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三章 连心爱之人都救不了
    陈苏珍已经死了,刘志成在这世界上已经没有其他牵挂,他本想就这样随着母亲去了,那样就不用再忍受李欣疯狂而偏执的爱,更不用忍受李树的压制。

    可现在,刘志成不能了。

    他被莫名其妙的牵扯到了李树和李欣的复仇中,可偏偏这场复仇还失败了,他什么都没做,却要跟着受惩罚。

    “李欣,你为什么不过问我的意见?你为什么在做这件事之前不告诉我?”刘志成近乎疯狂的质问。

    他原本可以解脱的,但现在却什么都不行了。

    李欣被这样的刘志成吓了一跳,连辩驳都忘了,她低着头,小声道;“我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

    “李欣!你自作自受别带上我,我告诉你,就算官差来抓人,这件事和我毫无关系,我是不会承认的!”刘志成疯狂大叫。

    “砰——”

    李树拍桌而起,他瞪大了眼睛看着刘志成,怒道:“你还是不是个男人,现在家里出了事,你不想着如何帮助我们,居然还想着跟我撇清关系!刘志成,你根本配不上我们家欣欣!”

    “是,我是配不上!可我也从来没想过要和李欣在一起,如果不是她故意勾引我,还怀上了我的孩子,我根本不会和她成亲!”刘志成激动不已,他梗着脖子叫嚣,脖子上青筋鼓起,整个人看起来似是疯了。

    如果不是李欣,他早就和小满离开了这里,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虽然不一定会很富裕,但至少不会面对这样的窘境。

    而且,刘志成也不会变成个跛子,而他的母亲陈苏珍也不会这么快就死去。

    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李欣的故意勾引!

    他瞪向李欣,不甘心的怒吼:“如果不是你,我早就和小满离开这儿了,你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现如今还害得我成了个残废,李欣,你才是该去浸猪笼的贱女人!”

    “志成哥,我不是我只是太喜欢你了,我没有,”李欣哭着摇头,“小满她根本配不上你,志成哥,你想一想,你刚离开她,她就又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了,这就说明她之前根本就是脚踏两只船,根本就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

    说着,她拽住刘志成的袖子,哭诉:“志成哥,我才是自始至终都爱你的人,你不要被小满骗了,她根本不喜欢你,志成哥,你醒一醒。”

    刘志成甩开袖子,将李欣无情的甩到一遍,冷冷道:“即便如此,也改变不了你勾引我的事实。”

    李树愣在原地,这些事情,他竟从未听李欣说过。

    可

    “志成,”李树叹口气,态度较之前好了许多,“现在咱们是一家人,你也别在计较之前的事情了,欣欣是个什么性子我清楚,如果不是因为她太过爱你,她是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的。”

    毕竟是自己的女儿,就算做出了天大的丑事,他也要帮着遮盖。

    看到父亲帮自己说话,李欣也忙爬过来抱住刘志成的腿,“志成哥,你想想这些日子我是怎么伺候你的,你想想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那个陆离害你变成这幅模样,我怎么能忍下去这口气,所以我才志成哥,你别生气了好不好?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啊!”

    说着,李树也随声附和:“志成,你想,如果官差真的把我们都抓走了,那你独自一人生活也不方便啊,欣欣这段日子也很尽心尽力,我从没见过她这样伺候一个人,你不喜欢我我知道,可你不能不念着欣欣的好啊。”

    父女两人一番话说下来,刘志成的心早已软了大半,他回想这段日子,李欣毫无怨言的伺候自己,因为自己跛脚走路太慢,有时候会因上茅房不及时而弄脏衣裤,李欣便毫无怨言的帮自己洗沾染了大小便的衣服,他垂眸,心中纠结不已。

    看着刘志成没那么疯狂了,李树心中一动,随即叹口气劝起来:“其实,县丞和我的关系也并不算近,我想要求他办事也是一求再求,每次都送许多钱,这次他被官差抓到也纯属意外,也并非全因为我和李欣。”

    说着,李树试探着看向刘志成,“志成,我知道你聪明,主意也多,你能不能想个办法救救我和李欣?好歹不要让此事牵连到我们。”

    李欣抓紧刘志成的大腿,“志成哥,求求你了,能不能像个办法救救我们?”

    刘志成垂眸看了眼还抱着自己大腿的李欣,他叹口气,心中的天平摇摆起来:“其实,也并非不可能。”

    “这么说,你有办法了?!”李树大喜过望。

    他忙亲自搀扶刘志成坐下,又亲自泡了茶端上,“志成女婿,你快说说,你有什么好主意?”

