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二章 开分号
    待大夫等人都离开后,床上的小满倏的睁开眼睛,“珍珠?”

    刚走到门口的珍珠听到呼唤忙冲进屋,惊喜道:“夫人,您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大夫刚走,要不然我现在马上派人去请他,好让他再给您把脉。”

    “年纪轻轻的,就这么啰嗦。”小满故作嫌弃的皱眉。

    珍珠也不知是气得还是急的,“夫人!”

    苏小满眨眨眼睛,“好啦,我没事,刚才大夫说的那些都是骗你们的,你快扶我起来,然后着人去请婉柔姐来。”

    闻言,珍珠不由得愣住,半天没缓过神来。

    都是骗人的?

    “还愣着做什么,快去请婉柔姐来。”

    在小满不断的催促下,珍珠终于缓过神来,忙命人去魏府请夏婉柔,然后又扶小满起来,为她重新梳洗一遍,恰好小满擦脸的时候,夏婉柔也来了。

    她急匆匆的跨过门槛,“到底是怎么回事,方才不是流了那么多血,现在怎么又说根本没事?”

    小满放下毛巾,兴冲冲的走出去,在夏婉柔面前转了个圈,得意的笑道:“婉柔姐,你看我这样子像是有事吗?刚才呀,我和大夫做了一场戏,把你们都骗过去了。”

    “到底怎么回事?”夏婉柔还有些懵,没反应过来。

    苏小满抿唇一笑,将自己被陈沪劫走后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讲了一遍。

    被陈沪带在马上到了公主府的时候,小满当时十分惶恐,心中万分后悔没有听从夏婉柔的话,就在这个时候,陈沪又抱着她回到了公主府东北角上的那处僻静的宅子内。

    这个时候,小满已经稍稍恢复了理智。她知道夏婉柔绝对会找人来救自己,所以这个时候,她只需要想尽办法拖延时间即可。

    幸好,陈沪也不是急性子的人,小满故意放软了姿态,好骗取陈沪的信任,待他彻底放松警惕的时候,她又谎称要跟他玩儿个更好玩的,陈沪便欣然同意。

    刚脱了陈沪的外衫,门外传来了“噔噔蹬”的脚步声。

    小满终于松了口气,她立即大声呼救,但却引来陈沪的怀疑,他这个时候终于明白方才小满的委曲求全不过是为了拖延时间,故而他也没出去,而是转过身狠狠的掐住了小满的脖子。

    这也是为什么,呼救声戛然而止的原因。

    夏婉柔听到这儿的时候已经揪起了心,整个人紧张的不得了,她攥紧了帕子,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苏小满,唯恐接下来会发生更可怕的事情。

    见状,苏小满不由噗嗤一声笑了,“婉柔姐,我现在好好的,你还这么担心干什么”

    夏婉柔恍然反应过来,不由得捏着帕子掩唇轻咳两声,以掩饰自己的尴尬。

    一旁的翡翠却等不及了,“夫人,您快接着讲啊,后来怎么样了?”

    “且待我喝口茶,然后再慢慢的讲。”小满抿唇一笑,停顿片刻后继续讲起来。

    就在苏小满被陈沪掐的几乎不能呼气的时候,外头突然传来了“皇上驾到”的声音,陈沪立刻慌了神,连滚带爬的出去去见皇上,而屋内则只剩下了苏小满一人。

    她原本是想马上出去,好趁着陈沪还没撇清责任的时候,率先向皇上禀明。

    可很快,小满就意识到不能这么做。

    这件事惊动了皇上,是最好扳倒陈沪的机会,她必须得趁着现在人多,且皇上的怒气值到达顶峰的时候,利用这天时地利的好机会,利用皇上将陈沪彻底击垮。

    故而,小满立刻扯乱了衣裳,又狠狠的甩了自己几个巴掌,咬破手指,将血迹擦在嘴角。然后她又拿过桌上的茶水,将茶叶都滤开,把茶水全都倒在裙摆上,好能造成自己流了好多血的模样。好在今日她穿的是深色衣裙,短时间内并不能看清洇湿裙摆的是否是血还是水。

    且众人会有先入为主的印象,大家都知道小满怀了身孕,如今她的裙摆被洇湿,又虚弱不堪的躺在地上,众人下意识的就会认为这是因为小满因惊恐而失血所致。

    做完这一切后,她躺在地上,扯开嗓子对着门口尖叫一声,旋即紧紧的闭上眼睛。

    最幸运的,今日夏婉柔带来的大夫是常日里给小满诊脉的那一位,小满和他熟识,趁着皇上问责陈沪,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陈沪转移,她对着诊脉的大夫偷偷的眨了眨眼睛。

