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九十九章 你不要脸
    “官、官爷,您这是做什么?”账房慌了,他忙上前抓住张捕头的胳膊求情:“我们都是本本分分的老实人,您突然查封我们的店铺做什么?等我们掌柜的回来,我们没法交代啊!”

    张捕头甩开账房,冰块似的脸上毫无表情,“你们掌柜的自己知道自己做了什么,若是他真的敢为难你们,你们尽管来衙门找我!”

    说完,他再次高喝:“闲杂人等都出去!小何、小王,你们两个人快点,马上给我把这店铺的门都贴上封条!”

    雅柳阁被查封了。

    整条街上的都知道了这条最新新闻,但满柔成衣坊足足隔了一天一夜才知道,张捕头带人查封了雅柳阁,且将店内的伙计全都驱散,现在的雅柳阁没了掌柜和伙计,看来是要彻底垮了。

    “夫人,怪不得这两天我们店的生意这么好,原来是雅柳阁被查封了。”珍珠在一旁布菜,脸上是掩饰不住的笑。

    小满笑了笑,“这还得多谢江大人,否则只凭我们几个人,怕是连张捕头都见不到,又何谈让张捕头亲自带人去查封雅柳阁。”

    不过,她倒是没想到,江启明动作竟然这么快,他又是用了什么法子,竟然能让上京内最贴面无私的张捕头主动带人去查封店铺呢?

    “小满,等会儿我们去江府谢谢江大人吧?”夏婉柔提议:“这件事麻烦了他这么多次,我也怪不好意思的,虽然江大人向来不喜有人去做客,但这是道谢,应该不打紧的吧?”

    小满笑着摇摇头,“算了,江大人现在一人接管三家的生意,肯定正忙,我们还是不要去打扰了。”

    说完,她放下筷子,压低了声音,以防外人听到,“而且,这件事到现在远远没有结束,我们还是不要去叨扰江大人了,省的被人看到我们来往过密,借此做文章。闪舞网”

    夏婉柔不懂这其中的门道,所以自然唯小满说的话为准,既然对方说现在不适合去致谢,她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雅柳阁被查封,满柔成衣坊的生意瞬间好了起来,夏婉柔在楼上忙着对账,楼下的伙计忙成一团,秦春和老周也忙着量尺寸、做衣裳,小满站在阁楼角上看着,不由得扬起个淡淡的笑。

    看来自己要坚持下去的决定是对的。

    “哒哒哒——”

    正看着人群出神,门口忽的响起马蹄声,小满不由的向外探了探身子,好能看清外面究竟出了什么事。

    最开始,小满只看到了一抹绯红色的身影摇摇晃晃的往自己的店铺内走过来,直到走近了,她才恍然发现,这绯红色长袍身后跟着数十位随从,这些随从的穿戴,却有些熟悉。

    正当小满努力回想自己曾经在哪儿见过这样的衣服时,身后忽然响起了夏婉柔的声音。

    “陈沪小侯爷?”

    她忙回过头去,皱眉惊呼:“这就是陈沪?”

    陈沪好歹也是皇亲国戚,长公主最受宠的孩子,且正年轻,小满之前心里想着,陈沪小侯爷至少也得器宇轩昂,长得讨喜,否则长公主和皇上怎么会如何溺爱呢?

    可眼前这人

    这绯红色的袍子倒能看得出来是上等货色,可穿着这袍子的人,脚步虚浮,走路毫无体态可言,容貌虽和皇上有些相似,且比皇上还要小许多,但这小侯爷脸色蜡黄,看起来竟比皇上还要显得憔悴苍老。

    此时他懒洋洋的靠在店内的那根大柱子上,站没站相,一点都不像是尊贵的侯爷,反倒像门口要饭的叫花子。

    苏小满有些嫌弃的皱眉,然后起身,“婉柔姐,我记得他是长公主最小的孩子,怎么长的”

    闻言,夏婉柔嗤笑:“不瞒你说,我前段日子见到这位小侯爷的时候,和你想的一模一样。他是长公主最小的孩子不差,可成日花天酒地,再好的身子也得被拖累垮了,其实他今年才二十五岁,算起来,也就比你我大几岁而已。”

    说完,夏婉柔拉过小满往阁楼内的房间走去,边走边说:“如今他的雅柳阁被你我给弄垮了,还将掌柜和他的亲随弄到了地牢里,他今日来必定是找事的,你现在怀着身孕,身子金贵,不论等会儿发生了什么,你都不要下去,知道了吗?”

    小满正欲开口反驳,但彼时夏婉柔已经将她拉到了房间里面,还拿过来一旁锁门的铜锁。

    “婉柔姐,你不会要把我反锁在这里面吧?”小满不敢相信的低呼。

    夏婉柔笑笑,没说话,但却已经拿着铜锁往外走,看来小满的猜想的确是真的。

    见状,苏小满忙追上去,“婉柔姐!要么你和我一起在楼上待着,要么我和你一起下去,总之我必须要和你在一起!就算你把门锁上了,我也会想办法出去的!”

