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一章 将军
    魏修远当机立断,“婉柔,你去小满家,我回去处理小满姑娘的事情,你们不必等我了。”

    “那那你小心点!”

    夏婉柔看着魏修远离去的背影,很是担忧,现下魏修远没有官职,而且还是来奉命办别的事情的,若是那几个贪官胡搅蛮缠可怎么办?

    担忧归担忧,她自知跟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反而还有可能会添乱,故而夏婉柔只能怀揣着一股子担忧去了小满家。

    看她神色郁郁,魏修远也没有跟上来,陆离皱眉问道:“出了什么事情,修远怎么没有来?”

    夏婉柔心不在焉:“修远还有事,可能会晚一点到,他让我们不用等他了。”

    “什么事情?”陆离追问。

    夏婉柔一顿,随即摇摇头,没说话。

    事情还未下定论,况且她也是一知半解,现在说出来只会更众人恐慌,还是等魏修远回来了再向大家详细讲述为好。

    她不肯说,陆离自知再如何问对方也不肯开口,他着急的拧紧了眉头,心中闪过万千种可能。

    魏修远这个人向来重情重义,从不会平白无故爽约,再看夏婉柔这幅担忧的模样,陆离心中愈发担心,魏修远究竟遇到了什么事情?

    小满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从柴房出来的她看着二人眉头紧锁的模样,不由得放轻了脚步,小声问道:“陆离,出了什么事情?”

    “没事,你”陆离顿了顿,而后无奈叹口气,“修远遇到点事情,没有来。”

    闻言,小满不由得看向夏婉柔,她坐在院内的石凳上,一脸的担忧,全然没了往日的悠闲和温柔。

    她想要上前去劝,但却被陆离一把拦住,男人俯身,低声道:“没事的,你先去做饭。”

    小满想要辩解,但陆离按了按她的手臂,她只好作罢,转身回到柴房去了。

    也是,自己对魏修远和魏夫人并不了解,就算知道发生了什么,她也半点忙都帮不上,只能跟着瞎担心。

    她不免的叹口气,掀开锅盖看了眼正在咕嘟咕嘟冒着热气的排骨汤,心不在焉的搅了搅。

    “陆离!”

    屋外忽然传来魏修远的声音,小满忙放下锅盖,急匆匆的跑了出去,恰好看着夏婉柔和魏修远相拥在一起,她不由得红了脸。

    小满迈着小碎步跑到陆离身边,眨巴着大眼睛打量着魏修远,好能看出对方方才是做什么了。

    陆离也是一脸的疑惑,还没等他们开口问,魏修远便主动将方才的事情讲述了一遍。

    他赶着李树父女的脚步追回去的时候,县令已经到了衙门,正准备带人来碧水村抓人,好在张元前一天晚上听到了他们的对话,故而魏修远毫不费力的在县令家的书房找到了贪污的银两。

    县令和县丞虽贪赃枉法多年,但还从未被抓到过,更何况魏修远还是从京城来的官,他没有能证明身份的东西不要紧,就单单是张元亮出的那一张御前侍卫的腰牌,就已经将两人吓趴了,更别提再兴风作浪。

    “那后续怎么处理?”陆离沉声问道。

    魏修远喝了口茶,慢慢悠悠说道:“自然是移交上面的知府查办,然后调派新的人来任职。”

    听完这一切,小满轻舒口气,随即向魏修远行了礼,“多谢魏大哥救命之恩,我无以为报。”

    “嗨,你是我弟妹嘛,救你是应当的,况且你也是被冤枉的,我这最多算是主持公道。”魏修远不甚在意的摆摆手。

    闻言,陆离冷哼一声,“是啊,你是朝廷派来的人,主持公道而已。”

    说完,他拉过小满的手,一言不发的往柴房内走去,看起来竟是生了大气。

    魏修远顿觉自己失言,方才一时嘴快,竟将自己身边有御前侍卫的事情说了出来,这下好了,昨天刚撒的谎今天就被自己戳穿了。

    还说什么是来隐居避世的,哪个隐居的人会被皇上派遣御前侍卫保护?魏修远后悔的摇摇头,暗叹口气。

    一旁的夏婉柔见状不解:“修远,他知道了又何妨,反正你总归都要把真相说出来的。”

    他们这次来不就是为了请陆离重归庙堂吗?早点说早点劝,也好让陆离早日回到京城。

    “可是我昨天刚骗他,说我们厌烦朝堂,是来这儿隐居的。”魏修远后悔道。

    “啊?”一时间,夏婉柔也没了办法。

    柴房内,苏小满小心打量着陆离,谨慎道:“你生气了吗?”

