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八十一章 我杀过人
    “干什么呢!”

    吴萍匆忙回头,却见赵管家正一脸怒气的站在门口。闪舞网

    她干巴巴的笑了两声,讪讪收回手,“赵管家,您怎么来了?”

    赵管家冷瞥了她一眼,没说什么,而是直接走到了苏小满面前,没好气道:”一下午跑哪儿去了,江大人找你,赶紧起来去一趟!”

    苏小满心中的那根弦猛地绷紧,身上出了一层冷汗。

    “干嘛呢,还不起来,都让江大人等了一下午了,你还不快点?”赵管家不耐烦的催促。

    “奥,我我马上就去。”苏小满耐不住赵管家一直在身边念叨,不得已起身,匆匆忙忙的整理了下头发和衣服。

    赵管家哼了口气,倒没说什么,反倒指着吴萍的鼻子骂了两句:“这儿是什么地方,你又是什么人物,别觉得能进最后的比赛就了不得了,整天吆五喝六的,像什么话!”

    吴萍心中不悦,但却不得不给赵管家赔笑脸,幸好江启明还急着找苏小满,否则这赵管家恐怕要训斥吴萍到天亮。

    这吴萍心中不痛快,但苏小满却也没有好受到哪里去,她想着今天下午发生的时候,总害怕姚悦和韩东城也在场,更害怕姚悦当初发现了自己。

    可姚悦和韩东城要密谋算计江启明,若等会儿只有江启明在场,那自己该不该告诉他这件事情?他会相信自己吗?

    正胡思乱想着,江启明的住处就到了。

    “江大人,苏小满来了。”

    门“吱呀”一声被打开,赵管家右手一扬,“江大人就在里边,你进去吧。”

    小满诧异的连话都说不清楚,“就,就我自己?”

    “不然呢?”赵管家不悦皱眉,“还不赶紧进去,都到了门口了还让江大人等你啊,怎么这么拿乔呢。闪舞网”

    眼看着赵管家还要絮絮叨叨的说下去,苏小满叹口气,只得硬着头皮进去。

    屋内没有下人,且只点了几盏灯,略有些暗,苏小满不由抬起头四处看了看,搜寻着江启明的身影。

    忽然,帘后走出一人,身姿挺拔,面容苍白,眼窝深陷,但眼睛却很有精神,他身穿月牙白的长袍,手中还拿着一盏茶,这可不就是江启明?

    “坐吧。”江启明兀自坐下,轻轻的饮了口茶,好像没有要追究她的意思。

    苏小满且送了口气,却也不敢太过放松,她挑了个离江启明最远的位置坐下,小心翼翼开口:“江大人,您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江启明放下茶杯,对着苏小满展露个淡淡的笑,不急不慢道:“上次你绣的菊花很好,那种手法很像我一个故人,所以我想要拜托你,在比赛结束后为我做一副绣品。”

    说着,他从桌边抽出个卷轴,抽了绑着的丝线展开,“照着这幅画绣就好,价钱你定。”

    小满犹豫了下,还是起身上前查看,那是一副很简单的话,绿水青山,悠悠的水面上飘着柳叶一样的船,船上站着两个人,一男一女,虽只是一点一墨,但足以看出这两个人很开心。

    她不由得放轻松了些,“可以,不过得等到比赛结束,我才能开始绣。”

    见她应下,江启明很是开心,向来没有什么表情的脸上也十分难得的展露出了个笑,他将画卷收起,小心的放到了原来的位置。

    “没其他事情了,你先回去吧,安心休息,准备几天后的比赛。”江启明抬眸,略微弯了弯唇角。

    看着这样的江启明,苏小满恨不得将自己今天下午听到的事情全都告诉他,但她又害怕,害怕会因此牵连到自己,牵连到陆离

    亦或者,江启明根本不相信自己的话,那自己好不容易进入最后的比赛,岂不是会

    许是见她久久没有离开,江启明不由问道:“你,还有什么事情吗?”

    苏小满咬着牙心一横,“江大人,我有一件事情想要告诉你,不管你是信还是不信,我都要说出来!”

    从小苏启就教她读书,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她一清二楚,眼下有人预谋陷害江启明,她若是现在不说出来,那她日后肯定会后悔的!

    “说吧,我听着。闪舞网”江启明云淡风轻,丝毫不知道苏小满接下里要说的事情和自己有关。

    苏小满吐了口气,“江大人,今天下午我在——”

    “砰——”

    门突然被人踹开。

    苏小满心中一紧,忙回头看去。

    居然是姚悦!

    “启明兄,原来你在这儿啊!”姚悦笑眯眯的打招呼,视苏小满于不存在。

    江启明起身,“你在找我?”

