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八十章 他应该没看到我吧?
    苏小满没理会她,而是探出身子去和车夫搭话,“小哥,我们还有多长时间就能到城郊的园子啊?”

    这车夫是江家的小厮,一听到有人主动跟自己说话,他忙扭过脸来笑了笑,露出一口大白牙,“没多久了,最多一盏茶的功夫就能到。”

    “奥,谢谢你。”小满微微一笑,聊表谢意。

    那小哥也憨憨的挠了挠头,“没什么。”

    看着两人说说笑笑的模样,后面的吴萍无端的又窜起一股怒火,她猛地揪住苏小满的头发,“你这个贱人,我跟你说话你没听到吗?!”

    “你有病吧!”苏小满一把掐住吴萍攥住自己头发手,丝毫不留情的狠狠掐了下去。

    虽说为了绣东西方便,苏小满向来不会留过长的指甲,但眼下她被惹急,下手的力气也比往日重上了许多,在加上她自小做农活,这力气也不是一般的大。

    刚用了五成力气,那吴萍早已疼的哭爹喊娘,一边求饶一边松开了小满的头发。

    “砰——”

    苏小满毫不客气的甩开吴萍,惹得吴萍如被抽干了力气一般摔在软塌上,缩在角落里捂着自己的手吹气,生怕因此会再也拿不起绣花针来。

    她冷眼瞥着吴萍,端正了姿势,冷冰冰的警告:“吴萍,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之前做过多少脏事!我警告你,我可没秦春那么好欺负,更没她那么容易妥协!”

    缩在软塌上的吴萍听到“秦春”这两个字之后不由得一颤,在一抬眸不经意看到苏小满凌厉的眼神后,她更是吓得哆嗦起来,再也不敢说些什么。

    众人都说这苏小满是有来头的,谁也不敢招惹,可这吴萍就偏偏不信邪,尤其是这段日子她瞧着这苏小满也不像是个厉害的,所以才会闹这么一出。

    可谁曾想

    吴萍咬紧了嘴唇,默默的将眼泪吞下去,看来自己以后下手要小心些了。

    ”吁——”

    随着赶车小哥的一声喝止,马车停下,帘子被掀开。

    “园子到了,大家下马车,随着管家去找自己的住处吧。”

    不得不说,这江家就是财大气粗,连给准备比赛绣娘的住处都这么好,亭台楼阁,小桥流水,这园子又在郊外,安静的很,连夏季最惹人厌烦的蝉叫也听不到,一问才得知,这园子早在初赛时就已经打扫出来了,下人门又将园子里的蝉都捉走,如此才得来这样一出安静的住处。

    此次入驻园子的共有两名绣娘,两名织女,还有一位做昝钗的姑娘,五个人顺应管家的安排住下,又聆听管家说着这院子的规矩,直到了中午吃饭的时间,这管家才让五人散了去吃饭。

    小满累了半日,哪里还有心情吃饭,再者说这吴萍刚一散开就和其他姑娘搭话,没一会儿吴萍就成了她们四人的小头目,因仗着年纪大些,又曾参加过几次比赛,所以其余三人几乎对她唯命是从。

    “小满,你不去吃饭吗?”吴萍假惺惺的关怀。

    苏小满摆摆手,兀自转身走了。

    见状,一旁的姑娘撇嘴,“什么人呀,吴萍姐姐好心叫她一起去吃饭,居然还对着我们摆脸子,真不识抬举。”

    听到有人对苏小满不满,这吴萍心里乐开了花,但明面上,她却装的无辜极了,“算了,咱们也别勉强,毕竟小满之前都是让丫鬟、下人伺候着吃饭,现下没人伺候,她可不没心思吃嘛。”

    “嘁,还把自己当成什么夫人、小姐了,不就是个山沟沟里出来的穷丫头,过了两天好日子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我呸!”

    “就是嘛,以后咱们谁也别搭理她,看她还能得意多久!”

    “只要吴姐姐赢了她,那她肯定要被气死了,想想都觉得开心。”

    旁边几人说说笑笑,俨然已经把苏小满当成了敌人,甚至已经有人想要帮着吴萍暗中除掉苏小满。

    吴萍心中愈发得意,但为了接下来的计划,她不得不继续伪装:“别为了这样的人坏了心情,走,咱们吃饭去。”

    再说苏小满独自回到住处后,累极了的坐在椅子上,她看着屋内紧紧相邻的两张床,有些头疼。

    她如论如何都没有想到,财大气粗的江家竟然安排两个人住在一起,这不是明摆着要让她们吵架吗?苏小满叹口气,略歇了一会儿精神好些了,这才出去吃饭。

    却不料,她刚出门就遇到吴萍抱着个包袱神色匆匆的往东边走,小满心里咯噔一下,也顾不上吃饭了,忙拎起裙子放轻脚步跟上去。

    现在只剩下自己和吴萍两个绣娘。若是她要动手,那肯定是冲着自己来的!

