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九章 我要去边关
    “到底怎么回事?!”夏婉柔沉声质问。

    翡翠忙拉过一旁的妇人,哭着说道:“魏夫人,奴才和陆府下人遵照您的意思,从不敢在夫人面前提起陆将军的事情,可就在刚才,这妇人正和夫人说着话,不知怎的就扯到了陆将军身上,奴才唯恐她将事情说出来,所以上前阻拦,却不想她一时嘴快,将事情全都说了出来。”

    说完,翡翠噗通一声跪在地上,不断的给夏婉柔磕头,声泪俱下:“魏夫人,都是奴才的话,还有这个妇人,是奴才没能拦住她,才害的妇人突然晕了过去。若是夫人出了事,那奴才——”

    “胡说什么!”夏婉柔扭过脸来怒斥;“小满绝对不会出事!”

    翡翠咬紧了嘴唇,鼻涕眼泪蹭了一脸,头上的珠花也掉了,她跪在地上垂着头听夏婉柔的训斥,不敢抬头,更不敢再说话。

    那妇人见状也懵了,眼看着翡翠不断的哭,苏小满又双眼紧阖的晕着,她一时间也急的冒了汗珠,“这位夫人,我可不是故意的啊,我只知道这家店铺时陆夫人开的,所以想跟她说说陆将军的事情而已,我不是成心的,你千万别别怪我。“

    说到最后,这妇人自己都没了底气,说话声音也弱了不少。

    夏婉柔瞥了那人一眼,纵然心头愤怒,有千万句抱怨,但话到了嘴边,她也只是叹息一声,没说话。

    都这个时候了,就算痛骂这妇人一顿,也不能让小满醒来。

    “大夫来了!快让让!大夫来了!”

    随着珍珠的叫声,常给小满诊脉的大夫来了,顾不上寒暄,他急忙将将手覆在小满的手腕上,闭上眼睛细细的诊脉。

    还好周围的人并不是很多,大夫也没受多大干扰,很快就诊好了脉。

    夏婉柔的目光一直随着大夫的手移动,看着对方拿开了手,她连忙问道:“怎么了,大夫,小满她怎么样?”

    “夫人为何晕倒?”大夫没有马上回答夏婉柔的话,而是先问起了缘由。

    闻言,沉默许久的翡翠忙擦了擦鼻涕眼泪,竭力镇定的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讲了一遍,说完之后,她还满腔怨怼的抬头看了一眼陌生妇人,恨不得让她来受小满此时的痛楚。

    那妇人也是后悔不已,没想到自己的一句话竟然让小满晕了过去,而且看样子还这么严重,她更加后悔了。

    夏婉柔的目光就没离开过大夫,看对方也不说话,兀自在药箱中翻找,她急忙问道:“大夫要找什么,不如说出来,我们也好帮忙去找。”

    话音刚落,大夫已经从药箱中拿出了一粒黑乎乎的药丸,他让珍珠取来清水,然后趁着小满无意识的吞咽水的时候,借机将这颗大药丸塞了进去。

    “大夫,这样就行了吗?小满多长时间能醒过来?她肚子里的孩子没事吧?”夏婉柔担心不已,不知不觉间就问了许多问题。

    大夫一脸凝重,仍未回答夏婉柔的话。

    这不由得让在场的所有人愈发担心,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到了小满身上,只期盼着她能尽快醒过来。

    但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久到夏婉柔扶着小满的胳膊已经毫无知觉,珍珠和翡翠在一旁已经无声的哭成了泪人,那妇人也一脸紧张的站在一边,脸上满是汗珠。

    夏婉柔始终低着头,她的眼圈也早已红了,只能死死的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当着众人的面哭出来。

    原本看热闹的路人也渐渐散去,正午的日头毒辣的很,没了路人的遮挡,这阳光直直晒着夏婉柔,虽然她背对着太阳,但露出的那一小块脖颈也早已晒伤,但夏婉柔一心看着小满,竟好未察觉。

    珍珠本想上前替换夏婉柔,但她却厉声拒绝,害的珍珠再也不敢说话。

    周围愈发安静了,眼看着时间过去许久,大夫也渐渐紧张起来,他不断的抬手擦汗,不多时,大夫的衣袖已经被汗水浸湿。

    忽然之间,小满的手指无意识的动了两下,夏婉柔立即有了精神,她紧紧的盯着小满,大气也不敢出。

    苏小满仍旧双眼紧闭,但嘴唇却动了动,夏婉柔忙凑上去,听着对方正在断断续续的喊陆离的名字,她一时间没忍住哭了出来。

    “小满!”夏婉柔搂紧了小满,轻轻的晃动两下,“小满,你快醒一醒!”

