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七十四章 肯定不是什么好意思
    话都说到了这份上,小满自然不好意思再拒绝,她和夏婉柔一人一双筷子,细细的将菜品尝了一遍,自然是对杜掌柜大加赞赏。

    “好吃就好,那你们先吃,我先回店里忙,等着下午打烊了我再来收食盒。”说着,杜掌柜就要往外走。

    小满忙叫住他,“杜掌柜,等会我们回去的时候将食盒给你送过去就好,您别白跑这一趟了。”

    杜掌柜回头一笑,“也好。”

    两人早早的就去了议事厅,直到现在才回来,期间滴水未进,早已饿的前胸贴后背,现下杜掌柜又送来这么美味的菜,自是很快就全都吃完了。

    待红玉和珍珠将府中做好的饭菜送来时,两人自是无心饮食,珍珠得知两人吃的是杜掌柜送来的饭后,不由低叹口气:“夫人,您以后还是少写跟杜掌柜来往吧。”

    “怎么了?”苏小满疑惑。

    珍珠又叹口气,将杜掌柜送来的食盒收拾好,低声解释:“这杜掌柜的媳妇早些年死了,这些年杜掌柜一直都没有再娶,他平日里一心钻研菜式,鲜少与外人来往,更别提续弦了。渐渐地,大家也知道这杜掌柜无心娶妻,这样一来,也就没有媒婆再去登门介绍。”

    说到这儿,珍珠顿了下看了一眼小满的神色,这才继续说道:“可现在杜掌柜竟然主动来给您送吃的,若是这事一传十十传百的让大家都知道了,大家肯定要议论您的。”

    苏小满不知上京人言可畏,珍珠也是为了她好,所以才这样大胆的提出来。

    眼下陆离正在外打仗,小满在上京内缺少人保护,珍珠没大本事,故而也只能劝她自保。

    可夏婉柔自小长在上京,却也从未听说过这样的事情,她皱了下眉,“珍珠,这样的事情我怎么从未听说过?”

    “您自小长在深闺,嫁人后又鲜少出门,自然不知道这些事情。”红玉解释。

    如此一来倒也说得通,不过经珍珠这样已提醒,夏婉柔也猛然警觉起来,她也不由劝道:“小满,虽说咱们身正不怕影子斜,但这样的事情咱们以后还是注意些,省的外头的闲言碎语更难听。”

    小满心想:就算自己百般顾忌,但外头的闲言碎语不一样肆虐?想来,只要那些人看你不满,就算你事事谨慎,他们也要鸡蛋里挑骨头说你的不是。

    不过,想归想,小满还是乖乖的应下了,“我知道了,既然这样,那等会儿打烊之后,这食盒便又店里的伙计送过去好了。”

    “对,这样也好。”夏婉柔点头。

    初赛就在后天,小满许得尽快腾出时间做出一副绣品来,不过她现在思来想去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好,只能无聊的到处闲逛。

    一直到打烊的时候,小满也没想出来到底该做什么。

    和夏婉柔回府的路上,小满愈发愁眉不展,不知道该绣什么,见状,夏婉柔柔声问道:“小满,可是还没有头绪?”

    苏小满耷拉着头,眼睛盯着绣着粉花的鞋尖,闷声道:“婉柔姐,我也不知道怎么了,一想到后天就要去比赛,我这心怦怦乱跳,脑子也跟一团浆糊一样,什么都想不出来,更不知道该绣什么好。”

    “之前在碧水村的时候,你绣的那些花啊、鸟啊,都挺不错的,我保证,那样的绣品拿到比赛上也是可以获得名次的,小满,你不要太紧张了。”夏婉柔安慰。

    上京高手如云,哪里又有夏婉柔说得这么简单呢?小满心里也知道,对方说这些不过是想要安慰自己罢了。

    她叹口气,闭上眼睛靠在软垫上,“婉柔姐,我好怕。”

    她怕自己会输,怕会给陆离丢人,怕别人会拿鄙夷和不屑的眼光看她,她看起来处变不惊,什么都不怕的样子,其实内心却怕得要死。

    从碧水村到上京,从一个农家女猛然变成威名赫赫大将军的夫人,变成一品诰命夫人,小满还没来得及适应新身份和新环境,陆离却又不得已远赴北境。

    这其中的辛酸与不安,是旁人根本无法想象和体会的。

    忽的,一双温暖的手落在小满的肩上,她忙睁开眼睛,却见是夏婉柔正一脸温柔的看着她。

    见小满睁开眼睛,夏婉柔弯了弯唇角,温柔的说道:“小满,试着把这一切都想的简单一点,那样你会轻松很多。”

    “可是,婉柔姐,我”小满咬着唇,欲言又止。

    “我们的店铺开张不到一个月,却已经能参加这样的大比赛,小满,只是这样我就已经很满足了,你呢?”

