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三十八章 偷食
    苏小满顾不上再和张秀芹争论,她忙扔下皮尺跑到炕边,皱眉心疼的问:“爹!您怎么了?!”

    前几天还好好的,现在怎么就成了这幅样子,这几天究竟发生了什么?!

    “没事,我没事。”苏启拧着眉,但却还是扯出一个十分勉强且难看的笑,他的额头上满是豆大的汗珠,却还在强撑着安慰苏小满。

    她又心疼又难过,还有几分愤怒。

    陆离皱紧了眉,他小心翼翼的掀开苏启的被子,苏启的伤彻底的暴露出来。

    只见苏启的左大腿上缠着厚厚的纱布,但即便缠的这么厚,纱布上还是洇出了点点斑斑的血迹。

    还有苏启的右小腿上,用绳子绑着两块木板,大概是小腿摔折了,所以才会用这样的方法固定,好让骨头正常的恢复。

    见状,小满的心一抽一抽的疼,“爹,这都是怎么回事?看大夫了没有,大夫怎么说?”

    苏启是小满唯一的亲人了,若是他也

    小满不敢接着往下想,她咬紧了嘴唇,满是泪水的一双眼睛看着苏启,急的不得了,“爹,你倒是说话啊!”

    瞧着苏启低着头总是不说话,苏小满急的转身去质问张秀芹,“这到底怎么回事,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张秀芹双手叉腰,翻了个白眼,“你以为我不想告诉你呀?告诉你了,这药费还能让你出呢!还不是因为你爹,怕你担心就不告诉你!”

    上次小满送回来的银子苏启不许动,家里仅剩的一点钱都给苏启看了大夫,张秀芹还不满呢,可谁让苏启是打死都不让张秀芹张口,还说什么她要是敢说就休了她,在这样的情况下,张秀芹只能三缄其口。

    再者说,这伤本就是因为苏小玲闹着要梳妆盒,所以苏启才去山上砍木头,却不想一不小心划伤了腿,起身时又不小心摔了一跤,所以才两条腿都受了伤。

    这件事说起来还都怪苏小玲,若是被苏小满知道了,肯定又要闹,思来想去,张秀芹这才同意帮苏启遮掩。

    看着张秀芹气冲冲的样子,也不像是心虚,苏小满勉强相信了她。

    她再次问:“爹,您好歹也说句话,省的我担心!”

    陆离也低声道:“岳父,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您慢慢说。”

    两人劝来劝去,苏启低声叹了口气,总算开了口:“小满,我真的没事,这只是我不小心摔的,已经看过大夫了,这伤口就是大夫给我包扎的,还拿了药,真的没事。”

    “真的吗?”小满还是有些不放心。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爹都没有告诉自己,小满捏紧了衣角,心想:就算自己不能侍奉左右,那好歹也能出一份力,爹为什么不肯告诉自己?

    苏启呵呵一笑,“你看,我就是怕你瞎担心,所以才没告诉你。”

    说着,苏启借着陆离的支撑支起半个身子,他脸色苍白,却依旧强撑着精神笑:“我真的没事,小满,你不是说要给我做衣裳?咱们先量尺寸吧,你看行不?”

    苏小满无奈的捡起皮尺,勉强将此事揭了过去。

    量好了尺寸,小满又不放心的看了眼苏启的伤口,忍不住问:“这是找哪个大夫瞧的,不然我们再去找杨大夫看看,我也好放心。”

    “这就是找杨大夫看的,小满,你就放心吧,杨大夫说了这只是皮外伤,还有这小腿,不到开春肯定就好了。”苏启乐呵呵一笑,十分乐观。

    小满叹口气,“希望如此吧。”

    父女两人又说说笑笑了一会儿,小满这才确定苏启真的没事,到了中午,张秀芹说要留他们吃饭,小满也知道这只是客套话,故而也没同意,婉言拒绝后便和陆离一起回到了家。

    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苏启又两条腿都受了伤,看来直到过年都好不了了。

    如果自己还在家,那还能帮着父亲做些事情,可现下她嫁做人妇,家里只剩下张秀芹和苏小玲,苏小满想着想着又叹了口气,“这还是我第一次不在家过年呢。”

    “那我们今年去你家过年。”陆离随口一说。

    “那可不行!”小满忙反驳,“若是被村子里的人知道了,肯定要笑话你和我的,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哪儿有嫁出去的人还回娘家过年的道理。”

