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三章 大将军
    陆离炖了鸡汤,苏小满还以为是外面自己养的小鸡,急忙跑出去看了不是才算是放心。

    两人折腾了一顿,苏小满却也把这个事情给忘了。

    半山腰处。

    “我说夫人,你怎么今天非要我出来跟你爬山呢。”魏修远抱怨道,他是想要体察一下民情,但是却没想体察到这么远。

    夏婉柔笑眯眯看着前面,在京城之时,每每被困在闺阁之中,她早就想出来走走了,如今得了机会,她怎么能放过。

    “我说夫人啊,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就是想休息都没有地方。”魏修远擦了擦额头的汗,他又不是老陆那个变态,走这山路如履平地。

    “这……”夏婉柔看了一下,而后笑道:“刚说着就看着了,哪儿应该就是小满的家了,你我不妨去做做,也算是体察民情了。”

    魏修远点了点头,能找个休息的地方就不错,别的都无所谓了。

    几人往那个小房子里走去。

    “这里可是小满家?”夏婉柔扬声道。

    苏小满正和陆离玩笑,听到这个声音先是愣了一下,而后急忙收拾了东西:“阿离,是那个县太爷的夫人来了。”

    陆离也帮着苏小满收拾了一下,安慰苏小满道:“来便来了,不用如此紧张。”

    苏小满点了点头走了出去:“夫人,你怎么来了。”

    嘴上说着,手下打开了门,这才看到后面还跟了几个男人。

    苏小满愣了一下就低下头,虽然乡村之中,没有那么多礼数,直呆呆的看着到底不好。

    “好个灵秀的人儿。”魏修远不禁开口说道。

    陆离在屋中听到有男人的声音,放下东西走了出来。

    刚踏过门坎,却愣住了。

    魏修远一拍手,指着陆离哈哈大笑了起来。

    陆离脸色却黑了下来:“小满送客。”

    苏小满几分为难的看了一眼魏修远。

    魏修远哈哈大笑,拍着手往前走:“什么叫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陆贤弟,你可叫我找的好苦啊!”

    这话一说,苏小满却愣住了,怎么阿离和县太爷认识?县太爷还在找阿离?难道说阿离以前是江洋大盗,后来隐退了?

    想到陆离身上的刀疤,苏小满越想越觉得自己想的对,目光紧张的看着魏修远,生怕他做出什么对阿离不利的事情。

    “原来小满你的夫君,竟就是陆大将军。”夏婉柔笑着拉起苏小满的手:“以前倒是我不识金佛了。”

    苏小满愣住了,什么将军?什么金佛?她好好的阿离,怎么变成将军了?

    那边魏修远已经和黑着脸的陆离进屋了。

    苏小满也只好先请夏婉柔到屋中。

    自己到厨下张罗着,没一会儿,夏婉柔也过来帮忙了。

    “我来就好。”苏小满红着脸说道。

    夏婉柔笑着挽起了袖子;“他们男人说他们男人的话,我们女人也一处说说话,你别看我是大家长大的女子,跟了夫君这么多年,这些活儿还是会做的。”

    苏小满笑了笑没在多说。

    两人一边做活,夏婉柔也一边跟苏小满说了陆离的事情。

    苏小满从没想过,跟自己一个被窝睡觉吃饭的男人,竟然是统领千军,封侯拜相的大将军。

    两人端了饭进去。

    两个男人之前的气氛,却很是不融洽。

    陆离板着一张脸,魏修远也黑着一张脸。

    见着两人进来,魏修远才笑道:“吃饭吧,吃饭吧,这是啊,你我兄弟单独在谈。”

    陆离淡淡看了魏修远一眼:“这好像是我家。”

    “是是是。”魏修远也不生气,只是放下了筷子做了个请的手势:“大将军先用餐吧。”

    陆离脸色更黑,冷冷的看着魏修远。

    魏修远笑了笑:“我不说大将军还不行,吃吧,你也尝尝婉柔的手艺,这么多年已经精进了不少,可不是想当初,让人难以下咽的了。”

    “老爷。”夏婉柔脸色一红,娇嗔道。

    苏小满看着饭菜,暗暗咬了咬唇,心中暗道,自己做的饭应该还能入口吧,可不能给阿离丢人。

    这一顿饭上,魏修远和夏婉柔一唱一和,说着京师多么美好,外面有什么变化。

    陆离不说话,苏小满跟更不爱说话,只是听着他们两个人说着。

    “我说,兄弟,你不想出去看看嘛?”魏修远借着酒劲儿,又问了一句。

    陆离啪的一声放下筷子:“我这样的生活很好,请跟爷说,我陆离已解甲归田,此时年迈不堪重用,让爷另选贤能吧。”

    魏修远笑了笑,摇了摇头,站起身看了一眼苏小满:“你这女人很好,今儿愚兄就告辞了。”

    陆离拱了拱手:“再也不见。”

    魏修远用手点指了陆离,哈哈大笑着走了出去。

    夏婉柔拉着苏小满的手:“他们是兄弟,你我不妨做个姐妹可好?”

