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四章 陆大夫的良方
    “江大人,纵然长公主能够在这上京内一手遮天,但她总不会为了我而将全城的店铺都给买下吧?”小满试探着问道。

    她和江启明已经互相帮助过一次,按道理来说应该算是扯平了,她现在若是接受了对方的店铺,那日后可就跟江启明绑在一起了,小满自然不愿意。

    且陆离是个将军,皇上本就忌讳,若是她在和江启明交好,那皇上岂不是更加怀疑陆离有造反之心?

    江启明又何尝不知道苏小满的忌讳,故而他直接说道:“苏掌柜,我并非想要拉拢你,只是我觉得上京内像你这样的女子实在难得,你是个做生意的好料子,我不愿看着你就此埋没。”

    说着,他将地契又往夏婉柔手中推了推,“你放心,我绝不会为难你帮我做事,之前你对我的帮助太大了,我只是想要多报答你几次而已。“

    小满看向夏婉柔,用眼神试探着对方的意思。

    夏婉柔也下意识的看向她,两人用眼神交流了好一阵,却还是没能拿下个主意。

    “好了,我也不为难你们,这地契先在我这儿放着,三天之内,若是你们考虑好了,随时可以来江府找我要回这地契。”江启明将地契收到怀里,起身准备离开。

    就在对方走到门口的时候,小满突然起身,毫不客气的问道:“江大人,您帮助了我们,就不怕长公主记恨你吗?”

    若是长公主真如江启明说的那么可怕,那他身为皇商就不怕吗?且江启明全仰仗着皇上鼻息生存,长公主身为皇上的亲姐姐,若是想要为难江启明,那还不是易如反掌?

    可谁知,江启明只是顿住片刻,旋即便笑了几声,“这上京内,除了皇上,我还没有惧怕的人。”

    说完,江启明抬脚离开,似是真的对什么都毫不在乎的模样。

    屋内只剩下两人和各自的婢女,谁也没有说话,安静了好一阵子。

    桌上的饭菜渐渐凉了,汤的热气也渐渐消散,窗外的天色也渐渐黯下来了。

    珍珠忍不住提醒:“夫人,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回去吧。”

    到了楼下才知道,这桌饭菜早就被江启明付过银子了,苏小满叹口气,暗自嘟囔一句:“我们欠江大人的越来越多了。”

    三日之期很快就过去,这几天小满和夏婉柔一直在找合适的店铺,只可惜还真的如江启明所说,这上京内的店铺都被长公主打了招呼,没一家敢卖给她们。

    两人原本的那点志气都被一次又一次的碰壁给磨光,现如今坐在满柔成衣坊的阁楼上,面面相视,琢磨着到底该不该接受江启明的店铺。

    “小满,其实我觉得,我们不如接受了江大人的好意。”夏婉柔试探着开口:“其实我觉得江大人说的很真切,不像是对我们有所求的样子,你觉得呢?”

    苏小满叹口气,没说话。

    见状,夏婉柔又道:“我在上京生活这么多年,还从没听说江大人主动跟谁交好,小满,我觉得江大人是真的欣赏你的手艺。我记得,你在比赛上不是还给江大人做了一副绣品吗?依我看,他那个时候就已经很欣赏你了。”

    她皱眉,“真的?”

    “其实我已经问过魏修远了,他说江大人这段时间忙碌的很,根本没时间策划什么事情,小满,你别担心了,出了事有我担着。”夏婉柔继续劝道。

    话说了这么多,小满再犟下去也没有意义。

    “好,那我们现在就去江府!”

    江启明也正好在江府等她们,三人见了面也没废话,开门见山的挑明的此事,夏婉柔接过地契,小满随即拿出银子,“江大人,我们也绝不是爱占便宜的人,这是这地段的店铺应得的价位,您看看,这些可还够?”

    见状,江启明也没含糊,他命下人收了银子,旋即道:“看来你们考虑的很清楚,也明白我对你们没有丝毫利用之意,所以,我现在必须得再嘱咐你们几句。”

    “长公主和皇上都是太后所生育,且长公主是看着皇上长大的,两人感情深厚异常。你们现如今已经得罪了长公主,那就万万不能再招惹是非,只要你们不惹事,看在陆离和魏修远的份上,皇上也不会轻易打压你们,知道了吗?”

