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九章 生病
    孙秀的话让苏小满白了脸,强撑着和张丽华她们说了几句就匆匆回了家。

    听说夫妻间第一次做那档子事都会很痛,昨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本来让苏小满松了一口气,现在听了孙秀的话,却让苏小满多了几分慌张。

    会是那样么?昨天陆离不碰自己,是因为嫌自己脏么?

    可是她和陆离解释过的呀,陆离也说他相信她是清白的,她不应该这样怀疑陆离。

    可无论苏小满怎么说服自己,让自己不要再去想那些没头没尾的事情,却总是不得安心,在切野菜的时候更是因为注意力不集中而切到了手指。

    她真的配得上陆离那样好的男人么?

    苏小满有些沮丧地想到。

    ……

    陆离还未进门的时候就闻到了一阵浓郁的肉香,顿时觉得步伐都轻快了许多。

    一只野鸡对半分,一半用来做小鸡炖蘑菇,里面还加了些许毛栗子,另一半用来炖了鸡汤,因为手艺好的缘故,那味道鲜香得简直不像话。

    她在灶台边忙活着,压根就没发现陆离已经回来了,还是陆离帮她递了个盘子过去,这才让苏小满反应过来。

    “……你回来啦?”苏小满有些惊喜,她还担心陆离赶不上饭点,正准备把肉再闷一会,谁料这人就回来了。

    “嗯。”陆离心情不错,帮着她把鸡汤盛了出来放到桌上,然后在苏小满殷切的目光中,夹起一块鸡肉放进嘴里。

    “味道很不错。”

    手艺得到肯定的苏小满露出一个微笑,脸颊上出现了两个浅浅的酒窝。

    她这般开心的模样让陆离心下微动,正要说些什么却看见了苏小满裹着布条的手指,布条上隐约还能看得见血迹。

    “这是怎么回事?”陆离皱眉,伸手就要去抓苏小满的手。

    苏小满手里正端着一碗汤,被陆离突然而来的动作吓了一跳,几乎是在陆离的手碰触到她的一瞬间,苏小满条件反射地躲开了,汤碗也因为这大幅度的动作打翻在地,发出清脆的破碎声。

    “我、我不是……”苏小满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一时间懊恼不已,想解释却又不知道如何开口,见到落了满地的碎片,正想伸手收拾,就被陆离拦住了。

    “当心划着手,你先坐下吃饭,我来收拾。”陆离以一种不容拒绝的强势态度把苏小满按在椅子上,自己俯身收拾一片狼藉的地面,

    苏小满愧疚不已,再加上心里藏着事情,整顿饭吃得颇有些食不知味,倒是陆离,收拾好了回来之后就坐下吃饭,苏小满一碗饭还没吃完的时候,他已经添了两回饭了。

    饭后,陆离以手受伤了不能碰水作为借口,剥夺了苏小满洗碗的权利。

    苏小满躲在门口看着男人忙碌的背影,渐渐濡湿了眼角。

    今天孙秀那一番话并没有让苏小满太伤心,因为比起孙秀,她更愿意相信陆离的话。

    陆离是一个很好的男人,很关心她,也很在意她的感受,她从来没有体验过这种被人呵护的感受,也正因为如此,才让苏小满生出了一种不踏实感,总觉得仿佛是做了一个梦,一旦梦醒了,就什么也没了。

    苏小满很怕,她怕自己配不上这么好的陆离。

    陆离明显感觉到,从打碎碗的那天起,苏小满就有些不对劲,总是一副神思不属的模样,明显心里藏着事,可是他一直没等到一个好机会询问。

    变故发生在三天后的早上,苏小满被一个温热的物什惊醒,一睁眼就看见了陆离放大版的脸。

    “别动,你发烧了。”陆离一手将湿毛巾放在她额头上,另一只手摁住她颇为不安分的手,塞进了被子里。

    苏小满错愕地眨了眨眼睛,这才感觉到脑袋有些昏昏沉沉的,喉咙也很不舒服。

    “还是因为穿得少才受凉了,这两天你就待在床上养病,什么时候病好了你再下床。”

    陆离皱着眉,神情严肃地一点也不像是在说笑。

    这怎么能行!她只是发烧了又不是断了腿,怎么能一直躺在床上?

    “我没事的……”嘶哑的嗓音将苏小满自己都吓了一跳。

    “不准说没事,来喝点水。”陆离起身,到了一杯水端了过来,作势要喂苏小满。

    苏小满伸手想要接过来自己喝,手都够到杯子了,陆离却半点不松手,就那样盯着苏小满看,直到苏小满红着脸把手缩了回去,这才有些满意地点点头,把杯口送置她嘴边。

    苏小满小口喝着,耳朵热得都要冒烟了。

    在这之后,无论是药还是饭菜,陆离都给苏小满端到了炕上,用行动证明他的话不是在开玩笑。

    陆离低下身子伸手去试苏小满额头的温度,鼻端充斥着男人身上淡淡的草木香味,额头上干燥温热的大手让苏小满很有安全感。

    “不热了,再休息一天应该就能完全恢复了。”陆离撤回身子,坐在了炕边,看着苏小满,眼神异常认真。

    “能问你一件事情么?”

    “什么?”苏小满有些惊讶。

    “之前几天,你心情好像不太好,为什么?”陆离直视苏小满的眼睛。

    苏小满万万没想到陆离竟然注意到了这一点,甚至还直接问了出来,她没有遇到这种情况,嘴唇张张合合一时间竟是不知道说什么。

    “别紧张,”陆离伸手理了理她鬓角的发丝,安抚道:“你要是不想说也没关系,我只是想告诉你,我们是夫妻,夫妻本是一体,你有任何事情都可以告诉我。”

    他的眼眸仿佛带着一种魔力,苏小满本来紧张窘迫的心情就这样一点点平静下来。

    夫妻本是一体……么?

    原来在陆离的心中,他已经这般信任自己了,可是她呢,不仅不坦率,反而还怀疑起他来。

    苏小满心一横,将那天听到的话和自己的担忧说了出来。

    临了,苏小满耷拉着脑袋反省自己道:“我知道这样想有点蠢,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胡思乱想了。”

    男人突然笑了起来,笑声低沉而富有磁性。