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六十八章 所说句句属实
    “听见了,你们都听见了?”石玉在门口转着圈的叫嚷:“这家店铺没按时间做好衣服,如今反倒合起伙来欺负我的婢女,连我这石家的小姐敢辱骂,这还有何道理,这简直就是个黑店啊!”

    “石姑娘,你不要血口喷人!”珍珠气不过,“明明是你这婢女在我们店内大吼大叫,还砸了东西,如今你却倒打一耙,反怪起我们来!”

    石玉翻了个白眼,很是不屑:“小红都说了,是你家的铺子没按时间做好衣服,所以她才说了几句不中听的话。小红这丫头我清楚,脾气爆,说话也直,但纵然如此,这也不是你们欺负小红的理由啊,父老乡亲们,你们说对不对?”

    说着,石玉走到门口,拿着帕子似哭非哭的掩着眼睛,“分明就是你们家的不对,如今反倒怪起我们来,罢了,本小姐也不缺这几件衣服几两银子,这衣服我们不要了,银子也就当打发叫花子,不过你总得把我的婢女放了才是。”

    一番话说得声情并茂,硬生生扭转了事实黑白,惹得看热闹的老百姓也纷纷相信了石玉的这套说辞,扭过脸来指责苏小满。

    出去的伙计被石玉带来的小厮扣押在一旁,店内的人又被围观的路人堵在门口出不去,目前想要通知官府来解决是不可能了。

    夏婉柔略略扫了眼店内,看着散落在地上的算盘珠子,还有被撕成两半的账簿,心知石玉是存了心来闹事,大抵是想要借着这一出来抹黑成衣铺罢了。

    成衣铺的生意本就不好,若是围观的人真的着了石玉的道,恐怕这日后的生意愈发艰难,小满也肯定会更加着急担忧。

    她暗自捏紧了拳头,难得的主动站出去,“石姑娘,你说我们店铺内没有按照约定做好衣服,是真的吗?”

    “魏夫人方才也听我那婢女说了,事情可不就是这样的么。”因着对方是夏婉柔,石玉态度好了不少,但仍有些轻狂。

    话音刚落,之前一直默不作声的小伙计不甘的说道:“掌柜的,我们早就做好了石姑娘的衣裳,昨天还亲自送去了石府!”

    此言一出,门外看戏人的议论声更大,石玉大声咳嗽两声,“你说送去了石府,那我问你,是谁接的衣裳,又是谁给你签的字?”

    衣裳一旦做好,如若客人有要求便可以亲自送上门,因着石玉的钱已经全部付了,所以送上门的时候便不再收钱,只需让接收衣裳的人签字,证明已经收下衣裳即可。

    昨天是这伙计亲自送去石府的,所以他既然记得真切,故而中气十足的回道:“昨天是一位大约十七八岁的姑娘接的衣裳,她说自己不会写字,便按了红泥按了手印,就按在我们铺子里专门做衣裳的订单簿子里!”

    石玉冷哼一声,却没说什么。

    反倒是小红大吼起来:“你胡说,我们府上根本没有不会写自己名字的丫鬟!你定是送错了人,或者是根本没做衣裳,所以编出这套说辞骗我们的!”

    伙计气极,想要反驳,但却被

    夏婉柔却是点头,柔声道:“珍珠,你去瞧瞧阁楼上放着的簿子瞧瞧,石姑娘的衣裳到底送去没有,若真的如石姑娘的婢女所言,不用石姑娘动手,我便要第一个整治你们!”

    她这样一说,石玉不免有些心虚的瞅了一眼小红,但小红很快地点点头,似是在告诉她一切无虞。

    一直在旁边冷眼看着的苏小满自然没有错过这一幕,她垂眸暗自思忖,心中隐有不安,她也不敢耽搁,即刻去找珍珠。

    成衣铺的订单都被整整齐齐的放在阁楼上,急用的、需在几日内完成的、绣工有格外要求的,这些都被伙计分成一摞一摞的,方便查看。

    现下成衣铺刚开张没几天,订单也不多,自然略一看就能找到石玉的那份。

    珍珠这么久都没回去,再联想小红和石玉的那几个眼神,苏小满几乎已经确认石玉命人在订单上做了手脚,否则按照珍珠的个性,不会拖沓这么久。

    不出苏小满的预料,她刚上阁楼,就看到珍珠仓皇收起手中的订单簿子,她的脸涨得通红,眼眶中隐隐含泪。

    “可是出事了?”苏小满皱眉问道。

    珍珠忙将订单簿子递过来,急的声音中都带了哭腔:“这好好的,订单簿子被人撕了好几张,不只是石玉姑娘的,还有别的客人的单子,也都被撕走了。”

    她们是早就得罪了石玉,这原也不打紧,只是现下其他客人的订单也被毁了,要知道,客人的尺寸、要求可都记在这上边,现下没了,这可不是要将这为数不多的客人全都得罪走?

