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十三章 吃醋
    陆离走了之后,苏小满心里一直有些不放心。

    她知道陆离身手很好,不然也不能在山里打来那么多猎物,可是这对付猎物和对付人终归不一样,村长难不成就任由陆离打人不成?若是他找来帮手对付陆离怎么办?毕竟双拳难敌四手……

    苏小满越想越不安心,可是也明白自己现在什么事也做不了,干等着只会让自己更焦急,于是又拿出针线包做起了绣活。

    之前那个已经要完工的手帕在她和李欣的争执中被扯坏了,只能重新赶工,索性因为苏小满底子好,但也不会太费精力。

    苏小满注意力渐渐集中到手下的绣活上,担忧和急躁的心情也随之渐渐消失。

    陆离见到的就是这忙一副场景。

    纤长灵巧的手指如同蝴蝶般不停地上下翻飞,女子微微低着头,垂眸看着手中的绣品,嘴角带着一抹恬淡而温柔的笑意,几抹夕阳的余晖正好透过窗户打在女子的侧脸上,仿佛给她镶上了一层金边,整个场景美得如同是一幅画。

    陆离只觉得胸膛微微发热,上前抱住了苏小满。

    苏小满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手里的针差点扎进男人的手臂上,“哎针针针……你快放手……”

    陆离当然没放,苏小满只能保持这个被他箍在怀里的状态手忙脚乱地把针线等小工具收好。

    “怎么样?村长他没有为难你吧?”

    “没,他还没有那本事为难到我。”陆离这话若是唤作旁人来听,肯定会觉得他是个自大狂,可苏小满却是无条件信任他,闻言终于松了一口气。

    陆离看得好笑,“你就不问问我对他们做了什么?”

    苏小满也很捧场,“那你对他们都做了什么啊?”

    “我踹了刘志成一脚,还踢断了刘志成一条腿。”

    苏小满惊了,手上的动作也顿在那里,看起来似乎有些手足无措。

    “怎么?你心疼了?”

    陆离的下巴抵在苏小满的肩膀上,说话时呼出的热气尽数吐露在她的耳畔,苏小满感觉到自己整个耳朵都烧了起来。

    有些不习惯得动了动,陆离误以为苏小满是在挣扎,手臂更加用力地扣住苏小满的腰,将她完全禁锢在自己怀里。

    鼻端尽是男人身上独有的草木香,耳畔是男人灼热的呼吸,后背也抵在男人炽热的胸膛上,她甚至还能感觉到男人强劲有力的心跳声。

    苏小满整个人都红了起来。

    陆离没注意到这一点,他还在等着苏小满的答案。

    “不回答我,难道是真心疼他了不成?”男人的声音低沉而危险。

    一种意识到危险,来自身体的本能反应让苏小满意识到男人在问什么,立刻摇了摇头。

    “不、不是的……我、我没有心疼他……”

    苏小满生怕陆离误会,焦急地转过头想要看陆离的反应,可没等她看清男人的表情,眼前就是一阵天旋地转,她已经被陆离推倒在床上,男人的身躯也覆了上来,一个柔软的物体凑了过来,紧接着下一秒就强势地撬开她的牙关,挤入她的口中,夺走了她全部的呼吸。

    男人骨子里的霸道和强势通过这个吻被显现地淋漓尽致,苏小满觉得自己像是一条因为缺水濒临死亡的鱼,呼吸一点点变得艰难,就在她觉得自己一度要因为呼吸困难而昏厥的时候,陆离终于放过了她。

    苏小满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眼角因为憋气而微微泛红,眼眸如同被水洗过了一般清澈透亮,却带着一股难以言说的风情。

    她自以为狠狠地瞪了陆离一眼,却不知道她那一眼在陆离眼中却满是娇嗔,没有半点的威慑力。

    陆离低低地笑了起来,苏小满气嘟嘟的背过身,拉上被子蒙过头。

    这是在给他使小性子了。

    陆离看着苏小满孩子气的举动摇了摇头,去厨房给苏小满做饭。

    被子里的苏小满回忆起刚才的情景,虽然有些面红耳赤,不过也许是另一个主人公已经走了的缘故,苏小满勉强还算镇定。

    想到刚才陆离的问题,苏小满心道:陆离是吃醋了吗?

    这样想着,苏小满自己不禁有些甜滋滋的。

    苏小满这边和陆离相处地融洽,李家那边却是炸开了锅。

    原因在于刘志成竟然被陆离那一脚给踢跛了。

    在陆离离开之后,刘志成痛苦的呻吟声让李树、李欣二人回过神,李树匆匆忙忙去医馆将大夫给请了过来给刘志成看病。

    老大夫被刘志成这副惨样给惊到了,在把完脉之后又看了看他的腿,缓缓摇了摇头。

    “这肚子上的伤还好说,养上三五个月就没事了,可这脚上的伤,怕是不好啊……”

    李树一听就感觉要糟,还没说什么,就被咋咋呼呼的李欣打断了。

    “你个死老头说的是什么话?你是在咒志成哥是不是?什么叫怕是不好?”

    老大夫皱了皱眉。

    他是碧水村唯一一个大夫,不说碧水村,就说邻村也有不少来找他看病的,但凡只要来找他看病的人,态度不说恭敬也是进退有度,毕竟人活在世,谁能保证自己没个伤寒病痛的?得罪一个大夫可不是什么好选择。

    老大夫掩去心中的不喜,言简意赅道:“这腿的踝关节错位很严重,复位之后可能会留下后遗症,行走时会有点跛,不过正常活动是无碍的,这是药方,你们若是不信任也可以去镇上请人再相看,老朽我就先行离开了。”

    说罢,老大夫提上药箱,连诊金都没拿就离开了。

    李树比李欣多活那么多年,自然比李欣看得通透,心中记着待会去趟医馆把诊金给送过去。

    李欣犹有些不敢置信。

    怎么可能呢,志成哥怎么会变成一个跛子呢?肯定是那个死老头在胡说,自己医术不到家还胡说八道,真是可恶!

    躺在床上的刘志成却不像李欣那样乐观,脚长在他自己身上,他感受得最为清楚,以后他怕是真的要成为一个跛子了……

    刘志成的老娘也不知道从哪得来的消息,哭天喊地得奔到李家门口,坐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地骂李欣是个丧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