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二章 都要被抓走
    关于陆离的身份,苏小满也有过或多或少的猜测,毕竟他一身正气,身手不凡,而且他独自一人生活在山上,鲜少与外人来往,对村子里的人也是冷冰冰的,谁也不知道他的来历。

    纵然小满有些猜测,却也没能逃脱自己的眼界,现在突然听说他曾是击退蛮夷的大将军,而且听魏修远的描述,他颇有能力。

    这样的人,怎么会放弃京城的安逸日子来跑到山里隐居呢?而且还隐瞒这光彩的过去,小满想不通。

    “小满,你你都听到了?”陆离脸上有些异样的表情,说不清是难堪还是焦虑,总之很复杂。

    苏小满愣了下,然后轻轻点点头,她不敢看陆离的脸色,故而忙蹲下身子收拾方才不小心摔落的碗碟。

    虽说她不是故意偷听的,可即便是不小心,她也是听到了两人之间的秘密对话,小满生怕陆离怪罪。

    可过了许久,陆离也轻叹了口气,他什么也没说,而是蹲下身子和小满一起收拾破碎的碗碟,模样好似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

    两人收拾好碗碟,又齐齐回到柴房,现下屋内只有两人,陆离几不可闻的叹口气,唤了一声:“小满。”

    女人咬着唇回过头,眼神闪躲,“嗯。”

    她还是没办法接受,陆离曾经的身份竟如此尊贵,自己,配得上他吗?

    “对不起,这些事情我从没告诉你,现在让你以这样的方式知晓,我很抱歉。”陆离似是真心后悔,“我是真心想要和你度过下半辈子的,而且过去那些事情我已全部抛弃,我也绝不可能再回到过去的生活中,所以我才没有”

    小满闻言忙抬起头,急着解释;“是我该说对不起才对,我偷听了你们的对话,我我也不是故意,我本来、本来是想叫你们吃饭,没想到没想到你们在说那么重要的事情,对不起。”

    话音刚落,柴房的门被吱呀一声打开,两人齐齐回过头去,原是魏修远站在门口。

    他轻咳两声,佯装什么都没发生过的笑道:“饭好了吗?苏姑娘,再不吃饭我都要饿晕过去了。”

    小满忙应声:“好了,我马上就把饭菜端过去。”

    陆离没好气的瞪了好友一眼,却没说话。

    毕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况且他刚才说的话也有几分道理,虽说陆离压根没打算应下对方的恳求。

    四人落座,气氛较昨日有些明显的不同,小满低着头咬着筷子,夹菜也是蔫蔫的,说话也提不起兴致来,明显是有心事。

    魏修远暗暗的给陆离使了个颜色,但对方却好像根本没看到似的,只一个劲儿的给小满夹菜。

    夏婉柔看着三人的模样,轻叹口气,却什么都没说。

    她无论如何都没想到,陆离就是魏修远要找的人,虽说她见陆离第一面就觉得此人器宇不凡,但却压根没往这方面想。

    现在小满突然知道了这件事,难免会难以平复心绪。

    故而,在饭后夏婉柔假托头疼不舒服让魏修远带着自己离开,好能让小满和陆离好好交谈,能够解开心结。

    送走了夏婉柔夫妇,小满低着头在饭桌上收拾碗筷,陆离也默不作声的跟着收拾,但一直到洗好了碗,陆离才说出了第一句话:“我来吧,你先去休息。”

    若放在往常,小满定满心欢喜答应,但现在

    陆离可是个大将军啊,洗碗这种事情怎么能让征战沙场的将军来做。小满按住了碗碟,低头小声道:“还是我来吧。”

    “小满。”陆离无奈的唤道:“你怎么了,以前这些事情不都是两个人分着做的吗?你做饭我洗碗,今天怎么——”

    小满没好意思的挠挠头,“陆离,你是个将军,洗碗这种活不是你该做的,而且你也累了一天了,还是先去休息吧。”

    陆离面上带了些许怒气,“小满。你看清楚,我还是陆离,还是你的夫婿,我现在就是个普通的猎户,一个普通的丈夫,你何必何必这样呢。”

    他之所以不肯说出自己的身份,一来是觉得再也不会回到过去了,告诉别人这些事情也没必要,二来,就是怕发生这种事情。

    苏小满被陆离说的头埋得更低,她咬着唇,脑海中乱七八糟的,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将军”这两个字对于她来说太遥远了,别说见了,她只从长辈讲的故事中听说过,现下她却突然发现自己的丈夫就是个大将军,而且还颇受器重,她一时间哪里能接受?

