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四十四章 饶了我吧
    “事到如此,大娘,请你实话告诉我,今天早上来的那帮人当中,有谁进过咱们家的柴房,又有谁特地问了哪个是我用的碗?”小满严肃道。

    张秀芹起先还吞吞吐吐的不肯说,但耐不住苏启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她只得将王寡妇来过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果然就是她!

    苏小满气得浑身发抖,自己和王寡妇无冤无仇,她却故意下药陷害自己,还当着众人的面说自己不能生育,若是自己真的被查出来无法生育,那小满也只是会觉得都是自己的原因,根本怀疑不到王寡妇身上!

    “小满,这王寡妇太狠毒了!我们必须上门去讨个说法!”苏启起身,十分激动。

    张秀芹也是气愤起身,她咋咋呼呼的叫嚷:“这王寡妇这个小贱人,常年没男人,这心肝都变黑了!害得我吐了那么多血!我非得让她赔我不可!”

    难得的,一家人的矛头都对准了外人。

    陆离拉住小满的手,低头坚定道:“我们现在就去,为你讨个公道。”

    一家人浩浩荡荡的去了王寡妇家,过路的人看着苏家这阵仗,纷纷跟了上去,反正也是过年时候村子里的人也没人可忙的,比起嗑瓜子聊闲天,还是看热闹更有趣。

    王寡妇家门紧闭,一看就知被人从里面锁上了,苏启唤了好几声都没人应声,张秀芹怒极,直接重重的踹了一脚门,却不想门却因此开了。

    看热闹的人更多了,几乎聚集了半个村子的人,大家聚在后面叽叽喳喳的议论,都在说这王寡妇到底做了什么事,以至于让苏家如此生气。

    正讨论着,苏家人已经进了王家的院子,张秀芹旧计重施,再次咬着牙气势汹汹的踹开了王寡妇的屋门。

    张秀芹和苏小玲走在前头,骂骂咧咧的吼个不停。

    “王寡妇,你这个杀千刀的贱人给老娘滚出来!”

    “敢下毒,信不信老娘把你弄进大牢里去,黑心肝的东西!”

    陆离和小满搀扶着苏启走在后面,听着张秀芹一声高过一声的骂声,小满情不自禁的笑出了声。

    忽然,张秀芹猛然大叫一声,似是惊恐也似是诧异,随后不久,苏小玲也是一声尖叫,似是瞧见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见状,陆离忙护在小满面前,小心的踹开了最后一道门。

    屋内的情景赫然出现在众人面前,叫小满尖叫一声,瞬间就红了脸。

    只见地上满是男人和女人的衣物,而炕上的王寡妇和一个赤着上身的男人紧紧相拥,惊恐的看着越来越多的人进屋,两人面色潮红,屋内弥漫着一股子难以言喻的味道,两人方才在做什么不得而知。

    还没等众人从惊讶中回过神来,张秀芹就先啐了一口,“什么脏东西!你这样的女人就该被拉去浸猪笼!我呸!”

    “拉去浸猪笼!”

    “看看那个野男人是谁,拉出去一并弄死才好!”

    “大过年的,真是脏了老子的眼!”

    群情激奋,一时间,找王寡妇质问说理讨公道的事情变成了抓奸大会,王寡妇和男人缩在被子里,任由众人如何辱骂都不敢出头。

    王寡妇家闹了这么大的动静,王武家又如何听不到,孙秀心中不安,她想了许久,还是轻手轻脚的出了门,想去看看到底出了什么事。

    还没进王寡妇家,孙秀就听到了屋里张秀芹的骂声,气势汹汹,句句带脏字,骂的好不痛快。

    她心道不妙,难道是自己指挥王寡妇下药的事情呗发现了?

    可她在家时分明听到有人说“浸猪笼”什么的,还是说自己听错了,这究竟出了什么事儿?

    “这不是王武媳妇儿吗,你也来看热闹了?”王武婶子最先认出了孙秀,上前打招呼。

    孙秀讪讪一笑,没敢说话。

    那王武婶子嘿嘿一笑,凑上前压低了声音道:“你是来得晚,没赶上,你是没看见,王寡妇和那个男人在炕上那场景,呸!真叫不要脸!”

    王寡妇偷情的事儿被发现了?!

    还没等她问,那王武婶子又道:“你和王寡妇家住的这么近,平时就没听见点动静什么的?我看呀,她跟这个男人至少也得有大半年了,半年前我去地里收庄稼的时候就觉得他们俩不对劲,没成想”

    王武婶子还在絮絮叨叨的说自己曾发现的那些蛛丝马迹,孙秀却完全没心思听下去,王寡妇偷情的事情被大家知道了,那自己也就没了可以拿捏王寡妇的东西,万一她一时鱼死网破把事情捅出去了,自己岂不是得跟着她一起完蛋!