    “是啊,都找你半天了,还是赵管家告诉我你在这儿,我这才匆匆忙忙的过来找你。对了,启明兄,你在这儿干什么呢?还关着门,怕被人看见啊?”姚悦随意捡了个座位坐下,好巧不巧的就在苏小满的正对面。

    苏小满心中的那根弦绷的更紧了,她总觉得姚悦虽看起来像是在和江启明交谈,但实际上那眼睛却一直在盯着自己,那种眼神,似是审视,也像是警告

    她站在那儿愈发局促了,整个人都透露出一种难以言喻的不安和紧张,这种紧张感弥漫了整个空间,连江启明都注意到了。

    “苏姑娘,既然咱们已经说完了,那你就先回去吧。”江启明低声道。

    苏小满不甘,“可是我——”

    话没说完,姚悦又将那种目光落在了她身上,似是一支已经搭上了弓的箭,而那箭正巧对准了她的心脏,只等这她一旦说出什么不对的话,那箭就会立刻刺穿她的身体。

    “我”小满咬紧了下唇,犹犹豫豫的不知道该怎么说。

    江启明轻咳一声,脸色愈发苍白,“夜深了,苏姑娘还是先回去吧。”

    姚悦即刻起身,“对啊苏姑娘,有什么事儿不能明天说啊,启明兄身体不好,不易太过操劳,你还是先回去吧啊。”

    说完,他喝来赵管家,命他将苏小满送回去。

    苏小满不甘心的回头看了一眼江启明,最终还是认命的回去了。

    算了,还是日后找到时间在挑个合适的时间告诉江启明吧,眼下姚悦也在,实在不是说这件事情的最好时机,而且

    小满揪紧了衣角,愈发担忧,姚悦下午是不是看见自己了?

    回到住处的时候,吴萍已经熄灯睡着了,小满轻手轻脚的换了衣裳,悄悄的躺在床上,轻轻的叹息一声,翻了个身准备睡觉。

    却不想着,就在她翻身的时候,年久的床发出了一声刺耳绵长的“吱嘎”声,小满登时屏住呼吸,不敢再轻易动弹。

    “烦死人了!”吴萍没好气的低声咒骂几句,旋即将被子拉高盖过头顶,倒也没再说别的。

    小满松口气,事情太多了,她实在没精力在跟吴萍闹腾,能少点事就少点事吧。

    但正是小满这种不想跟人闹腾、计较的想法,惹得吴萍越来越放肆,不过两日,小满已经连续丢了两床被子,三个枕头,就连她自己好不容易烧的热水,都被人偷走了。

    这热水本是苏小满用来洗头发的,她只不过是回屋放个钗子的功夫,这好好的一大盆热水就这么消失了。

    她忍无可忍,披散着头发站在烈日下,气得满脸的汗珠。

    “哟,这不是咱们的苏大小姐嘛,怎么散着头发呢,干嘛呢这是?”

    门口传来不阴不阳的讥笑声,苏小满怒气冲冲转身,脸色铁青:“是你们!”

    这几个女孩向来和吴萍交好,这几天自己又丢枕头又丢被褥的,每次去跟赵管家讨要新的苏小满都会遇见这几个姑娘,不过因她和她们并不相熟,所以即便她们叽叽咯咯的笑,小满也没多想。

    但是眼下,苏小满总算找到了可以宣泄的地方。

    谁让你们主动出言挑衅呢?

    苏小满随便找了根簪子固定好头发,袖子一挽,就这么气冲冲的走到了那三个姑娘面前。

    这几个人是欺软怕硬惯了的,看到苏小满猛然间硬气起来,她们内心也不免发憷,但眼前这种状况,她们万万不能承认,万万不能服输。

    所以,领头的那个年级稍大些的女孩扬起头,叉腰,“你干什么,光天化日之下,你还想欺负我们不成?你以为这儿还是你那小穷山沟沟吗?一点礼数都不懂,可真是个穷山沟里来的野丫头!”

    “你也知道我是山沟里出来的,我们那地方,出了人命都没人管,你知道吗?”苏小满冷不丁笑了一声,扬起自己的手慢慢悠悠的在那姑娘面前晃了晃,猛然凑近,“你可知道,我这手上沾染了多少条鲜血,我曾杀死过多少人吗?”

    那姑娘色厉内荏,早在苏小满突然凑近的时候就吓得慌了神,现在又听到她说曾杀死过人,这早已慌得站不住脚,若不是身旁还有两人搀扶着她,恐怕她早就腿软跪下去。

    苏小满见状冷哼一声,故意扬起了个无所谓的笑:“你们呢,若是不怕死,尽管继续跟着吴萍闹腾,反正我身上已经背了这么多人命,不差你们几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