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七章 压根不在家
    李树怒不可遏:“陆离,就算你要护短,也要看清形势!苏小满欺负李欣,不分青红皂白的推搡李欣,如今,李欣的孩子都没了!”

    李树的怒吼一声高过一声,唾沫星子满天乱飞,激动的很。

    然陆离只是冷哼,“你们说小满推搡李欣,那谁看到了?单凭李欣一面之词就来抓苏小满,是不是有些说不过去?”

    此言一出,众人哗然。

    “这还用人看到吗?苏小满嫉妒李欣可以嫁给刘志成,又看人有了孩子,便生出了这样的恶毒心思!”

    “陆离,你和苏小满相处的时间段,看不清这个女人的真面目也是正常的,千万别在袒护她了,她欺负李欣,致使李欣滑胎的事儿可是真的!”

    “村长,别犹豫了,我看咱们直接把苏小满送去衙门得了!清白与否,衙门自会分辨!”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叽叽喳喳吵闹的像是停在树枝上的麻雀。

    大家都知道,李欣的丈夫刘志成曾和苏小满好过,苏小满还妄想过和刘志成私奔,因此,苏小满和李欣两人之间的关系绝对不好,如今出了这样的事情,他们想当然的认为这是苏小满在报复。

    陆离微微向后靠了靠,凑到苏小满耳边,压低声音安慰:“放心,我不会让他们带你走的。”

    说着话,陆离的手护在苏小满身前,态度坚决。

    见状,苏小满原本倔强的眸子忍不住滑落两滴泪,她咬着嘴唇,“陆离,谢谢你,我我真的没有推李欣,我也没有欺负她。”

    “我知道。”陆离沉声道。

    也不知怎的,方才被那么多人冤枉、指责,苏小满都没觉得怎么样,现在被陆离护在身后,被对方无条件的相信着,她反倒哭个不停。

    李树和一群人围在一起,嘟嘟囔囔的许是在商议该怎么办,眼看着天色渐晚,陆离的脸上也难得的染上了一抹忧色。

    他们人多势众,若是真的动手陆离也不怕,但若是真的被李树闹到了衙门去,他衙门有人自然会帮着李树,而小满毫无证据,实在有些难办。

    片刻后,李树转过身来咳嗽两声,“天色也不早了,欣欣自己在家我也不放心,这样吧,我们明天再审,就在我们家旁边的小广场上,到时候你们可别逃走!”

    他之所以能这么放心离开,就是拿捏准了苏小满的性子,料她不会抛弃苏启而和陆离逃走。

    而且,李欣说的话有些模糊,李树也需要回去确认一遍。

    说着,李树扬手招呼着一众人走了。

    而苏启则是不放心的上前,眉头紧锁:“小满啊,你这是到底是怎么回事,李欣怎么会无缘无故冤枉你呢?”

    张秀芹阴阳怪气的嘲讽:“什么冤枉不冤枉的,我看你女儿苏小满就是嫉妒人家李欣,要不怎么能干出这样作孽的事情来!”

    “张大娘!”苏小满动了气,她绷着脸死盯张秀芹,“若是我成了害李欣孩子的凶手,你和苏小玲也别想在这村子好过!”

    张秀芹脸色登时难看无比,她吭吭哧哧的低声咒骂几句,怒道:“苏启,你还走不走了,老在人家家里呆着干什么?!”

    “这是我女儿家!你咋咋呼呼个什么劲儿,想回家自己回去!”苏启大怒,双目瞪的圆圆的,将张秀芹吓了一跳。

    本想反驳些什么的张秀芹张了张嘴,但看到陆离和苏小满的脸色后,心有不甘的砸吧砸吧嘴,转身走了。

    小院内终于安静下来,苏小满松了口气,整个人如被抽干了力气般跌坐在石头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还好有陆离,还好父亲肯相信自己说的,否则,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坚持下去。

    “小满,你真的没见过李欣吗?那她为什么要说你害了她的孩子,我可去她家看过了,那孩子是真的没了,我亲耳听到大夫说的。”

    陆离闻言皱眉,“岳父,李欣的孩子真的没了?那她是什么反应?”

