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五章 府尹求见
    江启明直到天黑也没能回家,他的随从担心不已,随即将江府书房内的书信快马加鞭的送去了皇宫,皇上看了书信之后大怒,顾不得天色渐晚,便急匆匆的赶来了长公主府。

    皇上内心本来还心存疑虑,可直到他到了公主府,看到长公主那副心虚的模样,他才彻底的相信,江启明书信中所言非虚。

    这些年来,陈沪行迹愈发荒唐,可他念着这是自己长姐最宠爱的儿子,一直隐忍不发,可近些日子,陈沪已经荒唐到挑战皇权。

    然,就算如此,皇上也只不过是将他打发出了上京,眼不见心不烦,任由他去康城纵乐。

    这一切本是陈沪的错,现如今长公主却将这一切的责任都推给了苏小满,毫无根据、毫无道理!

    若不是自己信任江启明,知道他不会做出这等下流无耻之事,恐怕苏小满和江启明此时早已上了刑场。

    想到这些,皇上脸色愈发难看,他的手死死的按在扶手上,沉声道:“长姐,我向来尊你重你,可如今,你却利用我对你的尊重做出这等事情。”

    越是这样平静,长公主愈发觉得心慌,她有些无措的上前几步,颤抖着声音:“皇上,你是你是我的亲弟弟啊!你怎么可以听信别人的谗言,怀疑我呢?皇上!”

    “照你这样说,你并没有私自囚禁苏小满,也没有命人诬陷江启明了?”皇上面无表情,眼底一片深沉,看不清他真正的情绪。

    长公主深知自己这个弟弟的脾性,故而他这样一问,她马上点头答道:“我承认,我对苏小满心怀怨怼,但我最多也只是私下里骂她几句,时不时的给她下个绊子而已,她是陆大将军的妻子,我怎么敢私自囚禁她啊!”

    “我知道陈沪荒唐,做过许多不要脸的事情,我也知道皇上念及我们的血脉亲情,没有过重的惩罚,所以我也从未对皇上心生不满,更没有想过要报复谁,皇上,你万万不可听信谗言,来怀疑我!”

    一番话说得感人肺腑,硬生生的将自己塑造成了一个孤苦可怜的母亲,若不是皇上还对江启明有几分信任,恐怕都要被这番话给说得后悔了。

    “长公主,你说这些是什么意思?是说朕冤枉你了?”皇上丝毫都没有被打动。

    长公主怔住,欲言又止的看着皇上,半晌没说出话来。

    见状,皇上起身,负手而立,俯视着不远处的长公主,面容冷峻,“若你真的没有囚禁苏小满,也不必在这儿解释这么多,只需让朕的人搜查一遍你的府邸即可。”

    说着,皇上大手一挥:“来人!”

    长公主下意识的向前一步,但很快她就意识到自己这个举动过于多余,只会让皇上的疑心更重。

    她攥紧了手心,努力佯装出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在侍卫到来之前说道:“皇上,就算您要搜查我的府邸,那也不要如此大动干戈,否则这件事情若是让外人知道了,只会怀疑我们姐弟”

    “若长公主不大肆宣扬,那这件事根本不会有第二个人知道。况且,朕倒要看看,谁有那么大的胆子敢妄议天子家事。”皇上不为所动。

    长公主内心的那根弦绷的更紧了,被嬷嬷搀扶着的那只胳膊不断的颤抖,小腿打颤,整个人好似站在悬崖边上一般,随时都会跌落。

    面对皇上的步步紧逼,她只能咬紧了牙,吐出一句:“那就请皇上去查吧。”

    话音刚落,皇上的侍卫也来了,接了命令后便转身离去,带着全副武装的一队侍卫在长公主府中大肆搜查。闪舞网

    皇上瞥了一眼仍旧站着的长公主,轻咳一声,旋即道:“长公主站着累了吧?先坐下吧,若是朕冤枉了你,自会给你道歉,并将陈沪接回来,但若是真的在此时搜查到了苏小满,长公主,可就别怪朕不顾幼时的情分。”

    “谢皇上。”长公主在嬷嬷的搀扶下颤颤巍巍的坐下,没敢对皇上说的后半段话发表半句见解。

    正厅内的气氛诡异紧张的可怕,长公主不断的用帕子擦汗,嬷嬷也时不时的俯身安慰几句,因着皇上在场,她也不敢说的太明显,只一次又一次的让长公主安心而已。

    那处院子荒废许久,再加上院子门口并没有人看守,应该不会引起侍卫们的疑心,他们更加不会去搜寻那处破烂的房子

    正想着,正厅门口忽的传来整齐划一的脚步声,嬷嬷和长公主登时将心提到了嗓子眼,两个人连大气都不敢出,只死死的盯住门口,看看等会儿进来的究竟是侍卫还是苏小满。

    “噔噔蹬——”