    看着要将头埋进地底的小满,陆离又是无奈又是生气,“我就是个普通人,而且我都拒绝魏修远了,绝不可能重回京城出兵打仗,你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就算我是个将军,那也是过去的事情了。”

    其实,小满看起来软软的好拿捏,但其实这姑娘性子倔的很,陆离也没了办法。

    “陆离,你真的不去打仗吗?”小满忽然抬起头问道:“我都听魏大哥说了,那个蛮夷的新首领很厉害,如果他进犯我们国家,那肯定又要生灵涂炭,百姓民不聊生,我们还能继续过安稳的生活吗?”

    陆离一愣,似是没想到小满会说出这样的话。

    他以为女人还处于自己是个将军的震惊中,却没想到,小满在短时间内想了这么多。

    他伸手环住女人的腰,轻轻施力将人揽到自己怀里,“那你呢,希望我去带兵打仗吗?”

    “我”小满语塞。

    从个人来说,她当然是不希望陆离去打仗的,毕竟战场上刀枪无眼,万一伤着了,她后悔都来不及。

    可若是从大的方面来想,陆离有这个能力,也有经验,让他出兵,是再合适不过的决定。

    “你也不希望我去,对不对?”陆离垂眸,问道。

    苏小满轻轻的点点头,轻轻叹了口气,“可是,魏大哥千里迢迢来请你,而且还有皇上皇上的命令,你能拒绝吗?”

    陆离箍紧了女人,似是在提醒自己,也是在告诉对方:“放心吧,我是不会答应的,况且朝廷上也不是再也没有别的武将,若我不去,他们还有别的选择。”

    可若是自己战死沙场,小满就再也没有可以托付的人了,陆离没把这句话说出口。

    小满环住男人的劲腰,闭上眼睛不去想这些事情,她心里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可她不敢多想,生怕预感成为现实。

    经过这一番交谈,小满已经较之前轻松了不少,可她仍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连绣活都做不下去。

    陆离见状想了想,便将自己之前行军打仗遇到的趣事编成故事,一件一件的讲给小满听,果然逗乐了对方,两人说说笑笑的,竟也挨到了该睡觉的时候。

    许是白天太累,小满刚一沾枕头就睡着了,陆离看了不免笑笑,他给小满掖好了被角,随后吹灭蜡烛,又在对方额头落下个吻,安心的躺在一旁。

    这样的日子就很好了,他不想再奢求别的。

    静谧的黑夜,整个村庄都陷入了黑暗,唯有李家还是灯火通明。

    李树忐忑不安的坐在木椅上,双手紧紧的握着茶杯不住的哆嗦,茶杯中的茶水洒出了大半,他却浑然不觉。

    县丞被抓了,这可怎么办?

    “爹,您倒是想个办法啊,总不能让他连累我我们一家。”一旁的李欣同样心急如焚,只能讲所有希望都寄予李树身上。

    可李树现在内心也是慌乱不已,他大脑一片空白,思绪更是一团乱麻。

    县丞是为了给自己办事才被人察觉,继而导致和县令一起被抓,现在他们入了大牢,难免会将自己供出来,这可怎么办?!

    “噔——噔——蹬——”

    随着一道有节奏的木头敲击地板的声音,刘志成撑着拐杖到了门口,他看着屋内的两人,冷声问了句:“怎么了?”

    陈苏珍的丧礼匆匆办完,这两父女便神色匆匆的跑去了城里,也不知道去做什么。现在两人又不睡觉在这里说话,刘志成心生疑惑。

    李欣起身,刚要说话就被李树的咳声打断,她急的跺脚,“爹,这都什么时候,您还准备瞒着志成哥?”

    “你告诉他有什么用,平白无故跟着着急!”李树沉声呵责。

    “爹!”李欣又跺了跺脚,“到时候要是出了事,那可是得连志成哥一起抓走,我总不能让他到那个时候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吧?”

    李树没好气的拍下桌子,“你这丫头说什么呢,乌鸦嘴!”

    事情还没个定数,这丫头早想着自己被抓走的事情了,真是晦气!

    “我不管,没准志成哥有什么主意呢?我必须告诉他!”说着,李欣扶着刘志成坐下,将自己和父亲贿赂县丞,让他们抓小满结果反被人发现,县丞和县令被关进大牢的事情详细讲了一遍。

    说完,李欣后怕的拍了拍胸口,“若不是我和父亲处在人群外围,恐怕当时也要被那些官差抓走了!”

    刘志成惊诧不已,“这这”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父女二人真是胡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