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四十六章 直接抢过来
    “干什么啊,咋咋呼呼的。”张秀芹反倒不满起来,“衣服让你妹妹穿一下怎么了?我好吃好喝的养你这么多年,就算现在你妹妹喜欢,把这件衣服穿走,你也不该说什么话!”

    苏小玲噘嘴,“就是嘛,我就是看着这个衣服好看,所以拿来试试,就算你不想给我,那我可以自己去买啊,你这是什么态度,到底有没有把我们当成一家人啊?”

    这都是什么歪理?苏小满气得全身发抖,大脑一片空白,根本说不出话来。

    太可恶了,太恶心了!她们怎么可以这样!

    平日里恨不得装作不认识自己,现在为了一件衣服,她们却开始说什么一家人了,苏小满替她们害臊!

    苏小满不断深呼吸,好不容易稳定住情绪,她紧盯着苏小玲,竭力平淡道:“现在你穿过了,总可以脱下来了吧?”

    这件衣服对她意义深重,她自己平时都不舍得穿太多次,现在却被苏小玲披在身上,她百爪挠肝似的难受。

    “那——小满姐,你觉得我穿着好看吗?”苏小玲捏捏毛领,笑嘻嘻的转了个圈问道。

    苏小满深吸一口气,“好看,很好看。”

    “既然我穿着这么好看,你就把它送给我呗?”

    “不行!”小满一再忍让,可不是让对方顺杆爬的。

    闻言,苏小玲噘着嘴,不情不愿的脱下衣服,小满忙上前收起衣服,小心的叠好放到一旁,宝贝的跟什么似的。

    越是这样,苏小玲就越是想要这件衣服,但她深知直接跟苏小满直接要肯定要不出来,她转了转眼睛,立刻想了个别的法子。

    只见苏小玲摸摸身上的衣服,委屈巴巴的看着张秀芹,“娘,我们还是回家吧,人家不欢迎咱们。”

    “谁敢不欢迎咱们,看我打断她的腿!”张秀芹大吼一声,很是凶悍。

    苏小玲继续委屈,“娘,快走吧,人家心里这会儿指不定怎么骂咱们呢,我可受不了这个。”

    两人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你一句我一句,句句都带着针尖往苏小满身上戳。

    苏启坐在一旁吧嗒吧嗒的抽烟,他不知道这件衣服对于小满的意义何在,但看着她如此护着,他也不好说什么。

    再者说苏小玲也是他的女儿,若是现在帮小满说话了,这丫头指不定怎么埋怨自己偏心眼呢。

    索性啊,他什么也不说,就权当没听见得了。

    眼看那母女二人还在一唱一和的指桑骂槐,苏小满愈发隐忍不住。

    “你们说够了没有?!”苏小满抬起头,双眸冰冷的不带一丝一毫的感情,甚至连愤怒都没有,“苏小玲,你不就是想要这件衣服吗?行,我答应你。”

    苏小玲面上一喜,张秀芹有些诧异,而苏启更是惊的皱起了眉。

    看着众人反应,苏小满冷哼一声,“你不是想要吗?那就拿钱来买啊!这衣裳也是我花了真金白银买的,你现在若是想要,我可以给你便宜点。”

    “娘,你看她!”苏小玲跳着脚告状:“还说让我们花钱,这明摆着要讹诈咱们呢!”

    “讹诈你?”苏小满不屑嗤笑:“你是家财万贯还是良田千顷,你有什么资格值得让我讹诈你?”

    “实话告诉你,就算你们娘儿俩现在将身上的钱都拿出来,你们装病、装死把我爹的钱也都骗过来,加在一起都不够买这件衣裳的!”

    说实话,她不知道这件衣裳是陆离花了多少钱买的,可不管怎么样,这衣裳在她苏小满这就是无价之宝。

    给苏小玲穿一下都已经是仁至义尽,更别说要买,她买得起吗?

    苏小满抿紧了嘴唇,虽只有一个人,但却丝毫不输给对面的苏小玲母子,她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瞪着苏小玲,如淬了毒的刀片一般,骇的小玲下意识的躲到了张秀芹背后。

    见自己的女儿被人欺负,苏小满还说出“你们买不起”这样的话,张秀芹双手叉腰,扬起下巴,再次展露无赖本性:“小玲,她不是说咱们买不起吗?那咱们直接去抢好咯,反正都是一家人,小满应该不会怪我们的吧?”

    说着,她一把拽住苏小玲,母女两人气势冲冲的跑过来,长手一伸,差点趁小满不注意抢走衣裳。

    小满气极,她死死的护住衣裳,一双眼睛不住的看向门口,殷切期盼着陆离赶快回来。

    可也不知怎么了,陆离明明只是下山买东西,怎的去了半日都没回来,眼看张秀芹母女愈发放肆,小满心急如焚。

    “秀芹啊,别闹了。小玲,拽着你娘,咱们回家去。”关键时刻,苏启起身开口。

    他磕了磕烟杆,又不悦的瞪了张秀芹一眼,“小孩儿不知道轻重闹闹也就罢了,你这个大人也跟着闹,没礼数!”

