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七十二章 陆将军来信了
    小二瞬间觉得手心的银票太过烫手,他犹犹豫豫的看向那几桌的客人,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那几桌的客人来的比苏小满等人晚多了,故而桌上的饭菜才只略微动了动,根本还没吃完,现在贸然将他们的碗碟扔出去,这恐怕

    “怎么,我说的话没听到?”苏小满冷哼。

    小二的眉毛拧成了个疙瘩,他耷拉着眉眼,嘴角撇着,哭丧着个脸,难看极了。

    之前那几桌客人是如何羞辱苏小满的,这小二倒也多多少少听到了些,可

    他还是没敢动手,只是将手中的银票又放回了小满桌上,“夫人,这要是被我们掌柜的知道了,我可就甭想继续在这儿干了,您体谅体谅我,行吗?”

    苏小满心软了些,但一想到方才那些人的羞辱,还有自己店里的伙计耷拉着脸的模样,她这怒火又猛地窜上来。

    她将银票推到伙计面前,“要么,把你们掌柜的叫出来,要么,让那几桌的人过来给我道歉。”

    “这”小二更为难了。

    两相权衡,再加上小满已经降低了要求,这小二琢磨了许久,最终还是去请掌柜的了。

    这大厅内的气氛早已变得不一样,被小满指着要扔出去碗碟的那几桌也没再动筷,两方人较着一股子劲,谁都不肯轻易认输。

    不多时,一高高瘦瘦的,大约三十多岁的男人从后厨的地方钻出来,随着小二走到苏小满面前,只见他先是十分客气的鞠躬作揖,然后自我介绍道:“夫人好,我就是这百味斋的掌柜,我姓杜。”

    “杜掌柜,我是苏小满。”苏小满同样客气的介绍了自己,然后未等小二说话,自己便将方才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讲了一遍。

    其实小二去请掌柜的时候,也将事情大致讲了一遍,只不过苏小满讲的更细致,而且毫无添油加醋,这不由得让旁边几桌的客人更加不安。

    这事儿本就是苏小满等人占着上风,那几个人也只没想到会引起这么大的风波,现下看到掌柜的都来了,其中一人十分识趣的起身,走到了苏小满面前。

    “陆夫人,方才是我们不对,还望您原谅。”

    苏小满听完冷哼一声,十分不屑的扭过脸去。

    连本想打圆场的夏婉柔等人也十分瞧不上此人的作风,他若既瞧不上小满,那便一直硬气下去,结果他一看到掌柜的来了就笑嘻嘻的换了张脸来认错,这样的人太可恶。

    杜掌柜见人主动来认错,也是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准备劝架:“苏掌柜的,咱们同为生意人,您看人家既然知错,您不妨——”

    “杜掌柜,”苏小满打断他的话,正色道:“可容我跟他说几句话?”

    “您请便。”

    说着,苏小满转身正视那个男人,虽比对方矮了大半,但小满气势却不输半分,她挺直了脊梁看着对方,眉眼冷冰冰的,“你说了那么多,现在道个歉就想了事?我告诉你,没那么简单。”

    那人面子上过不去,却还死鸭子嘴硬:“那你还想怎么样啊,我这都亲自给您道歉了。”

    “按照您的道理,我无缘无故、有的没的当众羞辱你一通,然后再大发慈悲的向你道歉,是不是这件事就能这么揭过去了?”苏小满咄咄逼人,虽没移动半分,但对方早已有些受不住的后腿几步。

    那个男人涨红了脸,方才还嬉笑的脸登时变得青一阵白一阵,好不精彩。

    杜掌柜见状忙站出来打圆场,“苏掌柜的,按您的意思——”

    “要么,让我当着大家的面羞辱你一顿,要么,还是按照我原来的意思,将他桌上的碗碟全都扔出去,杜掌柜你不用担心,所有的损失我来承担。”苏小满冷声道。

    那人的脸色犹如猪肝一般,他定定的站在原地,想要说些什么,但一看苏小满那咄咄逼人的劲儿自知自己也说不过她,便又只能垂下头来。

    看杜掌柜迟迟不说话,苏小满立刻又拍出一张银票,“掌柜的,您看这办!”

    此话一说出话,无异于在变相的逼迫杜掌柜。

    夏婉柔心中也带着气,故而对于苏小满此举只有赞赏没有忧虑,再者说,只要能出这口恶气,夏婉柔也恨不得拿出几张银票来。

    “你!你这女人真是刁钻!”那人忽的又变了脸色,开始羞辱小满,“不就是有几个臭钱吗?瞎显摆什么呀?有钱你还来百味斋吃饭,你怎么不去庆蜀斋?你这个婊子荡妇,睡了多少个男人才有了这么几两银子,你瞎显摆什么,当谁没有似的!”

