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一章 不许传扬出去
    夏婉柔登时白了脸,身子一软跌倒在地。

    “大夫,快!”魏修远也顾不得解释,忙拽了太医就往里跑。

    女人头发散乱,脸上还有清晰的巴掌印,半边脸已经肿了,她的嘴角还留着血,紧闭着眼睛,左手还死死的捂着肚子,她侧躺在地上,宽大的神色裙摆可隐隐看到洇湿的血迹。

    年过半百的大夫被拽进屋内时,险些一口气没喘匀背过气去,他匆忙打开药箱,跪地去给已经晕厥的苏小满诊脉。

    魏修远呆愣的看着躺在地上的苏小满,身子都僵硬了一般,他死死的盯着正在给小满诊脉的大夫,就连皇上等人是何时进来的,他都没有发觉。

    此情此景,饶是皇上再愚笨也能明白方才发生了什么,陈沪做了什么禽兽不如的勾当。

    江启明还在一旁煽风点火:“陆大将军正在前线浴血奋战,可他的妻子却在上京中遭受非人的虐待,若是陆将军和他手下的士兵知道了,不知道会怎么想。”

    皇上咬紧了牙,脸上的表情愈发难看。

    “皇上,我我什么都没做啊!”陈沪噗通一声跪下,不敢置信的看着躺在地上的苏小满,满是惶恐:“我方才不过不过是——”

    “啪——”

    陈沪的话没说话,皇上便猛地甩了他一巴掌,使得陈沪猝不及防的被甩到了一边。

    这还不算完,怒极的皇上又冲过去踹了他两脚,怒喝:“给我滚出去!”

    陈沪终日沉溺**,身子本来就弱,眼下又被皇上下了十足十的力气踹了两脚,他捂着胸口的位置用力咳嗽几声,顿觉喉咙中溢出些许甜腥,似是有血。

    他捂着胸口,正欲抬头说些什么,却不想皇上又猛地甩过来一巴掌,“还不滚!非要朕命人将你拖出去是不是?!”

    “我侄儿这就咳咳咳,这就出去。”陈沪自知现在不是辩解的时候,况且他在这件事情上本就不占理。

    眼看着陈沪出去,皇上的怒气才勉强消散些许,他看着已经结束诊脉的大夫,阴沉着脸问道:“苏氏如何?”

    那大夫虽只是个民间大夫,但因着年纪也大,接手过的病人也多,经验丰富,面对这样的情况也有条不紊的,即便是皇上问话,他也是不急不慢的收好了工具,躬身回话:“回皇上的话,苏掌柜并无大碍,只是方才受了惊吓,所以导致出了血,不影响胎儿,尽可放心。”

    说完,他从药箱中拿出几颗药丸,交付于魏修远手上,“这是我做的安胎丸,每日服食一丸,借清水送服,不出三天便可恢复如常。”

    “谢谢大夫。”魏修远忙收好药丸,恭敬的行了礼。

    皇上的脸色总归好看了些,他皱紧了眉头,轻咳几声,“还不赶紧送苏氏回去好生休息,这几日必须好生照看,若是出了半点岔子,朕摘了你们的脑袋!”

    旋即,他又指着魏修远夫妇和江启明,沉声道:“你们过来,朕有话问你们。”

    红玉等人小心的将小满抬上了轿子,和大夫等人回去,而魏修远则是遣散了手下众人,随后便跟着江启明和夏婉柔一起去了长公主府的正厅去接受皇上盘问。

    长公主府的人对于皇上的突然到来很是惊惶,尤其是现在长公主正在礼佛,根本没人敢接应皇上。

    所幸皇上也不是来做客的,便叫人将这些人都支走,屋内只剩下魏修远夫妻和江启明。

    “启明,你今天匆匆去找朕,又火急火燎的把朕拉到这长公主府,就是为了这件事情?”皇上斜靠在椅子上,手中拿着杯盖有一下没一下的撩拨着茶杯中的茶叶,抬眸问道。

    江启明也不遮掩,直说:“对,魏夫人派人去江府找我,说苏氏被陈沪小侯爷强行掳走,她没有办法,只得去求助于我,但”

    说到这儿,江启明故意顿了顿,面上显露出了几丝为难。

    “直说无妨。”皇上摆手吩咐。

    “是。”江启明起身拱手,谢过皇上之后,接着说道:“我虽顶着皇商的名号,但却没有什么实权,更何况小侯爷是长公主最疼爱的儿子,向来瞧不起我等,所以我知道,即便我来了长公主府,小侯爷也必定不会放过苏氏,更何况苏氏还怀有身孕,更是轻易怠慢不得。”

