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七十五章 这是谁绣的
    虽不知珍珠和红玉为什么对杜掌柜恶意这么大,但老周秉承着少说话多做事的风格,还是退了回去,没再多问。

    珍珠看着还放在桌上的食盒,对着王启努努嘴,“趁现在没客人,赶紧把食盒给人家还回去,省得他再借着拿食盒来跟夫人说话。”

    “好,我这就还回去。”王启乖乖应下,旋即收好食盒就往百味斋的方向走去。

    上次也是他还的食盒,故而百味斋的小二一眼就认出了他,忙叫出自家掌柜的去接。

    杜掌柜从后厨走出来,一边擦手一遍笑:“这次的早餐怎么样,苏掌柜还吃的惯吗?”

    说他没有别的心思那是假的,不过杜掌柜多年未续弦,又一心研究菜式,很少和外界来往,所以有的时候显得不是很合群,讨好人的方式也有些笨拙。

    王启是个机灵的,一听杜掌柜这样说,他忙笑着感谢:“杜掌柜的手艺名不虚传,您都做掌柜的了,手艺还这么好,我们店里的伙计都对您的手艺赞不绝口呢!”

    “苏掌柜没吃?”虽早就被人拒绝,但被王启这样明明白白的说出来,杜掌柜还是有些失落。

    闻言,王启笑道:“我们家掌柜的早上就在府中用过早餐了,所以不饿,还请杜掌柜见谅,我们将您精心做的早饭给吃了。不过杜掌柜这店里这么忙,还是专心照顾店里的生意吧,我们掌柜的不经常在外吃饭。”

    杜掌柜笑笑,将食盒收好,却没说话。

    王启眼看着时间差不多了,该说的话也都带到了,故而也就借着店里人手不够的理由告辞。

    待王启走后,杜掌柜脸上的笑瞬间消散了大半,他看着被消灭的干干净净的碗碟,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

    “掌柜的,您又去那儿送饭了?”后头的小二探出身子,瞅着干干净净的食盒问道。

    杜掌柜叹口气,“送是送了,可人家不吃,哎。”

    小二转了转眼珠,“掌柜的,您莫非是看上这位苏展柜了?”

    要知道,他还从没见掌柜的对谁这么上心呢,又是送午饭又是送早饭的,为了做早饭肯定还特地起了个大早,这种种行径,实在异常。

    “倒也没那么粗俗,我只是觉得和这位苏掌柜性情相投,想和她交个朋友罢了。”杜掌柜感慨。

    小二闻言不免“哎哟”一声,忙从柜子后出来,压低声音劝道:“按理说,您是掌柜的,想做什么都轮不到咱们说话,可这回,我必须得劝您一句,以后千万别再跟这位苏掌柜来往了!”

    杜掌柜不解,“为何?”

    “您有所不知,这位苏掌柜的除了是满柔成衣坊的掌柜,她还是咱们东岚赫赫有名的镇国将军陆离陆大将军的妻子,是皇上亲封的一品诰命夫人,人家是个有主的人!”小二压低了声音,唯恐两人的对话被别人听去。

    早上店内吃饭的人很多,饶是小二和杜掌柜再小心,旁边桌的一个男人也早已支起了耳朵,零零碎碎的听去了不少。

    “她既这么尊贵,又何须自己开店呢?难道是她和那位将军过的不合意?”杜掌柜纳闷。

    他每天不是在百味斋的厨房,那就是在自家的厨房,鲜少与人接触不说,对上京的八卦流言更是一概不知,所以对于小二说的这些,杜掌柜一知半解,根本没有完全听明白。

    小二不免又叹口气,将所有事情都讲了个遍,然后道:“所以啊,人家也有意避着您呢,您也不要再上赶着献殷勤了。”

    说完,小二又道:“掌柜的,这上京内多少女人想要嫁给您,您若有看中的自可娶回家去,只是这有夫之妇,您可千万不要再想了。”

    杜掌柜也不是不明事理的,之前不知道所以才对苏小满百般讨好,现下得知她和陆离感情深厚,自是不回去掺和其中,更不想因自己的疏漏给给对方召去流言。

    对于杜掌柜心思的转换,满柔成衣坊内自然无人得知,王启送去食盒后赶回来,将自己对杜掌柜说的话一字不落的向珍珠复述了一遍。

    “对,就是要这样,彻底断了他的念想。”珍珠有些愤懑的抱怨;“明明知道咱们夫人是有丈夫的人,却还要一次又一次的来送饭,这不是明摆着败坏我们夫人的名声呢嘛。”

    一旁的红玉走过来劝道:“好了,既然王启已经跟杜掌柜说了,想必他也不会再来了。”

    “最好是这样。”珍珠噘着嘴,随手将手边的布料叠整齐。

    阁楼上,苏小满将自己心中所想的花样画下来,然后放下笔递给夏婉柔看。

    夏婉柔轻轻展开白纸,看着上面的那一大枝还覆盖着雪花的红梅,不由得惊叹:“真是太漂亮了!我都能想到绣出来的模样,白雪红梅,实在是太美了!”

