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八章 假意探望
    府尹的心中慌乱的很,哪里还顾得着再审问治罪,故而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仍旧晕厥的苏小满被带走,半个不字也没敢说。

    衙门内重归安静,师爷摆摆手,让堂上的捕快等人都离开,他这才下了台阶走到府尹身旁,请示道:“大人,您看这事”

    “哎,谁能想到突然来了这么一出,可吓坏我了。”府尹至今心有余悸。

    一旁的李姑娘见状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讥笑:“府尹大人,我还当您有多大的能耐呢,没想到连一个区区村妇都治不住,我看你这头顶的乌纱帽快保不住咯。”

    府尹正心存不满,眼下这李氏又故意嘲讽,他便也毫不客气的回击:“你还有脸说别人?长公主如何吩咐的,这件事办不成,咱们都得玩儿完!”

    “你这老头好不讲道理,分明是你故意恐吓,吓得苏小满在大堂上晕了过去,就算长公主怪罪,也是该由你去担这份罪责!”李姑娘毫不怯弱的回击。

    府尹气得无话可说,只得拂袖而去。

    师爷在一旁叹口气,“李姑娘,眼下还是办正事要紧,您和府尹是一条船上的人,若是长公主真的怪罪下来,咱们谁都没有好果子吃,还望李姑娘切莫再逞一时口舌之快而伤了和气。”

    说完,师爷也转身走了。

    李姑娘气哄哄的跺了跺脚,心里别扭的不得了,却还是不得不跟上师爷等人的步子,忙赶去府尹的府中商议接下来的计划。

    这事既是长公主一手促成,所以府尹衙门的动静自然也没能瞒过她老人家,眼下夜色愈发深了,可长公主府的内宅卧房内却还亮着灯,伺候的丫鬟都被遣散出来,屋内只留下长公主和一妙龄女子。

    “府尹这老头办事也忒不靠谱了,太奶奶,您说,咱们接下来可该怎么办呀!”妙龄女子半跪在地上,一边给长公主捶腿一边皱眉问道。闪舞网

    看她满面愁容的模样,长公主只笑笑,伸手摸摸女子的头,以示安慰,随后慢慢悠悠的说道:“石丫头,几年不见,你是越发的沉不住性子了,这才哪儿到哪儿,怕什么。”

    这所谓的石丫头,其实就是石玉,她听闻长公主最爱的小儿子因小满被贬到康城后,立刻带着礼物来长公主府请安,说是请安,其实就是来诉苦了。

    巴巴的给长公主倒了一肚子苦水,又哭又跪的,好不可怜。

    但石玉只不过是个二品官员的孙女,哪里能攀上长公主的亲戚,不过是她的父亲在某次宴席上,厚着脸皮认了比自己还要年轻几岁的长公主为祖辈,所以石玉现在才这样仗着阿谀奉承讨长公主的欢心罢了。

    这段日子石玉日日进出长公主府,时不时的添油加醋,使得长公主原本的那点子怒火被挑拨的愈发旺盛,所以才这么急吼吼的找了府尹,又从自己的府中找了个机灵的丫头,准备好好的栽赃苏小满,让她有苦难言。

    但她万万没想到,竟失败了。

    不过长公主毕竟经历的事情多,纵然现在被苏小满逃脱,她也没像石玉这般丧气,反而愈发起了斗志。

    “太奶奶,您是最有主意的,您看,眼下出了这件事,咱们该怎么办?”石玉抬眸,殷切的等待着长公主的命令。

    长公主斜斜的靠在贵妃椅上,垂着眼看向石玉,嘴角抿出个淡淡的笑,“你之前不是冲撞过苏小满吗?我那库房里还有些鹿茸和人参,如今她晕过去了,可见是体质太虚,你如今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前去示好。”

    石玉气得撇嘴,“我才不去!上次我好意示好,结果她装病唬我,我如今再去示好,岂不是自找没脸?我不去!”

    “你这丫头,如今竟连我的话都不听了?”长公主起身,收回了腿。

    “我太奶奶有那些好东西,自己留着不好?送给那刁蛮村妇,岂不是可惜了?况且我和苏小满本就不是一路人,即便我主动示好,我们也做不成朋友。”石玉模样委屈的很。

    见状,长公主噗嗤一声笑了,“你这丫头真是心思单纯,谁说我要让你跟她做朋友了?不过是借着这个由头去探探虚实,看看她究竟在搞什么花样罢了。”

    这石玉听话是听话,但未免太过愚钝,无论什么事情,都非得让自己点破才明白,若不是她和苏小满是水火不容,整日又巴巴的来请安问好,长公主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和这种人合作的。

