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三章 钱就放在我这
    “小满,外面怎么了?”苏启起身问道。

    苏小满放下门帘,对着苏启摇摇头,“倒是没什么别的事情,只是张大娘说小玲突然病了,正要带她去看大夫。”

    闻言,陆离皱眉:“好端端的,怎么突然就病了?”

    方才苏小玲嚣张的模样他记得清清楚楚,这还不过半盏茶的功夫,居然就病了?而且张秀芹还一副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看着就奇怪。

    “早上还好好的,怎么这么快就病了?”苏启也很是纳闷。

    苏小满想了想没说话,直接去了窗边小心蹲下,眯起眼睛看向窗外,想要看看这母子二人究竟要搞什么幺蛾子。

    屋子和院内毕竟还有一段距离,所以纵然小满如何仔细,也没能听到半分动静,只是看着她们母女二人拉拉扯扯的模样,她就断定苏小玲绝对没病!

    探着半个身子往这边看的苏启皱起眉,脸上露出几丝焦急,“小满,到底怎么回事?”

    “爹,您就放心吧,那苏小玲绝对没病,也不知道张大娘要搞什么,非要拉着小玲出去。”小满起身,如实汇报。

    这就愈发怪了,这母女二人究竟要干什么?

    “不然我先跟上去看看?”陆离提议。

    苏小满摇摇头,“算了,这深秋季节到处荒芜,你连个可以藏身的地方都没有,万一被她们母女发现,等下又找到理由闹了。”

    听她这样一说,陆离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而苏启原本亮起的一双眼睛也暗了下去,沉沉的叹了口气。

    为防止张秀芹再搞出幺蛾子来,陆离和苏小满也没急着回去,正巧苏启还没吃饭,小满不急不慢的又做了顿饭,好让苏启先填饱肚子。

    苏启心里装着事,一顿饭吃的心不在焉的,匆匆的就放下了筷子。

    苏小玲毕竟是他的亲生女儿,纵然平日里有张秀芹蹿腾着煽风点火,但苏启还是不忍过多苛责,万一她真的病了,苏启自然担心。

    索性没一会儿,张秀芹就带着苏小玲回来了。

    苏小满站在一旁不说话,她冷眼瞧着这母女二人,看她们究竟要搞什么把戏。

    只见方才出门时还活蹦乱跳,张秀芹都险些没拉住的女孩儿,现在竟佝偻着身子,一声接着一声的咳,苏小玲的脸颊泛起异常的红晕,看起来的确像是病了。

    苏小满不由狐疑的看向陆离,但男人却没说什么,只是按住了她的手,让她先耐心等待。

    “爹。”苏小玲声音嘶哑,说一句话能咳好几次,“我,咳咳咳娘刚才带我去了咳咳,去了杨大夫那儿咳咳”

    看到女儿变成这个样子,苏启早就将上午发生的事情忘却,他着急的凑上前,“小玲,这是怎么好了,早上不好好好的,怎么突然就病了?”

    说着,苏启伸出手,准备探探苏小玲的额头,看看是不是发热了。

    结果他的手刚扬到半空就被张秀芹一巴掌打开,苏启错愕,张秀玲抿紧了嘴唇,一副怒不可遏的模样:“你还知道关心小玲呢?!苏启,我还以为你只知道小满这么一个丫头呢!现在生病了知道关系了,早干嘛去了!”

    “秀芹,我这——”

    “别说了!”张秀芹不耐烦打断,眼中晃然闪过一丝心虚,“现在小玲生病了,还得拿钱去拿药,你给我点钱,我好把问诊费给还了。”

    苏启愣住,随即将目光投向苏小满,似是在询问要不要给钱。

    而事情到了这一步,苏小满也看透了张秀芹的低劣把戏,她冷笑一声上前,“张大娘,您是不是把我们当成傻子骗呢?”

    “你说的什么话,我听不懂!”张秀芹装傻充愣,一旁的苏小玲见状也忘了咳嗽。

    苏小满冷哼,趁其不备一把攥住苏小玲的手腕,“你不是病了吗?走,跟我去看大夫,若是杨大夫说你病了,那你的药费我来出!”

    说完,她不由分说的拽着苏小玲往外走,慌张失色的张秀芹想要上前去拉开,但却被冷冰冰的陆离直接挡住,张秀芹害怕的愣了片刻,随即换了个方向,但陆离再次堵上去,摆明了就是不让她出去。

    院内,苏小玲害怕又心虚的挣扎着,但苏小满哪儿会给她这个机会,她攥紧对方的手腕,拔高声调:“小玲,你得的什么病啊,若是杨大夫都看不好,那可怎么办啊!”

