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二章 我娘子到底怎么了
    原是这王满秀守寡多年,一朝耐不住寂寞便偷偷与村里的鳏夫偷情,两人明面上是点头之交,可背地里却早已做了无数次颠-鸾-倒-凤的事儿。

    若不是王武和这寡妇家仅一墙之隔,再加上孙秀那天不小心听到隔壁的动静,恐怕她这辈子都不会发现隔壁的寡妇竟如何大胆。

    不过寡妇没有公婆,自然没人要求她守节,纵然是孙秀说出去了,这件事也掀不起多大的风浪,顶多是让王满秀成为众人的谈资,她孙秀可半点好处都捞不着。

    于是,孙秀当即决定要让这王满秀为自己所用,她要用偷情的事情威胁王满秀,好让她替自己上刀山下火海。

    “王大姐,我把你偷情的事儿告诉大家伙,对我半点好处也没有,你就放心吧,等这件事成功之后,我必定咬紧了嘴,权当那天什么都没听到。”

    “不过至于我为什么要对付苏小满,您也没必要知道,王大姐,这几天过年呢,您好好歇歇吧。”

    嘱咐完,孙秀又问:“我给你的药,用了吗?”

    对方点头如捣蒜,“下了下了,我特地问过张秀芹,专门在苏小满的碗里下的。”

    那药是她专门去城里买的,专门让女人生不了孩子,一包药下去,准叫苏小满这辈子都甭想怀胎!

    孙秀满意点头,离开。

    看着孙秀离开的背影,王满秀不安的在屋内转来转去,最后还是没敢出门,她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双手合十:小满啊小满,你可别怪我,我也是逼不得已啊!

    恰逢中午吃饭,王大娘看着孙秀这时候才回来,她边往桌上端菜边随口抱怨几句:“怎么才回来,又去哪儿玩了?”

    这个媳妇是外村的,她倒也没十分瞧不上,但王大娘总觉得孙秀有时候笑起来阴涔涔的,有些骇人,不如其他小姑娘喜庆罢了。

    孙秀挽起袖子落座,“没什么,就是去找隔壁王姐说了点事情。”

    一说起王寡妇,这王大娘可就止不住嘴了,毕竟她当时也在苏家唠嗑,对于当时的情景记得清清楚楚。

    将上午的事情添油加醋的讲述了一遍后,这王大娘放下筷子,叹了口气感慨:“也不知道今儿这王寡妇怎么了,那话说的,可真毒!”

    闻言,孙秀难掩内心激动,她借着扒饭的时候勾起唇角,既得意又狠毒。

    “哎,孙秀呀,你说这小满是不是真的不能生孩子呀?”王大娘又问。

    孙秀摇头,“不知道。”

    面上毫无波澜,甚至有些木讷的孙秀心中却想:最好不会生孩子,那样陆离就有理由可以休掉苏小满了!

    过了片刻,那王大娘又问:“秀啊,你来月事的时候会不会疼啊?”

    孙秀和王武成亲也有挺长时间了,怎么还不见动静?

    岂不料孙秀还没说话,王武就恼了。

    “娘!”王武听不下去了,他将碗重重的磕在桌子上,斥责:“吃饭呢,您总是说这些做什么!”

    “行了行了,我不说了,这总行了吧。”王大娘妥协,但眼睛仍在孙秀的肚子上看个不停,好似想要直接穿透她的肚皮看看里面到底有没有孩子,那眼神让孙秀浑身发毛,没吃两口饭就起身了。

    相较于王家,苏家饭桌上的气氛则有些过于阴沉。

    苏小满坐在陆离身边,心不在焉的扒拉着碗里的饭粒,张秀芹都吃了两碗饭了,她这一碗米饭还剩下大半。

    “苏小满,你是不是吃不了了?万一等会儿剩下了,小心爹教训你。”苏小玲盯着苏小满的饭碗,幸灾乐祸道。

    苏启轻拍了下桌子,“小玲,那是你姐!以后不许再叫名字了,没教养!”

    苏小玲轻哼,压低声音兀自嘟囔:“以前不也都是直接叫名字嘛!以前没事,现在就有事了?再说了,我叫她名字能怎么样,她是要掉块肉啊还是会死啊,真矫情。”

    “苏小玲!”苏启放下筷子,“不许胡说!”

    对于两人的说闹,苏小满全然似是没听到似的,她咬着嘴唇看着碗中的饭,再看看饭桌上的肉、鱼,根本没心思吃。

    张秀芹不满苏启只教训小玲,故而阴阳怪气冷哼:“一个生不了孩子的人还挑挑拣拣的,看哪天你男人把你休了,就不作怪了!”

