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八章 你看到我们家的兔子了吗
    “自然,自然是看到了。”李欣咬着唇吞吞吐吐,将求助的目光投给了李树,但后者也是一脸急色,根本帮不上她的忙。

    李欣急的攥紧了手,在苏小满的视线逼迫和众人的议论声中,狠了狠心:故作轻松道:“我去找过你,当然注意到了你院子里的野菜,还有那张狼皮,是灰色的。”

    话音刚落,苏小满忽然大笑,惹得李欣心中更慌了。

    昨天她去的匆忙,只忙着找苏小满当替罪羊,哪里有心思注意她院子里放着的东西,碧水村上的野狼大多为灰色,想来胡猜一下,应该也不会差的太多。

    想到这儿,原本还有些心虚的李欣挺直了腰板,但仍有些不自然的问:“小满,你笑什么?”

    “我笑你傻!”苏小满狠狠的瞪了李欣一眼,愈发确定昨天她来找自己目的不纯。

    说着,苏小满解释:“前几天大雨,陆离从山上射杀了一匹黑色的野狼,那皮毛全体乌黑,正好端端的挂在我们家柴房里面,怎么会出现到院子里,又怎么会变成黑色?而且这几天连日大雨,我也不会把野菜拿到院子里晒。”

    未等李欣狡辩,苏小满又道:“我知道,事情到了这一步,李欣还可以狡辩说是自己看差了,或者根本没注意。但是,我昨天和陆离进了山,直到晚饭时间才回来做饭,而那个时候李欣的孩子早就没了,我又是哪里来的时间去推搡她?难道我会分身不成?”

    此言一出,李欣脸色大变,嘴唇被咬的出现了血痕。

    而刘志成则是惊讶的看向李欣,惊讶:“那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小满都不在家,又如何推搡你,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昨天李欣说苏小满推她,当时刘志成就觉得奇怪,现在又经苏小满这样一辩解,他心中疑惑更甚。

    李欣气极,“我没有,孩子就是被苏小满害没的,就是因为她!”

    她起身走到苏小满身边,“你说你进山了,那有何证据?我就是去过你家里,你还推了我,你别狡辩了!”

    这时,陆离起身走到两人中间,将苏小满护在身后,“李欣,你说你去了我家,小满还给你开了门,那你可曾看到我们家屋内的两只野兔?”

    又是这个问题,李欣快要被逼疯了。

    她又没进过苏小满的屋子,哪里知道屋子里有没有兔子?如果这又是他们夫妻俩来蒙骗自己的,那自己是不是该说是?

    想到这儿,李欣干咳一声,“你别开玩笑了,你们家哪儿有兔子。”

    “李欣阿李欣,你要把孩子没了这件事嫁祸给我,难道都不做准备的吗?”苏小满气极反笑,“我们家屋子里有两只陆离带回来的野兔,就绑了绳子拴在桌腿上,若是大家不相信,尽可以现在上山去看。”

    说完,苏小满得意的看着李欣,嘴角的笑将李欣气得够呛。

    台下的人也纷纷议论起来,只是今天,大家都开始同情苏小满了。

    “这么看起来,好像的确是李欣的说法站不住脚啊,怎么说话乱七八糟的。”

    “小满有什么可嫉妒李欣的,人家陆离哪一点比不上刘志成,而且刘志成还有一个咋咋呼呼的娘,根本没什么可嫉妒李欣的嘛。”

    “嗨,那李欣那孩子怎么没的,该不会压根就没有吧?”

    众人议论纷纷,越说越离谱起来。

    “行了行了,你们问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问题!”李树听不下去,上前强行将李欣带回了位置,俯身低声提醒:“你少说点话!”

    李欣本来还想反驳,但刘志成这时候也按住了她的手,叹着气摇摇了头。

    她顿时委屈起来,自己明明不比苏小满差,好不容易和刘志成有了孩子,他都已经成了李家的上门女婿,可刘志成怎么还袒护苏小满,就连自己的孩子没了,他也不肯疼惜自己半分。

    越想越委屈的李欣心中恨极了苏小满。

    可不管怎么样,本来是李欣站在上风的一件事,现在已经被她硬生生搞砸了,李树彻底没了办法,只能想办法先把这事拖延过去,等着回家商议了再决定如何让苏小满认罪。

    实在不行,他就去城里走一趟,看看衙门里的那位能不能帮帮自己。

    李树将苏小满和陆离都赶到一边,自己站在最中央站定,清了清嗓子,“不管怎么说,我们家欣欣的孩子没了,这也是一件挺悲痛的事情,所以我希望小满可以好好说话,不要对欣欣大吼大叫,这样会让欣欣——”

    “村长,”陆离突然起身,“您口口声声说李欣没了孩子不能受刺激,那小满呢?什么都没做就背负这样的骂名,您和李欣是不是该跟小满道歉?”

