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章 陆夫人的亲戚
    若不是怀有身孕,苏小满很有可能会直接混入新征的士兵中,然后随着他们一起去边关找陆离。

    但眼下肚子里还有一个小生命,再加上夏婉柔等人苦言相劝,小满不得不打消这个念头,趁着新士兵还未出征,抓紧时间再赶制几身御寒的棉袄。

    夜色已深,只能听到外面院子里蟋蟀的叫声,小满揉了揉眼睛,就这屋内略显昏暗的烛火,将手中的绣花针捏紧了,继续给陆离缝制新棉袄。

    “咔哒——”

    卧房的门被推开,纵然对方极力放轻的声音,但开门的声音在这寂静的夜中也格外突兀,小满不由侧身看过去,却见是珍珠进来了。

    今夜并非珍珠值夜,她怎么在这个时候进来了,小满不由得放下绣花针,将声音放轻:“珍珠,这么晚了,有什么事情吗?”

    “夫人,这么晚了,你也该早些歇下才是。”珍珠上前,有些心疼的将烛火挑亮,“这些事情,交给我们去做就好,夫人,您早上刚晕倒过,现在又熬夜做衣裳,这眼睛和身体都吃不消的。”

    小满笑笑,“没事的,我将这袖子缝好了就去睡。”

    珍珠本还想劝,但小满说完这话又继续低头去做衣裳,看对方低着头认真的模样,她只好将那些话全都咽了下去。

    小满这样日夜赶工,终于在新兵出征之前将衣裳做好了,为防边关过于寒冷,她还专门在城中转了一日,挑选了一件狼皮的大氅。将这些东西连并一封书信一同装好,小满交付于魏修远,摆脱他找个士兵帮自己把东西送给陆离。

    魏修远自是二话不说就应下了,小满眼看着新兵出征,一颗心却如何也放不下。

    也不知道自己带去的那些东西能否帮陆离一星半点,不知道陆离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不知道他有没有

    珍珠额前的一点碎发被风吹的乱七八糟,她却顾不上却捋,而是皱着眉劝道:“夫人,城墙上风大,咱们回去吧。”

    出征的队伍已经走得很远了,从高高的城墙上看过去,只能看到一小截如蚂蚁般大小的队尾,苏小满不舍的探着身子又看了看,直至城墙上的风越来越发,她也坚持不住的时候,这才随珍珠一同下了城墙。

    许是料到小满回来送行,夏婉柔早早的就在城墙下的马车中等着她,马车中还备了热茶。

    马车上挂着魏府的名牌,小满一眼就认了出来,没等夏婉柔招手便直接上去,“婉柔姐,你怎么来了?”

    “我还不是怕你就这么跟着出征的队伍偷跑了。”夏婉柔半是调侃半是担忧的递上热茶,“快喝杯热茶,城墙上的风大的很,小心吹坏了身子。”

    小满感激的接过热茶,轻轻的吹了吹,就这样热热的喝下去,顿觉浑身都暖和起来。

    来到上京之后,夏婉柔如她的亲姐姐般,处处提醒、教导,她帮了自己那么多的忙,尤其是昨天,维持着那样难受的姿势搂了自己那么久,可自己一醒来还闹着要去边关。

    一想到这戏,苏小满顿觉脸颊滚烫,她放下茶杯,抬眸看向夏婉柔,十分真挚道:“婉柔姐,你对我真的很好,就像是我的亲姐姐一样。”

    这样无微不至的温暖和关心,她真的很感动,也感激上天和夏婉柔。

    “小满。”夏婉柔也十分动容,她伸手握住苏小满的小手,“我一直把你当成我的亲妹妹,不仅仅是因为陆离,更是因为你太美好了,美好到我愿意为你付出这么多。”

    早在桃源县遇到小满的时候,她就觉得这个姑娘善良淳朴,后来得知她是自家夫君一直在找的陆离的夫人,她就愈发喜爱小满。

    两人互诉衷肠,关系又亲近了许多。

    开张在即,小满前几天日夜忙着做衣裳,将店中花样的事情都搁置在了一旁,眼下送走了出征的队伍,她便又开始为店里的事情忙碌。

    夏婉柔也忙着招伙计、置办布料、绣线等,两人内外兼顾,虽看起来忙碌不堪,但却十分有条理,故而在店铺开张前两天,所有事情就已经全部完成。

    到了开张那日,夏婉柔守在满柔成衣坊,小满则是到了满柔绣坊,看着鞭炮噼里啪啦的响起,看着门前的客人围了一圈又一圈,小满坐在店内的椅子上看着忙碌的小伙计们,脸上的笑就没收起来过。

    一旁的珍珠见状也喜不自胜,“夫人,您瞧,开张第一天就有这么多人来呢。”