    怪不得珍珠急的都快哭了,苏小满一颗心也是扑通扑通跳得飞快,石玉就在楼下等着,自己该怎么办?

    “夫人,咱们得尽快想个法子。”珍珠催促。

    苏小满看着被撕去了好几张的簿子,心中着急,但一时间让她想法子还真想不到,簿子被毁,如何才能证明店铺里的伙计已经送去石府了呢?

    “噔噔蹬——”

    有人上来了!

    珍珠愈发着急,拽着小满的袖子不断的晃,“夫人,怎么办?!”

    苏小满攥紧了手中的簿子,又瞥了一眼小阁楼的门,心中一横,吩咐道:“珍珠,你敢从这儿跳下去吗 ?”

    “啊?!”珍珠瞪大了眼睛。

    虽说这儿只是个小阁楼,但好歹也是二楼,不管不顾的从这儿跳下去,纵不会摔死,也会摔断腿。

    “珍珠,我拉着你,你从这儿跳下去,尽快去找魏修远大人来,就说咱们铺子里遭了窃贼,让他带着官差来抓人!听懂了没有,务必要将事情闹得越大越好!”苏小满便拉着珍珠往窗边走边叮嘱道。

    珍珠害怕的缩着脖子,探着身子往下面看了一眼,纵然心中再不情愿,也只得应道:“那夫人定要抓住了我,否则若是我摔断——”

    “呸呸呸!别说那些不吉利的,快,我送你下去!”

    珍珠先是爬上窗户,然后一只手拽紧苏小满的胳膊,另一只手则是小心翼翼的扒住窗框,仔细掂量两下后,这才闭上眼睛,认命一般的松开手落下去。

    “砰——”

    还好底下是个卖菜的摊子,珍珠虽摔得腿有些痛,但好歹没出事,她兴奋的又蹦又跳,顾不上给菜贩子道歉,便忙一瘸一拐的去找魏修远。

    苏小满得以松口气,趁着人还没到,她小心翼翼的将阁楼的桌椅板凳全都轻轻的放倒在地,花和摆件也全都移了位置,随后她捏紧被毁的簿子,佯装慌乱的打开门,恰好撞见石玉。

    “不好了!”苏小满大喊:“阁楼失窃了!我们的东西都被人偷走了!”

    石玉脸色突变。

    夏婉柔被小满的呼声吸引来,惊慌道:“好端端的,怎么会失窃呢?!都丢了什么东西,小满,你没事儿吧?快下来,让我看看!”

    苏小满佯装后怕的拍着胸口,不断的呼气吸气,甚至还颤抖着肩膀,任谁看了都要相信。

    只唯独石玉半信半疑,她狐疑的跟着两人下了楼,看着苏小满害怕的抓紧夏婉柔的胳膊,眉间的褶皱愈发的深。

    她趁几个人不注意看向小红,用口型无声道:“究竟怎么回事?”

    小红也是一脸懵,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石玉心中愈发怀疑,她转着眼睛仔细打量着苏小满,猛然想起了很忙,“苏掌柜的,你那衷心的狗奴才哪儿去了?”

    闻言,苏小满下意识的身子一僵,不过还好她现在被夏婉柔护在怀中,这动作不甚明显。

    她揉揉眼睛,咬着唇哭诉:“婉柔姐,我刚上去被那乱七八糟的模样吓坏了,你不知道,可吓坏我了,呜呜呜——”

    石玉冷哼:“掌柜的别顾左右而言他啊,我们的事儿还没解决呢!还不快说,你致使你那奴才干嘛去了!”

    “婉柔姐,我好怕啊。”苏小满照例哭诉,权当没听到石玉的叫嚷。

    夏婉柔忙揉揉她的头,轻声安慰。

    两人在一旁自顾自说话,竟全然忽略了石玉,她愈发不满,转身吩咐小厮:“给我上去搜,务必把那个狗奴才给我找出来,还有那簿子!满柔成衣铺这个黑店必须关门!”

    话音刚落,门口的人群忽的让出来一条路,只见魏修远携一队官差走进来,他先是扫了一眼角落的夏婉柔和苏小满,旋即又将目光落在石玉身上,冷声道:“我听说,这儿失窃了?”

    一见他来了,苏小满也懒得在继续装下去,她忙起身,“对,我们这儿的簿子不知道被谁偷去撕了好几张,以至于石姑娘来这儿闹事,硬要说我们没给她按时送衣裳!”

    这一番话中气十足,哪里还有半分惶恐害怕的娇弱模样。

    石玉心知自己被耍了,当下又被苏小满揭发,她不甘心的对着苏小满叫嚷:“你胡说,你血口喷人!”

    “若经魏大人查明我所说的句句属实,石姑娘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