    闻言,杜掌柜的脸色忽的沉了下来。

    他只听说有小二说有客人说了几句难听的话,但他却不曾想竟难听至极,况且这话里还明里暗里贬低了一通百味斋,他如何不生气?

    故而,还没等苏小满说话,那杜掌柜先发了话,只见他大手一挥,怒喝:“给我把他桌上的东西都给我扔出去!再也不允许这几个人来我们店铺吃饭!“

    得了展柜的命令,小二再也不敢含糊,几个人忙将他们桌上的饭菜碗碟都断了出去,其中一个年纪小的嘟囔一句:“这么多碗碟都扔了,怪可惜的。”

    “可惜什么!这样的人用过的东西我都嫌脏!都扔了!”杜掌柜怒喝。

    没一会儿,他们桌上的东西早已都撤的干干净净,那人脸色愈发不善,但眼下连掌柜的都帮着苏小满,这又是再人家的地盘,他再也不好多说什么。

    他们一行人气冲冲的走出去,却不想天色渐暗,有人不小心踩到了菜叶子脚滑,“咚”的一声摔了个四脚朝天。

    小满扬眉吐气的松口气,转过身来向展柜的行李,然后将银票递过去,“杜展柜,多谢。”

    “不用。”杜掌柜没有接银票,“这样的人来我们百味斋吃饭,简直是白瞎了我们的饭菜!苏掌柜,你是个爽快人,今天这一餐饭我不能收你的钱,至于这碗碟钱自然也不用您出,还望您别生气。”

    苏小满微微一笑,“多谢杜掌柜,我们日后一定经常来关顾。”

    桌上的人终于都松了口气,大家见展柜的都帮着小满,脸上又恢复了笑,这时候,小二也恰好将苏小满之前点的菜全都装好了送上来。

    “杜掌柜,时间不早了,我们就先告辞。”

    一行人告别离开,看着几人背影,杜掌柜轻舒口气,心情舒畅许多。

    他转了个身,正欲回到厨房继续研究新菜谱时,身后的小二忽的叫住他,快步走上前将一张银票递到了杜掌柜面前。

    杜掌柜皱眉,“这是?”

    “刚才收拾桌子的时候看到的,应该是苏掌柜留下的饭钱。”小二如实回答。

    闻言,杜掌柜忙又往门口看了一眼,只可惜那行人已经走远,连背影都看不太清了。

    “掌柜的,您看——”小二拿着银票不知道该怎么办。

    杜掌柜轻轻一笑,随手将银票塞到怀里,然后问道:“听说这掌柜的是城东成衣铺的掌柜的?她家叫什么名字,我好拜访。”

    “好像是叫满柔成衣铺。”

    回到府中的苏小满在翡翠的伺候下拆卸了朱钗,然后又用热毛巾擦了脸,正准备歇下,刚出去的翡翠忽然又喜冲冲的跑进了屋内。

    苏小满支起身子,“怎么了?”

    翡翠将一直藏在背后的书信拿出来,笑道:“陆将军来信了,夫人快拆开看看!”

    这府中下人不多,但大家却都知道小满和陆离感情深厚,故而一旦有了书信,这下人也不敢耽搁半分,便忙送到苏小满的卧房。

    小满忙伸出手接了,今日也不知怎么了,往日做绣活时灵巧的不得了的那双手忽然就颤抖起来,哆哆嗦嗦的摆弄了许久都没拆开书信。

    “夫人,我帮您打开吧?”翡翠看不下去。

    苏小满倔强的咬着唇,“不用,我自己能行。”

    她只是太激动了,太兴奋了,陆离已经离开一个月有余,书信却才只互通了两封。往日忙的时候还好,但若是一闲下来了,小满总爱乱想。

    边境苦寒,陆离在书信中却决口不提,小满总担心他会出事。

    “撕拉——”

    书信被打开,翡翠忙端起一旁的烛火,好能让夫人看清信上的字。

    翡翠微微调了下烛火,好让光更亮些,她凑近了,看着信上刚毅的字,不由得念出声:“小满,转眼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不知道你

    “翡翠!”小满脸颊通红,在烛火的映照下愈发红艳,她咬着嘴唇,嗔怪:“你怎么把信的内容读出来了,太太羞人了!”

    “怎么了嘛。”翡翠到底还是个十几岁的小丫头,没觉得有丝毫不妥。

    见状,苏小满羞的藏在被子下的脚胡乱蹬了两下,撒娇似的央求:“翡翠,你先出去吧,好不好?”

    翡翠噘嘴:“为什么不让我看啊,夫人,您和将军到底——”

    “哎哟,珍珠,我求求你了,你出去吧,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