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九十七章 我在利用你
    阴暗潮湿的地牢中,在微弱的灯火照不到的阴暗角落里,时不时的窜过一小队老鼠,牢中到处都是犯人的哀嚎,尤其是当狱卒进来的时候,这些人的喊冤声大的似是要顶破房顶。

    但这样的叫声并不能维持多久,因为狱卒一旦狠狠的甩两下鞭子,鞭子咻咻的从空中划过,然后“啪”的一声落在地面或者牢门口,这些犯人便立刻识趣的住嘴,地牢内也可恢复安静。

    “小侯爷,前面就到了。”

    陈沪不耐的摆摆手,“行了,快走吧,这鬼地方,本侯爷一刻都不想多耽搁。”

    说着,狱卒卑躬带着陈沪往前走,直到到了关押德海和王掌柜的地方,狱卒拍拍牢门,“快起来,有人来看你们了!”

    德海立刻转过身来,看到站在牢门口的陈沪时,他忙连爬带滚的过来,跪在陈沪脚边诉苦:“爷,您可得救奴才出去啊,这儿简直不是人待的地方,爷,您是来救我的吗?”

    “陈公子,陈公子,求求您救我们出去吧,我知道错了,陈公子,念在我这段时间为您赚了不少钱的份上,求求您救我出去吧!”一旁的王掌柜也紧随其后的爬过来求饶。

    陈沪挠了挠后脑勺,旋即从怀里掏出个沉甸甸的银锭子,随手扔到那狱卒身上,“知道该怎么办吧?拿钥匙来,把这俩人给我放了。”

    狱卒摸了摸怀里的银锭子,然后又苦巴巴的看着陈沪,为难道:“小侯爷,这不是奴才能决定的了的,若是上头发现这人没了,那我没法交代。”

    “他俩犯什么罪了?”陈沪皱眉。

    “据张捕头说,他们二人在”狱卒小心翼翼的如实禀告,但话还没说完就被陈沪的眼神吓得不敢多言。

    这可是长公主最受宠的小儿子,皇上都不敢拿他怎么样,自己一个小小狱卒,又如何敢光明正大的和陈沪这个小侯爷作对,那岂不是嫌寿命太长了嘛。

    陈沪再次指了指牢中的二人,“别让我多说,赶紧把人放了,否则我把你扔进去!”

    “小小侯爷,我”狱卒百般为难,不知该如何是好。

    “给我放人!听不懂吗?!”陈沪的耐性已经别磨没了。

    若不是这几日那异域美女的身上不爽利,他才懒得亲自出门来地牢看人,可这狱卒却忒不识抬举,自己亲自来说和都不肯放人,若放在往常,他早就一脚踹过去了。

    正烦躁的想着,地牢门口忽的传来了哗啦啦的铁索声,陈沪眉头一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而狱卒登时脸色煞白,半句话都不敢说,即刻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谁在那儿?”

    是张捕头的声音!

    狱卒的脸色愈发难看了,他低着头肩膀颤抖,“回、回张捕头,是我和和小——”

    “张捕头?”陈沪没耐性的打断狱卒的话,顺势慢悠悠的往张捕头的方向走过去,看着这个品级不知道比自己小了多少倍的小小捕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一个小捕头还敢当着本侯爷的面作威作福,是谁给你的胆子,啊?”

    面对小侯爷的羞辱,张捕头攥紧腰间的佩刀,抿紧了嘴唇没说话。

    见状,陈沪愈发嚣张,他伸手拍拍张捕头的胸口,威胁:“张捕头,你去,把我的随从和那个王掌柜放了,我可以不计较今天的事情。否则,我会将今天的事情如实禀告皇上,治你一个以下犯上,你可就再也不能穿这身自以为威风凛凛的衣裳咯。”

    “以下犯上?”

    门口忽的传来另一道声音,陈沪忙抬头看过去,恰好看见江启明从暗处走出来。闪舞网

    江启明今天穿了一件墨黑色的袍子,衬得他脸色愈发苍白,尤其是毫无血色的嘴唇,好似随时都会因为气血体虚而晕厥过去。

    陈沪皱皱眉,没好气的双手抱胸,“江启明,你来干什么?还嫌这牢房里不够热闹,还是嫌弃自己命长,非要来这儿找事?”

    “小侯爷,那你呢?”江启明打开折扇,有一下没一下的扇着,脸上的笑淡漠又疏离,“也是嫌弃自己活得时间太长了,想要来牢里沾点病气?”

