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四十章 诚心投靠
    孙秀一愣,被戳破心事的她有些尴尬,但眼下这种状况,她不知道是该承认,还是装傻充愣的糊弄过去。

    见自己说中,李欣冷哼,抬脚就走。

    她才不会傻乎乎的给人当剑使呢,就算真的要报复苏小满,李欣也宁愿自己一个人动手,少一个人知道就少一分麻烦。

    更何况是孙秀这样的外村人,她的父母不会惧怕李树这个本村的村长,那孙秀自然也不会畏惧自己,这样一个根本控制不住的人,李欣不会用。

    “李欣姐!”孙秀忙追上去解释:“姐,我不是想利用你,我只是觉得你和我都不喜欢苏小满,想跟你做个伴而已。”

    李欣继续冷哼,没说话。

    孙秀急了,“李欣姐,我是真心实意想要和你作伴的,苏小满害的你男人都成那样了,难道你不想报复她吗?你好歹也是村长的闺女,难道真的甘心任由苏小满这个扫把星欺负?”

    说完这一大长段,孙秀喘的上气不接下气,可李欣却还是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李欣姐!”孙秀站在原地大喊:“如果你不相信我,那我自然会证明给你看,我是诚心想要投靠你的!”

    只留一个背影给孙秀的李欣,揣着袖子的手暗自攥紧,勾起唇角,得意的想:算孙秀真的出了事,那也跟自己扯不上关系。但若是孙秀真的翻出了花样,那自己也能顺理成章的跟她合作。

    这样一来,不管孙秀是成是败。自己都毫无损失。

    李欣越想越觉得自己聪明绝顶,以至于回家后在饭桌上,她脸上还有些掩饰不住的兴奋劲儿。

    李树见状不由询问:“欣欣遇到什么喜事儿了,不如说出来让我们也开心开心?”

    当着刘志成的面,李欣自然不会提和苏小满有关的事情,所以他只是笑了笑,“没什么,爹,你就别打趣我了。”

    说着,李欣将盘子里的肉挑出来夹到刘志成碗里,“志成哥,你吃。”

    “谢谢,你也吃吧,不用管我。”刘志成笑的十分勉强,面上是掩饰不住的僵硬和疏离。

    在这个家中,他总感觉自己就像是个突然闯入的外来者,李树的态度一直淡淡冷冷的,而李欣虽然对他关怀备至,可这种关怀却让他十分压抑。

    “志成呀,我听说你娘最近生病了,是不是有这么一回事?”李树突然提问。

    刘志成愣了下,随即轻声道:“没什么要紧事,不过是风寒,过两天就好了。”

    娘自己一个人在家住,他虽然担心,但却帮不上什么忙,之前还能趁闲暇时间过去看两眼,但现在自己腿脚不方便,已经很久没回家了。

    “有时间还是要回家去看看,省的外边那帮人又说闲话。”李树漫不经心道。

    说完,还没等刘志成应声,李欣就不耐烦的哼了一声,“看那个恶婆娘干嘛,志成哥都说了,就是风寒而已。”

    李树放下筷子,不悦:“李欣,你怎么说话呢,她好歹也是志成的娘,你”

    “爹!”

    眼看两人又要吵起来,刘志成忙按住李欣的手,苦笑着劝解:“李欣说的没错,只是风寒而已,不碍事的。”

    “听到了没,爹,你真是小题大做。”李欣得意的笑。

    李树没应声,而是看了刘志成一眼,眼神很是复杂,随即他低声道:“行了,快吃饭吧。李欣,你出来,我有事跟你说。”

    两人走了,屋内只剩下刘志成一个人,他看着桌上的饭菜,心里苦涩不堪,根本没心思再继续吃饭。

    另一个屋内,李欣漫不经心坐下,“爹,您找我干什么,饭还没吃完呢。”

    李树恨铁不成钢的戳了戳她的额头,“你呀!迟早得气死我!”

    说完,李树将方才的事情给李欣仔仔细细的分析了一遍。

    方才在饭桌上,刘志成明显不开心了,可李欣却还一口一个“恶婆娘”的叫,真是半点脑子也没有,怪不得刘志成一直对她不冷不淡的。

    “啊?”李欣后知后觉,“我以为志成哥说——”

    李树气得在屋内转来转去,“说什么说,他再怎么说自己的娘,你都不可以插嘴!知道了没?”

    李欣悻悻点头,“知道了。”

    明明是个挺聪明的丫头,可一到了刘志成身上,李欣就跟犯了浑似的,对错分不清也就算了,现在连句好听的话都不会说了。

    但是没办法,谁让李欣是他李树的闺女的,能提醒的时候,还是提醒着点吧。

    李树叹了口气,“行了,你以后注意点,讨好着刘志成,好能尽快再怀个孩子。”

    “知道了,爹!”李欣笑嘻嘻的应下。

    “对了,”李欣突然想起来一件事,“上次您去县丞家办的事情怎么样了,怎么这么久都没动静,是不是他收了我们的东西不给我们办事?”