    见状,大夫立刻按住夏婉柔的胳膊,“这个时候不要乱动,在耐心等一会儿,夫人应该很快就能醒过来。”

    在场的所有人终于都松了口气,大夫擦去脸上的汗珠,将脚边的药箱收拾好。许是蹲着的时候太长,大夫起来的时候差点栽到桌子上去,还好珍珠眼疾手快,一把拉住的大夫。

    一旁的妇人后怕的咽了下口水,却仍不敢放松。

    天知道,她只是随口说了句陆将军战败的话,这陆夫人竟就承受不住的晕厥过去,看来以后这话可不能乱说。

    “珍珠,去倒些温水来,翡翠,你去找床毯子,再去拿个软垫,快去。”

    吩咐完之后,夏婉柔也不敢懈怠,她仍小心翼翼的怀抱着小满,就算是脸上的汗珠已经滴滴答答的落在小满的衣衫上,她也没敢松口气,生怕自己一个力不从心就将小满摔在地上。

    很快,珍珠和翡翠都回来了,小满也渐渐苏醒,她转了转眼珠,迷迷糊糊的看着周围的人,还没等夏婉柔说话,小满的眼泪忽然毫无预兆的掉落下来。

    小满再次醒过来,只觉得浑身酸软无力,脑袋疼的很,她本想抬手揉揉眉心,但当她想要抬手的时候,才猛然发觉自己竟连抬手的力气都没了。

    她皱着眉眨眨眼睛,晕厥之前的事情忽然涌入她的脑海,那句“陆离战败”如一道惊雷炸在她耳边。

    她忽然挣扎起来,夏婉柔这个时候早已没了知觉,被她这样一挣扎,忽的脱力,一时间没搂住,将苏小满摔了下去。

    夏婉柔顾不上酸疼的胳膊和腿,忙命令道:“珍珠,快拿毯子和软垫过来!”

    “哎!”

    众人忙做一通,那妇人也上前帮些力所能及的忙,好一通忙乱过后,小满好歹坐在了毯子上。

    但还没等夏婉柔松口气,脸色惨白的小满就坚定的看着她说:“婉柔姐,我要去边关!”

    她没有质问自己为什么没有告诉她实情,更没有哭着闹着要陆离回来,她说自己要 去边关。

    夏婉柔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看着小满,半晌只无奈叹息一声。

    “陆夫人,边关极尽苦寒,许多将士都受不了,更何况您现在怀有身孕,怎么能受得了那样的天气和条件。”大夫苦苦相劝。

    “我不管,我就要去边关,我要去找陆离。”小满目光坚定,虽脸色还难看的很,但目光澄亮,一看就知道她现在十分清醒,这话绝对不是随口一说。

    可就是这样,夏婉柔才更加不知道该怎么劝。

    就在这个时候,那妇人忽的开口了,她搓着手,有些不好意思,“陆夫人,之前是我唐突了,我要跟您道歉。我知道我本不应说这些话,但我忍不住,我还是得说出来,要不然我这心里不痛快。”

    说完,没等苏小满同意,她便严肃道:“陆夫人,您有没有想过,如果您现在去了边关,那陆将军是不是得分出一份心神来保护您,还有您肚子里的孩子,你能受得了那苦寒的环境,那孩子呢?他能受得了吗?”

    一番话说下来,苏小满不由得低下了头。

    见状,夏婉柔也立刻附和:“小满,之前是我不好,我怕你知道了这个消息伤心难过,所以才吩咐了两府中的下人不许提,小满,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你不要去边关好不好?我们安心在上京养胎,好不好?”

    “婉柔姐,我真的很担心陆离。”小满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肚子低声说道。

    上京距离边关上千里之远,有什么消息,最快也得半个月才能传递过来,她真的很不放心。可她们说的也不无道理,自己还好说,可这肚子里的孩子

    夏婉柔暗暗松了口气,小满还没点头应允不去边关,但能说出这句话来,就意味着她已经开始犹豫了。

    由此,她再次说道:“战场上,胜败乃兵家常事,陆离行军打仗这么多年,他难道就一次都没有输过吗?小满,陆离很离开,你应该相信他。”

    苏小满咬着嘴唇,半晌没说话。

    “夫人,魏大人这两天一直在忙征兵的事情,大概过几天这些新的士兵就可以出发去边关了,若您真的担心陆将军,不如写封信让他们捎带过去,您说呢?”珍珠小心翼翼的试探着小满的意思。

    闻言,小满抬头看向夏婉柔,眼尾还红红的,“婉柔姐,可以吗?”

    一听这话,夏婉柔总算彻底放下心来,她连连点头,“好好好,我这就告诉魏修远,你尽快写信,我让他帮忙找人给你捎过去。”爱看的你,怎能不关注这个公众号,v信搜索: 或 热度网文,一起畅聊网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