    陈沪那样刁钻跋扈的小侯爷,岂是夏婉柔这样的大家闺秀能应付的了的?况且这小侯爷连皇上的妃子都敢调戏,更别提夏婉柔了,小满不可能任由她一个人下楼。

    “小满!”夏婉柔佯装生气,她皱着眉,“你现在怀着身孕,怎么能——”

    “那你呢?就算你没有身孕,但也是柔柔弱弱的女人,我怎么可能让你一个人去面对那个小侯爷,万一出了事,我怎么跟魏大哥交代?”小满打断她的话,字字不让的反问。

    夏婉柔没了法子,她叹口气,又不放心的看了看楼下,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抉择。

    见状,小满直接上前夺过了她手中的铜锁,然后强行拉着夏婉柔下楼,“店铺是我们两个人的,出了事情自然要一起面对!”

    店铺内的客人都被尽数赶走,陈沪正在追问店铺掌柜,小满就拉着夏婉柔下来了。

    “哟,这两个小美人儿是从哪儿来的?”陈沪立刻被苏小满吸引去了视线,他笑眯眯的凑上前,伸手就要摸小满的手。

    夏婉柔气极,也顾不上什么地位尊卑,直接一手拍开陈沪,冷冰冰道:“小侯爷,还请您自重!”

    陈沪没好气的收回手,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翘起二郎腿,“夏婉柔,这么多年不见,你怎么还是这幅死样子,让我看了就提不起兴致来!白瞎你这幅好皮囊!”

    两人同在上京长大,自然从小就认识,再加上长公主一直想要为陈沪择一门门当户对的好亲事,所以便将目光放到了温婉大方的夏婉柔身上,只可惜陈沪太过不学无术,又荒淫无道,夏家便找了个借口拒绝,而后迅速找皇上,求圣上给夏婉柔和魏修远赐婚,这才让夏婉柔免糟毒手。

    但也正是因此,长公主府和夏家的关系很是疏离,几乎不怎么往来。

    “陈小侯爷,请您自重!”夏婉柔是大家闺秀,又不会说脏话,这句话,已经是在夏婉柔的认知中最严重的一句了。

    只可惜,这样的话对于陈沪这样的人来说毫无威胁之意,他甚至觉得这是对方在夸赞自己。

    他晃着二郎腿,砸吧着嘴,略显嫌弃:“没意思,跟你说话一点都没意思。”

    说完,陈沪靠在椅背上,目光毫不避讳的打量着苏小满,脸上渐渐带上几分淫笑。

    这美人儿面如秋月,肤如凝脂,依照陈沪阅人无数的经验来看,这美人儿的身段更是妖娆,尤其是对方还穿着宽大的衣裳,更显得身子玲珑。现下这美人儿正怒气冲冲的看着自己,秀丽的眉毛紧蹙,贝齿还咬着樱桃似的红唇,更显别有风味。

    他从小阅览上京美人儿,但这样的,陈沪却从没见过,于是更加起了兴趣。

    但却有唯一不美的地方,这美人梳着妇人髻,显然是个已经成亲了的,且这美人和夏婉柔相识,想必嫁的人也不是普通人,这样看来,想要得到这美人还得费上一番力气。

    “这位美人,你叫什么名字?多大了?”陈沪不自觉起身凑近,声音温柔的发腻,眼神痴迷。

    说完这话,还没等苏小满发火,陈沪随身的随从就看不下去了,压低声音劝道:“侯爷,咱们是来找人的,不是来——”

    “滚一边儿去!”陈沪毫不客气的踹开随从,面露不悦:“本侯爷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岂容得你这奴才置喙?滚回去,不要再让我看到你!”

    说完,陈沪冲着那人慌张离开的方向吐了口唾沫,烦躁的嘟囔一句:“扰人兴致,烦人!”

    吐完唾沫擦了擦嘴,陈沪又转过身来继续对着苏小满色眯眯的笑,“这位姑娘也是店铺的掌柜吗?我有些事情不明白,想要请教一下满柔成衣坊的掌柜,不知这位姑娘可否愿意随本侯一起”

    到了现在,小满早已气得脸颊通红滚烫,她气冲冲的看着陈沪,本想破口大骂,但因顾忌着对方的身份,她又唯恐因为自己的放肆而给陆离招惹祸端,可眼下,这陈沪未免太过分!

    就在陈沪再次上前,想要直接伸手摸她的时候,小满再也没忍住,张口啐道:“我呸!你不要脸!”

    爱看的你,怎能不关注这个公众号,v信搜索: 或 热度网文,一起畅聊网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