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六章 络绎来访
    “谁呀。”苏小满懒懒起身,揉了揉眼睛,拽过一件衣服往身上套。

    “是我,你金花婶。”

    “金花婶啊,您等一会儿,我这就来。”苏小满整理了下衣服。

    上次浸猪笼的事,金花婶是亲自动手的,苏小满知道,这里面有村长的缘故,但每每见到金花婶还是有些不舒服,两家也不怎么来往。

    打开门,金花婶手里还提着一袋子土豆。

    “我想着你们没个地种,没别的,给你们拿点儿。”金花婶嘿嘿乐着,就像当初塞核桃一样,把土豆袋子往苏小满手里塞。

    苏小满急忙让开了。

    “金花婶,你有什么事?”苏小满说道。

    金花婶眉头一挑,大胖手上来就抓住苏小满的小手:“拿着,这孩子,还见外呢,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呢。”

    苏小满皱了皱眉头,挣脱了两下没挣开,手里被塞了那个土豆袋子,这感觉就像是当初要被拉去浸猪笼一样,让人难受。

    “金花婶,真的不用,你到底有什么事。”

    金花婶咧开嘴,笑的眼睛都眯起来了,又粗又胖的手,在苏小满的手上摸了一把:“果然长的妖精似的命就是好,不像是我们,老黄瓜种子一个,我说,小满,你如今发达了,我们这些乡亲们可是都指望着你呢。”

    苏小满皱了皱眉头,这话是什么意思,她怎么不明白。

    她怎么了?怎么乡亲们就指望着她了?

    见着苏小满不说话,金花婶又在苏小满腰上掐了一把:“瞅瞅这小细腰,天生勾搭男人的料,我说你家当家的呢?”

    苏小满退了一步,脸色撂了下来,她实在不喜欢别人在她身上动手动脚的。

    金花婶的话,也是十分不尊重,她竟不知,住了这么多年的街坊邻里,说话竟是如此的粗鄙难听。

    村里人大多这么说话,只是以前苏小满不怎么说话,别人也不爱跟她说话,是以不知道罢了。

    “呦呦呦,还害羞了,陆离是不是在屋里呢?小两口起来的晚正常,我找他有点事。”金花婶笑眯眯的推着们就要进去。

    “阿离早出去了,金花婶,你回去吧。”苏小满挡住了金花婶的视线,屋里的被禄还没叠,被人见到总规是不好的。

    “我就看看,怎么你男人出息了,你就不认乡亲了?”金花婶脸上笑着,手上却使劲儿往里挤。

    苏小满哪挡得住金花婶儿这个身体,两下就被挤开了,气的眼泪都要出来的,不觉提高了声音:“金花婶儿!”

    金花婶见着苏小满是真的生气了,讪讪的放开手:“呦,还生气了,真是得了势就不认人,就是小人,势利小人。”

    苏小满也不说话,就是看着金花婶。

    金花婶看了看,哼了一声:“走就走,破鞋就是破鞋,怪不得男人不要你。”

    金花婶转身走了,到了院子门口还狠狠的啐了一口唾沫,就像是啐在苏小满脸色似的。

    苏小满关上了门,把炕整理了一番,心中想着,金花婶儿今天似乎是有事儿来的,却不知道是什么事儿。

    这一上午就来了不少人,又软言软语相求的,也有在门口放赖的,苏小满见了一两个,便也知道都是来见陆离的,索性关上门,只是眼不见心为净。

    到了晚上这些人自动的都走了。

    不过一会儿,陆离便回来了。

    苏小满还在屋中纳闷儿,外面响起了敲门声,想也没想便向外说了一句:“你回去吧,阿离不在家。”

    陆离放下了敲门的手,直接开了窗户翻进来,悄无声息的走到苏小满背后,一把把苏小满抱了起来。

    “啊~”苏小满惊呼了一声,定下神一看是陆离,不禁脸色一红,看了看还锁着的门:“阿离,你怎么进来的?”

    陆离亲了亲苏小满的额头:“想你了。”

    苏小满红着脸,窝在陆离怀里,小声说道:“我也想你了。”

    两人坐在炕上,陆离问道:“今儿怎么把门锁上了?”