    李树急的涨红了脸,“陆离,这事儿还没定论呢,你这么早说这些干嘛!”

    可陆离根本不理会李树,直接走到了李欣面前,“李欣,你为什么要冤枉小满,你究竟意欲何为,你的孩子究竟是怎么没的,事情到了这一步,你还不说实话吗?”

    “我我,我没有”李欣支支吾吾说不出话。

    陆离步步紧逼:“究竟怎么回事,你必须说清楚,好还小满一个清白!”

    李欣慌张的摇头,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这陆离的压迫性太强,她感觉自己仿佛已经被看穿了,再想到那日的陆离用一颗石子就能让张秀芹出洋相,她可不敢得罪他。

    “快说!”陆离低吼。

    李树想要上前拉住陆离,但却被陆离一个冷眼给吓得不敢动弹,紧接着,陆离一眨不眨的死盯李欣,一句又一句的低吼,表面看是要逼李欣说出实情,但其实陆离的真实目的是要吓得李欣晕倒。

    没一会儿,李欣终于两眼一翻晕倒了,虽不知是真晕还是装晕,总之,陆离和苏小满的目的达到了。

    台子上顿时乱作一团。

    “哎呀!”苏小满夸张大喊:“李欣晕倒了,快去叫大夫来!”

    李树抱着李欣匆匆忙忙的回了家,而刘志成也歪歪斜斜的跟了上去,一众看热闹的也忙凑过去,趴在窗边的、墙边的,到处都是人。

    按照两人的计划,苏小满快速冲下台子去请早就候在一旁大夫,直接进了李欣的房间。

    她焦灼道:“大夫来了,快让开,让大夫给李欣瞧瞧,怎么突然晕倒了?”

    李树一听大夫来了,哪里还顾得着看是谁请过来的,他忙让开位置,眉头紧锁的站在一边,都忘了要怪罪“罪魁祸首”陆离。

    那大夫名叫杨景春,已经八十多岁却还精神矍铄,他是十村八乡医术最好的大夫,且最擅长妇科,就连那些经常给人接生的稳婆都比不上他半分。

    杨大夫把了会儿脉,又问了些其他的问题,刘志成一一答了,神情紧张。

    “杨大夫,我女儿她怎么样?”李树紧张的问。

    杨大夫摇头笑道;“没事,病人并无大碍,想来只是心情不佳,再加上刺激,所以一时间气晕了过去,待她醒来就好了。”

    听到这儿,李树终于松了口气,他点点头,准备起身送杨大夫出去。

    “等一等,”陆离突然站出来挡住杨大夫的路,恭敬的作揖,“杨大夫稍等片刻,我还有一个问题想要请教您。”

    杨大夫顿住脚步,“你请说。”

    陆离看了一眼苏小满,随即看向床上的李欣,“我想问杨大夫,能否看出来病人刚刚滑胎?”

    “滑胎?”杨大夫呵呵一笑,“病人脉象平和,身体康健的很,怎么可能是刚刚滑胎呢?你们搞错了吧?”

    “你说什么?!”李树震惊。

    刘志成也被吓了一跳,“杨大夫,怎么可能啊,李欣她明明就明明就是刚刚滑胎啊!”

    否则那沾满鲜血的小裤怎么解释,李欣又怎么会哭诉自己的孩子没了,又怎么会

    “老夫我行医这么多年,虽不说是十脉十准,但也从来没砸过招牌,你们现如今是什么意思,怀疑我的医术吗?”杨大夫面色不悦。

    陆离解释:“那倒没有,只是病人自己的刚刚滑胎,所以——”

    杨大夫没好气的打断,拔高声调:“我告诉你,这人她要么是压根是根本没怀胎!要么是早就滑胎了,怎么都不可能是刚刚滑胎!”

    说完,他穿过众人走出门口,“今天这出诊费我也不收了,你们爱信不信!”

    待杨大夫出门后,屋内是死一般的沉寂,李树万万没想到,自己宠爱多年的女儿,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

    而刘志成也是无论如何都没想到,自己唯一和李欣成亲的借口,此时都成了笑话。

    如果当初李欣根本没怀孕,那他是不是早就跟小满逃走了,是不是早就过上了闲云野鹤的快乐生活?

    可现在

    刘志成辛酸的看向苏小满,看着她和陆离默契相识而笑的场景,心里愈发酸楚。

    陆离站出来,“村长,事情已经水落石出,小满也清白了,还烦请您跟大家说一声,免得小满再被人误解。”

    还处于惊愕中的李树呆呆的站着,好似没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