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七章 战败
    “不必了,江大人忙碌这么多天,肯定很累,我们就不要再去打扰了。闪舞网”

    屏退了小厮,小满回到卧房中,脸色较方才严肃不少,一旁的珍珠见了也不逼着她喝药,而是好奇的问道:“夫人,刚才发生了什么?”

    苏小满垂眸,“江大人方才来过,但报了平安就走了。”

    “江大人来过?他怎么没进来?”珍珠不解这其中的门道,故而十分不解,“这些天多亏了江大人帮忙,他今日一早又奋不顾身的策马去衙门救您,现在您回来了,他难道不担心吗?居然都不进来看一眼。”

    “珍珠,我累了,你先出去吧。”小满低声道。

    珍珠张了张嘴,本还想说些什么,但看着小满垂下的眼眸,加之对方突变的态度,她也不敢再问,只好将药放到小满面前,“那夫人,您记得喝药。”

    “知道了。”

    待珍珠走后,屋内彻底的安静下来,小满靠在软塌上,轻轻的叹了口气。

    她何尝不知道江启明为什么会只在门口报个平安就离开,只不过上京内人多口杂,发展成如今这样是必然的,就算两人坦坦荡荡,毫无暧昧关系,但在这口大染缸内,也不得不保持距离,既是为了对方,也是为了自己的声誉。

    一想到这些,小满愈发的想念陆离,想念碧水村的日子。

    虽说那里也时不时会传出一些风言风语,但若是自己行的端正,也没人敢这样凭空造谣,上京,实在不是她应该待的地方。

    陆离,你什么时候才会回来?

    与此同时,距离上京有上千里之远的北境,陆离裹紧了身上的长袍,站在高高的城墙上,望着漆黑夜空中的点点繁星,同样在思念小满。

    新上位的蛮夷手段毒辣,又为人阴险,之前的几场战役,陆离这边的士兵靠着一鼓作气成功了几次,但这几次却愈发吃力,大有力不从心之感,若是再拖沓一些时日,战局恐怕会彻底反转过来。闪舞网

    届时,又该怎么办?

    陆离不禁叹口气,垂下眼眸,视线落在小满给他做的棉袄上,他不由得伸出手指,轻轻的摩挲着棉袄,心中涌起浓浓的暖意。

    也不知道小满现在怎么样了,她那个性子,能适应得了上京的生活吗?

    “将军!”

    突如其来的男声打断了陆离的思绪,他攥紧了棉袄,暗叹口气转过身去,“怎么了?”

    “前方传来线报,蛮夷正在修整兵力,看样子是准备强攻。”

    “他们在晚上修整?”陆离皱紧了眉头,略思忖片刻,随即追问:“边城附近可有异常?”

    副将思索片刻,然后为难的摇摇头,“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只是我们刚刚收到前方的线报,说蛮夷在前不久突然点亮了篝火,并纠集士兵整队,似是正在调整兵力。”

    两方隔着这么远,按理说对方的一举一动陆离这边轻易看不到,但在这大晚上的突然点亮了篝火,修整士兵还发出那么大的声响,这就难保不会引起陆离这边的怀疑。

    怪不得这么晚了副将还来上报此事,这件事的确过于蹊跷。

    陆离想了想,然后吩咐:“派一小队士兵监视蛮夷那边的动静,有何异常随时来报,你和其他人先去休息,只留下两队人马来回交换监视即可。”

    “将军,这万万不可!若是蛮夷趁此机会大举进攻,那我们岂不是成了案板上的鱼肉,将军,属下愿陪您一同守夜!”副将不敢领命。

    “无事,就按照我的吩咐去做。”陆离沉声吩咐。

    副将再三犹豫,还想反驳,但却被陆离的眼神吓退,无奈,他只好听从陆离的吩咐,退下去安排。

    而陆离则是站在城墙上又想了许久,直到周围越来越安静,他才裹紧了袍子下去。

    这几日战事吃紧,一直没抽出时间来给小满写信,她的来信也因战事而丢失了,陆离回到自己的营帐中,将小满往日的来信翻来覆去的看了好几遍。

    不出陆离所料,一整夜过去,蛮夷那边都毫无动静,他趁着无事,本想打了盹休息一会热,但不料他刚闭上眼睛,营帐外就传来了刺耳的马叫声。

    紧接着,营帐外一阵骚动,陆离哪里还休息的下去,他立刻拿过袍子跑出去,却见营帐外的士兵乱成一团。

    “将军!蛮夷突然进犯!先锋部队损失惨重,蛮夷大军直往我军营地逼近!”