    虽说这件事一开始就是夏婉柔让江启明去求助皇上的,但若是此时说出来,未免显得夏婉柔太过刻意,而向来多疑的皇上也会怀疑自己中了圈套,怀疑陈沪是被人陷害。

    所以,江启明便将所有的事情都揽到了自己身上。

    “所以你便进宫去求助于我,好让朕出面震慑住陈沪?”皇上挑眉,问道。

    江启明直言不讳,“是,其实,我这样做也是为皇上考虑。”

    “陆将军正在前线打仗,之前还胜了几次,正是军心振奋的时候,若是不出意外,陆将军定能平息这次的边关之乱,可眼下若是陆夫人出了意外,即便陆将军知道这件事和皇上无关,但边关的战士却难免心有怨怼,这样一来,他们恐怕也不会全力为皇上拼杀冲刺。”

    皇上心里什么不知道,否则他也不会在刚才当着众人的面狠狠教训陈沪。

    听完江启明说的话,皇上又将视线落在了夏婉柔的身上,“说吧,究竟怎么回事,陈沪究竟为什么要去你们的店铺,又为什么要掳走苏氏?”

    夏婉柔此时还红着眼眶,见皇上问话,她匆忙拭去眼角的泪珠,屈膝行礼,将雅柳阁和满柔成衣坊的恩怨详细讲了一遍。

    末了,她又道:“皇上,您也知道小侯爷的为人,当时小满和我一起下楼,小侯爷因为念着旧日和夏家的恩怨不愿和我搭话,于是便去找小满,言语之间满是调戏,小满羞愤不已顶撞几句,却不想小侯爷却直接将人带走了。”

    说到这儿,她偷偷抬眸看了眼皇上的脸色,再三狠心,还是说了出来:“小侯爷还他还说,就算是一品诰命夫人又如何,只要是他喜欢的,皇上都会赐给他。”

    “放肆!”皇上震怒,拍案而起。

    其余三人忙跪下,低着头不敢说话。

    皇上强忍着怒火,再次问道:“陈沪真的是这么说的?”

    夏婉柔跪在地上,轻声应道:“是。”

    她说的如此委婉,但皇上的脸色却越来越难看,从夏婉柔的寥寥数语中,皇上都能想象的出来陈沪是如何调戏小满,又是如何嚣张跋扈,连他亲封的一品诰命夫人都被陈沪如此对待,皇上无法想象,若是陈沪遇到个寻常人家的女孩儿,又将会如何欺辱。

    看来上次的责罚还是过于轻了,否则陈沪也不会半点忌讳都没有。

    皇上忍着内心的怒火,再次坐下,沉声道:“今天的事情,你们谁都不准说出去,若是朕听到市井之间有人议论此事,你们三个人都得死,知道么?”

    “是!”三人齐声应道。

    旋即,皇上叹口气,安抚:“苏氏受委屈了,朕自会惩罚小侯爷,你们先回去吧。”

    三人退下,皇上坐在长公主府的正厅待了许久,直到有下人来禀告说长公主已经礼佛完毕,正在往这边赶来,皇上才敛起神色,端正了姿势等待着长公主的到来。

    不过半盏茶的功夫,一六十多岁的妇人便出现在了正厅门口,她身穿一袭淡青色的长裙,头发已经花白,靠一个婢女搀扶着跨过门槛,步履蹒跚的走过来。

    行了礼,长公主坐下,不自觉的捏紧了手中的佛珠,面上却是一副淡然之色:“皇上,此次前来,可是为了小儿的事情?”

    皇上也没心思废话,故而开门见山:“长姐,陈沪也老大不小的了,既你看不上这上京中的名门贵女,那朕也不催促,只是不成家可以,必须要立业。”

    说着,他也不顾及长公主越来越难看的神色,径直道:“东岚国东边的康城丰裕富足、民风淳朴,是个修身养性的好地方,择个好日子,让陈沪马上启程去康城。”

    “皇上!”长公主起身,面露悲恸:“陈沪在我膝下长大,是我最小的孩子。我丈夫去世的早,我一个妇人又太过软弱,不知道该如何教导陈沪,才让他成为今天这幅样子,可沪儿他从未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皇上何必如此狠心,让我们母子分离。”

    说到最后,长公主已渐渐的有了哭腔,眼圈红红的,看样子是要哭了。

    可今日皇上震怒,又其实长公主求情能挽回的。

    “长姐,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更何况朕是天子,说出去的话就绝对不会收回,既你害怕母子分离,那你尽管随陈沪一起去康城,朕绝不阻拦!”

    说完,皇上起身,扫一眼随身的太监,“朕乏了,回宫吧。”

    “起驾回宫——”

    长公主不甘的追上去,“皇上,我是你亲姐姐啊,沪儿是你的亲外甥啊!”

    话没说完,御辇已然启程,留给长公主的只有背影。

    爱看的你,怎能不关注这个公众号,v信搜索: 或 热度网文,一起畅聊网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