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五十四章 县丞死了
    陆离不由得抬眼看了眼魏修远,他知道对方故意说得十分夸张,可事实摆在眼前,他说的也并非全无道理。

    这次的事情,若不是魏修远及时出手,那小满恐怕还真的要被人带走,他空有一身武功,但面对这样的困境也是毫无办法。

    再者说,若是再出了这样的事情,他可以带着小满远走高飞,那小满的父亲呢?恐怕会因此牵连。

    他垂下眼帘,低声道:“修远,你知道我素来厌恶朝廷上的风气,我从没有想过再过去。”

    闻言,魏修远面上一喜,陆离一旦说出了这样的话,那就证明他已经有所摇摆,只要自己趁势再多说几句,没准就能说动对方。

    “陆离,皇上已经答应,只要这次你肯出兵打仗,他也不会再拿繁重的规矩要求你,而且若是你打赢了这一场仗,届时你选择留下和回来,皇上都不会有过多的干涉。”

    话已至此,足以看出皇上的诚心,陆离收起斧头,正欲说话时却被不远处窸窸窣窣的脚步声打断。

    他眸光一凛,迅速转身追过去,却见那人是同村的一个大娘,正在地上捡树枝,看到陆离过来了,那大娘笑嘻嘻的跟他打招呼:“小满女婿,你来砍柴啊?”

    陆离眯着眸子,这样的距离说短不短,说长也不长,也不知道那大娘有没有听到自己和魏修远的谈话。

    虽说自己和他的谈话并非机密,但是

    “大娘都捡了这么多柴火了,您来了多长时间了?”陆离佯装热切的攀谈。

    大娘呵呵一笑,摆摆手,“没多长时间,没多长时间,我刚过来。那个,我也捡的差不多了,先走了啊。”

    说完,那大娘背起竹篓就走了,脚步倒快。

    陆离还在盯着她的背影看,魏修远早已走过来,他搭上陆离的肩膀,随着他的目光一同看去,“怎么了?”

    “没事,我们也回去吧。”陆离几不可闻的叹口气,将肩膀上的手拿下来。

    魏修远急忙跟上他的脚步,“哎,我刚才说的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了,倒是给我个答复啊。”

    “等我想想再说。”

    两人回到半山腰上的小屋时,小满正在做饭,夏婉柔也挽起了袖子帮忙,一人擀皮一人包饺子,合作的倒也顺畅。

    只是,从夏婉柔手中出来的饺子不是露馅,就是太过于干瘪,奇形怪状的,她却也不觉得难看,反而还欣喜的冲着魏修远炫耀。

    尤其是和苏小满包的一比较,更加惨不忍睹。

    魏修远无奈揉了揉眉心,“夫人,你还真是乐观。”

    “你这是什么意思,嫌弃我包的不够好?”夏婉柔佯装生气。

    “哪里哪里。”

    两人在一旁打情骂俏,小满噙着笑继续包饺子,陆离看着女人的侧脸,嘴角不由得扬起,但一想到方才魏修远说的事情,他又不免担心起来。

    倘若自己现在说要去行军打仗,那小满会怎么样,会不会觉得自己出尔反尔,会不会一气之下

    陆离没敢接着往下想。

    因着昨天的教训,魏修远没敢在小满面前提起这档子事,四人说说笑笑的吃过了午饭,小满和夏婉柔在卧房内绣花,而魏修远则是再次拉着陆离走到院内商量。

    “你到底是怎么想的?”魏修远一时间也没了主意,这个好友明明是最有主意的,可现在事情已经过去了两天,陆离还没有给自己一个准确的回复。

    陆离叹息:“我问过小满之后在告诉你吧。”

    魏修远诧异:“如果她说不让你去呢?那你就真的不去了?”

    “嗯。”陆离轻声应道。

    魏修远语塞,更加没了主意,好友宠爱妻子他可以理解,但若是所有事情都由着妻子做主,这是不是有些太说不过去了?

    这究竟是陆离用来搪塞自己的借口,还是他真的对苏小满唯命是从,他也无法确定。

    日落时分魏修远夫妇才骑马离开,陆离看着正在绣花的小满,再三思忖后说道:“小满,我想要和你谈一谈。”

    小满正在绣花的手一顿,无端的露出几分紧张的情绪,她将绣花针别好,转过身来和陆离对视,轻轻点了点头,“你说吧。”

    她知道,该来的还是来了。

    从知道陆离是将军的那一刻起,从看到魏修远一次又一次的找陆离说话开始,从陆离自林子里回来后便魂不守舍的表情来看,她就已经猜到了,这一刻迟早要来的。

    现在它终于来了,小满竟觉得轻松了许多。

    陆离将女儿的一系列变化看在眼中,他双手搭在膝盖上,坐的十分端正,“小满,关于魏修远那天说的事情,你听到了多少?”