    被苏启当着小满的面呵斥,可真叫张秀芹难堪,这比当众打她一巴掌还让她难受。

    因此,张秀芹也不管什么礼数,登时如着了魔一般,她猛地将苏小玲推到地上,骂骂咧咧的:“听见你爹说什么了没有?她说你娘没礼数,不懂规矩,还不赶紧跟人家大小姐小满认错?!”

    小玲被这样一推,也懵了,任由她娘咋咋呼呼骂了半天,愣是没回过神来。

    就在她正懵的时候,张秀芹又忽然甩了她一个嘴巴,小玲登时瞪大了眼睛,一脸的不可置信,“娘!你打我干什么?”

    “我打死你这个没礼数的贱蹄子,那衣裳是你能穿的?人家是千金大小姐,你是什么东西,给人家洗脚都不配的贱蹄子,我不打你打谁?”

    张秀芹受了气,便只能打苏小玲出气,但这出气也没那么简单。

    她口口声声教训苏小玲,但却是在打苏启和苏小满的脸,这一口一个的“千金大小姐”、“贱蹄子”更是让苏启气得脸红脖子粗。

    苏启自认为从没偏向过谁,可张秀芹这样一说,好像是他故意偏爱苏小满似的。

    天地良心,这事儿本就是苏小玲做错了,他不过看不下去说两句话,可张秀芹却突然这么疯狂,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受了多大的委屈。

    “张秀芹!”苏启浑身颤抖,声音嘶哑:“你给我住手!”

    他越是生气,张秀芹骂的也越来越难听,下手越狠,这一巴掌下去,苏小玲的脸上即刻起了红印。

    苏小满又何尝不生气,她抱紧了衣服,站在门口定定的站了一会儿,随即抱着衣服出门,不知道做什么去了。

    余光瞥见门口的人影不见了,张秀芹下手也没之前那么狠了,但仍叫苏小玲毫无还手之力,苏启已经被气得说不出话来,他扶着墙一个劲儿的喘粗气,好似下一秒就会提不上气晕过去。

    真是作孽,作孽啊!

    不过片刻的功夫,苏小满拎着一根胳膊粗的木棍进来了,她直直走到张秀芹身边,拔高声调:“大娘,您若是要教训苏小玲,这光靠大巴掌是不是太轻了点?更何况这一巴掌扇下去,你自己的手也疼吧?”

    张秀芹警觉的眯起眼睛,不知道苏小满要搞什么花样。

    “给您这个,”苏小满面无表情递上木棍,“要打就往狠里打,不轻不重的扇几个巴掌算什么本事?若是这次不好好教训,苏小玲以后还不知道要闯出什么弥天大祸来呢!”

    说完,她将木棍往前一送,就差直接塞到张秀芹手里去了。

    苏启登时愣了,张秀芹一时间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她讪讪的看着苏小满,全然没了方才的那股子疯魔气。

    “娘!”苏小玲猛地抱住她的大腿,呜呜咽咽哭诉:“您可千万别听苏小满这个贱人的话,您不能打我啊!娘,您可是我亲娘,我是您肚子上掉下来的肉,您怎么忍心啊!”

    她也是被打懵了,哪里知道张秀芹的阴暗心思,苏小玲这样一求情,倒还显得张秀芹之前是做戏给苏小满看似的。

    虽事实如此,可张秀芹哪里肯承认。

    正当这闹剧僵持不下时,陆离风尘仆仆的回来了,看着乱成一团的几人,他给苏启作了个揖问号,却站在门口没敢进去。

    小满才不会因为她们而忽视陆离,她唤了陆离一声,然后扔了棍子走到桌边倒好茶,“陆离,累了吧?赶紧坐下喝口茶。”

    陆离笑了下,“好。”

    小满又叫来苏启,她给两人各倒了一杯茶,三人熟视无睹的说了会儿话,随即陆离似是想起了什么,他猛地起身,然后在怀里掏了好一阵,最后拿出了个鎏金的发钗。

    “出门办事,正巧遇到个卖发钗的奶奶,我看着这个很合适你,所以便买了下来,只是鎏金的不值钱,小满,你别嫌弃。”

    虽是鎏金,但这发钗在阳光底下金灿灿的泛着光,且这钗子手艺别致,看得出来是陆离花了心思买的。

    原本被他们忽视的苏小玲忽然大叫一声,艳羡道:“这个钗子看起来真好看,肯定得值不少钱吧?”

    旋即,苏小玲狗改不了吃屎的问道:“姐夫,你也送我一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