    “是啊,柳叶街果然是个风水宝地。”小满笑着点点头,很是开心。

    这家店铺的伙计都是小满亲自挑选的,个个机灵,且小满在开张之前已经教了伙计们许多东西,加之有秦春亲自在这儿坐镇,所以即便是第一天开张,大家也有条不紊的,半个岔子也没出现。

    小满怀着身孕,店铺内的伙计自然不会让她操心,所以一整天下来,她倒也不觉得累。

    “掌柜的,时间不早了,您先回去休息吧。”秦春上前劝道。

    小满不由得看了眼门外的天色,眼看着太阳已经到了西边,她便点点头,“那你们记得将店铺的账本送到陆府来。”

    又嘱咐了些其他的杂事,小满这才放心的离开。

    乘上马车离开柳叶街,小满坐在马车内揉揉眉心,又摸摸自己的肚子,顿觉生活前景一片大好,心情也舒畅许多。

    “夫人,到家了。”

    下了马车,苏小满和珍珠主仆二人说说笑笑的往门口走去,看着紧关的大门,小满不由皱了皱眉,她记得自己离开的时候这门分明是开着的,怎么现在

    “吱呀——”

    厚重的木门开启,门后露出张略显苍老的面容,看着这张从未见过的脸,小满下意识后退几步,又抬头瞧了瞧府门的牌匾。

    上面的牌匾上写着硕大的两个字——“陆府”,小满皱眉,自己没走错啊,但眼前这位妇人怎的却从未见过?

    见状,一旁的珍珠小声提醒:“夫人,这是秦春姐姐的娘,就住在东厢房,前段时间忙碌,所以您才没能见到她。”

    原来如此。

    小满了然的点点头,旋即上前微微颔首,“您就是秦春姐姐的娘吧?我是苏小满,您唤我小满即可。”

    “你就是陆夫人?”那妇人闻言忙欠身行礼,“陆夫人,您的大恩大德,我和秦春没齿难忘!刚才是我唐突了,还望您大人不记小人过。”

    说着,那妇人忙把小满拉近了门后,还没等珍珠斥责她这动作不合规矩,那妇人便又凑到小满耳边,压低了声音说道:“今日一直有两位自称是您亲戚的女人来这儿,可我瞧着那些人各个都是些乡野村妇的模样,没规矩的很,一点都不像是您的亲戚,所以我便没让她们进来,可没成想她们就在这门口闹了起来,我没办法,只得关上了大门。”

    “什么亲戚?”珍珠皱眉追问:“那守在门口的小厮呢,怎的就你一个人?”

    秦春她娘咂咂嘴,转着眼珠回忆:“说是陆夫人的妹妹,还有她的娘,可我看着那两个人言语粗俗的很,所以没敢让她们进来。”

    说完,她又十分不好意思的搓搓手,“我那屋子的房顶有些漏了,所以麻烦门口的这两位哥儿帮我去补修,但他们怕等会儿被陆夫人看见了斥责,所以我便自告奋勇来顶他们的缺儿。”

    珍珠这才点点头,不管怎么样,秦春她娘总归是看住了门,没让杂七杂八的人进来,陆夫人都没说话,她也不便说些什么。

    她本想叫一旁的苏小满进屋休息,但侧身一看,却见自家夫人正若有所思的看着门外,不知道在想什么。

    “夫人?”珍珠出声提醒一声。

    苏小满的思绪被珍珠这一声打断,她皱了皱眉,又往门口的这条街左右看了看,她始终有些不放心。

    难道真的是张秀芹和苏小玲来了?

    想着,她不由回过神问道:“大娘,您说的那两个人是什么时候来的,又是什么打扮?”

    “大概半个时辰之前吧,我听她们说,是从什么什么村子来的,那个年轻的长得倒是娇俏,但那个老的却凶神恶煞的,看着就不是什么好人,她们说是您的亲戚,我想着陆夫人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两个亲戚,故而便随便扯了个谎打发了她们。”

    “您说了什么?”小满追问。

    秦春她娘这才觉出不对劲来,她挠挠后脑勺,有些小心的问道:“陆夫人,那两个人不会真的是您的亲戚吧?”

    她不知道小满的来历,虽生活在同一个府中,但她日夜忙着照顾秦春的孩子,连见都没怎么见过苏小满,听着下人的议论,她也能想象到苏小满是个十分大气柔善的女子,这样的一个人,怎么可能和那些粗鄙的村妇有关系呢。

    但眼下看来,她竟是想错了吗?

    苏小满皱着眉,正想说话,身后忽的传来一道咬牙切齿的嘶吼:“苏小满啊苏小满,你可叫我们好找!”

    爱看的你,怎能不关注这个公众号,v信搜索: 或 热度网文,一起畅聊网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