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七十一章 都给我扔出去
    “啊?没人闹事啊?”珍珠有些懵,“他们就是说话声音大了点,店里排队的人以为他们要插队,所以争辩了两句,后来才发现搞错了。”

    说着,珍珠从身后拿出一份朱红色的请柬,“他们来就是来送这个的,说是过两天有个什么会,要邀请两位掌柜的也去。”

    苏小满不由打趣夏婉柔,“姐姐,若你刚才不管不顾的下了楼,那误会可就更大了。”

    夏婉柔难得的红了脸,为掩饰尴尬,她起身拿过珍珠手中的请柬,“这是谁递过来的请柬,可有说名字?”

    “好像是城西的江家,但来的那小厮说了一大堆,具体要做什么,我也不清楚。”珍珠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回道。

    城西的江家

    苏小满来上京虽有一段日子了,但因为前段时间一直在家憋着,后来又开了店铺,整日忙的连饭都顾不上吃,所以对于这上京里的大门大户,除却那个经常来找茬的石玉,其余的一个也不认识。

    看着夏婉柔小心翼翼拆请柬的模样,小满好奇道:“这个江家是什么来头,我之前从没听说过。”

    刚说完,请柬也拆开了,展开里面的信,只见开头先是请了两位夫人的安,再往下看才是他们递请柬的真正目的。

    原来,这上京内成衣铺、首饰坊、胭脂铺、织布局如云,更有几家是世代的皇商,专门给皇宫的主子们供应衣服首饰的,他们每年都会举办一次比赛,虽无实际的意义,但因着这几年异军突起,有好几次的比赛都被新人拔了头筹,这几位世代皇商的自是不乐意。

    再加上这上面也有意要打压愈发张狂的皇商,所以便愈发提拔这些新人,大有让他们取代这几位老皇商的意思,所以这几年的比赛大家都憋着一股狠劲,谁也不让谁。

    原本这比赛只邀请上京内出了名的大家族和几位皇商,但近几年门槛放低,但凡是上京内叫得上名号的商铺都可以参加,最不济的,想要给自己铺子镀层金边的铺子,掌柜的可以交钱参加,但这些不过是走个过场,好炫耀自己曾和皇商出席过同一场比赛罢了。

    各个铺子有自己擅长的项目,所有的项目需经过五次比赛,然后才能入围最终的比赛,决定谁是赢家。

    不过因着皇商是最先发起比赛的人,在加上他们各个项目都有涉猎,平日里做的都是专门供给皇宫的用品,所以他们只需参加最后的比赛即可。

    夏婉柔本以为自家的店铺怎么也得过几年,等到铺子生意稳定了之后才能拿到这张请柬,但眼下这请柬竟这么快就送上门来,她自然是欣喜坏了。

    她拉着小满讲了许久这比赛,还将最近几年拔得头筹的新铺子给小满细细的数了一遍,说完,夏婉柔又感慨一声:“不过,虽说人家是新铺子,但至少也都开了三四年,他们若是刚刚长成的少年,那我们就只能算是刚出生的小孩。”

    “刚开张,小孩儿又如何?”苏小满将邀请函塞到请柬里,笑道:“这不眼下也有请柬递过来了?婉柔姐,你放心吧,既然我们拿到了请柬,那就一定够格去参加这次的比赛。就算是输了,我们还能去这次会上长长见识不是?”

    夏婉柔温婉一笑,点点头,“你说的对,就当是去长见识了。”

    现在的小满总归是比陆离刚走的时候精神了许多,那时候的小满日渐消瘦,对任何东西都提不起兴致,夏婉柔还以为小满就要一直这样倾颓下去。

    后来提议开店铺也只是为了分散小满的精神,不至于让她日日想着陆离,但没想到,苏小满却对此如此上心,而且还把铺子经营的这么好,夏婉柔自然欣慰。

    店铺里的其他伙计知道了这件事,纷纷开心的不得了,小满更是开心,趁着天还早,她早早的让伙计打烊,然后带着一群伙计出门去吃饭。

    一路上,三个伙计也开心的不得了,尤其是王启和账房小郝,两人一路叽叽喳喳的讨论个不停,赞赏苏小满和夏婉柔的话说了足足有上百句。

    这样的伙计惹得珍珠和夏婉柔的婢女红玉笑个不停,一行人说说笑笑,转眼就到了百味斋。

    百味斋是上京风评最好的一家店铺,因分量大、味道好而广受好评,虽说较普通店铺价格稍贵,但相较于庆蜀斋来看,这百味斋的价格已经够公道了。

    “苏掌柜,我们今天真的要在这儿吃饭啊?”王启站在百味斋门口,瞅瞅自己身上的普通粗布衣裳,没敢踏进门。

    夏婉柔笑道:“反正是苏掌柜付钱,你们担心什么,走,我们今天放肆吃。”