    “娘,谁生不了孩子啊?”苏小玲八卦。

    张秀芹翻着白眼冷哼一声,没说话。

    听着母女两人的对话,苏小满再度崩溃,她握着筷子的手微微发抖,眼眶中的泪几乎就要再此刻汹涌而出。

    早上那些大娘的话再次回响在她耳侧,“不能生孩子”、“”会被休掉,这些诅咒般的话将苏小满锁在死胡同里。

    “爹!”小满突然蹭的一下起身,红着眼眶低声道:“你们先吃吧,我有点不舒服,去外面走走。”

    说完,小满也不管身后又在议论什么,她义无反顾的走出了家门,连斗篷都忘了披上。

    始终沉默不言的陆离看着小满的背影,又看了看张秀芹那得意的嘴脸,若有所思的低下头,快速吃完了碗中的饭。

    外面还在飘小雪珠,寒风阵阵吹来,让苏小满不由的打了个寒颤,她双手环胸走在村边的路上,看着家家户户烟囱里飘起的炊烟,愈发觉得孤单。

    村里人对于生孩子有种很深的执念,总觉得女人要生了孩子才圆满,而且一定要男孩,毕竟要传宗接代。

    小满的母亲从没有教导过她这些,可这些年村里的女人因为生不了孩子而被休掉的不在少数,还有因为生不了男孩而一个劲儿的生孩子,最后在生产时死去的女人,也不少。

    一旦想起这些,小满便愈发觉得恐惧。

    陆离若是知道了这件事,他会怎么想,会因此而休掉自己吗?小满不敢想。

    “我们回家吧。”

    随着一道低沉熟悉的男声响起,厚厚的斗篷披在了小满身上,感觉到瞬间袭来的温暖,她不由得再次红了眼圈。

    陆离什么都没问她,甚至没问她为什么突然跑出来,身体哪里不舒服,就简简单单的一句“我们回家吧”就让苏小满红了眼眶,忍了许久的泪珠突然就再也忍不住,滴滴答答的落下来。

    她低下头,轻声应道:“好,我们回家。”

    冒着越来越大的风雪,两人回到小屋里,小满始终蔫蔫的,提不起精神来,陆离自然察觉到了女人的异常,再三思量后,他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小满,你是不是以为,如果你不能生孩子我就会休掉你?”

    小满身子一僵,仿佛还没从外面冰天雪地的寒冷中回过神来,她慢慢的低下头,双手死死的攥着衣角,没说话。

    他知道了,他知道自己不能生孩子了!

    看着女人因害怕恐惧而不停颤抖的模样,陆离心疼的不得了,他强行掰过女人的身子,好让小满正视自己,他无比认真的看着她的眼睛,“不管怎么样,我们都是要过一辈的。”

    “我们对着天地、父母都拜过堂,我们是一辈子的夫妻,不管发生什么,我们都是夫妻,永远都不会变,你知道吗?”

    小满红着眼圈,因哭过,声音翁翁的:“可是,如果我真的不能生孩子,那岂不”

    一想到这儿,她又忍不住的酸了鼻尖,眼泪在眼眶中打转。

    她知道陆离和村里的那些男人不一样,可这毕竟是关乎子嗣的大事,就算陆离不在乎,村里那些女人的唾沫也能淹死自己。

    “小满,凭几个女人说的话你就当真了?她们难道比杨大夫还厉害?再说了,我娶你不是因为要让你给我生孩子,我是真心的想对你好,想和你安安分分的过日子。”陆离擦去女人脸上的泪珠,柔声道。

    苏小满吸了吸鼻子,瘪嘴委屈道:“可是我那么喜欢小孩,我不能想象”

    退一万步,纵然陆离不在乎这些,可是小满在乎啊!她喜欢白白嫩嫩的小孩,喜欢小娃娃追着自己跑,她无数次的幻想自己和陆离的孩子会长什么模样,幻想以后生个女娃娃教她绣花,生个男娃娃就让陆离教他练武,可现在

    一切都成了梦。

    “小满,我们去找杨大夫看看,”陆离抓紧女人的小手,再次为女人拂去泪珠,“你别哭了,好不好?”

    苏小满终于止住眼泪点了头。

    顾不上外面的大风雪,夫妻两人趁着天还亮匆匆赶去了杨大夫家,顾不上交谈,小满便率先伸出了手,“求杨大夫帮我把把脉,看看”

    没说完,小满就哽咽的说不出话来。

    杨大夫见状点头,“姑娘放宽心,我只需把脉即可知道病情,你无需多言。”

    说完,杨大夫先是仔细打量了她一会,随后他伸手抚上小满的脉,捻着胡须闭上眼睛,细细的琢磨了一番,随后轻轻摇摇头拿开了把脉的手。

    小满登时如跌入冰窟一般,几乎晕厥过去。

    是真的!王满秀说的是真的!自己真的不能

    “杨大夫,我娘子她到底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