    她再想回家,也只是想想而已,况且她现在和陆离生活的很好,总是想这些,难免会让陆离不开心。

    虽然苏小满知道,陆离不会计较这些,但若是时间长了,他心里难免会有个疙瘩。

    想着,苏小满转过身去和陆离认真解释:“我刚才只是随口一说,你千万不要放在心上,我在这儿也很好,我只是担心我爹”

    “我知道。”陆离一把握住她的手,深邃的眼眸静静的看着她,沉声道:“小满,只要你能开心就好,我不计较这些。”

    小满小脸一红,下意识的想要挣脱男人的手,但不知怎的,陆离却握的越来越紧,那灼热的手紧紧的裹着小满的手,她觉得自己的脸颊愈发滚烫。

    “砰——”

    屋外突然传来一声巨响,陆离登时变了脸色,他迅速起身拿过一旁的弓箭,直接冲出了门。

    而随后反应过来的小满也忙冲出去,看着眼前的景象,她惊呆的僵在原地,瞪大了眼睛。

    只见一头全身黝黑的野猪就在院子外,听到动静的它回过头来,恰好能看到它嘴里叼着的那一大块肉,看那肉的颜色像是陆离前不久打回来的那只野狼的肉。

    “小满靠后!”陆离低喝一声,随即对准野猪拉开弓箭。

    锋利的箭“咻”的一声飞出去,直直插在了正准备逃走的野猪腿上,他哀嚎一声,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咻——”

    又是一支箭,这次箭插在了野猪的头顶,它仰头低吼,下一秒就跌到在地上,再也没能爬起来。

    陆离收起弓箭,走到小满身边拍了拍她的背,“没事了,你先进屋,我去收拾这只偷食的野猪。”

    小满乖乖点头,忙钻进了屋里。

    野猪一般在森林的深处活动,很少会跑到外面来,就更别说会跑到陆离住的半山腰来,看着野猪嘴里叼的肉,陆离暗想:许是前几天的那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雪,使得野猪没了可以狩猎的食物,这才不得已跑到了半山腰偷肉。

    只是好巧不巧,这只猪遇到了陆离。

    陆离费了些力气将野猪拽回院子里来,用了足足半天时间才宰杀干净,期间,小满也出来帮忙,两人这才足以在天黑之前将野猪的肉剁好挂在柴房内。

    为防止下一次还有其他野兽来家里偷东西吃,小满看着堆满了柴房的肉,暗想:看来得尽快将这些肉储存好了。

    不管是做成腊肉还是腊肠,或者是直接腌上,总之都要尽快处理,否则就算不被野兽偷走,也得随着时间的流失而发霉坏掉。

    还有柴房另一边的萝卜、白菜和不多的一些长豆角,也得尽快想法子处理掉了。

    趁着时间还早,夫妻二人在柴房里忙碌起来,陆离做晚饭,而小满则是在一大锅水里加上八角、香叶等调料,准备用这些水腌菜。

    陆离在小满的指挥下和了面,然后擀成薄片切成条,在另一口锅里的水开之后,直接将手擀面下锅。

    “好了,剩下的让我来做吧,陆离,你辛苦了一下午,先去屋里歇歇吧。”小满挽起袖子,干劲十足。

    陆离按住她的胳膊,“没事,你在一边看着就好,我自己来做。”

    村子里的女人都说做饭、洗碗这些事情都是女人该做的,既然已经嫁做人妇,那就该将这些家务事全都包揽下来,若是做不好,男人肯定要觉得这个女人太过懒惰。

    有的人家,就算当家的男人不说,公婆也会暗地里埋怨儿媳妇太懒。

    可

    小满看着做饭熟练的陆离,心里有些过意不去,就算没有公婆看管,自己好像也不该过于放松。

    陆离平日里不知道做了多少本该她做的事情,他会不会也在暗地里抱怨自己呢?

    小满一闲下来就爱想些乱七八糟的,尤其是看着陆离一言不发抿着唇干活的样子,她心里总在想,陆离这个时候会不会正在心里抱怨这个媳妇太过懒惰?

    “陆离,”小满忍不住开口。

    正在搅动面条的陆离并没回头,“怎么了?”

    苏小满咽了下口水,小心翼翼问道:“你会不会觉得我太懒了,还是你觉得,我做的饭不好吃,所以才会”

    她没勇气将话说下去,苏小满低下头,咬紧了嘴唇。

    被问道的陆离皱紧了眉,他起身抬头,看着低头不语的苏小满,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不过是这么一件小事,她怎么联想了这么多?

    眼看着面条快熟了,陆离忙拿出一旁装满凉水的瓷盆,他将面条尽数挑入瓷盆里,这才有空转过身来,陆离宠溺的点了下小满的鼻尖,“你呀,就是想得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