    她这两天云山雾罩,他们在讨论什么,小满一点都听不懂,而今魏修远仗义出手救了自己,怎么陆离又无缘无故的生起气来了?

    “没有,我不是生你的气,别多想。”陆离揉了揉女人的头发,轻声安慰。

    小满咬着唇,“可是你刚才——”

    陆离叹口气,俯身看着她的眼睛认真跟她解释:“小满,我不想谈及我的过去,更不想回到过去,魏修远是我的朋友不假,可如果他此次来另有目的,而且还故意扯谎骗我,我自然该让他知道我的脾气。”

    至于魏修远这次来究竟为了什么,陆离也能猜到个大概。

    不过小满和夏婉柔的事情,总不会也是他计划好的吧?毕竟小满和夏婉柔的相遇只是个意外,根本不能刻意为之。

    再者说,如果这件事真的是魏修远一手策划的,那陆离定要好好的修理他一顿。

    “陆离。”魏修远不知何时到了柴房门口,他干巴巴的看着陆离,“你不准备问我点事情吗?”

    陆离权当做没听见。

    见状,魏修远不死心的继续问:“陆离,你知道我这次来找你是做什么的了?还是说,你昨天看穿了我的谎言,但却一直没有戳破我?”

    男人依旧没回答,小满的眼神在两人之间流转,却仍旧没看出个所以然,她不由有些丧气,只好低下头专心烧火。

    “陆离,你难道准备一直装哑巴下去?要知道,我可是来做客的,而且还是救了小满的人,你不感谢也就算了,还摆脸色?”魏修远厚脸皮的嘟囔。

    说到这儿,小满不由得悄悄拽了拽陆离的袖子,小声劝道:“陆离,就算你们之间有多大的嫌隙,你也不应该这么对待我的救命恩人呀,他毕竟于我有恩。”

    而且,陆离这样默不作声,魏修远一个劲的在门口嘟囔也不是办法,小满总觉得有些尴尬。

    沉默许久的陆离叹口气,将手中的木棍扔进灶火里,起身看向门口,冷声道:“有什么事情,去屋内说吧。”

    见他总算松了口,魏修远忙应声一笑:“好好好!”

    两人去了屋内,魏修远将门掩好坐下,而后倒了杯茶,“昨天是我不对,我以茶代酒自饮一杯,权当赔罪。”

    说完,他仰头一口灌下去,然后向陆离展示了一下喝干的茶杯。

    陆离轻哼一声,“以茶代酒,亏你想得出来,我们家又不是没有酒,何须你以茶代酒。”

    “那我等会儿再自罚,行不?”魏修远放下茶杯,擦去嘴角的水渍,他收起方才的玩笑模样,十分严肃道:“陆离,你可知道,北边的蛮夷部落换了新首领。”

    “那与我何干?”陆离垂眸,漫不经心的模样好似真的对此毫不关心。

    魏修远见状急的掰过男人的肩膀,“陆离!他们的新首领野心极强,手腕又足,光是他上任的这一年内,咱们国家的边陲已经被进犯数次,保不齐下一次就是直接进犯!就这样,难道你还准备继续待在这个偏僻的村子里吗?”

    “这县名为桃源,难道你就真的以为这是不用掺和世事的桃源吗?若蛮夷进攻,第一个要遭殃的就是这桃源县!你有一身本领,又精通战术,况且多年前就是你打退了蛮夷的老首领,换来数十年的和平,陆离,以你的身手,对付那个蛮夷首领绰绰有余!”

    他奉命来让陆离重归庙堂,好能重新冲锋陷阵杀敌,况且若不是这次真的找不出一个可以出战的人,魏修远也不会来打扰好友的避世日子。

    相较于魏修远着急的模样,陆离始终淡淡的,好像对方说的事情跟他毫无关系。

    冲锋陷阵、上阵杀敌、战马嘶吼

    那些事情距离他太遥远了,那些回忆也像是上辈子的一样,陆离垂下眼帘,没有说半个字。

    魏修远拧紧了眉头,“陆离,难道你真的不准备出山?”

    “修远。”陆离突然开口了,他抬眸看向魏修远,眼底一片平静,“我早就跟你说过,我厌烦朝堂的尔虞我诈,厌烦那些人对武将的猜忌。太平盛世,我是众人针对、羞辱的对象,直到有人进犯,他们才想起我,那我是什么?”

    魏修远一时语塞,不知道说什么好。

    屋内一片沉默,气氛压抑的可怕,就在这个时候,紧闭的房门外“哐当”一声巨响,似是有什么东西突然落了地。

    陆离瞳孔一缩,忙起身冲向门外,却见苏小满正一脸诧异的盯着他,嘴唇呢喃:“你,你是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