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二十四章 你当家的出事了
    “阿离,你教我学医吧。”苏小满眼睛亮晶晶的看着陆离,她记得,父亲在她小时候,指着书上的字,一个一个的教她念,那几个字就是,不为良相便为良医。

    她是个女子,想要封侯拜相定是不可能的了,那她就做一个大夫吧。

    “好。”陆离笑眯眯的说道:“我家小满以后定然是个才艺双全的美人儿。”

    苏小满红着脸抱住陆离,她要是能够成为,像魏夫人那样的女子就好了,温柔大方又厉害。

    次日,陆离下山去购买笔墨纸砚等等。

    苏小满本也要跟去的,被陆离强硬的留了下来。

    看着外面的冰天雪地,想起陆离说,怕冻到她的话,苏小满幸福的眯起眼睛。

    苏小满在家里面待不住,就把存放的蒜翻了出来,有找出来了一个木头箱子,在外面弄了一些土,把蒜种了下去。

    苏小满拍了拍手,笑眯眯的看着这些蒜,想着过年的时候,就可以剪一茬蒜苗了,到时候包饺子也尽够了。

    一直等到了晚上,苏小满也不见陆离回来,心中着急起来,索性开了门,站在门口等着。

    “小满,小满。”

    声音由远及近,苏小满往外应了两步,正看到小花扶着门框不停的喘气。

    “怎么了?”苏小满心中念着陆离,此刻看到小花,心中咯噔一下,难道是陆离出事了?

    小花掐着腰,气也没喘运:“你,你快去,快去吧,你家当家的,他,他……”

    “他怎么了,你倒是说呀。”苏小满急的头上直冒汗,真的是阿离出事了,阿离到底怎么样,不是说好了下去买笔墨纸砚的吗?怎么就出事了?

    小花好不容易咽下一口气:“他被关起来了!”

    苏小满脑袋嗡的一声,往后退了一步,咬了咬牙方才站稳了身形。

    她们山里的人,一辈子见过最大的官就是村长了,打的在厉害,也不过是村里解决了,若是吃了官司,那就是家破人亡的事情。

    山里人一辈子最不愿意沾上的,就是这衙门口的事了。

    苏小满定了定心神,回屋揣了些银子在怀里,便往山下跑去。

    小花在后面连说了几声等等我,气还没喘匀,便看不到苏小满的身影了。

    苏小满一口气跑到镇子上,看着来来往往的人,却很是迷茫。

    她应该往哪边走?衙门口又在哪里?就是到了衙门口又该找谁?

    师父跟她说过,这衙门口朝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可是她连衙门口都找不到。

    苏小满急的眼泪都要出来了,她真没用,连把阿离救出来都不能。

    “哎呀,这不是陆夫人吗?”

    苏小满一抬头,就看到天衣阁的掌柜,赵钱川站在不远处。

    “掌柜的。”苏小满着急的走了过去:“衙门口在哪儿?”

    “你去衙门口干什么?”赵钱川愣了一下。

    苏小满喘了口气,压了压心里的急躁:“阿离被抓了进去,阿离一定不会干坏事的。”

    “我知道,我知道,你别着急,我看到了,但是看上去应该没什么事儿。”赵钱川安慰着苏小满,又把下午见到的情景,给苏小满说了一遍。

    下午的时候,陆离正在那边挑选笔墨纸砚,就有两个官差走了过来,不由分说的,就要把陆离铐起来。

    “嘿,不是我说啊,陆老兄的身手真是不错,三下五除二就把那官差打的是一个落花流水,本来是官差来抓他,到让他把官差捆上去衙门了。”赵钱川说的一脸兴奋。

    那两个官差,在这片地界上,也没少为非作歹,如今出来一个人收拾了他们一顿,所有人都是拍手称快啊。

    “啊?他还打了官差?”苏小满一下站了起来,眼中的泪花儿都吓愣在眼眶里了,沾染了衙门就已经是不得了的事情了,如今又打了官差,那这……这岂不是没救了?

    “诶诶,你别急,你别急。”赵钱川拿了个帕子递给苏小满:“你别怕,凭着你和县令夫人的交情,那些人不敢如何的。”

    “婉柔姐姐?”苏小满只觉得忽然脑中一阵清明,对啊,抓了阿离的是衙门口的人,婉柔姐姐的夫君,不正是管着这些人的吗?

