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七十七章 请缨上战场
    “老爷?”管家上前,俯身提醒:“老爷,时间到了,绣品都交上来了,可以开始甄选了。”

    江启明晃然回过神来,这才轻咳两声起身,他照例慢慢悠悠的在绣品前走了一圈,将看得上眼的全都留下,却也没说多余的话,就这么走了。

    此次被筛下去了大概七八位,现在只剩下了不到十家店铺的绣娘,小满和秦春自然顺利通过。

    “第三次比赛仍旧在五天后,大家照例前来即可,不用带针线。”

    被筛下去的人各自上前领了自己的绣品回家去了。苏小满本想找秦春搭话,但对方行色匆匆,只一个眨眼就没了踪迹,她只好叹口气,拿着自己的绣品出去了。

    小院的门打开,先出来的是那些被筛下来的绣娘,大多都垂头丧气的拿着绣品离开,而后的才是通过此次甄选的店铺绣娘。

    看见小满走出来,珍珠忙迎上去,“夫人,您通过了吧?”

    小满闻言不由瞥了这丫头一眼,抿唇道:“你怎么知道?”

    “夫人虽然低着头,但是脚步轻快,而且还走在最后头,最关键的是,我瞧着这绣品精致大方,定能过这次的比赛。”珍珠嘴甜,将苏小满里里外外夸了个遍。

    苏小满不由笑了笑,搭着珍珠的手上了马车回店铺去。

    刚下马车,一直等在门口的夏婉柔忙上前,“怎么样,过了吗?”

    “没有。”苏小满撇嘴。

    “啊?!”夏婉柔一惊,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前几次不是都好好的,怎么这次却

    看着夏婉柔慌张的神色,一旁的珍珠不禁噗嗤一声笑了,“魏夫人,您别听夫人瞎说,她逗您呢。”

    “这么说,你过了?”夏婉柔拉着小满的手,喜不胜收。

    苏小满调皮一笑,但却比不得之前兴奋,“那是自然。”

    不过她心里藏着事,总觉得秦春有些怪,但对方又总躲着她,惹得小满这心里更加别扭,所以眼下就算有天大的喜事也勾不起她的兴趣来,更别提只是过了比赛这样的事情。

    看出对方的心思,夏婉柔拉着苏小满进了店铺,又带着她上了小阁楼,将放在桌上的书信递到她怀里,“喏,陆离的信。”

    “又来信了?”小满也顾不上想秦春的事了,她忙接过信,百般小心的拆开,看着熟悉的字体和称呼,她鼻尖一酸,险些落下泪来。

    见状,夏婉柔知趣的悄声离开,还顺便关上了门。

    陆离已经离开将近两个月了,加上这一封,小满一共收到了三封信,只是信中大多都是关心,并没有讲述多少边关战事。

    拿着这封不知道经过了多少人手的信,小满却依旧还能感觉到陆离的气息,她的双手哆哆嗦嗦的将信纸展平,将信中的内容看了一遍又一遍。

    虽信中只字未提战事,但苏小满看着这张略显褶皱的信纸,看着这信纸上的墨点,她好像能感受到陆离是在何种情况下写下的这些文字。

    那么冷的天,那么紧张的战事,那么恶劣的条件,他却还坚持不懈的给自己写信,苏小满将信纸放在心口的位置,情难自抑的低低哭出声来。

    这场仗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与此同时,皇宫内的御书房,皇上将桌上的奏折狠狠的扔到地上,震怒:“什么叫苦守不住?什么叫不得已放弃,怎么这么快就丢了一座城?!”

    伏在地上的群臣一个哆嗦,半晌没人敢应答。

    “魏修远!”

    随着皇上的怒喝,魏修远忙不迭抬头应道:“皇上。”

    “你不是说只要能将陆离请回来,那就一定能守住边境吗?现如今边城都被他给弃了,陆离在干什么?你的保证呢?!”

    天子的怒火,谁也承受不住。

    眼下这种情况,只有沉默才能应付过去,可魏修远偏偏是个不走平常路的,他叩头行礼,不急不慢道:“回皇上的话,臣相信,陆离有他的方法,这边城不过五日肯定便能夺回!”

    “你这意思,陆离是故意将边城让给蛮夷的?”皇上挑眉,冷冷的问道。

    魏修远面不改色,“再过五天便知。”

    “若是五天后陆离毫无动静怎么办?”皇上步步紧逼。

    旁边的臣子都出了一身的冷汗,各个颤抖着不敢说话,平日里和魏修远交好的几个臣子都扯着他的衣摆。示意他不要再说了。

    但魏修远却恍若未察似的,坚毅道:“若五日后边城还未夺回,那臣自愿上前线助陆离一臂之力!”