    想到这儿,孙秀一激灵,忙找了个借口离开,脚步匆匆的回到家开始收拾行李。

    现在说什么都不能继续待下去了,她得找个借口回娘家住几天!

    “收拾衣裳干什么,你要去哪儿?”老实巴交的王武不明所以。

    孙秀脸色难看至极,她也顾不上详细解释,只一边收拾衣裳一边道:“身子不爽快,我要回娘家住几天。”

    只要顶过这阵就好,到时候就算王寡妇说出去了,大不了自己在想个法子让她永远都不能开口,或者直接让她变成疯子,反正没人相信疯子的话!

    “不行!”王武想都没想就拒绝了,他站在门口堵住孙秀的出路,“大过年的你回家干什么,身子不爽快就去看大夫,回娘家有什么用?”

    孙秀急了,她探着身子看了看门外,确定还没人来自己家后,一扔包袱开始跟王武发火,“我就是想回娘家住两天,不行吗?”

    说完,她捂着眼睛开始假哭,呜呜咽咽的倒是把王武吓了一跳。

    “你,好端端的你哭什么,我又没说你想回就回呗,但是这个时候不信,过年呢,你要是回娘家了,让你娘家人怎么想我,让村里人怎么想我,肯定还以为我对你不好哩!”

    王武不会说那些大道理,甚至一开始支支吾吾的说不清,但无论如何他都不让孙秀回家。

    孙秀气得甩开手重新拾起地上的包袱,王武一见傻呵呵的笑了,“媳妇,原来你没哭啊,吓了我一跳,还以为我把你气哭了呢。”

    这一下,孙秀更是气得说不出话来。

    “孙秀在家吗?”

    屋外忽然传来苏小满的声音,孙秀吓得一激灵,脑门上都冒出了冷汗,她急的在屋内转着圈的走来走去,边走边抱怨:“都怪你,都怪你!不让我走,现在好了吧,你媳妇要倒大霉了!”

    眼看着苏小满一行人进了自家的院子,王大娘也出去跟他们说话了,孙秀急的直接钻进了被窝,瞪着一双大眼睛跟王武嘱咐:“等会来人了就说我病了,不能见人,把他们赶出去!”

    “可你根本就没病啊。”王武愈发摸不着头脑,媳妇儿今天这是怎么了,一会儿要走一会儿装病的。

    孙秀怒极,“你跟他们说我有病就行了!”

    话音刚落,门口传来敲门声,孙秀听了忙躺平,随后将被子蒙到自己头顶,一心一意的开始装病。

    王武则是显得有些措手不及,他想着孙秀之前嘱咐过的话,默默在心中念叨了一遍,这才敢开门。

    一进屋,苏小满等人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景象,孙秀合衣躺在炕上,被子高高的盖过头顶,但却露出了两只胳膊。

    “这是装死呢,还是装病呢?”张秀芹冷笑讽刺,毫不忌讳一旁还站着王大娘。

    “我媳妇病了,大家如果有事的话,还是改天再来吧。”王武按照孙秀教他的话,一五一十的说了,但却只换来张秀芹的冷笑,骇的王武不由得往后缩了缩。

    但苏小满却压根不吃这一套,她使了个眼神给陆离,男人意会,随即将拎在手里的王寡妇扔到地上,冷喝:“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那王寡妇先是裹紧了衣服,然后看了看炕上的孙秀,她叹了口气,将之前孙秀交代她的事情全都说了出来。

    末了,那王寡妇又回头看向苏小满,一边磕头一边哭诉:“苏姑娘,我不是故意想害你的,你就饶了我吧,千万别把这件事宣扬的让别人都知道了。”

    偷情、陷害无辜姑娘生不了孩子,无论是哪条罪名都够王寡妇去大牢里待不短时间。

    “放你娘的屁!”还没等苏小满说话,那炕上的孙秀最先耐不住了,她猛地起身下炕,走到王寡妇面前狠狠的甩了她一巴掌,“你这个跟野男人偷情的脏婊子少来诬陷我!”

    张秀芹白眼一翻,“是不是诬陷,让李树看看不就行了?我就不相信了,村里出了这么大的事儿,他半点都不知道!”

    “咳咳!”

    随着一声低咳,张秀芹刚提过的李树就来了,众人让开门口,好让李树进门主持公道。

    苏小满看着李树,心中暗想:事情的来龙去脉已经如此清晰,想必李树这次就算想要偏袒,也是不可能了。

    李树环视屋内,看着这荒唐场景不由撇了撇嘴,“这么大的丑事闹得沸沸扬扬,丢人现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