    大夫何等聪明,又是了解小满的性子的,且他深受小满恩惠,自然立刻会意。

    不过她毕竟没出事,大夫将病情编的太过也不好,所以便说了个不轻不重的脉象,也省的皇上再找御医来诊治,到时候小满可是真真的就要败露,没准还要被治欺君之罪。

    听完这一切,夏婉柔总算松了口气,但她马上又开始责怪小满:“这件事情为什么不告诉我,还害得我担心了那么久。”

    “婉柔姐,我这也是情况紧急不得已嘛,再者说,你若是提前知道了,还能那么伤心害怕吗?咱们这位皇上是个多疑的,但凡谁有一丁点异样,他都得起疑心。”小满解释。

    夏婉柔叹口气,“你说的也对,但哎,这样做实在是太冒险了。”

    苏小满笑笑,不甚在意的喝口茶,“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有了这一遭,陈沪肯定不敢在与我等为敌,那我们的店铺岂不是也就保住了?你说对不对,婉柔姐。

    闻言,夏婉柔若有所思的点头,“你说的对,不过这一次,想必陈沪小侯爷没能那么轻易的被饶恕。”

    这一次,不管当时皇上是真的生气,还是只是当着众人的面做做样子,他都必须得狠狠的惩罚陈沪,否则难以平群愤。

    果然不出夏婉柔所言,这件事过去的第三天,也就是小满可以名正言顺出门的日子,整个上京都在流传陈沪小侯爷被皇上赶去东边康城的事情。

    满柔成衣坊上下一片其乐融融,所有人脸上都带着笑。

    “苏掌柜,这下可好了,我们再也不用担心雅柳阁的王掌柜和小侯爷了。”王启兴冲冲的说道。

    苏小满抿唇笑笑,随手拿过桌上的茶杯抿了一口,“这几天店铺的生意也越来越好,咱们开分号的事情也可以商议起来了,婉柔姐,你觉得如何?”

    经过这次的事情之后,夏婉柔再也没有担心过小满,她知道对方有主意,又机灵,且肚子里的孩子的确争气,经过了这么多事情都安然无恙,所以对于小满的决定,她再也不会反驳。

    如今小满再提要开分号的事情,她自然欣然同意。

    “好,”小满兴致勃勃的起身,“那王启、老周还有秦春和账房万文瀚, 你们这几天好生照看店铺,我和夏掌柜这几天要忙分号的事情,没有要紧事就不要再请示我们的意见了,你们自己拿主意即可。”

    说着,小满又命翡翠拿来自己从府中带出来的几张新花样,她上前将花样交由秦春和老周手中,“这几天我在家无事想的新花样,你们先试试,将那些可行的加到花样簿子中。”

    吩咐完这一切,小满松口气,“那这几天就靠你们了。”

    王启笑道:“两位掌柜的放心,定不辜负您们的期望。”

    时间不早了,小满和夏婉柔还要去看店铺,故而便又嘱咐两句,便乘着马车离开了满柔成衣坊。

    小满之前就一心想要开分号,所以早就命下人转过城中正出租或出售的店铺,待他们转完将店铺的地址、大小一一上报,她在依据下人报回来的各个门面筛选一遍,将距离满柔成衣坊过于近的全部筛去,剩下的列了张单子,现在两人只需要按照这张单子上的地址各转一遍即可。

    小满瞧着单子上的店铺,又看看外头的太阳,不由问道:“婉柔姐,你说咱们能在日落之前将这几家店铺给转完吗?”

    “慢工出细活,不管是什么事情,操之过急都不好。”夏婉柔淡定的很。

    “好吧。”

    乘着马车,两人到了第一家,这家原本是个胭脂铺,店面很小,但因为掌柜的急于回老家,所以现在低价出售,相较于其他店铺,价格低的不是一星半点。

    店铺门大开着,里面只有一位三十岁左右的男人坐着收拾东西。

    见状,小满主动上前搭话,“您是这家的掌柜吗?”

    那人兀自低着头打包行李,“原来是,现在不是了。”

    “什么意思?”夏婉柔皱眉。

    那掌柜的回过身来,解释:“店铺我已经卖出去了,现在我只不过是来收拾东西,你们来晚了一步。”

    说完,他便转身过去继续收拾行李。

    所幸也不是就这一家店铺,既然这家已经卖出去了,二人便迅速离开,忙赶去下一家。

    可今天也不知怎的,剩下的这十几家店铺中,不是已经卖出去了,就是不打算买了,还有是卖给谁都可以,就是不卖给她们的。

    千奇百怪,什么样的理由都有。

    “这其中必定有什么猫腻!”小满愤慨。

    爱看的你,怎能不关注这个公众号,v信搜索: 或 热度网文,一起畅聊网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