    没等其他大臣求情,皇上慢慢悠悠的点了头,“行。”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天子开了口,余下的人自然不敢在多说什么,只是这一旦出了御书房,大家都纷纷走商圈劝说。

    “魏大人啊,你未免太意气用事了。”

    “这朝野上下谁不知道你和陆将军交好,但他是武将,你是文臣,打仗这事儿和你八竿子打不着干系,你怎么能主动请缨去战场呢?”

    “魏大人啊魏大人,你真是太糊涂了。”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就连跟着魏修远的小厮都听出了事情利害,他自知自己劝不动魏修远,故而在回家后便随便找了个由头出了府,一溜烟跑去了满柔成衣坊。

    小厮直接将此事告知了夏婉柔,希望她能帮着劝一劝。

    “你说什么?魏修远要上战场?!”夏婉柔起身,手中的茶杯都跌到了地上。

    一旁的小满听完后也急的冒了汗珠,她没注意魏修远要上战场这一说,只刚听到陆离弃了边城,她这心猛地揪了起来,耳边嗡嗡的,再也没能听到别的话。

    这皇上怪罪与否还两说,只说陆离居然这么快就弃了一座城,按照小满对男人的了解,对方根本不是胆小懦弱的人,若非情不得已,他怎么会弃城?

    若不是他受了重伤,还是他被人威胁,亦或者还有什么难言之隐

    北境条件那么艰苦,陆离这么多年都没带过兵,他还能承受的住吗?自己给他做的那两身棉袄还能御寒吗?

    小满想着想着不免的落下泪来,她悄悄拿着帕子擦去泪珠,只是眼圈还是红红的,根本掩饰不住哭过的痕迹。

    “叩叩叩——“

    阁楼的门响了,红玉过去开门,“大人?”

    夏婉柔蹭的起身,模样较往日不知严厉了多少,她几步走到魏修远面前,愤愤指责:“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你怎么”

    话说到一般,夏婉柔先抑制不住的哭起来,“你就算要去北境,也该跟我说一声才是,怎么突然就在皇上面前打了包票,到时候若是”

    接下来的话她没有说下去,毕竟小满还在场,方才的话小满也听的清清楚楚,她不敢因自己的失言而惹小满伤心。

    “好了,你别听这个小子说的话,我几时说要去北境了?”魏修远握住夏婉柔的手,带着她坐下,然后拿过她的帕子为夏婉柔擦去泪水,“别哭了,眼睛都红了。”

    小满见状红了脸,她起身,“既然魏大哥和婉柔姐还有话要说,我就先下去了。”

    “等一下。”魏修远叫住她,“你是不是也担心陆离?你先坐一下,等我把这件事情解释清楚了再下楼也不迟。”

    说着,魏修远将阁楼上的窗户关好,又饮了口茶,这才开始讲述事情的始末。

    他和陆离从小一起长大,对彼此的心性是再了解不过的,虽然后来因着身体原因一个习武一个从文,但两人也经常一起探讨兵法,因此,魏修远对陆离擅长使用的几个兵法很是熟悉。

    新上位的蛮夷为人激进,又极看重面子,陆离自然也知道这一点,所以这次丢失边城,想必是对方故意为之。

    至于他后续的做法,魏修远也猜得到,所以才会这样大言不惭的在皇上面前保证,陆离绝对会在五日内夺回边城,并顺势给蛮夷重重一击。

    “原来如此,不过陆离不会有危险吗?万一那蛮夷发现自己被耍了,岂不是会”小满揪心。

    魏修远拧紧眉毛,“战场上这种事情很常见,不过陆离既然敢兵行险招,想必他也做好了完全的措施,应该不会有事的。”

    夏婉柔听完魏修远话的早已松了口气,但看着小满忧心的模样,她不由得想劝一劝,”小满,你别担心,既然修远这么说了,想来陆离应该也没事。”

    不过经过刚才这一出,夏婉柔心中也清楚,旁人再怎么劝都是没用的,除非本人亲自来解释。

    但是这陆离才出征一个多月,哪里能这么快回来,而且现在刚弃了边城,就算五日后能顺利击溃蛮夷,那书信就算快马加鞭送回来也得好几天,这样算下来,至少还得有半个月才能知道边境的具体情况。

    想到这儿,夏婉柔不免又叹了口气,将目光落在魏修远身上,她凑近了低声埋怨:”都怪你,无端闹出这么大动静来,惹得小满伤心!“

    魏修远又是无辜又是无奈:“我哪儿知道消息会这么快传到你们这儿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