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七十六章 抢风头是会吃苦头的
    “不错,过了。”

    江启明轻飘飘的一句话,惹得苏小满整个人都好似飞起来一样,她兴奋的抓住夏婉柔的手,恨不得抱着对方蹦起来庆祝,“婉柔姐,我们过了!”

    “我听到了。”夏婉柔也是打从心眼里为她开心,她宠溺的看着小满跟个孩子一样蹦蹦跳跳的,嘴角的笑愈发温柔。

    周遭的人投过来或羡慕或嫉妒的目光,但容不得她们继续羡慕下去,台上的江启明已经陆续开始点出其他通过初赛的绣品。

    被点到名的人全都兴奋的尖叫了一声,除却和苏小满紧挨着的那个女孩,她始终淡淡的,就算是得知自己通过了初赛,也只是微微抿了抿唇,没有多余的神色。

    苏小满看的奇怪,但因着和对方不认识,也没多问。

    不知何时,江启明已经点完名离开,直到他离开也没有点到的绣品则是落选了的,没有被选上的人低低的叹口气,灰着脸去台上拿过绣品回家去了。

    剩下的十几位绣娘则是顺利通过初赛的,待落选的人一一离开,站在旁边的管家上台,拔高声调:“剩下的各位都是可以参加五天后的第二次比赛的,还烦请大家五天后准时到达。”

    “第二次比什么?”台下有好奇的新人问道。

    台上的管家抿了个笑,“内容当场宣读,绣线和布料等也是由我们准备,大家只需按时来就行了。今天天色不早了,大家可自行回家去了。至于这台上的绣品,大家可以拿回自家店铺售卖。”

    说完,管家也离开了,大家自行拿过自己的绣品,各自回家。

    小满和夏婉柔上台拿过自己的绣品,刚要下台时就被一女子拦下,小满皱眉,这不是方才那名神色淡淡的女人吗?

    她方才还是一副对什么都不关心的模样,就连自己的绣品过了都不甚欣喜,但现在却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显然是有话要对两人说。

    夏婉柔皱了下眉,虽不知发生了什么,但还是好脾气的问道:“这位姑娘,你有事吗?”

    “苏小满是吧?”那女子调了下眉,眼睛死死的盯着苏小满。

    小满没想到对方居然知道自己的名字,她下意识点点头,“怎么了?”

    那女子看了一眼她们手中的绣品,旋即又转身扫视了周围。

    过了初赛的人大多在管家离开后也就各自回去,故而现在小院内只剩下三人,愈发显得僻静了。

    院内的角落里有一大株爬山虎,郁郁葱葱的爬满了一整面墙,翠绿的叶子随风飘扬,偶尔可以看到灰白色的墙面。

    只是偶有一阵风吹过,墙角翠绿的叶子下却不是灰白色的墙面,而是

    “在初赛就这么抢风头,日后你会吃苦头的。”那女子确认周围没人后,才这么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

    小满的视线忙从爬山虎上收回来,不解的看向眼前的姑娘,但还没等她问出个所以然来,对方却已经转身走了,根本没有给两个人追问的机会。

    想着方才对方说的话,小满不由低头瞥了一眼自己的绣品,纳闷:“绣的好也不行吗?”

    她究竟是什么意思?

    “小满,人都散了,我们也赶紧回去吧。”夏婉柔出声提醒。

    苏小满点点头,拿着绣品离开了。

    到了店铺,苏小满心中还想着在小院内那女人说的话,对方究竟是什么意思?是想让自己低调一点?还是

    翡翠给苏小满夹了菜,却不见她动筷,她不由问道:“夫人,您想什么呢?”

    “翡翠,我”苏小满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说起,她只好将目光投向夏婉柔,皱眉问道:“婉柔姐,你说那个姑娘究竟是什么意思啊?”

    夏婉柔放下筷子,“我总觉得,那姑娘是想提醒我们些什么,但是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总觉得怪怪的。”

    翡翠在一旁听得愈发急了,“夫人,到底出什么事了?”

