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五章 也就是个小士兵
    一旦听说此事,魏修远连饭也顾不上吃便匆忙下了山找人证了。

    夏婉柔没想到小满竟能同意陆离上战场,她拉着小满的手,特地趁陆离不在问道:“小满,你是怎么想的,我记得你之前好像不是很同意陆离离开。”

    自古以来征战沙场的人都很少能够毫发无伤的回来,更何况陆离还是要作为主帅出出征,敌人的所有箭头都必定会对准他。

    这样的情况下,小满居然还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相通,夏婉柔觉得实属不易。

    “婉柔姐,我只是个村里的姑娘,不懂什么国家大义,可我听陆离说,蛮夷一旦突破我们东岚的防线,那我们这个小村子也迟早会遭殃。”小满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而且陆离心里是装着这天下的,我也留不住他。”

    夏婉柔拍拍她的手,安慰:“放心,陆离武功高强,又颇有经验,一定会平安归来的。”

    小满重重的点头,十分认真的应道:“对!”

    总归过段时间就要走了,家里的兔子、野鸡还有年前腌的肉都必须得尽快处理掉,恰逢魏修远夫妻这几日来做客,陆离便将院子里的野鸡杀了炖汤喝。

    大锅里的鸡汤咕嘟咕嘟的冒着香气,夏婉柔不会做别的,小满便让她去烧火,两人在柴房内说说笑笑,转眼就做好了饭。

    这个时候,魏修远也回来了。

    只是,他神色严峻,脸色倒比刚下山的时候还要难看,也不知经历了些什么。

    陆离搭上他的肩,“怎么了,找人证的事情不顺利?”

    岂止是不顺利,简直到了难以前行的地步。

    魏修远叹口气,将自己下山后的经历细细讲了一遍。

    他知道村子有人见过李树带着礼品去城里拜访县丞李森后,便匆匆忙忙下了山去找人,可谁知他一直问了一路,都没人说知道这件事。

    直到他快走出村了,才有人说好像见过,可那人一听要去县衙里作证,吓得连话都说不清楚,最后没等魏修远说完话就跑了。

    “不应该啊,”小满疑惑的看向陆离,求证道:“那天你不是听人说过吗,而且事后我还听到好多小姑娘议论这件事,按理说这件事应该会有很多人知道的。”

    陆离拧紧了眉,“的确蹊跷。”

    闻言,夏婉柔问道:“是不是村子里的人觉得去县衙作证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还是他们被人告知了不能说这件事”

    说到最后,她的声音越来越小,似是突然想到其他事情似的。

    “李树大小也是个村长,你们说,会不会是他提前威胁了村民?”夏婉柔大胆猜测。

    魏修远点点头,“不排除这个可能性,但是这样一来,没有人肯出堂作证,那李树的罪名也没办法判定,他很有可能就会这样逃脱制裁。”

    一想到这儿,魏修远愈发遗憾,本以为能直接将这一条线都端了,却没想到这个李树如此谨慎小心,他们不仅没能在赃银中查到半点线索,现在连人证都被李树提前做了手脚。

    “算了,先不提这件事。”陆离自知抓获李树的希望渺茫,他也不想再为难好友,毕竟对方也不是专职破案的,他拍拍魏修远的肩,“先去吃饭吧,我们详细谈一谈边境蛮夷的事情。”

    魏修远应声:“好。”

    听到两人谈论的事情,小满突然弥漫出几丝不舍,自己是真的要离开这个生活了十几年的小村子了。

    等自己走后,也不知道父亲能不能照顾好自己,若是张秀芹再惹是生非,那父亲又该怎么办?

    一连串想下来,小满愈发难受了。

    饭后,因想着小满还要去娘家告别,所以魏修远夫妻两人早早离开,但却留下了那匹马,好让陆离和小满过几日后方便离开。

    小满坐在床边,看着摆满了床的布头、绣线,还有年前赵掌柜送她的几匹没用完的料子,她几不可闻的叹口气,眼眶中泛起酸意。

    自己是真的要走了。

    跟父亲告了别,去城里的时候顺便再知会赵掌柜一声,大概也没其他可以告别的人了。

    小满深吸一口气,轻轻揉了揉眼睛,开始收拾行李。

    “小满。”男人低声唤道。

    她停下手转过身去,挤出个略有些勉强的笑,“怎么了?”

