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十六章 压箱底的钱
    “客官八二,您八我二!这可以吗?”赵钱川嘴里说着,眼神却看向苏小满,心里望着这姑奶奶说一句好话,他也能捡个便宜。

    苏小满一双眸子清澈如水,只是完全没有帮着赵钱川的样子。

    虽然她不明白,这些三七、二八的是什么意思,但是陆离说的事情,苏小满向来深信不疑。

    “小满走吧。”陆离说道。

    “哦。”苏小满乖乖的应了一声,身手去拿包袱。

    赵钱川头上的汗都下来了,他做了什么多年生意,怎么会不知道,苏小满的这个绣品,就是他这个店起死还生的最后一根稻草。

    “客官,客官啊。”赵钱川擦着额头的汗,拖着胖墩墩的身子,紧跑了两步追上了陆离:“客官,我给您十两银子,不!二十两,二十两行吗?”

    陆离的脚步没有停下。

    苏小满乖乖的跟在陆离身后,只是心中暗惊,二十两银子,她别说没见过,就是听都没听过,若是用的得当,这二十两银子足够一家人过一年富足的生活了吧。

    眼看着陆离就要进了隔壁的成衣店,赵钱川几乎是用号丧的嗓门喊出来:“客官!给您二十两,卖出去之后,价钱依旧是你八我二!”

    陆离给苏小满使了一个眼色,苏小满会意,停下脚步,小幅度的拉了拉陆离的衣袖,轻声叫了一声:“相公。”

    “你想卖给他?”陆离的声音十分温柔,眼中还带着笑意。

    苏小满的眼中也染上了笑意,柔柔的点了点头:“嗯。”

    赵钱川又擦了擦额头的汗,快步走了上去,像接圣旨一样,从苏小满的手里接过了那一小包袱绣品,这可是他的命啊。

    放好了绣品,赵钱川从钱匣子的钱匣子里,拿出了二十两银子交到苏小满的手里:“下次您再来,只管到我这里来,保证给您卖个好价钱。”

    苏小满点了点头:“那就多谢赵掌柜了。”

    “是我要谢谢你,下次您一定要记得来取钱啊。”赵钱川挥着袖子,直到看不到苏小满和陆离的身影。

    苏小满一路都乐的合不拢嘴,她没想到自己的绣品能够卖这么多钱,她也能为这个家做一些贡献,心中盘算着,要用这二十两银子多买一些调料,在给陆离做几身好衣服。

    “相公……”

    “你自己收着。”陆离揉了揉苏小满的头发:“别人家的娘子都有压箱底的钱,我家娘子也得有。”

    苏小满红着脸,揣在怀里的二十两银子都觉得发烫了。

    “走,今天回家好好做一顿饭,犒劳犒劳我家娘子。”

    陆离笑了,苏小满呆了,过了一会儿,才狠狠的摇了摇头,夫君好好看,就是天天看也觉得好好看。

    回到家中,苏小满就被勒令,好好的呆在床上不许动。

    看着陆离忙来忙去,苏小满的心中,只觉得被填的满满的,她第一次感受到,自己的劳动被如此的认可。

    陆离做的饭,虽然粗糙却别有一种味道,但有几个菜,确实十分精细,只是缺少了一点味道。

    苏小满尝着,就忍不住皱起眉头,虽然已经十分好吃了,但她还想知道,缺的是什么味道。

    “少了几味调料,下次去集市,我看看能不能找到代替的。”陆离随意的夹着菜。

    “对,就是差了几味调料。”苏小满的眼睛都亮了:“这个菜,我听我师父说过,形容的口感与其相似,却略有不同。”

    “你师父?”陆离停下了筷子,眉头微微皱起。

    苏小满也放下了筷子,只以为自己惹陆离不开心了,心中有些懊恼,陆离一个男人为自己下厨做饭,她还火那些有的没的。

    “是教我刺绣的师父,她原是宫里的人,年纪大了被放了出来。”

    陆离点了点头,夹了写菜放到苏小满的碗里:“以后要多吃一些饭,这几年好好调养调养。”

    这话在这儿,都是婆婆跟媳妇儿说的,下面接的就是好生个大胖小子。

    苏小满只以为,陆离说的也是这个,脸色一红,把脸埋在碗里刨饭。

    是夜。

    陆离跟苏小满问了一些,关于那个师父的事情,苏小满也就一一说了。

    那个师父教了她一些刺绣之后,就不知道去哪里了。

    苏小满心里觉得,陆离跟村里的男人都不一样,却说不出来怎么不一样,只是无论说话做事,都让人觉得十分的舒服和畏惧。

    由于出了刘志成那等子事,这里的人,也知道陆离不好惹,却没人在来跟苏小满说什么,苏小满每日也就做一些手工活,预备着冬天的衣服,这几天下来,倒是真的养胖了不少,脸上也有些肉肉的感觉了。

    “姐。”

    苏小玲从外面走了进来,倒是颇让苏小满意外。

    苏小玲一屁股坐在炕上,一双眼睛就咕噜咕噜乱转:“姐,你给我绣个手绢成不。”

    “爹还好吗?”苏小满收起了针线,倒了一杯茶,她再不喜欢,也是来者是客,更何况她都进来了。

    “哎呀,好好。”苏小玲十分的不耐烦:“姐,你能不能给我绣个手绢。”

    苏小满孤疑的看了苏小玲一眼,以前家里的针线活,都是自己做,从来没见过苏小玲珍惜哪个,如今却巴巴的跑了这么远,来找她绣帕子。

    “让大娘给你买一个吧。”苏小满倒了杯水,放在了苏小玲身边:“你出来,你娘知道吗?”

    “你怎么这么墨迹,你到底绣不绣啊?”苏小玲不耐烦的把水杯扫到地上,要不是她知道苏小满绣的帕子,竟然在镇子上卖出了二十两的高价,她才不会来找这个丧门星呢。

    苏小满看着地上的水杯,脸色不由的冷了下来,她是性子好,在家的时候,就由着她欺负,可是如今她已经嫁出来了,不欠她们母女分毫。

    那日之后,连情分也断了,如今却又到自己家中撒泼。

    苏小满默默的捡起杯子,放在桌子上:“我最近很忙,恐怕没有时间。”

    “那你的意思就是不给我绣咯?”苏小玲的脸上满是不耐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