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二章 纳妾
    苏小满和陆离正在吃饭,就听到外面有人在叫她,小满忙放下筷子跑出去,原是苏家旁边住着的杨大娘,这一脸着急的唤她。

    “小满,你快回家看看吧,你爹和张秀芹闹起来了!”

    啊?

    苏小满忙问:“杨大娘,怎么回事,好端端的,怎么突然闹起来了?”

    莫不是张秀芹发现了自己给爹的银子?可那个时候她也不在家啊,还是说,两人的对话不小心被苏小玲听到了?

    “怎么了,小满?”陆离也走了出来,想必是听到了些什么。

    杨大娘急的直拍大腿,“你们俩快回去看看吧,苏小玲帮她着她亲娘数落你爹,你爹都快被气死了!”

    苏小满着急的看向陆离,男人当机立断:“我们现在就回去!”

    事情紧急,两人都走的飞快,落下了杨大娘一大截,当两人火急火燎回到苏家时,还没进门就看到苏家边上围了一堆看热闹的男男女女。

    就连门口和矮墙上都趴满了人,好似生怕错过些什么似的。

    苏小满见状愈发心急,她挣开陆离的手往前跑,挤开看热闹的那些人,好不容易才进了院子。

    苏家院子不大,鸡笼和猪圈又占去了不少地方,此时张秀芹横躺在地上装死,再加上苏小玲、苏启和苏小满三人也在院子里,早已站的满满当当。

    周围的吵闹声太大,苏小玲又背对着苏小满,竟没察觉到她来了。

    只见苏小玲双手叉腰,鼻孔朝天,那股子劲头和张秀芹如出一辙,她不屑的盯着苏启,“你不就是个只会咬文嚼字的臭秀才!现在还想着纳妾,我呸!你根本对不起我娘!”

    “苏小玲,你干什么?!”苏小满气得听不下去,她双肩发抖,声音里都带着颤音。

    在家生活这么多年,纵然张秀芹嘴碎又不喜欢她,但却从来没对苏启这样说话,至于苏小玲,小满一直以为她只是受张秀芹的影响所以虚荣了些,却没想到她居然会对苏启说出这样的话!

    苏启可是她的亲生父亲!含辛茹苦把她养大的亲生父亲!

    苏小玲没想到苏小满这么快就到了,她有些诧异的回过头,看着盛怒的小满,讪讪的笑了笑,却还在嘴硬的辩解:“都是爹不对!非要娶小妾,所以才把娘气成这样的,我不过是气不过说他两句而已。”

    纳妾?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苏启的为人苏小满再熟悉不过,一个迂腐的文人,整天百~万小!说、写字,要不然就是上山下地的干活,怎么可能会想着纳妾!

    苏小满上前不由分说的将苏启拽到自己身后,对着苏小玲唾了一口,“我呸!苏小玲,亏我还早上还给了拿了零嘴吃,真是白瞎了!喂猪吃都比给你强!”

    紧接着,她转身看向苏父,又是生气又是替他委屈:“爹!您就由着她们娘儿俩瞎胡闹,怎么也不解释?!”

    院子边上围着这么多人,一传十十传百的,不知道哪天就把这儿添油加醋变成真的了,他怎么也不知道辩驳两句,任由着苏小玲瞎胡闹,真真要把苏小满给气死。

    “哎,我也”苏启欲言又止,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张秀芹胡闹,他总不能跟着她一起闹,再怎么说自己也是个文人,和妇人争吵胡闹,实在不是文人之举。

    可事情发展成这样,苏启也实在没想到,若不是苏小满突然来了,他还不知道等下该怎么办。

    苏小玲气得脸红脖子粗,却吭吭哧哧的说不出话来,眼看自己说不过苏小满,她忙蹲下身子将地上的张秀芹叫醒。

    只是地上的张秀芹也不知怎么想的,许是想着要装死装到底,任由着苏小玲如何又推又搡的,她愣是闭着眼睛不起来。

    “哎,你们说张秀芹是不是真气晕过去了?”墙头上的人议论纷纷。

    “保不准,苏启平时挺老实的一个人,看不出来还有这样的歪心思呢!如果我是张秀芹,气都气死了!”

    听着周围的人议论纷纷,苏小满气得头皮发麻,她攒足了力气大吼:“乱七八糟的说什么!我爹是什么样的人我最清楚,今天就是张秀芹瞎胡闹,你们如果真信了她的话,那就是大傻子!”

    “苏小满,你说什么呢?你爹还没说话,轮到你在——哎哟!”