    苏小满皱了皱眉头,把白天的事情跟陆离说了一遍,又往陆离怀里拱了拱:“他们送了礼的,我都没收,有的放在外面了,明儿赶着早,我给他们送回去。”

    “不用了,明儿我在家陪你。”陆离这才想起,门口黑漆漆的,好像是堆了不少东西。

    苏小满开心的点了点头:“那明天你要教我汤头歌才行。”

    这样她就也能看个小病小热的了。

    “好,我家小满开蒙就能学汤头歌,真是神童。”陆离笑眯眯的说道。

    苏小满脸色一红,钻到陆离怀里:“不许笑我。”

    陆离不说话,也没出声,苏小满却能感觉到他胸膛的震动,羞恼的轻轻的锤了陆离一下,探出头来:“阿离,我睡不着,我想看月亮。”

    陆离起身穿上衣服,又拿了自己宽大的冬衣,把苏小满包的严严实实。

    苏小满挣扎了一下:“阿离,我穿我自己的衣服就行。”

    “别动。”陆离一丝不苟的把苏小满包成一个大茧蛹,直接抱着出去。

    苏小满脸色微红,也不争辩,干脆靠在陆离怀里,反正这样她是挺舒服了,

    月辉皎皎,只觉得照的人心都清亮起来了。

    次日,天明。

    苏小满醒来就在陆离怀里,看着陆离的睡颜,苏小满不觉偷偷的勾起唇角。

    阿离竟是长的如此好看,此时睡着了,那一双迫人的眸子合上,确实有些温温如玉的味道,苏小满歪着头,心中想着,阿离在战场上,定然也是一个儒将,就像是村口说书先生,说的能文能武长的又好看的大都督一样。

    想着陆离在沙场上指挥千军万马的样子,苏小满又忍不住脸红起来,不过她还是不希望打仗,打仗就要死人,阿离也不能陪着她了。

    又看了一会儿,苏小满想起身去给陆离做些早饭,刚动了动,就觉得身上的手臂一紧。

    “再睡会儿。”陆离的声音,带着几分沙哑和慵懒。

    苏小满只好又躺下,闭了闭眼睛,实在睡不着,索性开始数着陆离的眼毛,一根两根三根四根……

    数着数着,苏小满就又有些困倦了,小时候她不着,娘亲就给她属羊,没想到阿离的眼毛,还有跟羊一样的功效呀。

    “哐哐哐!”

    “陆家媳妇儿!还没起啊!”门外响起吵嚷的声音。

    苏小满的眉头不禁皱了起来。

    陆离睁开眼睛,眼中带着一丝凶光,习惯性的把手伸到枕头底下摸匕首。

    苏小满不禁一瑟缩,她从没见过这样的阿离。

    陆离的目光落到苏小满身上,方才柔和了下来,把苏小满圈在怀里,开口像外面问道:“谁。”

    外面的人愣了一下,竟是转身就走,除了脚步声在没别的声音了。

    陆离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随手拿了一个东西,下地打开窗户,看都不看一甩手飞了出去。

    “哎呦我的妈妈诶!”外面那人狼嚎了一声,噗通一声坐在地上了。

    “收拾一下。”陆离说了一句,套上衣服大步走了出去。

    苏小满急忙收拾了东西,也跟着走了出去,走到外面才看到,扎在那人面前的,就是自己昨日带的发簪,此时一半儿没进了门口的桩子里。

    在看着地上倒着的人,苏小满轻呼了一声:“这不是王大娘吗。”

    王大娘此时才缓过来神,从地上爬起来:“哎呦喂,你们要杀人啊!”

    “你有什么事儿?”苏小满问道。

    王大娘张了张嘴,看了看陆离又闭上了,哀叹了一声:“算我倒霉,真是的,别人都遇不上,偏我遇上了。”

    说完,王大娘转身就要走。

    “站住。”陆离的声音冷极了,在加上方才那一根簪子,王大娘倒是真的不敢乱动了。

    苏小满小心翼翼的看了眼陆离,这时候的陆离真的吓人。

    “说。”陆离一动也不动。

    王大娘就觉得从脚底板一直凉到天灵盖,这人怎么这么吓人呢。

    陆离抬了抬手,王大娘跟杀猪一样哀嚎了起来:“杀人了啊,我说啊!他们都不敢来!说是要趁你不在的时候来,求着小满给办点事啊!小满你可得救我啊!我不想死啊!”

    苏小满满是无奈的看着王大娘,虽然阿离是吓人了一点,但还不会干杀人犯法的事情,怎么就给王大娘吓成这个模样了。

    陆离心中明白怎么回事儿:“知道了,告诉他们,今儿我在家,有事的都今天来,要是今儿不来明儿来,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诶诶,我知道了。”王大娘狠狠的点头,都怪那个死老头子,说什么他是男人不好出面,还让她等到天亮在来,说是姓陆的准走了,剩下一个苏小满,性子软和好欺负,结果那个姓陆的不仅梅州,还让她丢了这么大的人。

    王大娘连起了几下,才算是站住了,两腿还是乱抖,就跟不是她的了似的。

    苏小满和陆离回了屋子,两人也睡不了了,索性弄些饭吃,陆离不让苏小满动,自己去煮了肉粥。

    苏小满拖着腮,在屋中想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