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七十八章 捷报
    距离边城十里外的东岚营地,陆离站在制高点看着北边的边城,眉头紧锁,心存不安。

    陆离的副将章浩广上前,将披风披在陆离肩上,“将军,这上边风大,您小心着凉。”

    “浩广,去探查军情的人回来了吗?”陆离裹紧披肩,忧心问道。

    章浩广几不可闻叹口气,正欲说话,却被突然冲到营地门口的马吸引了视线。

    他即刻指向营地门口,声音中带着难以掩饰的兴奋:“将军,您看!”

    陆离抿紧了唇,旋即转身飞奔去了营地门口。

    到达营地门口时,骑在马上的士兵也早已下来,见陆离来了,他忙跪下行礼,一拱手:“将军,已经查探清楚了!”

    “去我的营帐内详谈。”

    三人一前一后的进了主将的营帐,被陆离派去打探消息的士兵从怀中拿出一份羊皮卷,然后小心翼翼的呈上:“将军,这是敌方的粮草和兵力部署图。”

    这陆离早就知道这蛮夷首领突进好战,又极看中名利,因此,他早早的让士兵将边城内的妇孺迁去别处,又让自己营地内的士兵假扮城中的居民,好能埋伏在边城内获取有力情报。

    为顺利通信,他们早在假意放弃边城前就挖好了密道,现下埋伏在城中的士兵已经得到了蛮夷的兵力部署图,自然是尽快送了回来。

    这几天,陆离一直在担心城内百姓的安全,又忧心自己的安排会被发现,现在好了,一切准备就绪,可以开始行动了。

    陆离屏退了士兵,又召来军中的将士商议,一群人对着蛮夷的兵力部署图研究许久,最终决定在三日后动手。

    因着提早准备,再加上手上握有敌方的兵力部署图,和乔装打扮留在边城内的士兵里应外合,三日后的战争陆离大获全胜,不仅收复了边城,而且还将蛮夷击退了数十里,只是蛮夷首领太过狡猾,陆离恐对方退出的如此之快会有其他陷阱等着自己,所以才命众人停止追击。

    当这个捷报传到上京时,正是苏小满第三次比赛顺利通过之时,整个满柔成衣坊都喜气洋洋的,仿若过年一般。

    夏婉柔拉着小满的手,脸上是掩饰不住的开心,“这下你可放心了?陆离骁勇善战,且又有经验,肯定会没事的。”

    “嗯!”小满重重的点了点头,眼角的笑意如何也收拢不住。

    陆离打了胜仗,皇上龙颜大悦,一连赏赐了陆府许多珠宝,加上苏小满刚刚赢得第三次比赛,一时间陆府内门庭若市,来拜访、祝贺的人络绎不绝。

    不过,这其中各人心思都不一样,到底是来祝贺,还是来巴结,亦或者是想要来做些别的事情的,谁都没办法猜测。

    再者说,小满对上京内的人际关系也不清楚,所以不管是谁来,她都尽心竭力的招呼聊天,这一天下来,即便只是坐着,也累得够呛。

    “夫人,咱们明天还是关门谢客吧,否则在这样下去,您这还怎么准备第四次比赛啊?”珍珠心疼,一边给苏小满更衣一边提议。

    一旁的翡翠听了叹口气,“可人家巴巴的送上门来,咱们怎么能闭门不见呢?”

    珍珠不忍,“可在这样下去,夫人肯定要累坏了,再者说,那些人哪里是真心来祝贺咱们夫人的,一个个的跟豺狼似的,句句话里都藏着话,巴不得吃了咱们夫人。”

    “珍珠姐姐说的也有道理,但闭门不见总归也不是个办法。”

    苏小满闭目养神,任由两个丫头说话,她只听着,却一个字都没说。

    她实在太累了,又困得不得了,这两天光顾着招待客人,也没时间去店铺查看,更没时间和心思准备三天后的比赛,在这样下去可不行。

    她得想个办法。

    次日,小满还没起床就有人来拜访,珍珠嘴上抱怨,但却不得不去卧房叫小满起床,“夫人,我伺候您梳洗吧?”

    话音刚落,层层叠叠的床帘后传出一阵阵咳嗽声,珍珠心下一惊,忙上前探查:“夫人,您生病了?”

