呢?人家和李树闺女儿成亲了,你这个不守妇道的贱女人就该被拉去浸猪笼!如果不是陆离救了你,你现在早就死了!”

    她停在小满身边,扯着嗓子对着小满的耳边嘶吼,瞪大的眼睛中满是红血丝。

    见状,珍珠忙双手张开护住小满,生怕这张秀芹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

    张秀芹双手胡乱挥舞,想要靠近苏小满,但因着有珍珠护着,张秀芹只能在距离小满最近的地方咬牙切齿的大叫:“你早就该死了!苏小满!你这个贱人!你就应该去死!”

    “只可惜,我并不会去死。”小满毫不在意对方的诅咒,她风轻云淡转身,漠然道:“相反,我还会活的比你长久,活的比你好,活的比你开心。”

    这句话气得张秀芹头脑发懵,全身颤抖,她龇牙咧嘴的指着小满的鼻尖,却半天想不出一句反驳的话。

    苏小玲缩着脖子看着两人对峙,连装哭都忘了,她张大了嘴,愣愣的看着今非昔比的苏小满,又是嫉妒又是伤心和羞愤,还有几丝后悔。

    她居然当着这么多下人的面趾高气扬地羞辱自己的娘,简直是太疯狂了!太气人了!她究竟凭什么,凭什么能够羞辱自己和自己的母亲!

    如果当初是自己嫁给了陆离,那现在盛气凌人教训人的是不是就变成自己了?

    一想到这些,苏小玲内心酸涩无比,看着服侍如常,但气度早已升了不止一个等级的小满,一股子妒火猛然升起,她咬紧了牙,攥紧拳头,不由自主的就往苏小满那边走去。

    她根本不配过得这么好。

    这个想法在苏小玲心中发酵,迅速膨胀起来的恶意连苏小玲自己都没发现,她恨恨地看着苏小满,一双眼睛中满是恨意。

    “苏小满,你给我去死吧!”苏小玲尖叫,全然不顾形象的冲上前,伸手就要去扯小满的衣裳,

    但屋内这么多下人岂是摆设,眼看着苏小玲就要撞上陆夫人,一众男男女女也忙着上前,或是直接护着小满,或是直接拉住苏小玲。

    还没等苏小玲靠近小满,她就已经被几个小厮按在了地上,头发上的钗环落了一地,头发瞬间散落。

    但就算这样,苏小玲还不甘心,她奋力地挣扎,梗着脖子死死地蹬着小满,扯着嗓子大叫:“你现在有什么资格这么教训我们,你知道我们过得有多苦吗?”

    “你是将军夫人,你在这宽敞华丽的府中享受荣华富贵,有这么多的下人伺候你,有那么多的好的衣裳、好的吃食,你过得是什么日子,你再看看我们过得是什么日子?”

    “每天都在想着该怎么赚钱,恨不得将一分钱掰成两半来花,每天顶着大太阳出去干活,又顶着月亮回家,干了一天的活,还得做饭、洗衣裳,就算这样,还得忍受着村子里那些长舌妇议论,说我当初不知廉耻想要爬姐夫的床,苏小满,你在上京享受下人伺候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们?”

    “好不容易回趟娘家,还得被爹说三说四,说我懒,不如你聪明,不如你赚得钱多!是,我一个农妇,哪儿比得上你这个将军夫人!苏小满,我都过成这样了,你却还要教训我,连钱都不肯借给我,你可真是狠心啊!”

    苏小玲又哭又笑,鼻涕眼泪糊了一脸,整个人都疯癫了一般。

    惊惶未定的小满轻抚胸口,对苏小玲说的这番话说的毫无动容,她照旧冷冷的看着苏小玲,“我有钱就该借给你钱,这是什么狗屁不通的道理!”

    说着说着,苏小满也激动起来,“爬姐夫的床?呵,若不是我提早发现,你恐怕早就这样做了吧!还埋怨我教训你,苏小玲,如果你一开始好好说话,我会这样吗?!”

    说完,苏小满低声啜泣,用帕子掩着脸半晌没说话。

    一旁的夏婉柔见了连忙上前拍拍小满的背,旋即吩咐下人:“将饭菜撤了,扶两位客人去休息,今天的事情谁都不许说出去!”

    张秀芹和苏小玲被强行拉到了东厢房,丫鬟小心翼翼的端上了热水,又铺好了床,便转身离开了,只留下母女二人在屋内。

    还没从刚才那场闹剧回过神来的苏小玲仍在扯着喉咙大哭,一旁的张秀芹闷闷的坐在椅子上,低着头不说话,更没有要安慰女儿的心思。

    时间不知道过去多久,张秀芹忽的叹了口气,低声嘟囔:“闹成这样,也不知道苏小满还会不会借钱给我们。”

    因为想着苏小满总会借钱给自己,所以她们路上大手大脚,花了不少的盘缠。刚才她一时气愤,忘了这茬,现在冷静下来,想起来后悔不已,若是这次无功而返,那

    “苏小满这个贱人!”苏小玲狠狠的抹了把眼泪,眼底泛着猩红的光,“敢不借钱给我们,我就去她的店里闹!看她怎么开门做生意!”

    爱看的你,怎能不关注这个公众号,v信搜索: 或 热度网文,一起畅聊网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