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八章 苏小满又晕了
    珍珠闻言先是给夏婉柔行了礼,旋即撅起嘴巴,“魏夫人,如今您也学的跟陆夫人一般,日日拿着奴才打趣。”

    说完,她将药膳放下,转身出去沏茶了。

    夏婉柔笑笑,随意捡了个位置坐下,“小满,也不怪珍珠总说你,你瞧瞧自己,这都忙了多少天了,也该歇歇才是。尤其是你现在还怀有身孕,身子更加受不住这么熬。”

    “知道啦,婉柔姐。”小满拿过一旁的帕子擦了手,坐到了夏婉柔身边,“还有半个月两家店铺就都开张了,我心里着急,总想做点什么,以防到时候出现意外状况。”

    “之前不是就挺好的吗?小满,开店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自己开心,养好身体,知道吗?”

    不一会儿,珍珠上了茶来,两人又说了会儿体己话,夏婉柔这才猛然间想起正事来。

    她放下茶杯,笑眯眯的看着小满,“皇后娘娘原本定在这个月的赏菊宴突然出了点意外,将时间改到两个月之后,在梅园内赏梅,你是一品诰命夫人,届时也需要出席。虽然还有两个月,但也得早早的做准备了,今天我特地来找你,就是为了这件事。”

    “赏梅?”小满不解:“赏梅需要准备什么,早早的去了不就行了?”

    夏婉柔文雅不由掩唇笑笑,旋即耐心解释:“皇后娘娘是最重视规矩体统的,你是一品诰命夫人,到时候肯定要穿吉服,头上戴的钗环也有要求,你现在怀有身孕,这衣裳不能这么早做,但这头上戴的却可以早早准备,我已经联系了江大人,下午的时候他会亲自带人来,好按照你的喜好来制作首饰。”

    小满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原来是这样。”

    说完,她忽的想起什么,忙侧身看向夏婉柔,“婉柔姐,那你会去这次的赏梅宴吗?”

    她自来了上京之后,便和夏婉柔寸步不离,许多事情都是对方教导自己,若是这次的赏梅宴她不去,那小满独身前去,总会觉得别扭和心慌。

    “我当然会去,你放心。”夏婉柔一眼就看穿了她的心思,便笑着宽慰:“放心,皇后娘娘是个很善良温柔的人,她不会为难你的。”

    其实小满哪里是害怕皇后娘娘,她只是害怕这样的大场面,害怕自己说错话罢了,如今夏婉柔既承诺了会去,她也便放心不少,没再多问。

    到了下午,江启明果然带着人来了陆府,只是他的态度较往日有些疏离,小满心知肚明,倒也没多问,而是按照自己的喜好挑选了几个花样,然后又让人量了手指、手腕、脖颈等的尺寸,好为她量身制作戒指、手镯等物。

    这些事情虽瞧着不大,但陆陆续续的忙下来,却也耗费了大半日的时间,直至傍晚,江启明才带着人告辞。

    小满揉了揉自己酸痛的腰,叹了口气随口抱怨:“好麻烦呀,若是量衣服的尺寸的时候再来这么一遭,我可真的要废了。”

    “在书房忙一上午不累,被人量个尺寸就累了,小满,我真是不知道该说你什么好。”夏婉柔笑着打趣。

    她嘟嘟嘴,没说话。

    眼看已是傍晚,魏府来了丫鬟,说让夏婉柔回去吃饭,小满靠在软垫上,边揉着腰边随口问了句:“魏大哥最近都在忙什么,怎么中午也没见他?”

    没成想只是随口一问,夏婉柔整个人都紧张起来,她脸上的笑不见了,拿着茶杯的手也有些微微的颤抖,慌乱的很。

    小满即刻起身,敛了笑色,正经问道:“婉柔姐,魏大哥最近在忙什么,你怎么这么紧张?”

    “没、没什么。”夏婉柔忽的站起身,轻咳两声:“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说完,夏婉柔带着下人匆匆离开。

    她越是说没什么,小满就越是疑心,往日的夏婉柔跟自己无话不说,可今天却这幅模样,好似真的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似的。

    这种情绪一直持续到吃完晚饭,小满坐在镜子前拆卸珠环,她看着镜子中眉头紧皱的自己,心中愈发觉得不对劲。

    一旁的翡翠见了,“夫人,您怎么了,是有什么烦心事吗?”

    “翡翠,你知道魏大人最近都在忙什么吗?”