    苏小满还没等点头,魏修远远远的叫了夏婉柔一声。

    夏婉柔笑着拍了拍苏小满的手,跟着魏修远走了。

    苏小满看着两人的背影,眼中满是疑惑,为什么这县太爷看起来,倒像是个疯疯癫癫的人?

    时候苏小满问陆离的时候,陆离只是冷冷一笑,说了一句,官场之上,装疯卖傻的人多了。

    出了今天的事情,陆离也不在让苏小满去县令府上,苏小满偶尔和夏婉柔有往来,也只是小丫鬟送个衣服物件。

    苏小满偶尔绣写东西,送到镇上的天衣阁,每每都能卖出高价。

    除了攒下的银钱,家中也添置了不少。

    到了寒冬之时,陆离也歇下了。

    往日这个时候,陆离怎样都要上山在走一两圈,今年有了苏小满,陆离倒是越发的恋家了。

    此时家家户户,都在准备冬藏的东西。

    李欣家生了一个大胖小子,生在冬季是个好时节,李欣正好坐月子,每日除了吃就是睡,其它的事情,自然有刘志成来做。

    李欣此时闲着,满脑袋便是胡思乱想,看着刘志成的腿,心中越发的难受,若不是那个该死的女人,志成哥的腿怎么会断。

    可是那个女人身边,却有一个恶心的猎户,要是能把那个猎户解决了……

    “志成哥,你去叫我爹来。”李欣喊道。

    刘志成心里不愿意,哪有女人坐月子的时候,老丈人进来的,但是他是上门女婿,愿不愿意就不是那么重要了。

    没一会儿,李树就走了进来:“欣儿,怎么了?这小子对你不好了?”

    “没有,爹,你想哪儿去了,这不是快要过年了吗。”李欣脸上带着一丝快意的笑容。

    “是啊,怎么,欣儿你有什么想要的东西?”李树笑眯眯的问道,他虽然不是一个好村长,但确实一个好父亲,只要李欣想要的东子,他没有不想尽办法给弄来的。

    李欣看向刘志成:“志成哥,你先出去 ,我和爹有些话要说。”

    刘志成的眼睛,他们父女之间看了一下,转身走了出去,他心中说不出的憋屈,若是当初娶了小满,此时生活不定如何舒服呢,怎么用在这里忍气吞声,连句话都听不得。

    “欣儿,你要说什么?”李树问道。

    李欣拉着李树的衣袖,眼睛十分的亮:“父亲,我是不是有个当县丞的叔叔,以往我们来往还不错的?”

    “怎么?你往年不是很讨厌他们来吗?”李树说道。

    “马上过年了,那个猎户打坏了我志成哥的一条腿,我怎么能让他过个消停年,爹,让县丞叔叔找个由子,把他关进去,时间也不用长,关的过了年就行。”李欣笑了笑,她是讨厌他们来,但是此时,却用上了。

    “你只是要关那个猎户?欣儿,你怎么做爹我不管,可你得悠着点儿,别弄出人命来。”李树一脸严肃的看着李欣,自己的女儿自己最知道,只怕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情。

    “放心。”李欣的眸中闪过了一丝恨意,那个女人贱命一条,死了也就死了,谁还能为她说话?那个没用的猎户吗?哼!

    竟然让她怀着孩子,在大庭广众之下跪那么长时间,她李欣就没跪过谁!

    此时,苏小满还在家中缝着衣服。

    心中想着,要不要再家中养几只羊,这样过了明年,也就能给阿离做一身毛挂子了。

    陆离砍了柴进来,把炉子烧的旺旺的。

    苏小满不禁舒服的眯了眯眼睛,这个冬天真暖和。

    “怎么还在做针线。”陆离拍了拍手,上炕 把苏小满抱在怀里。

    苏小满放下针线,想起那日,在桌上看到的龙飞凤舞的字条:“阿离,你那天留的字条写的什么?真好看,我也想学写字。”

    陆离一笑:“不过是告诉你,我去镇上了,让你不用着急,你要写字好啊,等明日我到镇上,去给你买笔墨纸砚。”

    “会不会好贵啊。”苏小满咬了咬手指,她总听大娘骂爹,说他读书写字费钱,说他写的那两张纸,都够家里吃顿饭的了,没事在地上写写就算了。

    “我家小满喜欢,什么都不贵。”

    听着陆离宠溺的声音,苏小满不禁脸色一红,窝在陆离怀里,两人商量着,要学些什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