    之前,一家人乘着牛车去县里,说是去给刘志成看腿,但实际上这只是个幌子,为了骗刘志成,也为了骗村里人。

    李欣带着刘志成去医馆看病不假,但李树却在那个时候去了一趟县丞家,送了好多钱财、土特产,想要求县丞找个由头好把苏小满带走。

    就算不能让苏小满坐一辈子的牢房,好歹也能让她受苦,让她知道什么人不能得罪。当时县丞没答应,可也没拒绝,东西虽收了,却一直没给答复。

    想到这儿,李树砸吧砸吧嘴,摇头皱眉:“这事儿难说,兴许是县丞老爷事儿多,忙的忘了咱们了。”

    每天求县丞办事的人那么多,若是忘了也有可能。

    “啊?!那怎么办,白送那么多东西了!”李欣低声惊呼。

    李树暗自琢磨了一会儿,“放心,等过几天雪停了,路好走了我再去看看,问问究竟怎么回事。”

    按理说,县丞和自家有点亲戚关系,自己又送了那么多东西,无论如何他都不会拒绝自己的,兴许是忘了。

    “好吧,那您小心点别被村里人看见了,省的有人给苏小满通风报信,让她提前知道逃跑了。”

    “那是自然,你也小心点,别把这事儿告诉刘志成。”

    “知道了。”

    窗外的大雪渐渐停了,可天气依旧阴沉的可怕,似是随时都会再下一场更大的暴风雪似的。

    与此同时在半山腰上的小屋,苏小满担忧的看着屋外-阴沉的天,兀自呢喃:“等会儿肯定还要下大雪,看来这几天都不能再出门了。”

    “这么冷的天,在家呆着也挺好的。”陆离进门抖落身上的雪,边烤火边说道。

    苏小满心不在焉的点点头,心里却在琢磨着另一件事。

    家里的存粮还有很多,尤其是加上那头前几天刚杀死的野猪,这些菜和肉足以抵挡到开春了,但是她今天去娘家时发现,娘家的存粮好像不多了。

    她得找时间在给苏启送点钱过去,还有肉,对了,还有自己给苏启做的那两件衣服,也得尽快赶工,好一同送过去。

    “想什么呢?”陆离凑上前,用烤的滚烫的一双手捂住小满的脸颊,轻轻柔柔的揉捏。

    小满被脸上突然出现的滚烫双手吓了一跳,她受惊似的往后窜,但在男人看来,却像是急着往自己怀里钻似的。

    陆离不由笑了几声,“想什么呢,那么出神,连我站在你后面都没察觉到。”

    小满气鼓鼓的噘嘴,嗔怪:“你走路都没声音,我怎么能听到。”

    陆离身手不凡,再加上常年打猎,轻手轻脚的走路都成了习惯,小满没有武功,再加上方才想事情出神,没听到也是正常。

    “不闹了,我爹和你的衣服还没做完,我得趁着这会儿有空赶紧做。”说着,小满挣开男人的怀抱,红着一张脸跑到了柜子边。

    陆离见状也不闹她,他去柴房拿了几块红薯扔在炭盆里,随后便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小满做绣活。

    衣服只差寥寥几针就完成了,小满不一会儿就做好了,她低头咬断线头,然后将衣服翻过来拍了拍,起身招呼陆离,“先试试,有不合适的地方我再改。”

    陆离乖乖应下,自己穿好棉袄,然后俯身,“你帮我。”

    小满咬着唇瞪了他一眼,但却仍听话的上前帮陆离系扣子。

    男人生的比她高大许多,下面的扣子还好说,但若是到了领口处,即便陆离俯着身子,小满又掂着脚,但仍有些吃力。

    她嗔怪:“你长这么高干什么,我都摸不到扣子!”

    “那我再低点儿?”说着,陆离又弯了弯腰,看着小满的眼睛中满是宠溺和温柔。

    系好扣子,小满又转着圈的打量了一番,时不时的整理下衣角和袖口,看着穿着正合适的陆离,她不由珉起唇笑笑。

    明明是最寻常的款式,却硬生生的被男人穿出一份器宇轩昂的气势来,陆离转了个身,问:“娘子,你觉得怎么样?”

    “我觉得很好呀,”小满顿了顿,随即话锋一转:“我是说衣服,你别多想。”

    略显昏暗的卧房内,男人猛的将女人打横抱起,“我多想了,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