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七章 辞退伙计
    满柔成衣铺也开张三四天了,除却第一天不知道是何缘故生意不太好,余下的几天都是一天更比一天好,短短几天,已经有了回头客。

    但苏小满看着账簿,仍有些担心。

    过两天店铺的优惠就会撤下来恢复原价,到时候,这些顾客还回来光顾吗?小满很是忧虑。

    “叩叩叩——”

    苏小满合上账簿,“进来。”

    门吱呀一声被推开,珍珠护着蜡烛走进来,看到小满还在看账簿,她不由多嘴劝道:“夫人,已经亥时了,您快去歇息吧。”

    苏小满摇摇头,“店里的帐还没整理完,我再看一遍就去休息。”

    珍珠无奈,只得将书房内燃尽的蜡烛移开,换上自己刚带来的新蜡烛,然后她又极其小心的挑亮烛火,好能让小满看的更清晰些。

    开张已经三四天了,夫人白天在店里忙碌,晚上还要在书房琢磨许久,这短短几天内,夫人又瘦了不少。她看着心疼,次次都劝夫人要早睡,但夫人只是嘴上答应,身子却不见动弹,时间一长,她更是彻底没了法子。

    眼看着新点燃的蜡烛也即将燃尽,珍珠不由出声提醒:“夫人,子时了,您还不去歇息吗?”

    “你先去休息吧,我一会儿再回屋。”小满头也不抬说道。

    珍珠皱眉,“那您——”

    小满抬起头拍拍珍珠的背,“店铺的生意不是很好,我得想个法子,你累了就先去休息,不用管我。”

    话虽这么说,但珍珠深知作为奴才的本分,她还是乖乖的陪伴苏小满处理完店铺的事情,然后端来热水伺候小满洗漱,然后才放心的回屋睡下。

    次日,苏小满早早的和夏婉柔一起乘车去了店铺内,看着店内稀稀落落的几个人,苏小满不由得叹口气。

    夏婉柔安慰:“咱们才刚刚开始,切莫操之过急。”

    第一次开店,能够相安无事顺顺利利的开起来,夏婉柔已经很开心了,况且开店铺本就是为了让小满有事可做,不至于整日仄仄的,所以她对现状很满意,并无过多的要求。

    相反的,小满觉得既然要做一件事情,那就一定要做到最好,就像她小时候跟随村里的那位老嬷嬷学习手艺,也是不做到最好誓不罢休。

    更何况铺子已经开张,整个上京内的人都知道将军夫人成了掌柜的,她就更不能中途放弃,丢陆离的面子。

    小满拉了拉夏婉柔的衣袖,“婉柔姐,你跟我来一趟,我有话跟你说。”

    夏婉柔点头跟着小满去了小阁楼,两人将阁楼的门关好,然后各自坐下。

    “小满,你想说什么?”夏婉柔轻啜一口茶,慢慢悠悠问道。

    相较于夏婉柔的轻松惬意,眉头紧锁的苏小满显得分外严肃,她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对方,认真道:“婉柔姐,我想把这些活计全都辞退了。”

    夏婉柔忙放下茶杯,瞪大了眼睛,“你说什么?”

    一旁的珍珠也随之惊呼,“夫人,现在有这么多伙计您都要忙到半夜,若是让这些活计都走了,您怕是连睡觉的时间都没了!”

    夏婉柔十分惊讶,“小满经常半夜才休息?”

    若不是珍珠提起,她从未注意过这些,毕竟两人不在同一处住着,而且小满也从未提起,夏婉柔竟也忽视了这些问题。

    怪不得这几天早上看小满的脸色都不太好,夏婉柔还以为是她没休息好,没想到竟是这样的原因。

    一听到夏婉柔问起,珍珠便竹筒倒豆子一般将这几天的事情全都说了出来,末了又道:“魏夫人,您快劝劝夫人吧,她若是在这样下去,身子迟早要熬坏的。”

    “小满,你这是何苦呢?”夏婉柔拉过小满的手,有些无奈的叹口气。

    苏小满目光坚定,似是打准主意要将这些活计全都弄走,她皱眉解释:“婉柔姐,店铺开张这些天的流水你也看到了,相较于普通刚开张的店铺,我们店铺的生意实在太差了,再这样下去,咱们的铺子迟早要关门的。”

    而且,光是城东这一条街上就有三家成衣铺,各个都是老铺子,已经积累了大量的顾客,和他们相比,满柔成衣铺根本毫无优势,纵然有经验丰富的伙计又有什么用呢?

    而且伙计毕竟是伙计,纵然发现了店铺的问题也不会提出来,小满日日看账簿看到深夜,也深觉自己对店铺内的事情知之甚少,根本配不得称呼为掌柜的。

    听她说完这些,夏婉柔也不知该如何劝解,她叹口气,“那我们总不能全都将伙计们赶走吧?至少得留下一两个,对了,还有做衣服的师父也得留下一两个,否则就我们两个人,还不得忙坏了?”

