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九章 都要听我的
    经由李欣这么一闹,苏小满足足浪费了一天时间,手帕才绣了一块,眼看就到了和赵老板约定的日子,她得加快速度了。

    看着借着昏黄灯光绣手帕的小满,陆离心疼,不由皱眉:“小满,若是你觉得累了,那我们去和赵老板商量一下,以后交工的日子在延长些。”

    “不用,”苏小满头也不太,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我来得及,若不是这次被李欣耽搁了,我无论如何都能完成的。”

    说着,苏小满闭上眼睛用力转了转眼珠,略微停顿片刻,又继续绣了起来。

    上次她的手帕能卖出那么多钱去,也多亏了赵老板赏识,肯收下她的绣品,这次她也不能有了成绩而洋洋自得,万万不能马虎,甚至要比之前再认真些。

    “那你也不能熬坏了身体。”陆离态度强硬,“听我的,先去休息,没绣好的等明天早上再绣。”

    苏小满抬头对着他甜甜一笑,“就快好了。”

    她以为是陆离困了想去睡觉,故而又道:“今天辛苦了,柴房里有烧好的热水,你先泡个脚,然后就去睡觉吧,我不打紧。”

    能够识破李欣的阴谋诡计,再在众人面前揭穿,这都多亏了陆离。

    虽说后来李树顾忌面子,并没有当着乡亲们说出实情,可杨大夫走的时候脸色阴沉,再加上之前李欣与苏小满的对峙,大家也猜出了个大概,不过是因为惧怕李树,所以只心里清楚,没敢说出来罢了。

    总之不管怎么样,苏小满身上的冤屈是洗干净了。

    “没事儿,”陆离突然走过来坐在了她对面,“我等着你,等你绣好了我们一起去睡觉。”

    事实上,当男人过来的时候,苏小满的脸颊就已滚烫的不得了,现在又听到对方说“一起睡觉”四个字,她的脸更红了,连带着耳垂都染上一抹赤色。

    苏小满低着头,极其小声的应:“嗯。”

    起先还不觉得怎么样,不过时间颤了,身上始终黏着一道炙热的视线,就这么一眨不眨的盯着你,苏小满觉得身上都起了一层细密的汗。

    深秋的天气,苏小满愣是出了满头大汗。

    看着时不时擦汗的女人,陆离的嘴角早已扬起,他静静的看着苏小满,看着女人低头时露出的一小截儿细白的脖颈,看着她殷红的仿佛要滴血的耳垂,喉结不自觉的上下滚动。

    尤其是在这样的天气,外面的风呼呼的刮,偶尔刮的狠的挤进门窗,发出细细的声音,在加上昏暗的灯光,静谧而美好的气氛,陆离的眼神不知不觉得愈发深沉。

    “小满。”他低唤,声音嘶哑的厉害,“还不睡吗?”

    苏小满被男人嘶哑的声音吓楞,抬头眨巴着眼睛看陆离,“你的声音怎的——”

    “啊——”

    话没说完,苏小满被陆离打横抱起,她手里还捏着绣花针和手帕,手忙脚乱的不知道该如何安放。

    “该睡觉了。”陆离低头,紧紧的盯着女人,从眉到眼,再到樱唇、脖颈,攀附在他身上的小手,他又不自觉地滚了滚喉结。

    为防绣花针伤到陆离,苏小满将绣花针别在手帕上,她别过头躲开陆离炙热的视线,咬着唇:“还有一会儿我就绣好了,你在等我一会儿好不好?”

    事已至此,饶是她在愚笨也明白陆离想要做什么了。

    “不好。”陆离怀抱着她的手收紧,急促的呼吸喷洒在苏小满的脸上,声音低沉的可怕。

    缩在男人的胸膛中,苏小满咬紧了唇,纠结的看了一眼还有几针就可以收尾结束的手帕,无奈的看向陆离,“就一会儿,一会儿都不行?”

    陆离转了转眼睛,将她放下来,“那也可以,不过一会儿,你可要全听我的。”

    “好。”苏小满想也没想便答应了男人的话。

    左右不过是那些事情,还能有什么其他的花样,年纪尚轻、经验尚浅的苏小满低着头暗自琢磨,全然没注意到陆离眼中划过的一丝得意。

    不过当苏小满收好针脚红着脸随陆离回卧房后没多久,她终于明白了陆离为何突然肯妥协,但此时后悔,显然晚了。

    次日清晨,苏小满眯着眼睛伸个懒腰,却被腰上的酸楚折磨的瞬间清醒,她咬着唇恨恨的盯着床边穿衣的男人,满腔的后悔与怨恨和在一起,最后化成一声冷哼。

    却不想,眼角红红的苏小满这一瞪,却比媚眼还要勾人。

    陆离正在穿衣的手顿住,一本正经:“看来是昨晚我还不够努力,竟让你还存了些力气勾人。”