    我去找婉柔姐姐说一下,阿离救不会有事了吧。

    想着,苏小满起身,匆匆向赵钱川告辞。

    一路急冲冲的到了县令府上。

    刚进了西角门,早有人在那里等着了:“陆夫人。”

    苏小满一回头,就看到了一个穿着嫩黄色对襟外衫的小丫鬟,一边擦着额头上的汗,一边跑过来:“陆夫人,您走的真快,您别着急,陆老爷没事儿的。”

    说话间,小丫鬟就走到了苏小满面前:“陆老爷的事儿一出来,我们夫人就知道了,急忙让老爷写了帖子,又叫奴婢去接夫人,却没想到,刚在镇口上就碰到了夫人。”

    听着陆离没事儿,苏小满的心才放下来,看着小丫鬟歉意的笑了笑:“谢谢你了。”

    “不敢不敢。”小丫鬟急忙行了一礼:“陆夫人这就随我去见夫人吧,夫人也正着急呢。”

    “嗯。”苏小满点了点头。

    两人一路到了正厅。

    夏婉柔在厅中走来走去,口中不停念叨着:“我那妹妹怎么还没到?”

    “夫人,陆夫人来了。”小丫鬟向里面报道。

    夏婉柔笑着应了出来:“正念叨着,可巧就来了。”

    “夫人。”

    苏小满刚要行礼,却被夏婉柔一下扶了起来:“你我姐妹何须多礼。”

    “阿离怎么样了?”苏小满顾不得别的,抓着夏婉柔的手臂,一脸的着急。

    夏婉柔抿唇一笑:“妹妹你不用着急,老爷已经去了,再说,你家那位一身武艺,百十人不得近身,只怕是衙门口的人倒霉了才是。”

    听着夏婉柔亲口说了陆离没事,苏小满的心算是又放下来了一些,这才注意到自己失礼了,急忙放开手,害羞的低着头。

    夏婉柔反拉住苏小满的手,笑盈盈的说道:“我正怕你着急,才叫小丫鬟去接你,却没想到,你消息得的倒是快,若是磕到碰到,我确实要怪罪我自己的了。”

    苏小满低着头,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只是小声说了一句:“谢谢夫人。”

    夏婉柔接过下人递上来的糕点,放到了苏小满旁边:“可不要如此说,我心里是哪你做自家妹妹的,莫非你不认我这个姐姐吗?”

    苏小满红着脸不说话,夏婉柔也岔开了话题去。

    苏小满心中想着陆离,什么话也提不起兴趣来,夏婉柔索性也不说了,只陪着苏小满等着。

    不过一时,外面便响起了笑声:“我说陆贤弟,你没把我那衙门拆了,我可得谢谢你了。”

    “阿离!”苏小满一下站了起来,满脸的欢喜之色,也顾不得别的,快步跑了出去。

    到了外面,一眼就看到了陆离,拉着陆离上上下下看了一番,见着陆离是真的没事,才放下心来。

    陆离把苏小满揽在怀里,苏小满脸色一红,却也没有挣扎。

    “今日叨扰了,不过还得麻烦魏兄给我准备好笔墨纸砚,不然我就去把那县衙上下拆一遍。”陆离黑着脸说道。

    魏修远嘿嘿一笑:“别,到时候上报京城,你可就不是这等自由之身了。”

    两人这边说着话,夏婉柔已经让人备好了东西:“老爷,您就别打趣陆兄弟了,小满可是担心了好久,快让两人回家去说说私房话吧。”

    两个男人又说了一会儿,才分别告别了。

    临走之前,魏修远还刻意说对陆离说了一句,让他好好想想自己说的话。

    回去的路上,苏小满到底没忍住,小声问道:“阿离,县令大人让您想什么话?”

    “不用叫他县令大人。”陆离脸色十分不好,今日这事儿,让他心情十分不爽。

    “那,那叫什么?”苏小满看着陆离生气,声音更小了。

    陆离哼了一声,紧紧的握着苏小满的手:“叫老匹夫。”

    苏小满噗呲一下笑了出来,感受着手掌传过来的热度,苏小满的心也渐渐安定了下来。

    回到了家中,陆离把笔墨纸砚都放好,写了一个一字,磨好了磨,让苏小满照着写。

    苏小满描着描着,眼睛却不自觉的看向了炕上躺着的陆离。

    阿离自从回来,就不怎么说话,这会儿又躺在床上,一副沉思的样子,到底在想什么?难道说阿离在外面遇到了什么为难的事儿?

    想着想着,苏小满放下了笔,爬到陆离身边,拱到陆离怀里,拿着陆离的两个胳膊把自己保住。

    陆离看着自己小妻子的动作,不禁唇角微勾,心情却是好了不少。

    “阿离,你在想什么?可以不可以跟我说说?”苏小满试探着问道。

    陆离摇了摇头,亲了亲苏小满:“乖,去写字吧。”

    苏小满皱了皱鼻子:“阿离,你为什么不跟我说说呢,我是你的妻子,应该为你分忧,家里的事,我应该和你一起承担才对。”

    陆离低下头,看着怀中的小人儿,这还是第一个跟他说,想要跟他一起承担事儿的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