    “我只知道他要让你带兵打仗,好像是因为北边的蛮夷来犯,是吗?”小满不懂这些,她只能根据自己的理解将那天的事情讲了讲。

    陆离点头,对方知道的也算**不离十,可其中有些细节她还不清楚,他要跟对方讲明白。

    故而,直到太阳下山,周围彻底陷入黑暗中,陆离都在跟小满讲述北边蛮夷的事情,从老首领到新上任的蛮夷首领,还有十多年前那场战争,他仔仔细细的讲了一遍。

    说完之后,陆离看着小满,“北方的蛮夷一旦突破边防,那他们将直接南下,我们这里也会受到威胁。”

    “陆离,你说这些是想要告诉我,你想接受魏修远的提议,出去带兵打仗吗?”小满眨巴着眼睛问道。

    陆离不想说谎,于是他点点头,默认了小满所说的话。

    但他心中还想着,若是小满坚决不同意自己去,那他也可以拒绝

    “你去吧。”小满的话打断了陆离的思绪,他震惊的看着小满,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紧接着,小满又道:“我其实很不想让你去,毕竟战场上刀枪无眼,可这毕竟是关于整个东岚国的事情,若是蛮夷真的来了,我们这儿又能安宁多久呢?”

    陆离万万没想到,小满有这样的胆识和胸襟,而且还这样有远见,他本以做好了放弃或者劝说小满的准备,却不想还没开口,对方就已经答应了。

    他双拳紧握,难掩内心的震动,“带兵打仗,胜败、生死是最平常不过的事情,若是我不幸——”

    没等他说话,小满便一脸惊慌的上前捂住他的嘴,“陆离!不许胡说!”

    “好好好。”陆离反握住她的手,眼神真挚:“小满,我答应你,我一定会活着回来,然后我们再一起回到这里,到时候你一定要给我生孩子,最少要三个,一个”

    眼看男人越说越离谱,小满羞红了脸挣开他的手,转身去桌边做绣活了。

    看着恬静的女人,陆离的视线移不开的看着她,心中涌起万千感受,有千言万语想要诉说,但话到了嘴边,却只留下一句:“小满,谢谢你。”

    小满低着头咬断线头,回头对着他微微一笑:“没什么可谢的,这是你的责任,我知道。”

    不管陆离究竟不会听自己的话,她都不能自私的留下陆离,他心中装着天下,她不能拖他的后腿。

    小满虽然答应了,但却始终怀揣着担忧,陆离见状不忍,又将自己和魏修远小时候的趣事讲给她听,这才好歹哄得小满一笑。

    次日,魏修远夫妇再次来了,还没等他询问结果如何,陆离便笑着说:“小满已经同意了,等过几日我们去和她父亲告了别就可以上路了。”

    “那恐怕不行。”魏修远眉头紧皱,似是出了大事。

    “出什么事了?”

    魏修远叹口气,“看押在监牢里的县丞突发暴病,死了。”

    县丞一死,所有证据死无对证,县令早就对贪污的事情供认不讳,唯独让魏修远难办的是,这贿赂县丞的人至今都没找到。

    一听到县丞死了,小满倒吸一口凉气,不自觉的抓紧了陆离的袖子,“怎么会这么快就死了?是真的生病了吗?”

    “呵,”魏修远冷哼一声,“怎么可能是真的暴病,抓捕县丞的那天,他面色红润,步伐轻快,而且他在大牢里的这几天都好端端的,从未听说他哪里不舒服。”

    现下却突然死了,很难不让人怀疑是贿赂县丞的人下了毒。

    可魏修远苦于没有证据,在加上县丞早已病死,县令又对此只字不提,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为防下毒的人再起歹意,魏修远只得将夏婉柔送到这里来。

    听完魏修远说完事情的前因后果,陆离眉头的褶皱愈发深了,他和小满对视一眼,随即看向魏修远,“我这里倒是有一点线索,不知道你想不想听。”

    “快说!”

    陆离轻咳一声,特地压低声音:“碧水村的村长李树和县丞李森关系匪浅,且又是亲戚关系,每逢过年过节都回去送礼,而且他的女儿还曾陷害小满,只不过最终没能如愿,他既有动机也有时间和能力去做这件事。”

    “而且,在年前和年后,都有人亲眼看到李树曾带着许多包裹去城里,想来,应该是去找县丞的。”还在为找不到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44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