    李欣抹去眼泪,一脸期待的看着他。

    由此,刘志成终于找到了点男人的尊严,他轻咳一声,嘴角勾起,露出一个阴涔涔的笑,“既然你们不想让县丞供出你们,那干脆让县丞开不了口不就行了?”

    “你是说,”李树惊恐的瞪大眼睛,极力压低声音:“杀人?”

    李欣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脸色苍白的念叨:“不行不行,被人发现这可是要被看砍头的,不行不行,我们不能这样做。”

    她嚣张跋扈惯了,却也知道蓄意杀人是何等的罪名,李欣想都不敢想。

    “谁说让你们杀人了,毒坏他的嗓子,让他说不了话,这不一样不会供出你们吗?”刘志成面不改色,好似再说吃饭、种庄稼一样的寻常事。

    李树摇头,“县丞好歹是个官,他也会读书写字,万一到时候”

    “他总有家人吧?”李树笑:“他犯了错,家人却不必受罚,但他若是敢供出你们,你就拿他的家人威胁,他还敢自己家人的性命开玩笑吗?”

    经常受打压、欺凌,被无视的刘志成,终于在这个时候找到了属于男人的尊严,他享受并得意于这种感觉,被人注视、重视的感觉真好。

    至于他都说了些什么,心境又发生了何种变化,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

    天渐渐亮了,东边露出了鱼肚白,村子里的鸡率先叫起来,吵醒了一个村子的人,半山腰上的野鸡也跟着打鸣,小屋里的人也起床了。

    两人洗漱过后吃了早饭,因着柴房里的柴火不多了,陆离便去了林子里,而小满则是在家待着绣花。

    不多时,门外响起了马叫声,小满忙探头往窗外看去,发现竟是魏修远夫妇来了。

    她放下绣活跑出去,“婉柔姐,魏大哥,你们怎么来了?是来找陆离的吗?”

    魏修远拴好马缰绳,“是啊,陆离在家吗?”

    昨日事发突然,他没想到陆离没告诉小满自己的真正身份,再加上夏婉柔突然说头疼,他无奈只能回家。

    但皇上交代的事情紧急,魏修远耽搁不得,今日便又上门来劝说。

    “陆离去林子里砍柴了,可能等会儿才会回来。”小满如实道。

    她知道魏修远是来做什么的,她也是打从心眼里不想让陆离去打仗,可夏婉柔毕竟于她有恩,再加上魏修远又救了自己一命,小满也不好说些什么。

    更何况她压根不会说谎,自然如实相告。

    “那我去找他说几句话,苏姑娘,我家夫人还有事情要请教你,你们先进屋吧。”说着,魏修远抬脚就要往林子离去。

    小满本想叫住他,但夏婉柔此时早已凑过来挽住她的胳膊,拉着她往屋子里去,小满只好作罢。

    魏修远也是有些功底在身上的,他虽没来过这里,但靠着他对陆离的了解,再加上周围的动静,他很快就找到了正在砍木头的陆离。

    “陆大公子,想要找你说句话可真难。”魏修远皱眉。

    陆离早就察觉到了周围有人靠近,但却没想到是魏修远来了,他低着头默不作声的砍好木头,又直接在林子里劈成粗细合适的木柴,这才起身擦了擦汗。

    他看着斜靠在一旁的魏修远,冷声道:“你还来找我干什么,难不成还死心不改的劝我?”

    “正是如此,怎么,陆离,你真的想就这样碌碌无为的过一辈子?”魏修远走上前,“从小夫子教我们的国家大义你都忘了不成?”

    陆离神色淡淡:“是。”

    魏修远一时语塞,竟不知道该怎么接。

    “陆离,这是皇上亲自下了命令要你回去带兵,若不是我主动请缨来请你,那恐怕现在你早就被人捆上扔到皇上面前了,你懂我的意思吗?”

    陆离没说话。

    魏修远急了:“你现在吃喝不愁,还有剩余是不用担心,可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不是我及时查探到县令要对小满不利,你以为你现在还能安心在这里砍柴吗?陆离,没有权势地位,你连自己心爱的人都救不了,窝不窝囊?”

    他承认他自己把话故意说重了些,可若不是这样,还能怎么办?好友是个冰疙瘩,刀枪不进,魏修远实属无奈之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