    小满咬着唇,不由得再次低下头去。

    半晌,直到马车都到了魏府,前面的车夫催促,小满才猛地抬起头来,只是这一次,她的目光和适才已大不一样,她看着夏婉柔,“谢谢你,婉柔姐!”

    夏婉柔温婉一笑,”时间不早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嘴上说着早些休息,但夏婉柔回到府中后还是没能放下心,她去了魏修远的书房,将和绣艺有关的书全都找了出来,还顺带着将自己早些年在上京内购买的一些绣品也翻了出来。

    看着夏婉柔翻箱倒柜的模样,魏修远头疼的揉了揉眉心,“婉柔,你这是做什么?”

    “后天就是比赛了,我提早做准备。”夏婉柔头也不抬的回答。

    这其中有些绣品还是往年大赛的获胜者的作品,她现在找出来,好让小满学习一下对方的优点,不至于她在这样害怕下去。否则,就算小满绣艺再出众,被害怕的情绪困扰,她也很难绣出好的绣品。

    看着她为了小满尽心的模样,魏修远叹口气,只得帮着她一起找,“我帮你找,看你翻的这儿乱的,等会又要让下人进来收拾。”

    夏婉柔侧身甜甜一笑,“谢谢夫君。”

    次日一早,两人用过早饭后便一齐坐马车去店铺内帮忙,看到小满眼下那一片乌青,不用问就知道对方肯定是熬夜了。

    夏婉柔叹口气,本想教训对方,但一想到自己和对方也不相上下,故而硬是将到了嘴边的话咽下去。

    她将自己找了半夜的书和几方手帕递过去,“小满,这是往年一些获胜者的绣品,你闲来无事可以看看,好能理出些头绪来。”

    “哇,婉柔姐!真是太谢谢你了!”小满如获至宝一般接过手帕和书,欣喜的像个吃到糖的孩子。

    见状,夏婉柔顿觉半个晚上的辛劳都不算什么。

    “夫人,店铺到了。”

    扶着珍珠的手下了马车,苏小满进门后刚要和店铺里的伙计说话,却见旁边突然走过来一人,他手中拎着食盒,面上带着憨憨的笑,可不正是杜掌柜。

    有了珍珠的提醒,苏小满谨慎的很,她忙退后一步,扯了个淡淡的笑:“杜掌柜,您来做衣裳?”

    对方手中拎着食盒,她怎么会猜不到杜掌柜是来做什么的,之所以这样说,是想要提醒杜掌柜罢了。

    只不过,杜掌柜好像并没有听明白她的意思,反而将食盒递过来,笑道:“苏掌柜早上还没吃饭吧?我正好要到店里去,这是我在家研发的新菜式,苏掌柜要不要尝一尝?”

    又要尝菜,苏小满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杜掌柜,多谢你一番好意,只是我和小满已经在府中吃过早饭,恐怕没办法帮您试菜了。”夏婉柔上前解释,特地不动声色的将小满拉到了自己身后。

    见状,小满连连点头,故作遗憾:“对啊,杜掌柜,这次真是不好意思,要不然,您还是去找别人试菜吧?”

    杜掌柜面上的笑有些僵硬,不过他却还是将食盒放到了桌上,“我若再拿回店里也肯定要凉了,店里的伙计应该还没吃饭吧?大家分着吃了吧。”

    说着,不容的苏小满等人拒绝,杜掌柜却已转身走了。

    老周从后面探出身子,皱眉不解:“苏掌柜,您说着杜掌柜到底什么意思啊,怎么三天两头往这儿送饭?”

    “管他呢,有免费的吃的还不乐意,老周,给。”说着话,店里的其他伙计早已将吃食给分了,一点没剩。

    珍珠见状不由气得跺了跺脚,“夫人,你看看他们。”

    小满摆摆手,“吃就吃吧,不然放着也是浪费。”

    说着,她挽过夏婉柔的胳膊,“婉柔姐,我刚刚看了这本书有点想法,你随我上去想一想,看看绣这个花样好不好。”

    “好,我陪你去看看。”

    两人上了楼,留下三个伙计和两个婢女,眼下刚开门,时间尚早,店里还没人来。

    老周吃完了油条擦了擦手,瞅着一旁的珍珠,还是没想明白这究竟怎么回事,他不由再次探出身子来问:“珍珠姑娘,你说这杜掌柜究竟什么意思啊?”

    红玉朝着门口啐了一口,“肯定不是什么好意思!”

    “就是,”珍珠撇着嘴随声附和:“你们呀,以后都不准让他来,也不许吃他的东西,省的败坏了咱们夫人的名声,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