    他是无论如何都不相信苏小满会欺负李欣,现在事情的关键就在李欣身上,必须尽快找出端倪来,否则明天李树还不知道要使出什么阴招。

    苏启皱了皱眉,仔细回想:“我也没往屋里去,反正就听大夫说身上都是泥和血,肚子上还有被人打过的痕迹,脸上也有伤,看起来的确是被人打过的样子。”

    说着说着,苏父似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了,我好像听到大夫嘟囔了一句,裤子上的血怎么干的这么快之类的,其余的我也没听清楚。”

    按理说,孕妇滑胎的确会流血,可从半山腰到村里不过一会儿的脚程,就算李欣是真的当时才滑胎而流的血,那血也不该干的那么快。

    这事儿,绝对有问题。

    剩下的事情,再问问小满就清楚了。

    陆离恭敬一弯腰,“岳父,天色不早了,我送您下山去吧。”

    苏启点头,又不放心的叮嘱了苏小满几句:“好好好,那个小满啊,明天你别害怕,咱们身正不怕影子斜,没做过就是没做过!”

    “我知道了,爹,您先回家去吧。”苏小满应下。

    陆离去送苏启下山,苏小满一个人坐在门口的石头上,她想着李欣来找自己时的场景,想着自己从窗户中偷瞄到李欣手里拿的那个包袱,再到后来李树怒气冲冲找自己算账,她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对了,前几天自己和陆离下山,张秀芹和苏小玲就冷嘲热讽的说自己把李欣气滑胎了,那时候,怎么就有李欣已经滑胎的传言了?

    正想着,陆离回来了。

    苏小满忙扶着墙站起来,“陆离。”

    “晚上露水重,我们去屋里说。”陆离打开门,两人进了屋,男人坐下叹口气,“小满,今天李欣的确找过你,是吧?”

    小满点点头,“是,可是我想着你的嘱托,所以没给她开门,她也不知道我在家,只是当时我不小心弄掉了东西,她差点直接闯进来。”

    既然这样,那事情就好说多了。

    陆离松口气拍拍苏小满的肩,“没事了,既然李欣要把没孩子的事情栽赃嫁给给你,那咱们也骗他们一把!”

    看着男人翘起的嘴角,苏小满有些不解,“什么意思啊,陆离。”

    “我慢慢跟你说。”陆离笑。

    待到了第二天,苏小满和陆离早早的就到了村长李树家旁边的小广场,两人坐在最靠前的位置,夫妻两人双手紧握,皆是神色淡淡,一副什么都不怕的模样。

    这小广场平时都是用来宣布重要事情的,所以能容纳下整个村的人,所以李树把地点定在这儿,也是想让全村人都来围观。

    渐渐的,李树一家也到了,李欣面色苍白的捂着肚子,眼圈红红的,似是哭了一夜,而刘志成则是跛着脚,被李欣搀扶着坐到了椅子上。

    底下渐渐聚集了一堆人,而苏启也早早的来到了小广场,只是张秀芹和苏小玲却迟迟没有出现。

    想来是昨天苏小满那一番话将她吓怕了,生怕自己的女儿真的会因为这件事嫁不出去,故而躲得远远的。

    “大家静一静,昨天我女儿李欣的孩子被苏小满给弄没了,今天是特地——”

    “村长!”陆离毫不客气的打断,起身严肃道:“这件事究竟是怎么回事还没有定论,您怎么就急着给小满泼脏水呢?,莫不是想要利用自己的职务之便,故意冤枉小满?”

    李树登时急了,“陆离”,你不要胡说八道!

    他做村长这么多年,何时何地都伪装着一张和善的面孔,村里人谁不尊敬他,还没人敢这么跟他说话。

    “我看村长还是先用这话来约束自己的孩子吧,你说是不是,李欣?”陆离冷冷的看向李欣,眼神似是淬了毒的寒冰,吓得女人哆嗦了许久。

    李树看不下去,“行了行了,苏小满,你就说你还有什么可狡辩的吧,别再死鸭子嘴硬了,早点承认,还能少受点白眼。”

    苏小满这才起身,淡淡的扫视周围,语气平淡:“我想请问,李欣是去哪里找的我,我又在做什么?”

    “我,”李欣一顿,下意识的看了眼李树,得到允许后她轻咳两声,“我当然是去你家找得你,你亲自给我开的门,只是我不知道,后来你为什么突然推我,把我从屋里推到院子里,我的孩子孩子就是因为”

    说着说着,李欣又断断续续的哭起来。

    在场的人都议论起来,其内容大多都是李欣如何如何可怜,苏小满如何如何跋扈、阴毒。

    不过苏小满不在乎,她摆手向李树示意,随即站到最前面,面向众人,字字铿锵:“我昨天根本没见过李欣,因为我早就和陆离一起去了山林里,我根本就没在家,所以压根就没见过李欣!更不可能推她!”

    随即,苏小满转身,眸子死死的盯着李欣,质问:“李欣,你口口声声说去家里找我,那你可曾看到了晒在院子里的野菜,还有那张狼皮,又是什么颜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