    “江启明!你怎么跟本侯爷说话的!小心我禀告皇上,治你个以下犯上!”陈沪脸上挂不住,登时就急赤白脸的咋呼起来。

    江启明也不急,他收起折扇,不急不慢的错过陈沪,径直往德海和王掌柜的牢房那边走去。

    他虽看起来气虚体弱,但脚步却快的很,又轻快,等陈沪反应过来追上去的时候,江启明已经到了关押二人的牢门口,和跪在地上的小狱卒搭上了话。

    “你说,小侯爷命令你放了这两个人,是吗?”江启明俯身,轻声问道。

    小狱卒为难的抬起头看了眼刚刚赶到的陈沪,又看看江启明,一时间陷入两难的境地,不知该如何回答。

    一旁的陈沪看不下去,直接上前扒开江启明,“是,就是我让他放的人,怎么了?江启明,你是什么身份,什么时候轮到你来管地牢里的事情了?赶紧滚出去!”

    “那小侯爷是什么身份,又有什么资格来管地牢里的事情呢?”江启明不急不躁的反问。

    陈沪一时语塞,没说出话来。

    江启明见状轻哼一声,扬手招来张捕头,“张捕头,将这两个人看好了,我会每日命人来地牢里探视,若是发现哪天这牢里突然少了两个人,那后果,你应该知道的吧?“

    “卑职明白!定不负江大人委托!”

    这上京贵人如云,而这小小的衙门看似是不值一提的小地方,可一旦有人犯了事进了地牢,必定会有人来赎,若是衙门的人个个都见钱眼开,被权利富贵蒙了眼睛,那府尹也不知道被换了多少次了。

    且今日的事情看似棘手,但实则却异常简单。

    若是现在任由陈沪将人带走,那若是日后出事,江启明这个老狐狸将此事上报给皇上,那衙门可要承担的责任,可比得罪了陈沪这个小侯爷严重的多了。

    该怎么选择,张捕头自然心里明镜似的。

    江启明点点头,又瞥了一眼旁边的陈沪,笑道:“小侯爷,走吧?”

    “你少管我!”小侯爷烦躁的转过身去,没好气的吼了一句。

    见状,江启明似笑非笑的走上前,轻声道:“小侯爷,皇上今日叫了长公主去宫里,说是要商议宗室们府邸的事情,我记得,小侯爷有块宅子是被皇上收回去了吧?此次特地叫了长公主前去,也不知道会不会看在她老人家的面子上,将那块宅子”

    他没有将话说完,但看着陈沪的表情,江启明自知自己成功了。

    “本侯还有点事情,先走了!”说完,陈沪一阵风似的走出了地牢,没有片刻留恋,仿佛已经忘了德海和王掌柜还被扣押在地牢中,也忘了自己今日所来的真正目的是何。

    陈沪乖乖的中了圈套走了,江启明松口气,旋即也转身走了。

    今日受苏小满的委托来地牢里看看,却没想到恰好撞见小侯爷来放人,若是他来晚半步,恐怕人就被小侯爷带走了。

    回城西江府的路上,江启明总觉得这件事不对劲,他想着从昨天小满求自己帮忙,再到今日自己无意撞破小侯爷放人,他总觉得,自己好像被苏小满利用了一般。

    可

    苏小满已经将实情告诉自己,他也的确为苏小满不平,对方也没要求他做多过分的事情,可江启明却还是恍惚有些不舒服。

    “去满柔成衣坊。”江启明忽然命令道。

    眼看着江府就在眼前,主子却突然来了命令,车夫只得拽紧了缰绳,硬生生的拐了个弯,朝着城东的满柔成衣坊去了。

    大约一盏茶的功夫,马车停在满柔成衣坊的门口,江启明再搀扶下下车,径直走进了满柔成衣坊。

    站在柜台旁的小伙计看是江启明来了,忙对着里间唤道:“苏掌柜,江大人来了!”

    正在里间和秦春、老周一起研究新花样的小满忙放下笔,拿过一旁的手绢擦了擦手,急匆匆的从后屋走出来,笑盈盈的行了个礼,“江大人,您来了。”

    “苏掌柜,这门修的怎么样了?”江启明的心思弯弯绕绕的多得很,从来不会开门见山的质问,且眼下事情还没有确认,他更加不会直接上前指责苏小满利用自己。

    所幸,他昨天说要让人来修门,如今正好用这个借口。

    苏小满笑笑,“多谢江大人,门已经让工匠修好了,如今结实的很,想来应该不会被人一脚踹开了。”

    江启明点点头,看对方无意透露,只得先坐下来,“苏掌柜,今日我去地牢看过了,陈沪果然也在,你猜的不错。”

    “是吗?”小满笑眯眯的看着江启明,“江大人,多谢你这两次帮我,以后,我应该不会再连累你了。”

    男人皱眉,“这是何意?”

    苏小满笑的愈发真诚,“难道江大人没发现,这两次发生的事情,都是我在利用你吗?”

    爱看的你,怎能不关注这个公众号,v信搜索: 或 热度网文,一起畅聊网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