    事情到了这一步,夏婉柔已经看出来,小满是真心想要做好这家店铺,既然如此,她便也投入心力来帮小满,所幸她整日无事,也没有后顾之忧。

    “婉柔姐说的对,不过关于做衣服的师傅,我也想让他们都离开。”小满抿抿唇,看着夏婉柔并无异色才敢继续说下去,“来我们店铺做衣服的人也不多,我自己一个人也忙得过来。而且我们现在刚刚起步,必须把每件衣服都做好,那些师傅的手艺没的说,不过我还是有些不放心。若是日后忙了,再请师傅也不晚,婉柔姐,你觉得如何?”

    夏婉柔无奈,但却不得不同意:“好好好,都按照你说的做。不过既然我也是这家的掌柜,那就不能只让你一人吃苦受累,这样吧,你每天来铺子的时候喊我一声,我就算再愚笨,帮你端茶倒水还是没问题的。”

    目的达成,苏小满又变成了那个说话都会脸红的姑娘,她抿唇笑笑,“既然这样,那婉柔姐便帮我们算账吧?你这么聪明,又读过不少书,肯定可以胜任。”

    “你还真是不客气。”夏婉柔佯装生气。

    苏小满握着夏婉柔的手撒娇摇晃,两人身后的婢女掩唇轻笑,屋内的气氛顿时轻松不少。

    两人正说说笑笑的商量店铺接下来该怎么做,楼下便突然传来一声巨响,“砰”的一声,惹得小阁楼的桌子都微微颤抖了下。

    珍珠立刻警觉起来,“我下去看看,两位夫人千万不要轻举妄动。”

    虽说上京是天子脚下,这城东街又向来安宁,但谁也保不准这儿永远都不会有事。珍珠匆匆忙忙的从楼梯跑下去,恰好撞见石玉的婢女小红叉着腰在店铺内大喊大叫,好不嚣张。

    同是婢女,珍珠也没再怕的,她直接冲上前按住小红的两条胳膊,然后对着旁边的两个伙计大吼:“有人闹事都不管?亏你们还是男人,难道连个女人都制不住吗?!”

    伙计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忙上前一左一右的按住小红的肩膀,彻底的控制住。

    “这是怎么了?”石玉摇着团扇慢慢悠悠的走进来,看到小红被按住,她佯装惊讶的皱眉惊叫:“哎哟,这是干嘛呢,好端端的,扣住我的婢女做什么?”

    珍珠冷哼一声,她心知自己惹不起石玉,也懒得回应她。

    她转身跟一旁的伙计低声道:“快去官府,就说有人在将军夫人的店铺里闹事,让他们快来抓人!”

    “是。”伙计低声应下,忙着出门去官府,却不想刚出门没两步就叫石玉的小厮扣下,跪在地上半点不得动弹。

    珍珠见状有些急了,她径直走到石玉面前,心不甘情不愿的行了个礼,“石姑娘,您这婢女无端在我们店铺内闹事,现下您又让小厮扣住我们的伙计,这是何道理?”

    石玉不屑的翻了个白眼,轻哼:“道理?你一个狗奴才还敢跟我讲道理?”

    “照石姑娘的说法,谁才能跟你讲道理?”苏小满从楼上下来,声音淡淡,面色冰冷。

    夏婉柔紧随其后被婢女搀扶着下楼,面露不悦。

    石玉没想到,夏婉柔竟然也在,她掩着团扇轻咳两声,故作无辜:“你这掌柜的怎么当的,店里的伙计无缘无故扣下我的婢女,如今还想着去官府恶人先告状,我生气呵责奴才两句都不行吗?”

    “恶人先告状?呵,还真是呢。”苏小满讽刺道。

    “你!”石玉跺脚。

    眼看门外汇聚的人越来越多,石玉和苏小满又要吵起来,夏婉柔忙站出来劝架:“石姑娘,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若你真的受了委屈,也好现在讲出来,让我们还你个公道。”

    这话说的中肯,石玉也没理由再撒泼无赖。

    她轻咳一声,委屈道:“前几日你这店铺刚刚开张,我和婢女小红来这儿买了好多东西,期间还订下了几套衣服,说是要今天来拿。但今日小红早早的就来取衣服,可直到现在都没回去。我担心自己的婢女,前来看看,却不想恰好看到这个狗奴才欺负小红,我这能不生气吗?”

    说着,小红也立刻哭诉起来:“我早上来取衣服,这些伙计都说还没做好,我不过气恼说了几句不好听的话,他们就这样欺负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