    不过既然两人有着共同的目标,且这石玉的祖父又颇受皇上宠爱,让她给自己跑腿也不错,毕竟府中的丫头机灵是机灵,但却进不去陆府。

    “太奶奶,您可真是聪慧过人,石玉知道了,我明天就带着礼物去陆府拜访。”石玉总算松了一口气,继而抬眸笑道。

    说完,长公主又不放心的嘱咐了石玉好一阵,眼看时间不早了,这才命随身的婢女亲自送石玉回家。

    次日,石玉按照长公主的吩咐,换上了一身较为清雅的衣裳,又带上了长公主为她准备的鹿茸、人参等补品,这才带上丫头,乘着马车往陆府赶去。

    到了陆府,往日大开的门今日紧紧关阖,一旁的魏府也是大门紧闭,不知出了什么事。

    “小姐,咱们还去吗?”丫头小芳皱眉问道。

    石玉清清嗓子,然后随手指向马车边上的小厮,“为什么不去?你,去叫门,今天无论如何我都得进去。”

    主子有名,小厮岂敢忤逆,故而忙小跑着上前叫门,只是半晌过去,府内毫无动静。

    见状,石玉面上不由带了几分怒气,“接着给我敲门!直到开门为止!”

    话音刚落,陆府的大门忽的打开,魏修远和夏婉柔并肩走出来,两人身后还跟着几个小厮,魏修远面色阴沉,“石姑娘,你来做什么?”

    “听说陆夫人病了,我特地来探望。”石玉仿照长公主教的那套说辞,笑眯眯的说道:“之前石玉莽撞,不小心得罪了陆夫人,前段时间被祖父教训了一番,自知错了,所以今日特来谢罪。”

    说着,她命丫头将带的补品拿出来,走上前笑道:“这是我的一点心意,对孕妇是最好的,婉柔姐姐,还望你能让我进去,我也好亲自将这些补品交于陆夫人。”

    可谁知夏婉柔只是冷哼一声,“这就不必了,陆府和魏府什么样的好东西没有,还不习惯石姑娘送的这些。“

    说完,她甩袖转身,对着陆府的小厮喝道:“看好门,莫让那些心怀不轨的再在府前闹事!”

    “夏婉柔!你!”石玉气不过,正要冲上前理论。

    但还没等走到夏婉柔身边,魏修远突然出现在她面前,板着脸严肃道:“陆夫人情况危急,不适宜见客,请石姑娘还是先回去吧,你的好意我们心领了。”

    石玉不甘心的往前走了几步,但魏修远这次却连话都不说了,而是硬生生的直接用身子挡住她,似是铁了心不让她进府。

    望着魏修远那冰块似的严肃脸,石玉没了法子,只得憋屈道:“那我改日再来。”

    赶走了石玉,夏婉柔总算松了口气,但一想到长公主那边,她不免的再次皱眉,担忧道:“眼下是拦住了,可日后”

    石玉哪那么可能善罢甘休,况且长公主也虎视眈眈,这样硬生生阻拦始终不是办法,还是得想个长远些的计策才好,就算不能瞒过长公主,也总得将石玉这等心存不轨之人镇住才好。

    “走,我们回去和小满一起商议。”魏修远拉过她的手,直接往内宅走去。

    内宅的卧房内,小满面色红润的坐在椅子上,接过珍珠递来的安胎药,捏着鼻子一口气喝下去,喝完药,她立刻抓了几颗蜜饯扔到嘴里,好缓解那药苦涩的味道。

    一旁的珍珠笑笑,“夫人最近喝安胎药愈发爽快了。”

    闻言,江启明不由笑笑,但苏小满皱紧了眉头,“没办法,谁让上次玩脱了,差点真的出事。”

    一提起这事,珍珠不免的敛起了笑意,叹口气,心有余悸道:“您还说呢,那天可吓坏奴婢了。”

    苏小满被抱着从衙门回来的时候,珍珠正在内院浇花,看到脸色苍白的苏小满时,她手中的喷壶不慎掉落,直接砸在了她的脚上,痛楚让珍珠迅速回过神来,忙跑着去外面请了大夫来。

    虽然后来小满解释当时是想吓唬府尹,可当时那一下摔得着实过分,吓没吓到府尹珍珠不知道,那一摔可的的确确吓到了小满肚子里的孩子。

    大夫说动了胎气的时候,整个屋子都沉默了,若不是小满及时醒过来,夏婉柔恐怕会真的晕过去。

    “知道了,知道了。”小满心虚的吐吐舌头,“下次我要装晕之前,肯定会提前通知你们的,别念叨我了。”

    刚说完,夏婉柔掀开帘子进来,佯装生气的责怪:“你可别在装晕了,这世上解决的法子千千万万,不是非要装晕才行。”

    爱看的你,怎能不关注这个公众号,v信搜索: 或 热度网文,一起畅聊网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