    陆离耳边“嗡”的一声,但他身为主帅,不能和士兵一起慌,故而,他很快冷静下来,大声喝令副将:“马上召集营地内的士兵,然后派人去看护粮草的帐篷!快去!“

    话音刚落,远处忽的响起阵阵马蹄,声音越来越近,显然是蛮夷的部队攻过来了。

    陆离愈发发狠,眼底通红,声嘶力竭吼道:“所有人不要慌,听我命令,拿起武器抵抗蛮夷!”

    “拿起武器!抵抗蛮夷!”

    在副将和陆离的指挥下,营地内的士兵很快集结完毕,大家顾不上说什么场面话,在陆离的带领下,各自拿了武器,乘上战马,呼啸着出了营地,奔赴战场。

    许是这次的战役没有准备,来的异常突然,再加上蛮夷凶狠异常,已经将前锋部队全部击溃,所以这次的东岚国士兵节节败退,不过半日便已经失去了驻扎的营地。

    战事过后,满目疮痍。

    成千上万的士兵躺在已经被鲜血染红的土地上,刀枪剑戟四处散落,战旗也被斩落,战马重重的摔在地上。

    东岚国的士兵默默的收拾残局,将死去的士兵用小推车拉走,就地掩埋,连墓碑都没有一个。

    虽说陆离有先见之明,东岚国的粮草毫发无损,但这突如其来的一场败仗还是磨去了士兵们大半的信心,再加上这次战事损失的士兵过多,他不得不起草书信,准备想皇上禀告此事,并要求皇上在派些人过来。

    书信交付于士兵手上,他日夜兼程,跑死了好几匹千里马,终于在半个月之后将书信交由到圣上手中。

    皇上正在御书房议事,听闻有前线的书信传来,立刻召人进来,当着文武大臣的面当面拆开书信。

    许是因着前几次战事一直获胜,这次陡然来了战败的书信,皇上立刻拉下了脸,将书信往桌上一拍,震怒:“陆离是如何打仗的,竟然连蛮夷的这点小手段都看不出来,居然还有脸面让朕再调兵过去?!”

    送信的士兵吓得跪在地上不敢出声,更别谈为陆离解释了。

    反倒是一旁的魏修远,在众人沉默之际,主动站出来,“皇上,胜败乃兵家常事,您切莫为此大动肝火,小心伤了龙体。”

    “魏修远,你这次怎么不主动提议上前线了?”皇上坐下,状似随意的问道。

    魏修远愣了下,旋即跪下,沉声道:“臣但凭皇上差遣。”

    却不料皇上只是冷哼一声,低声道:“你这小身板,若是上了战场,陆离还得抽出身来保护你,算了,你还是留在上京好好替朕办事吧。”

    说完,皇上叹息一声,吩咐:“此次征兵的事情就由你去做,你和陆离是自小的玩伴,想必眼光也差不多,你挑选的人,他肯定用着顺手。”

    “是!臣谨遵皇上圣旨!”

    前线战事吃紧,现在不是问罪的时候,况且魏修远说的也对,胜败乃兵家常事,若这个蛮夷首领真的那么好对付,他也不会让魏修远千里迢迢的去请陆离。

    陆离战败的事情很快传遍了整个上京,往日无往而不胜的将军忽然之间败了,人们或是落井下石,或是担忧不已,更有甚至已经开始收拾家当,准备回到老家去避难。

    不过此时的陆府,苏小满却对此事毫不知情,一来是府中下人不敢在这个时候提起此事让小满忧心,二来,也是因为关门许久的满柔成衣坊要准备重新开张了。

    城东街的满柔成衣坊要和柳叶街的满柔绣坊同时开张,日子就定在九月初十,那是个天高气爽的好日子,小满兴致勃勃,终日在书房中忙碌,就是为了能在再次开张钱在多琢磨几个花样出来。

    因为小满终日穿着宽大的衣裙,她原本又比常人瘦些,所以即便现在已经四个多月,她也只是脸圆了些,别的地方却半点都看不出,若是不知情的人见了,压根不知道她已经嫁做人妇,即将要成为孩子的母亲了。

    “夫人,您都在这书房内忙碌半日了,小心累着。”珍珠端着滋补的药膳进来,贴心的提醒。

    小满将毛笔搁在一旁,抬头对着珍珠笑笑,“不累,眼看着就要重新开张了,我得早些做准备,将分号的花样也赶制出来,好能一起开张。”

    珍珠放下药膳,随手将桌上的花样收起来,一边整理一边劝道:“时间还早,夫人要爱惜身体才是。”

    话音刚落,门口就传来了夏婉柔的笑声,“珍珠,你整日这样念叨,小满不烦,我听着都要烦了,你这小小年纪,竟也学的跟个老嬷嬷一样。”

    爱看的你,怎能不关注这个公众号,v信搜索: 或 热度网文,一起畅聊网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