    陆离上前,什么也没说直接将女人搂到自己怀里,他的下巴抵着小满的头,许久后轻轻叹口气,说道:“委屈你了。”

    低着头的小满咬了咬唇,故意忽视了这个话题,“快别闹了,我还要收拾行李呢,一会儿还要去家里给爹告别。”

    说着,她突然想起了什么,忙挣开陆离的怀抱,走到墙角打开箱子,将自己之前藏在那儿的银子全都拿了出来。

    这些银子中有陆离之前交付给她的,还有一些是小满自己卖绣活赚的银子,虽中途花去了一些,但现在多多少少加起来总共也有二百两银子。

    小满打开装着银子的红布包,抬眸,眼睛亮亮的看着陆离,“我有些不放心父亲,所以想——”

    “我知道。”陆离没等她说完就接上了话头,他上前将二百两银子分成了三份,一份三十两的,一份七十两的,还有一份是一百一十两。

    他指着三份银子,说:“七十两的这份给岳父,三十两的这份给张大娘,好叫她不再总是惦记着你爹的钱,至于这份一百两的,你留着花。”

    小满连忙摇头,“我用不了这么多。”

    “听我的话,乖。”陆离摸了摸小满的头,“上京花销大,我又不能在你身边,虽说有夏婉柔在你身边,但若是你向她要钱,也总归是不方便。”

    听着陆离的安排,小满又是感动又是难过,分别的日子越来越近了,她实在舍不得。

    陆离将银子包好塞到给苏父的包裹里,然后拉过小满的手,“好了,我们尽快下山,还能多说两句话。”

    “嗯。”

    到了苏家,张秀芹看着拿着两个大包裹的小满,和背着一个大竹筐的陆离,有些诧异,“陆、陆离,你怎么怎么来了?”

    小满瞥了她一眼,半个字都没说便带着陆离去了屋内。

    张秀芹忙跟了上去。

    三人进了屋,恰好看到苏启正在看着苏小玲写字,两人一坐一立,看起来倒也和谐。

    一听到门帘掀开的声音,苏小玲即刻扔下了笔,但一看来人是陆离,她也不知怎的竟脸红起来,又重新抓回笔继续低着头写字。

    只是这字写得歪歪扭扭,像极了毛毛虫。

    陆离见状顿觉有些异样,自己平日里来的时候苏小玲恨不得绕着走,而且也没怎么正眼瞧过他,今日这是怎么了?

    “家里没有好茶叶,你们就将就着点,别嫌弃我招待不周。”说着,张秀芹递上茶杯,但仅有的一杯茶水却被放到了陆离手边,压根没有小满的份。

    小满瞪大了眼睛,总觉得自己走错了门一般。

    她并非张秀芹没给自己递茶给觉得如何,相反,她发觉今日的张秀芹有些过于殷勤,尤其是对陆离,简直到了毕恭毕敬的地步。

    尤其是,往日里最爱拉着陆离说动说西的苏父倒没了动静,一个劲儿的在桌子边上晃悠,迟迟没有靠近,连小满都没搭理。

    陆离显然也发觉了不对劲,他起身来到苏父身旁,“岳父,我和小满此次是来给您送些东西,顺便跟您辞行。”

    “辞行?!”苏父终于转过身来,他看看陆离,旋即又瞅瞅苏小满,半晌才不敢相信的问道:“你们要去哪儿,去多长时间,为什么要走?”

    一连串的问题稳下来,陆离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哎哟,你一下子问这么多,人家陆离该回答你哪个问题啊!”张秀芹忽的蹦出来,嗔怪道:“人家女婿好心给你送东西来,你也不先看看送了什么?”

    这样的张秀芹,别说是陆离了,苏小满都从未见过。

    也不知是受了什么刺激,竟突然变成了这样。

    正在两人诧异的时候,张秀芹走到了包袱和竹筐前,三下五除二的打开包裹,然后又将竹筐上盖着的布头掀开。

    腌肉、装满咸菜的陶罐、两三只处理好的野鸡,还有两只活兔子。再看包裹内,全都是衣服,还有几匹布料,除此持外,便再没有其他东西。

    张秀芹的脸色有些微妙,“小满,这就是你送给你爹的东西?”

    “怎么了,我已经把家里——”

    未等小满说话,张秀芹就跺着脚抢过了话头,“陆离可是个将军,堂堂一个大将军,居然就送岳父这么点东西,抠门不抠门,寒酸不寒酸?”

    那边佯装练字的苏小玲探着身子扫了一遍,嗤笑:“娘,我早就告诉你了,苏小满如果能嫁给将军,那真是天大的笑话!不过是村子里的大娘们添油加醋,你还真以为陆离是个将军了?我看呀,他最多也是个小士兵!”

    听完,小满和陆离不由得相视皱眉,她们怎么知道陆离曾是位将军这事儿的?还在为找不到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44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