    她万万不能让吴萍得手!

    园子大的很,若不是早上有赵管家带着众人走过一遍,现下小满肯定要跟丢了,她一路随着吴萍到了东边的一处三层小楼,看着对方抱着包袱停在楼下四处张望,小满忙躲到了假山后头。

    这小楼好像是姚悦大人的住处,吴萍一个绣娘来这儿做什么,就算她想贿赂,也该去找江启明才是啊!

    小满紧皱眉头,躲在假山后靠着唯一能看到外面的一个洞观察吴萍,眼睁睁的看着她进了那小楼,她这心中的疑惑更深,吴萍怎么回去找姚悦?

    正当小满疑惑不解之时,旁边忽然传来了不轻不重的脚步声,渐渐朝假山的方向走进,她心下一惊,立刻捂住嘴巴藏进假山更深处,以防有人看到自己。

    虽说她并非有意探听别人的对话,但现在若是突然走出来,定要惹得那两个人怀疑,如此一来,她还是躲着点的好,最好是等着两个人都走了在出来。

    打定了注意,小满不由放轻呼吸,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韩兄,预备在比赛上更换的江家绣品准备的怎么样?”

    这个声音,好像有些熟悉,,

    “自然已经安排好,不过姚悦,你真的有把握能把”说到这儿,那个男人停顿了下,压低声音:“把江启明拉下来?”

    苏小满瞳孔骤缩,若不是她之前捂上了嘴巴,现下真有可能喊出声来。

    姚悦和一位姓韩的男人,那不就是韩东城?他们要把江启明拉下来?!

    “放心,”这次是姚悦的声音,“不入虎穴焉得虎子,韩兄,事成之后,这江启明必定会失去皇上的信任,那你岂不是就成了这上京内最大的皇商?最不济,这事情不成,那你也不会有半点损失。”

    韩东城似是还是纠结:“可,万一江启明发现了端倪,事后追究怎么办?”

    “韩兄,做事情畏头畏尾可不是大丈夫所为。”

    “姚悦,我是说真的,万一江启明发现这件事是我们俩做的,那他”

    说到这儿,那姚悦叹了口气,“韩兄,我是看不下去这江启明处处压制你,所以才帮你想了个主意,顺带着捞点好处罢了,但若是你甘心一直受他压制,那就当我没说,你也不必再忧心这些。”

    说完,姚悦抬脚,假意往回走了几步。

    眼看着姚悦就要走到假山上那个大洞,苏小满不由得揪起了心,连气都不敢喘了,生怕发出半点声响惹得姚悦怀疑。

    她心中那根弦绷的越来越紧,好似随时都会断开一样,小满觉得,自己已经忍耐到了极限,若是这两个人再不说话,她可能就要憋死在这个假山中了。

    就在小满憋得脸色通红,脖子上的青筋都已经鼓起来的时候,韩东城一把拽住了姚悦,“姚悦,你就当没听到我刚才说的那些话,还按照我们原来的计划,事成之后,我会分给你应得的那份。”

    趁着韩东城说话,苏小满忙张开口轻轻地吐了口气,好歹缓解了些许。

    “韩兄,你这样才像个男人嘛。”姚悦笑眯眯的拍拍他的肩,“好了,时间不早了,我先去忙了。”

    说完,姚悦展开折扇潇洒离开,不知是不是苏小满多心,她总觉得,姚悦往自己这个方向看了一眼,而且那眼神,好似能穿透假山直接看到小满似的,吓得她无端一哆嗦,险些叫出声来。

    他,应该没看到自己吧?

    小满胡思乱想了好一阵,一颗心扑通扑通的乱跳,她心慌的厉害,也不知道该怎么办。直至外面的天都暗了下来,她才匆匆忙忙的回到住处。

    刚一进门,吴萍就铁青着一张脸出来,叉着腰:“一下午跑去哪儿野了,赵管家寻你不见还骂了我一通,害我平白无故挨了好一顿骂,苏小满,你这个害人精!”

    苏小满满脑子都是姚悦的那个眼神,哪里还有心思理会吴萍,她无力的摆摆手,错过吴萍径直走到了自己的床榻歇下。

    “喂!苏小满,你脑袋旁边的两只耳朵是摆设吗?你有没有听到我说话!”吴萍怒气冲冲的走到苏小满的床边,居高临下指着她的鼻尖骂:“你这个贱蹄子!害人精!我现在就好好的教训教训,让你知道惹恼我的下场!”

    说着,吴萍挽起袖子,扬手就要打苏小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