    苏小满欲哭无泪,只得转过身去背对男人,省的再被他揶揄。

    看着床上蒙在被子里小小的一团,陆离不由笑了几声,“好了,不逗你了,我去做饭,你先休息,等会儿我们吃了饭去城里。”

    对了,今日是她去城里天衣阁赵老板交货的日子。

    一想起这件事,苏小满腰间的酸楚仿佛都没那么难以忍耐了,她支起身子穿衣、洗脸,又拿了梳子去院里梳头。

    刚挽好头发,小柴房里就飘出了饭香,苏小满深吸一口气,心情舒畅的很。

    鸡丝粥是陆离一早就熬上的,这时炖的软糯粘稠,再配上一叠清爽开胃的小菜,苏小满呼噜呼噜吃了好几碗,看的陆离又想逗她,但一想到小满那个容易脸红的性子,他还是生生忍住了。

    照例将绣品装进布包内,苏小满琢磨着家里剩下的粮食和调料,还有近几日越来越冷的天气,她又拿了几两碎银子,准备交了绣品后再买些其他东西。

    “好了,我们可以走了。”苏小满背着小布包出来,噙着笑看向陆离。

    陆离没说话,直接接过她的布包背在身上,“走吧。”

    苏小满有些不好意思,“我自己拿着也可以,这个也不重。”

    “昨晚累着你了,这些事情还是我来吧。”陆离面不改色,仿佛在谈论中午吃什么一样平常,可苏小满却早已羞红了脸,不敢再多说一句。

    这人真是的,怎么总是提昨晚的事情啊!

    因为这事,苏小满一路上都没敢开口,生怕陆离再东扯西扯,最后又将不相干的事情扯到昨晚。

    直到了城内,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苏小满感慨了句:“也不知道这次的手帕还能不能卖出去。”

    这次绣的匆忙,苏小满生怕赵老板会拒收。

    “你手艺这么好,还愁卖不出去?”陆离挽起她的手,“要愁,也是那些客官愁,愁你为什么每次只绣这么些,他们抢不到。”

    闻言,苏小满不由抬头笑,“能卖出去我就很开心了。”

    她人生第一次靠着自己的本事赚了钱,且还存下了这么一大笔钱,苏小满已经很开心很知足了。

    “好了,我们先去找赵老板。”

    两人挽着手到了天衣阁,看着络绎不绝的客人进进出出,苏小满惊叹:“前几次我们来赵老板这儿还那样冷清,如今竟又昌盛起来了。”

    看来赵老板此时早已不在乎城东的那家铺子了,也不知道管娘子看到会怎么想。

    为防止进去后添乱,两人便在门口稍稍站了会儿,想等着人少了些后再进去,没一会儿,人果然少了。

    “走吧,”陆离拉起她的手,“现在赵掌柜应该有时间了。”

    苏小满抿唇一笑,正欲回应,却突然被一声高喝给打断。

    “大家先让一让、让一让,先让我们家夫人进去,别乱挤!”

    她下意识回头,恰好看到那仆人口中的夫人下轿,那轿帘被掀开,身穿藕色织锦长裙的夫人下轿,她脸上未施粉黛,一只碧绿通透的发簪将乌发尽数挽起,整个人愈显清淡温婉。

    被称为夫人的女人下轿后打量了下天衣阁的店铺,随后抿出一个极淡的笑,“就是这儿了。”

    之前高声呼喊的丫鬟跑过来,“夫人,我这儿去请那些客人离开,免得冲撞了您。”

    “不必。”她摇头,“你不用跟着我了,我自己去吧,让这些人也去别处等候,省的把路口堵了。”

    “可!”丫鬟瘪嘴想要反驳。

    那夫人眼眸一转,“就按照我说的做。”

    丫鬟不得已行了个礼,“知道了。”

    看完整个过程的苏小满不由凑到了陆离身边,小声嘟囔:“这人倒与我印象中有钱家的夫人不一样。”

    她从小长在村子里,并没见过多少有钱人家的夫人,只是听那些去城里当丫鬟的姑娘说,这些有钱人家的夫人小姐都不是吃素的,所以苏小满才有这样的印象。

    只是如今看到这一幕,她心中已经对有钱夫人全然改观,看来人都是不一样的,夫人自然也是有好有坏。

    听完,陆离不由轻笑,低头宠溺:“好了,趁现在人少,我们快进去找赵掌柜吧。”

    两人先一步进了屋,苏小满打开包袱展开绣品,“赵掌柜,这次时间紧,我没绣多少,您看看这样的可以吗?”

    话音刚落,身后忽然响起柔柔的女声,带着几分诧异:“这位就是苏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