    翡翠咬着唇,很快摇摇头,“奴才不知。”

    这件事夏婉柔特地嘱咐了两个府中的下人,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说的,她身为苏小满的贴身丫鬟,自然将这件事谨记在心,不管夫人怎么问,她都不能透露半个字。

    小满皱着眉点点头,但很快又摇了摇头,不过她最终却什么也没说,脱了外衣就睡觉去了。

    躺在床上的小满翻来覆去都睡不着,她总觉得夏婉柔有事瞒着自己,可

    说不上来的别扭感笼罩在小满心头,害的她一整晚都没睡好觉,第二天起床,眼下挂着两块乌青,看起来憔悴的很。

    但因着店铺需要马上开张,小满也顾不上眼下的乌青,也没理会珍珠等人的劝阻,她一早便乘着马车去了柳叶街的新铺子。

    之前所谓的衣裳害人事件给上京造成了很大的影响,但后来长公主和府尹被处置,再加上夏婉柔有意让下人散布小满是被冤枉的消息,现在坊间也没人在议论此事。

    到了柳叶街,小满片刻没耽搁的去了店铺内,将一楼和二楼都转了一遍,确定没问题之后,她命珍珠去陆府取自己前些日子画的花样来,她和翡翠说了会儿话,然后坐在一楼的椅子上等着珍珠回来。

    许是门开着,有好多路人都在门口逗留,更有大胆的直接进了门,主动和小满搭讪。

    ”你是这家的掌柜吗?“

    小满礼貌的起身,然后笑着点头,“是,再过几天就开张了,到时候您一定要来看看。”

    那妇人环顾四周,赞不绝口:“真是好魄力呀,人人都说陆将军的夫人厉害的很,今日一见,我这才知道,你是又厉害又漂亮,怪不得人人都爱来你家的铺子买东西。”

    一听对方提起陆离,小满心里愈发开心,但就站在她身后的翡翠却陡然变了脸,她紧张的看着那妇人,恨不得直接冲出去赶走她。

    现如今整个上京都知道陆离打了败仗,若是她这个时候将这件事情说出来,那魏夫人辛苦堵住下人的口,岂不是都成了徒劳?

    翡翠攥紧了手,紧张的连大气都不敢喘,生怕那妇人将话题引向陆离。

    俗话说怕什么来什么,就在翡翠暗暗祈祷千万不要再提起陆离的时候,那妇人忽然说道:“陆大将军威名赫赫,却不想这次也吃了败——”

    “你胡说什么!”没等对方说完,翡翠便猛地冲上前,一把攥住的那人的手腕,大声道:“我们还没开张,你进来做什么,还说这样不吉利的话,快出去!快出去!“

    说着,翡翠拽着那人就要出去。

    那妇人又岂是好欺负的,她一把甩开翡翠,登时变了脸,冲着翡翠骂骂咧咧:“你们这样的人还好意思开店?我呸!迟早关门!”

    “你胡说八道!还诅咒我们!看我去官府告你!”

    “告就告,我还怕你这个小丫头不成?怪不得陆离会打败仗,家里有你们这样的主子和下人,葬身战场也不是没可能!哼!”

    翡翠心中一紧,顾不得回击便回身看去,只见苏小满脸色惨白,双眼失神,身子不住颤抖,眼看着就要晕倒过去。

    她哪里还顾得着再跟那妇人争辩,慌忙跑过去,手忙脚乱的扶起小满,“夫人!您别吓我,夫人!”

    “哼!遭报应了吧?让你们刚才说我!”那妇人洋洋自得。

    翡翠又气又急,眼圈登时就红了,眼看着就要哭出来,魏夫人瞒了这么久的事情,没成想如今突兀的被一陌生妇人捅了出来,她该如何跟夏婉柔交代?又该如何跟夫人解释?

    苏小满乍一听陆离战败的事情,险些喘不过气来,她此时张大了口,大口大口的呼吸着,胸口起伏的愈发厉害,她虽被翡翠扶着,但因着她现在怀有身孕,身子重,又岂是翡翠这个小丫头能搀扶得住的?故而,小满不断的下滑,根本没法子站住。

    她有心想问翡翠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此时她大脑一片混乱,嘴张了许久却发不出半个音节。

    翡翠还在一旁哭个不停,小满觉得愈发头疼,眼前的事物渐渐模糊起来。

    “小满!”

    好熟悉的声音,小满努力的伸出手想要去摸来人,想要看看对方究竟是谁,但终究是有心无力,她的胳膊刚刚抬到半空,还没触摸到来人的脸,就突然垂落,她也彻底晕死过去,再无意识。

    和珍珠一起赶来的夏婉柔浑身发抖,她掐住小满的人中,努力镇定下来,“还不快去快去请大夫来。”

    珍珠慌乱放下花样,应都没来得及应一声就匆匆转身离开,急着去请大夫。

    翡翠又是心急又是愧疚,哭着说:“魏夫人,都是奴才不好,都是奴才不好。”爱看的你,怎能不关注这个公众号,v信搜索: 或 热度网文,一起畅聊网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