    村子里的人,娶妻都是要生子的,若是被人听到苏小玲生了病,竟连杨大夫都看不好,那岂不是没人敢娶她?毕竟,一个病恹恹的人,就算娶回来能生孩子,那也得好好照料,村子里人可没这个精力和时间。

    苏小玲害怕极了,她整天听张秀芹念叨东家长李家短的,自然也知道这些,看见苏小满还在不停的大声嚷嚷,她早已忘了挣扎,忙腾出手去捂苏小满的嘴。

    “姐!姐,我错了,我错了,你别说了。”苏小玲慌张的语无伦次,“我这都是装的,我没病,我真的没病。”

    小满故作狐疑的扫了她一眼,“小玲,病了就得看医生,医药费你就别担心了,我就算砸锅卖铁也得给你治好病!”

    苏小玲急的眼泪都快出来了,“姐,我真的错了,这都是娘让我这么做的,我根本没生病,都是她让我装病骗钱的!”

    说完,苏小满也放开了她的手,苏小玲捂着脸蹲在地上,呜呜的哭。

    都怪娘,非要她装病骗钱,结果现在被苏小满拆穿了,丢脸死了!

    两人的声音这么大,屋内又岂会听不到,张秀芹讪讪的低下头,面对苏启痛心疾首的指责,她一句话都没敢说。

    苏小满独自回了屋,苏小玲不多时也跟着回去,屋内顿时有些拥挤。

    看着父亲大口大口喘息的模样,想来是生了大气,苏小满暗自叹口气,“爹,没事儿我和陆离就先回去了,留给您的钱好好存着,该花了就花,但是千万别被人骗了去。”

    这最后一句,当然是警告张秀芹的。

    张秀芹又何尝听不出来,只是她理亏,现在只能低着头缩在角落里,等着苏小满夫妻二人走了之后再装傻充愣的把这件事混过去。

    待苏启出门去送苏小满和陆离,张秀芹拧着眉毛揉了揉脖子,小声抱怨:“我这脖子都酸了,都怪这俩人,嘟嘟囔囔的说那么多话干嘛,烦人。”

    “娘,都怪你,让我这么丢人,差点就嫁不出去了!”趁着苏启不在,苏小玲也跟着抱怨起来。

    张秀芹瞪着眼睛,斥责:“你别整天说这些有的没的,到时候真嫁不出去,我可不养你!”

    嘴上这么说,但张秀芹心里却从没这么想过,毕竟苏小玲人生的漂亮,身段也好,别说是同村的姑娘,在她心里,比那些大户人家的小姐都差不到哪儿去,怎么会没人提亲。

    “还叽叽咕咕说什么呢,丢了这么大人,还有脸在背后议论别人?!”苏启回来了,看着站在角落里的母女二人,低声呵责两句。

    张秀芹从来都不怕苏启,更何况她又是个管不住嘴的,“我议论谁了议论,别什么屎盆子都往我头上扣,你别以为那个苏小满是个什么好东西!”

    苏启猛地拍下桌子,巨响惹得母女俩肩膀一颤,头缩的更低。

    他盯着两人看了会儿,先是厉声申斥:“小满是我女儿,张秀芹,你在这样咋咋呼呼的说小满,别怪我休了你!”

    苏启性子软,张秀芹也是因此才一而再再而三的惹事,只这次他口气严厉,不似说笑,她便缩了缩脖子,没敢吱声。

    看到母女两人彻底安静下来,苏启十分无奈的叹口气,“小满是回来给我送钱的,这钱是留着让我们过年使得,这家里又不止我一个人,更何况小玲是我的亲生闺女,难道我会不让你们用?”

    闻言,张秀芹惊喜的抬起头,厚脸皮的凑上前,她伸出手,“那你还不把钱给我?都是一家人,防着干什么。”

    “啪——”

    张秀芹没等来钱,倒是等来了苏启的一巴掌,她不悦收回手,冷哼一声,“我就知道你不把我们母女当家里人,说什么好听的话哄我们,还不是不肯把钱给我管?”

    “给你管?这钱若是到了你手里,还没等过年呢就花光了!”苏启毫不客气的戳破,“这钱就放在我这儿,你别想了。”

    苏启态度坚决,再加上方才已经说了一番好话,张秀芹也没在追着要,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

    而回到家的陆离想着方才的事情,总觉得又有些好笑又有些无奈,看着陆离脸上变来变去的表情,小满不由问道:“想什么呢?”

    陆离抿唇一笑,转身正视女人,“没想到你这个害羞的性子,和人吵起来竟半点都不会输,我之前还担心你”

    话听了一半,苏小满的脸就唰的一下红了,眼看陆离嘴角的笑意愈发的浓,她忙捂上脸跑到一边去了。

    “哎,怎么跑了,我还没说完呢。”陆离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