    无法,苏小满只得将今天在小院内发生的事情详细的讲了一遍。

    听完,翡翠却说;“夫人,肯定是她嫉妒你的手艺,所以才这么吓唬你,想让你隐藏自己的实力,这样一来,你不就有可能被筛下来了吗?而她,就可以顺理成章的继续往下走。”

    “这倒也有可能,不过我总觉的她不是这样的人。”小满摇摇头,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她总觉得奇怪,但又说不出来,尤其是想到那姑娘在江启明宣判她通过初赛后那张神色平淡的脸,苏小满更觉的不对劲。

    见她这幅样子,夏婉柔叹口气,安慰;“小满,不管她到底是什么意思,你总得先把饭吃了,反正我们已经通过了初赛,五天后就是第二次比赛了,你要专心一点,不要再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了。”

    “就是,没准那个丫头就是故作神秘,想让夫人分心呢!”翡翠附和。

    苏小满摇摇头没说话,继续心不在焉的吃饭,但脑海中却时不时闪现那姑娘的一言一行,让她无法静下心来。

    距离第二次比赛还有五天,苏小满终日在阁楼翻阅夏婉柔送她的那些书和绣品,偶尔坐的累了就下楼转转,看着店铺内越来越多的客人,小满的心情也越来越好。

    转眼间五天时间到了,这天店铺内忙的很,夏婉柔实在挪不开身,只好让苏小满带着珍珠去了比赛的小院。

    按照规定,婢女是不能进去帮忙的,只能在外等候。

    “夫人,您万事小心。”珍珠帮小满整理好衣服和头发,低声叮咛。

    苏小满笑笑,“放心,至多两炷香的功夫我就出来了,你在外好生待着,千万别乱跑,省的我怕出来了找不到你。”

    刚说完,院内就传来了敲锣的声音,小满顾不上再叮嘱别的,她拍拍珍珠的肩膀,然后转身进了小院。

    院内已经摆好了绣架,绣架旁放着桌椅,共有十三桌,桌上摆放着绣线、小剪子,还贴着名字,大家需遵循桌上的名字依次坐下。

    小满很快就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她下意识的四处看了看,想要找到上次跟自己说话的那个姑娘,可巧的是,她刚转身就看到那姑娘就坐在自己身后。

    对方显然也注意到了小满,她冷冰冰的看了一眼苏小满,“比赛马上就开始了,你看我做什么?”

    见对方主动跟自己搭话,小满不禁抿了个笑,她又凑近了些,压低声音问道:“姑娘,上次你跟我说的话,到底是——”

    “我什么时候跟你说过话,你认错人了吧。”没等小满说完,那姑娘就冷冰冰的打断了她。

    苏小满“哎”了一声,还想再说些什么,那姑娘却扭过脸去不再看她了。

    小满咬了咬唇,伸长了脖子往那姑娘的桌子上瞧了一眼,只见那红底的纸上写着“秦春”二字,想必这就是这姑娘的名字了。

    她有意想唤一声,但看着对方冷若冰霜的模样,显然是不想搭理自己,小满也没在自讨没趣,故而转过身开始摆弄自己桌上的绣线,没再回头。

    大家已经按照次序依次坐下,没一会儿后,江启明上台。

    跟在他身后的,还有四位低头捧画的小厮,待江启明大手一挥,这四个小厮也随即展开了画卷。

    “梅、兰、竹、菊,这次的比赛大家可自行选择这四幅画中的任意一种进行创作,无任何其他要求,一炷香的时间,大家开始吧。”

    说完,旁边的管家又敲响了锣,守在香炉旁的小厮将香烛点燃,这比赛就算开始了。

    小满不急不慌的在纸上描好的图样,然后又在布上比划了一会儿,修修改改的,直到自己满意,这才捻开绣线准备绣菊花。

    上次她绣了红梅,这次小满想尝试个不一样的东西。

    正值夏季,外面的蝉鸣一声高过一声,三心二意的绣娘被外头的蝉鸣烦的错了手,一个没注意绣线就缠了一大团,无论如何也解不开。

    台上的江启明见了冷哼一声,虽没说话,但这一声冷哼却让那绣娘更加慌乱,拿着剪子的手也不由得颤了下,底下的绣布瞬间就出现了个大口子。

    眼看着那柱香已经燃去了大半,绣娘自知无望,也没了挽救的心思,便兀自坐在那儿垂头丧气的埋怨。

    “既不想比了,也不要再坐在这儿影响别人,出去吧。”江启明放下茶杯,沉声命令。

    绣娘被迅速拖了出去,小院内又恢复了安静。

    没一会儿,锣声再次响起,“比赛结束,上交绣品。”

    随着管家的一声令下,底下的众绣娘忙进行最后的收尾工作,小满将最后一个线头剪去,这才起身活动了下脖子,第一个将绣品交了上去。

    金黄色的菊花开的热烈而放肆,每一片花瓣都那么张扬,好似要将自己的最后一分生机都展现出来,好能为萧败的秋天添上几分生机。

    江启明的目光似是钉在了那金黄色的菊花上,连管家小声提醒他可以开始甄选了,他竟也没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