    现在还只是白描的花样,颜色都未上,但夏婉柔就是断定这幅绣品绣成后绝对会惊艳四座。

    被这样毫不吝啬的夸奖,苏小满再次红了脸,她抚平白纸,抬眸用亮晶晶的眸子看着夏婉柔,咬着唇小心道:“婉柔姐,我还有一个不情之请,不知道你能否答应我。”

    “你说。”

    苏小满将一旁的书展开,翻到自己折了角的那一页,指着上面的那诗说道:“我想在绣品上绣上这首诗,但是我的书法不好,所以还麻烦婉柔姐帮我写好,我好照着你的笔迹绣上去。”

    这样的绣品可谓是独一无二,定能在明天的比赛上出彩。

    “这样是蛮好的,不过时间这么赶,你能在明天之前绣好吗?”夏婉柔还是有些许的担忧。

    小满甜甜一笑,“当然没问题。”

    第二天,两人拿着忙了一天的绣品去了城西的议事厅,因着是算好了时辰来的,所以当二人赶到时,屋内只有三两个人。

    之前来参加商议的大多是各家店铺的掌柜,但今日来的都是绣娘和伙计,所以女人占多数。

    两人放下绣品,小满靠在椅背上歇口气,看着自己忙活了一整天的绣品,心生满足。

    褐色的枝丫上满是大朵大朵半开半拢的红梅,这些红梅艳的如火一般,尤其是在层层白雪的衬托下,娇艳和清冷两种风格混合在一起,竟也不觉得突兀。

    再加上绣品左上角的那一首字体娟秀的小诗,更是拉高了整幅绣品的层次。

    “哇,你们绣的这是红梅吗?好漂亮啊!”

    “没想到你们居然绣了这么大幅的作品,这么短的时间内,绣工还这么精致,我真的好佩服你们啊!”

    “你们就是那家新开的满柔成衣铺的掌柜?我老早就听说过你们的名号了,看来今年你们一定能拿个好名次。”

    听着众人的赞赏和祝福,小满脸颊微红,一个个的谢了过去。

    她心想:之前那个小厮还说比赛里勾心斗角,人人都互相防备,但现在看来,大家好像还挺和谐的嘛,也没有他说的那么可怕。

    “小满,你想什么嗯?”夏婉柔看她出神,不由得小声问道。

    苏小满将自己方才心中所想说了出来,然后笑道:“这样一来,我终于能轻松点了,否则啊,我总觉得有人要害我似的。”

    闻言,夏婉柔笑笑,“现在只是初赛,自然没必要紧张,那小厮说的是往年的最终比赛,咱们能不能到最后还两说呢,你别瞎紧张。”

    两人说话的功夫,来参加比赛的百十余家店铺渐渐到了,其中成衣坊的店铺总共有二十余人,他们被单独引领到了一处僻静的小院中,然后按照旁边管家的吩咐将自己的绣品一一拿了出来。

    绣品被下人一一放到高台,没一会儿,决定这二十余家店铺谁去谁留的人便到了。

    一看来人是江家主事江启明,底下的人纷纷议论起来。

    “江家的主事今年亲自参与甄选啊?”

    “好奇怪啊,往年不都是江家下面的总管甄选吗?今年怎么换他了?”

    “管是谁选呢,能过不就得了。”

    “你们是今年新来的,不知道,这江启明可严格了,看来这次我的绣品是凶多吉少了,哎。”

    小满听到旁边众人的议论,不免的也跟着有担心起来,她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紧紧的盯着江启明,一颗心砰砰砰跳得越来越快。

    她的那幅红梅傲雪在台上最边缘的地方,小满眼睁睁看着江启明一步步的朝自己的绣品走过去,这不由更加紧张起来。

    忽的,一双温暖的手握住小满的手,她忙看过去,却见正是夏婉柔正温柔的看着自己。

    对方朝她笑笑,用口型说道:“别担心。”

    小满轻舒口气,闭上眼睛在心中默念:自己就是来见见场面,被筛下来也没关系,反正下一年还有机会,她这是刚开店,被筛下来很正常,这都是正常的,千万不能紧张。

    江启明站在那副红梅傲雪旁,目光扫视台下众人,低沉发问:“这幅红梅是谁绣的?”

    苏小满忙举起手,声音有些许的颤抖:“是我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