    和这些人相处这么多天,夏婉柔也没了那么多拘束,和他们相处起来就算是普通朋友一样,她抛却自己的身份,和这些伙计打成一片。

    苏小满豪气道:“没错,现在还只是百味斋,以后我有了钱,还要请你们去庆蜀斋吃饭呢。”

    “真的?”夏婉柔促狭笑着问道。

    苏小满顿时蔫了下来,讪笑:“那个,咱们还是先进去吃饭,早点吃完早点回去休息。”

    庆蜀斋还是太贵了,无论她以后赚多少钱还是舍不得,苏小满也就是说说而已。

    其他伙计也知道,不过能有苏小满这样平易近人的掌柜已经很满足了,而且她还亲自带着自己来这儿吃饭,就算不去庆蜀斋,就算不来百味斋,他们照旧会对苏小满和夏婉柔忠心耿耿。

    七人进了店铺,特地坐在了较为安静的角落内,苏小满命两个婢女也坐下,这才开始点菜。

    几个人的装束的迥异早已吸引了大半的视线,现在又看到两位夫人随性的婢女也上了桌,旁人的目光也就更奇怪了,几乎整个大厅内吃饭的食客都在看着苏小满这一桌。

    不过还好苏小满等人坐在角落,又没有做过分的行为,所以旁人也只是时不时的往这边看两眼,并未敢大声议论。

    七个人满心欢喜,光顾着点菜,竟也没注意到这些目光,他们自顾自点了菜,便说说笑笑的等待着小二将菜端上来。

    一份萝卜排骨汤、一份银耳枸杞汤,两份炒青菜,再加上两份熟牛肉和几盘凉拌的小菜,加上两大盘饺子,大大小小的盘子填满了桌子。

    几个伙计原本还有些不好意思,但在小满和夏婉柔的催促下,珍珠和红玉率先动了筷子,其余人扭捏了片刻,也随即拿起筷子吃起来。

    不知几时,旁边渐渐传来一些高高低低的议论。

    “你们快看,他们那桌上的婢女和主子一起吃饭呢,好奇怪啊。”

    “那个是不是满柔成衣铺的掌柜吗?怎么和店里的伙计一起吃饭啊?好没规矩啊。”

    “嘁,一个村里来的野丫头知道什么规矩,就算飞上枝头变凤凰了,也改不了野鸡的本性。”

    老周年纪大了,是最怕别人会因为自己而被连累的,他第一个放下筷子,为难的看向苏小满,“掌柜的,您看——”

    苏小满面不改色,仿若什么都没听到似的打断老周的话:“老周,你可得多吃点,我已经让伙计又做了几道菜,等会儿你们回去的时候一人带上一点,给家里人吃。”

    “夫人,反正我和红玉也吃饱了,还是先来伺候您们吧。”听着那些人的议论,珍珠都坐立不安,她小心翼翼的瞧着小满的脸色提议。

    夏婉柔担心的看着苏小满,明明都是坐在一起的,可那些人就是非要议论小满,而不敢对自己有半句非议,不就是看着陆离此时不在上京,看中了她娘家无权无势,觉得小满好欺负吗?

    她担心的握住小满的胳膊,想要劝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只好一直握住她的胳膊,好能让对方知道自己是支持她的。

    苏小满也足够硬气,直到每个人都吃饱了饭,都没有允许他们任何一个起身。

    不过好好的一顿饭吃的却憋屈的不得了,每个人来时脸上的笑都消失了,谁也仄仄的不敢说话。

    小二来结账的时候,苏小满直接从怀里拿出了一张一百两的银票,她狠狠的将银票拍在桌上,似是借着此举来发泄怒火一般。

    小二吓得一颤,“客官,您”

    “他们那几桌的钱我付了。”小满起身,指着方才议论自己最放肆的那几桌,皮笑肉不笑道:“你们不用付钱了,我替你们付。”

    那些人一脸懵,不知苏小满此举何意。

    就连夏婉柔都以为苏小满被气傻了,居然要给这些人付钱。

    小人也愣在原地,屋内吃饭的人都停下了筷子,想要看看苏小满究竟要做什么。

    苏小满又拍拍银票,“不够?”

    “够、够了,”小二收下银票,颤巍巍问道:“客官,还有何吩咐?”

    苏小满素手一指,道:“把他们桌上的饭菜,还有碗碟顺带着一起扔出去,该赔多少钱我一文不差的赔给你!你现在马上把他们桌上的东西都给我扔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