    “嗯,昨夜咳咳咳就有些不舒服,没想到咳咳今早又严重了。”苏小满捂着胸口回道。

    珍珠当下决断:“我马上就去请大夫,还请夫人稍等片刻。”

    “等一下,”苏小满支起身子,捂着胸口无力道:“让那些来拜访的人也散了吧,我今天恐不能起身招待他们了。”

    “奴才这就去告诉他们。”

    珍珠走了,原本捂着胸口咳个不停的苏小满忽的停下咳嗽,嘴角扬起个得意的笑,复而躺下。

    不多时,珍珠带着大夫到了门外,“张大夫,劳烦您稍等片刻,我去叫我们夫人。”

    说完,珍珠轻手轻脚的进了卧房,轻声唤道:“夫人,大夫来了,奴才伺候您起身吧。“

    苏小满不由嗤笑,“傻珍珠,难道你没看出来我没事儿?快让大夫回去吧,我这懒觉还没睡够呢。”

    “夫人”珍珠懵了。

    “刚才不过是为了让那些人离开罢了,但是我又怕你演的不够像,所以只能连你一起骗咯。”小满云淡风轻,说话气息稳健,和方才不断咳嗽的那个苏小满判若两人。

    珍珠这才明白过来,她又是好笑又是无奈的叹口气,只好将床帘掩好,退出去又好生嘱咐了大夫一番,并送给对方相应的出诊费和封口费,好让他帮自家夫人保管这个秘密。

    这上京内的大人物遍地都是,他们的手段是常人无法想象的多和狠毒,为防意外,还是多心提防着的好。

    趁着“病假”,苏小满一连几天都没出门,更别提去店铺了,夏婉柔听说她病了特来探望,却不想正好看见苏小满正和下人坐在凉亭下说笑,她当即就明白自己也被苏小满骗了。

    “好呀你,对外声称病了不见客,结果却躲在这儿纳凉,白白害得我担心了好一阵。”夏婉柔坐下,摇着团扇佯装生气。

    苏小满笑笑,随手捻起颗葡萄吃了,笑嘻嘻的跟对方道歉:“婉柔姐,我这也是没办法不是嘛,那么多人,这个官那个富商的,我哪儿招待的过来?明天就是第四次比赛了,我可不想因为他们输了这场比赛。”

    夏婉柔本也没想责怪,再加上对方振振有词,她这一时间还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故而只能讲话题引到明天的比赛上。

    “我听说,之前拿个冷冰冰的姑娘也过了第三次比赛?你和她还说过话吗?”

    一听到对方提起秦春,苏小满面色不由得凝重不少。

    这三次比赛,能看到秦春的绣工迅速变好,但小满知道,一个绣娘根本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手艺突飞猛进,所以就只能说明秦春之前隐藏了实力。

    这也就说明,她之前警告自己的那些话,其实是为了自己好,不过这样一个在一开始就为自己好的人,却在下来的两场比赛中都对自己漠视不理,这实在有些异常。

    想着想着,苏小满竟忘了夏婉柔还在等着自己说话。

    “小满?”

    直到夏婉柔出声提醒,她才晃然回过神来,心不在焉的摇摇头,“她性子冷的很,向来独来独往,从没跟任何人说过话。”

    夏婉柔倒是没多想,她握住小满的手,抿唇安慰:“别多想,放轻松,明天就是第四次比赛了,只要能过这次比赛,就可以和专供给皇宫绣品的绣娘比试,届时定可大开眼界。”

    ”我也很期待。”小满将秦春的事情暂时放下,抬眸对着夏婉柔笑道。

    能够参与第四次比赛的人总共只有四位,除却小满外,还有两位和她年纪相仿的绣娘,分别是秦春和于燕,而一位年级稍大些的则是已经参加过几次比赛,已经很有经验的吴萍。

    五个人还算相熟,但也只限于知道对方的名字,其余的一概不知。

    到了比赛那天,四个人前前后后的来到那个小院,一依次坐在属于自己的位置上。

    “哎,这次的桌上怎么没放着绣线啊?这个钱袋又是来做什么的?”小满有些诧异。

    一旁的吴萍冷哼一声,仗着自己曾参加过两次有些经验,故而对着苏小满讽刺道:“这都不知道?这都是第四次比赛了,难道你还指望着江家给你准备绣线吗?”

    “可是——”小满还想说些什么,但江启明已然到了台上,她只好闭嘴。

    江启明清清嗓子,“绣娘的手艺很重要,但挑选合适的绣线的本事仍旧不可或缺,所以今天需要大家拿着桌上的钱袋去购买绣线,并在一炷香的时间内回来完成绣品。”

    话音刚落,吴萍即刻起身走了,小满也忙拿过钱袋起身往外走,香烛已经点燃,为保证能完成绣品,她一点时间都不能耽搁。

    “江大人,我的钱袋里的银子不知道被谁拿走了。”

    就在小满走到门口的时候,忽然听到身后的秦春冷冰冰的说了这么一句。

    她回头,看着秦春的手死死的捏着钱袋,脸上隐有泪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