    墙上的人话没说完就突然没了身影,只听到一声惊叫,不知出了什么事。

    正当苏小满不明所以时,陆离单手背在身后,挤开人群走了进来,一双冷冰冰的眸子缓缓扫视周围,使得在场众人皆是心中一凉,半晌没敢说话。

    趁着全场安静,陆离轻咳一声,“小满,你继续说吧。”

    苏小满先是一愣,随后就明白了陆离的意思,对方这是要趁着众人安静的时候,让自己赶紧说出真相呢。

    她心中一暖,来不及谢过陆离便抓住苏父的手,焦灼道:“爹,到底怎么回事,您赶紧说,省的大家误会。”

    “其实,都是因为你给我的那银子。”苏启心一横,叹口气说出了实情。

    他压根没想过纳妾,只不过是因为没把钱交给张秀芹,这婆娘就胡咧咧起来,惹得众人围观,来了这么多人,再加上苏小玲也上前帮忙,他不好意思当着大家训斥母女,这才惹得她们愈发无法无天。

    围观的人更安静了,谁也不敢再说三道四。

    陆离清清嗓子,高声道:“这本是苏家的家事,但因为怕众人误会,所以方才才没有赶大家走,现在事情水落石出,大家还是先回家吃饭吧。”

    不多时,人群中不知谁先嚷了一声:“都散了吧,人家的事儿,咱们掺和干什么,都散了吧!”

    “散了散了,回家吃饭了!”

    没一会儿,人群渐渐散开,苏家的小院又恢复平静,苏小满扶着苏启,转身往屋内走,而陆离也抬脚跟上二人的步子。

    转眼间,院子内就只剩下了苏小玲和张秀芹两人,而地上的张秀芹还躺着不肯起,这可急坏了苏小玲。

    “娘,您快起来吧,人都散了,就剩下我们俩了!”苏小玲拽了拽张秀芹的袖子,压低声音催促。

    张秀芹闭着眼睛,眼珠却还在眼皮底下咕噜咕噜的转,她仔细的听了一会儿,确定没声音之后,这才将眼皮掀开一条缝。

    她伸展了下胳膊腿,在苏小玲的搀扶下起身,边拍着身上的土边骂:“没娘的臭丫头,嫁了个会点功夫的男人就这么厉害,看我哪天抽出空来好好教训她!”

    脸面算什么东西,值多少钱?只要能闹一通,张秀芹就能拿到苏启的钱了,如果不是苏小满突然赶到,她现在肯定早就成功了。

    “娘,您可别说了。”苏小玲没好气的撇嘴,“都是您,让我在这么多人面前丢脸!以后这可怎么嫁人啊!”

    张秀芹冲着地上唾了一口,“没脸没皮的丫头,你怎么能自己说嫁人呢?万一让别人听了去,小心人家指着你的鼻子笑话你!”

    苏小玲噘着嘴,“知道了,行了快别说了,赶紧屋里去吧,省的他们在背后说我们的坏话。”

    说着,苏小玲抬脚就要往屋里走。

    却不料还没走两步,苏小玲就被张秀芹拽住,她转身皱眉,看着正笑眯眯看着自己的张秀芹,无端的打了个寒颤:“娘,您干什么?”

    也不知道张秀芹今天怎么了,一会儿闹一会儿笑的,若不是她亲娘,苏小玲肯定该骂这人是个疯子。

    “小玲啊,你有没有觉得身上哪儿不舒服?”张秀芹对着她挤眉弄眼,不知道又打了什么坏心思。

    苏小玲摇头,“我身子好着呢,哪都没不舒服。娘,您问这个干什么,还不赶紧进屋?省的他们三又说我们的坏话,指不定他们还在商量怎么对付我们呢!”

    他们三个人,自己和张秀芹两个人,怎么比都比不过,更何况还有个身手不俗的陆离,万一他们真的存了心思对付她俩,那她们根本毫无招架之力。

    张秀芹仿若没听到她说的话似的,还一个劲儿的拉着她的手往外走,边走边絮叨,声音大的出奇:“小玲,你身上不舒服,我带着你去杨大夫那儿看看吧,好给你开药吃。”

    “娘,您到底要干嘛?我不想喝那个苦兮兮的药,有看病拿药的钱,还不如去城里给我买肉吃!”

    “小玲!听话!”张秀芹又是一吼,“生病了就该看病吃药,走,我带你去看大夫!”

    话音刚落,还没等苏小玲反驳,门帘被掀开,苏小满探出半个身子来,面露不悦“大娘,您这是又吼什么呢?”

    张秀芹呵呵一笑,仿佛刚才什么都没发生似的,她指了指一旁的小玲,“小玲病了,说什么都不肯去看病,我正说她呢。”

    “病了?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骂人的时候气儿那么足,不像是有病啊。”苏小满狐疑的皱眉,一点都不相信。

    她盯着母女俩看了好一会儿,心想:这张秀芹又搞什么幺蛾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