    脚步声愈发近了,长公主不由得咽了下口水,“咕咚”一声,在这安静的有些过分的正厅格外明显,惹得皇上侧目看了她一眼。

    这个时候,皇上又何尝不紧张,万一苏小满真的没关押在这儿,那他就是听信谗言,冤枉了自己的至亲长姐,这样的事情虽不会流传出去遭人妄论,但也会成为他和长公主之间的一根刺,影响两人的感情。

    事实究竟如何,只需再等一会儿,看看侍卫到底会不会带着苏小满来。

    “噔噔蹬——”

    脚步声近了!已经到了门口!

    长公主再也按捺不住,直接站起了身,她揪紧了帕子,直直盯着门口的方向。

    近了,更近了。

    “微臣拜见皇上!”先进来的是为首的侍卫长,他一袭戎衣,面目端正,腰间还佩着长刀。

    皇上也等不及的起身,“到底有没有找到?”

    侍卫长犹豫了下,还是向后招了招手,并拱手回禀:“回皇上的话,正如您所猜测的那样,陆夫人的确被关押在公主府内的一处破败院子内。”

    长公主的心“啪”的一声落到了万丈深渊中,她无力的坐回椅子上,心中的那根弦也忽的绷断,她半晌没反应过来,连皇上震怒的质问都没听到。

    待她回过神来时,浑身灰尘的苏小满已经站在了正厅中,正在回话:“回皇上的话,臣妾的确是在今天早上被突然带过来的,不过长公主并没有苛待,前不久还让人给臣妾送去了饭菜,除却那满屋子的灰尘确有些呛人,别的方面臣妾也能勉强适应,毕竟公主府比府尹衙门的地牢好受百倍。”

    这话不说还好,此话一说,皇上更是震怒:“你之前被关押在府尹衙门中的地牢?”

    “回皇上的话,臣妾被人诬陷,所以被强行押入了地牢。”苏小满行礼,纵满身污秽,眸光依旧澄亮,“臣妾与陆离两情相悦,感情深厚,就算是被人逼迫,我也断然不会背叛陆离,所以关于那些臣妾与江大人的谣言,全属无稽之谈,还望皇上明察。”

    皇上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他在屋内转来转去,双手紧紧的背在身后,所有人都看出来了,皇上这是动了大怒。

    就算之前陈沪被撞破欺负苏小满,皇上的脸色都没有这么难看。

    长公主心中愈发慌了,她猛地起身跪倒在地,哭诉:“皇上,你别听这个妖女信口雌黄,她之前勾引陈沪不成,现在又来诬陷我!我叫她来只是想问两句话而已,她说的这些我一概不知!还望皇上明察,切莫叫他人影响了我们姐弟之间的感情!”

    “砰——”

    桌子上的茶杯、茶壶、摆件统统被皇上一袖子挥落在地,长公主吓得一动不动的跪在地上,苏小满亦是屏住了呼吸,不敢多言。

    但就算到了这个时候,皇上也一个字都没有说,他只是在高高的主位上坐着,胸口不断起伏,屋内静谧的可怕,只能听到皇上粗重的呼吸。

    苏小满小心翼翼的抬眸瞥了一眼仍旧跪在地上的长公主,又偷偷抬眸扫了一眼正前方的皇上。

    长公主是一副天都要塌了的惨状,而皇上眼中情绪复杂,又是心痛又是不敢相信,还有几丝愤怒和后悔。

    被自己最信任的长姐欺骗,这种滋味肯定很难受吧?

    小满在心中默默的叹了口气,暗暗的垂下了眼眸。

    “苏氏。”

    她听到皇上忽的喊了自己的名字,忙出声应道:“是。”

    “今日的事情委屈你了,至于诬陷你的人,朕自会处罚,你现在怀有身孕,朕先派人送你回去,若是日后再有人无端诬陷,你尽管来禀告朕。”

    说这些话的时候,皇上仿若忽然间苍老了几十岁,小满碍于规矩不敢直窥圣颜,故而只是跪下行了礼,叩谢了主隆恩便准备转身离开。

    婉柔姐他们等了这么久,肯定都着急的不得了,自己得尽快回去报平安。

    但就在小满刚转过身的时候,门外忽的跑来一小厮,看他脚步匆匆,似是有什么要紧事。

    小满不由得放慢了脚步,只见那小厮飞奔入了正厅,没等皇上问话便直接跪下,低着头禀告:“皇上,长公主,门外府尹求见,说是有要紧事求见,是关于关于江大人的。”

    爱看的你,怎能不关注这个公众号,v信搜索: 或 热度网文,一起畅聊网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