    “知道了,谢谢江大人。”

    两人走出江府上了马车,片刻都没有耽搁,直接命车夫去了柳叶街。

    柳叶街因街旁生着两排柳树而得名,每逢夏季,柳叶随着夏风舞动,很是好看。街中央有一处人工凿出来的大池子,池子用汉白玉砌的整整齐齐,里面养着各色金鱼,配合着随水飘荡的碧绿水草,十分美丽。

    说这儿地段最好,其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因为这条街上紧紧挨着皇宫的侧门,经常有宫内的主子娘娘让手下的侍女和太监出来买东西,这宫里的娘娘们出手阔绰的很。日子长了,大家都赶着来这条街上做生意,所以这条街也被大家传的神乎其神,店铺的价格也跟着涨了不少。

    再加上居住在这上京内的夫人、命妇之类,还有那些想要巴结各宫主子的人,也都寻到这儿来买东西,所以这条街的生意也原来越好。

    到了江启明所说的店铺门口,小满兴冲冲的走进去,看着宽阔异常的屋内,由衷感慨:“这店铺未免也太大了些吧,我原本还觉得给江大人的那些银子是因为这店铺在这条街上的缘故,没想到也是因为这店铺太大。”

    “这下,你知道我一开始为什么那么惊讶了吧。”夏婉柔笑着进门,回应道。

    这一处店铺除却前面用来经营的店面之外,后面还有个两个同等大小的屋子,上了楼,楼上是也是两个房间,推门进去,房间内整齐的放着床榻、桌柜,房间的角落还放着洗漱的脸盆。

    那不成,这原本是个客栈?

    正当小满心生疑惑的时候,夏婉柔上来了,笑着解释:“这应该是韩东城和他的小妾午憩的地方,许是当初被收走的匆忙,所以竟连这些东西也没收走。”

    “如今正好便宜我们,婉柔姐,过几天我让人上来收拾一下,以后这两间房子就归我们了。”小满面带着得意的笑,很是明媚。

    夏婉柔被感染的也不由得笑了笑,“好。”

    当初这店铺被收走的仓促,店内许多东西都没来得及收走,因着这么长时间没人打扫,这些东西都落了一层灰,打扫起来很是费劲。夏婉柔主张将这些东西全都扔了,可小满却宝贝的跟什么似的,若不是夏婉柔拦着,她恨不得亲自上去擦干净搬回陆府。

    念在小满是个怀有身孕的份上,夏婉柔只得命人将这些一一擦干净,然后搬到夏婉柔楼上的房间去。

    搞定了分号的店铺,两人总算轻松不少,小满也终于能歇歇。

    可这样的日子没过多久,小满又开始了吃什么吐什么的阶段,整日躺在床上,身子竟比刚来上京时还要显得消瘦,唯有肚子微微隆起,总算有了个怀孕的模样。

    夏婉柔跟着一起着急上火,嘴边上长了顶大的两个水泡。

    “珍珠,要不你去请郭大夫看看,再不行,将上京内能叫得上名号的大夫都请来,看看这到底该怎么办,总是吃了吐这也不行啊,大人抵得住,孩子也顶不住啊!”

    一旁的珍珠也是火急火燎,“夫人,已经请郭大夫看过了,他说这是暑热再加上夫人怀孕,这个阶段就是这样,根本没法子。”

    夏婉柔拿过一旁的团扇给躺在床上的小满不断的扇风,皱紧了眉头,“最不济,开一剂药也好,总不能让小满一直这样吐下去。”

    一说到药,小满本就难看的脸色更加愁苦,她伸手拽住夏婉柔的衣袖,可怜巴巴道:“婉柔姐,我已经够痛苦了,求求你不要在给我弄那些苦涩不堪的汤药了。”

    “那小满,你有没有什么想吃的东西?好歹也吃些东西,在这样下去,孩子肯定受不住!”

    苏小满闭上眼睛想了想,但旋即便皱着眉头摇摇头,“没有。”

    夏婉柔急的鼻尖上已经有了汗,“我我实在不放心,珍珠,你还是再去请郭大夫来瞧一瞧,我没亲耳听到,总是放不下心来。”

    话音刚落,外间忽的传来魏修远的声音,“我知道这事儿该如何解决。”

    “你就别来添乱了!”夏婉柔没好气的埋怨、

    “小满不是吃不下饭去吗?我特地带来了一道良方,只需让小满看一眼,准叫她立刻能下地,没准还能一口气吃两大碗饭。”

    这话未免夸张,夏婉柔怎么会相信,但眼下她正着急,只好死马当作活马医。

    她起身去了外间,看着魏修远,狐疑道:“到底什么法子,先让我看看。”

    “这个,还真的不能让你看。”魏修远笑笑,旋即从怀中拿出一封书信在夏婉柔面前晃了晃,“喏,‘陆大夫’开的良方。”

    爱看的你,怎能不关注这个公众号,v信搜索: 或 热度网文,一起畅聊网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